胖子世界

(《“小溜溜”溜了》)

叶永烈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小溜溜又被装上邮车。那邮车照样慢慢吞吞地朝火车站驶去。

小溜溜的肚子里唱起了“空城计”。“空城计”唱了一遍又一遍,火车站终于在眼前了。

小溜溜一看,他原先乘坐的那辆邮车,还原地不动,停在那里,跟那辆汽车“顶牛”哩。小溜溜心想,如果自己不从那辆车里“溜”下来的话,现在还在那里哩。

小溜溜又被装上火车,又听到“咔嚓咔嚓、咔嚓咔嚓”的声音。看到一根根电线杆从眼前掠过,小溜溜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唉,在“随便市”,时间过得像蜗牛那么慢;如今,像火车一样快!

火车停了一站又一站,车厢里的邮袋越来越少,终于轮到小溜溜下车了。

小溜溜装在邮袋里,被放在月台上。他的脑袋伸出袋口,额头上贴着两张八十分邮票。

忽然,小溜溜吓了一跳:一个巨大的绿色皮球,朝他滚来。不,不,不是滚来,而是走来——那绿皮球分明长着两条又短又粗的腿。

走近一看,唷,绿皮球原来是一个人,是一个穿着邮局绿制服的大胖子。他太胖了,脸圆滚滚,像个大汤团,肚子圆滚滚,像只大皮球。他伸出粗壮的手,轻轻一拎,就拎起了邮袋。小溜溜注意到,他只用一个手指,勾着邮袋!他的手指圆鼓鼓的,像香肠似的。

他大摇大摆地走了几步,把手一抬,邮袋便放进了一辆绿色的邮车。

大胖子坐进驾驶室。小溜溜发现,大胖子坐的椅子,比普通的椅子起码大三倍,大胖子坐上去,那椅子还嫌小哩。

邮车开动了。车子开得挺快的,一转眼就离开了火车站。

奇怪,这儿的柏油马路,怎么是咖啡色的?这儿的房子,怎么也是咖啡色的?

大街上人来车往,有条有理,不像随便市那样乱糟糟的。不过,这儿的人,个个像皮球似的,大人是大皮球,小孩是小皮球。小溜溜成了这儿最瘦的人了!

车子开得飞快,小溜溜感到一阵头晕。他叫了声“哎哟”,差一点昏过去。

大胖子听见小溜溜的喊声,来了个急刹车。费了好大劲儿,才算把身子转过来。他一看小溜溜,唷,脸色苍白,嘴唇也失去了血色。

大胖子赶紧把小溜溜从邮袋里抱出来,横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他连声问道:“怎么啦?你怎么啦?什么地方不舒服?”

小溜溜有气无力地回答说:“我……我肚子……饿……我……好几天……没吃……东西……啦!”

“哦,原来是肚子饿。这好办,这好办。”

大胖子说着,把车子里一只仪表壳子折了下来,递给小溜溜。

大胖子说:“这是用巧克力做的,你吃掉它!”

小溜溜饿极了,也顾不上什么了。他咬了一口那仪表的壳子,果真,又香又甜,是货真价实的巧克力!

小溜溜津津有味地吃着仪表壳子。那副馋相……唉,他几天没吃东西,当然馋喽!

大胖子看到小溜溜饿成这样子,就把邮车开到一家“巧克力饭店”门口,对他说:“来,到饭店里去吃!”

小溜溜来到饭店门口,犹豫了,不敢走进去。

“进去呀!你不是说自己肚子饿吗?怎么不进去呀?”大胖子感到奇怪。

“我……我没……带……钱!”小溜溜撅着小嘴说道。

当然,他的身边不是没有钱。不过,那些钱用来买大饼、油条之类是足够的,但是,眼前的“巧克力饭店”,一大排咖啡色的门,地上是棕色夹白的水磨石地面,亮光光的,气派好大。小溜溜估计,这是一家“高级饭店”,饭、菜一定挺贵挺贵的,他口袋里的那点钱肯定是不够用的,所以,他不敢走进去。

“没关系,我们这儿吃饭不花钱!”大胖子一边说,一边拉着小溜溜往里走。

“吃饭不花钱?”小溜溜感到很奇怪。

大胖子领着小溜溜走进饭店。这儿清一色,咖啡桌子,咖啡椅子。那些椅子,比双人沙发椅还大。大胖子坐上去,正合适。小溜溜坐上去,才坐了小小的一角。

没一会儿,穿白衣服的服务员来了。她看上去像个白皮球,跟大胖子差不多胖。她端来了巧克力蛋糕、巧克力饼干、巧克力糖、巧克力雪糕。还有几块长方形的糕,小溜溜叫不上名字来。那糕点里夹着一粒粒白色的东西,样子挺像脚下的水磨石地面。

“吃呀,快吃呀!”大胖子很客气地请小溜溜吃。

小溜溜吃了一块那像水磨石地面的糕点,才知道里头那白色的东西是花生米,这糕点叫“巧克力花生糕”。

“叔叔,这儿吃饭,真的不要钱?”小溜溜将信将疑,问大胖子。

“谁骗你?巧克力有什么稀奇?这儿的桌子、椅子,都是用巧克力做的。房子也是巧克力盖的。这地面,铺的是巧克力花生。在我们‘巧克力市’,巧克力是最普通的东西,一点也不稀罕。”

“这么多的巧克力,是从哪儿来的呢?”

“从地下来的。在市中心,有一口巧克力井。地下的巧克力,就像石油一样,不断地喷出来。你要多少有多少!我们全市都吃巧克力,还用巧克力做砖头,造房子,铺马路……怎么用也用不光!”

“地下喷出来的巧克力甜吗?”

“不,不甜。”

“糖从哪儿来呢?”

“天上来。”

“天上会掉下白糖?”

“是的。我们这儿常常下雪。那雪一点也不冷——那雪是白糖,是面粉。”

小溜溜听着,听着,眼睛张得大大的。他想,天底下会有这么奇怪的事儿?小溜溜的肚子,渐渐饱起来。这时,他才发觉,大胖子叔叔只顾跟他讲话,却不吃东西。

“叔叔,你也吃呀!”小溜溜感到不好意思,劝大胖子也吃一点。

“不吃,我不吃。”

“你为什么不吃?”

“我怕吃了会胖。我们这儿的人,个个都怕胖,可是个个都胖墩墩的!”

“为什么会发胖呢?”

“吃的东西,从地上自动冒出来,从天上自动掉下来。不种田,不做工,都能整天吃巧克力。吃得多,做得少,怎么不发胖?”

“胖子大块头,挺威武的。我想胖,还胖不起来呢!”

“别发愁,你在这儿住上几天,马上就会像吃了发酵粉似的胖起来。我们这儿的小孩子,没有一个不胖的。可是,胖了有什么好呢?高血压,肥胖病,现在我连走路都觉得吃力……”

“哦,原来,胖子会得肥胖病。”

“是的。吃得多,不干活儿,人就会发胖,就会生肥胖病。”

小溜溜吃得饱饱的。大胖子向胖胖的服务员道了一声“谢谢”,真的连一分钱都不用付,就和小溜溜走了。

大胖子驾驶着邮车,把小溜溜送到“巧克力宾馆”。

宾馆里,咖啡色的地板,咖啡色的门、窗,咖啡色的墙壁,咖啡色的桌、椅、床,连电视机的外壳都是咖啡色的。不用说,全是用巧克力做的。

大胖子说,住在“巧克力宾馆”里,也不用花钱的。因为这儿有的是巧克力,当然用巧克力“武装”起来的宾馆也就不收房钱。

大胖子还告诉小溜溜,住在“巧克力宾馆”里,可以过着神仙一样的日子:

闲着没事,看看电视。这儿的电视,昼夜不停,全有节目。

饿了,壁橱里堆满了巧克力,随便你吃。如果你要吃桌子,吃椅子,吃床,吃墙壁,吃地板,都可以。墙上的一块巧克力砖头,就足够你吃好几天。

累了,往巧克力床上一躺,爱睡多久就睡多久。醒来了,还要躺在床上,那也行。甚至躺在床上看电视,也可以——为了适合躺在床上看,天花板上也装着电视机。这儿每家每户的天花板上都装着电视机。

等大胖子走了以后,小溜溜真的过起了神仙一般的生活:吃巧克力——看电视——睡觉——又吃巧克力——又看电视——又睡觉——再吃巧克力——再看电视——再睡觉……

小溜溜整天住在宾馆里,吃了睡,睡了吃,一点也不想出去遛遛了。

唯一的例外,那是一天早晨,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小溜溜来到宾馆门口,看了看、尝了尝那些天上飘下来的雪花。果真,甜丝丝的,全是白糖。

很快的,小溜溜由于吃得多,不干活儿,就胖起来了。他的肚子一点一点朝外凸。裤子太小了,衬衫太小了。

怎么办呢?

小溜溜只好上街,到服装店里去看看。天哪,这儿最小最小的裤子腰身,也比小溜溜的裤子大十倍!再说,买裤子要花钱。小溜溜身边的钱,哪里够买一条裤子?

在回宾馆的路上,一个大胖子在小溜溜前面走着。忽然,大胖子跌了一跤,躺在地上就不能动了——原来,这儿的人全有高血压病,一跌跤就完蛋了。

小溜溜吓了一跳。他再也不想胖了,他再也不想过那“吃得多,不干活”的神仙日子了。

小溜溜想溜。

怎么溜?

老办法——往额头上贴了第三张邮票。

就这样,小溜溜被送到了巧克力市邮局。真巧,盖邮戳的人,就是那位送他进巧克力宾馆的大胖子。

“怎么,不愿意在这儿住?”

“是的,我怕胖,怕高血压,怕肥胖病。”

尽管小溜溜请大胖子叔叔在盖邮戳时轻一点,但是,大胖子的手臂又粗又重,“轻轻”地盖个邮戳,却又使小溜溜的额头肿起了一个包。

大胖子叔叔盖完邮戳,问道:“你要寄到哪里去?”

小溜溜想了一下,回答说:“我吃饱了,睡足了,我想玩儿去!”

于是,大胖子挥动胖手,在邮袋上写了一行字:“到达站——玩儿市。”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