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头贴着邮票的孩子

(《“小溜溜”溜了》第一章)

叶永烈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天慢慢黑了,路灯唰地亮了。

一辆绿色的摩托车上,坐着一个穿绿色衣服的人,在柏油马路上飞驶着。每当来到绿色的邮筒前,绿色的摩托车就停了下来,穿绿色衣服的人跳了下来,打开邮筒,取走了信。于是,摩托车又飞快地跑了起来。

那穿绿色衣服的人,叫做开筒员

当开筒员打开东方大街的那个邮筒时,他吓了一大跳,邮筒里蹲着个孩子?

孩子从邮筒里钻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开筒员叔叔,真亲热呢。

你怎么会跑到邮筒里去的?”开筒员叔叔问道。

我是信呀,当然要跑到邮筒里去。

孩子答道。你是信?”“你瞧,我的额头上贴着八分邮票!我怎么不是信?”

这时,开筒里借着路灯的光,才算看清那孩子:他,大约八岁光景,脑袋显得特别大,剃着小平头,前额格外宽广。就在两道眉毛之间、鼻子正上方、前额中央,端端正正地贴着一张四四方方的八分邮票!

上车吧!”开筒员叔叔把小男孩抱上摩托车,用粗壮的双臂护着他。

一转眼,摩托车来到了邮局。当开筒员领着前额贴着邮票的小男孩走进邮局,小男孩马上被穿绿色衣服的人们团团围住。叽哩呱啦的声音,响遍了邮局。

是嘛,在邮局里工作了那么多年,从来还没有见过会走路、会讲话的”!

一位穿绿衣服的阿姨,把小男孩领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信——我贴了邮票啦!”

你是信?每封信,都要写清楚寄给谁,是谁寄的。

阿姨说着,拿起桌子上堆着信,果真是每一个信封上都写着收信人、寄信人的姓名。

?”小孩男搔了搔大脑袋说道,我是小溜溜寄的。收信人……也是小溜溜!”

小溜溜寄给小溜溜?”

是的。

小溜溜是谁?”

小溜溜是我。我是小溜溜。

你怎么会跑到邮筒里面去呢?

阿姨给端来一张椅子,还塞给他一块糖。

小溜溜嘴里含着糖,用含混不清的声音,说起了事情的经过:原来,小溜溜一家,有时候两个人,有时候三个人。怎么会有时候两个人,有时候三个人呢?

两个人——他和妈妈。

三个人——多了个爸爸。

爸爸呀,一年到头,难得有几天在家。他总是要出差。他一会儿要到这儿做报告,一会儿要到那儿讲课、开会——反正都叫出差

妈妈呢?一年到头,一天也不出差。妈妈是中学教师。她也想出差,老是不了

爸爸一出差,家里只有两个人——他跟妈妈,真冷清,到了晚上,妈妈忙着改作业本。唉,他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他天生一个橄榄屁股”(这是爸爸说的。妈妈说他长了个猴子屁股”)。他坐不住。晚上,他爱到邻居家走走;星期天,他爱在里弄里溜溜。这样,爸爸、妈妈都喊他小溜溜”(尽管他有名有姓)。爸爸、妈妈这么一喊,别的孩子也喊他小溜溜

其实,他算小溜溜”?爸爸才是大溜溜!爸爸出差,不就是出去溜溜”?他只在里弄里溜达,爸爸一,就是几百公里、几千公里哩!

每当爸爸溜溜回来,小溜溜的嘴巴马上就被糖果、糕点、水果塞满。小溜溜用双手托着鼓鼓囊囊的腮帮,听爸爸讲出差的情景——

坐汽车,不是坐一站、两站,一坐就是好几天。在草原上坐汽车,草原没边没沿,一眼看不到尽头。草原上一群一群的绵羊,看上去真象天上一朵一朵的白云。

坐火车,咔嚓咔嚓,咔嚓咔嚓,一秒钟就能过好几根电线杆。如果你从这根电线杆,走到那根电线杆,起码得半分钟。最有意思的是,火车能够钻进山的肚皮里。火车进山洞的时候,洞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乘务员赶紧打开了电灯。

坐轮船,呜,呜,从江里跑到海里。江水是黄的,海水是蓝的。嗬,透明的、蓝蓝的海水,看上去真舒服,轮船就象从水晶宫顶上开过。

最带劲的是坐飞机。呼的一声,飞机窜到天上去了。如果你从小圆窗里看出去,嘿嘿,白云就在你身边!有时候,飞机还飞到白云上面去——白云在你的脚底下!那真的叫腾云驾雾哩。

爸爸说得有声有色,小溜溜听得着迷了。他已经一百次向爸爸提出来,让他也出差”——坐汽车去,坐火车去,坐轮船去,坐飞机去。

爸爸摇摇头,说长大以后才能出差。爸爸缠不过小溜溜,带他到公园里骑马,划小木船,坐宇宙飞船。可是,这能叫出差?

爸爸在家里住不了几天,又出差了。

小溜溜发觉,爸爸常常给妈妈来信,妈妈也三天两头给爸爸去信。

每一封信上,都贴着漂亮的邮票。

干吗要贴邮票呢?妈妈告诉小溜溜:在信上贴了邮票,信就可以出差了。邮票,就是信出差用的车票。贴上一张八分钱的邮票,信就可以坐汽车、坐火车、坐轮船。再远的地方,贴八分钱邮票就够了。

八分钱就够?”“是的。

八分钱——少吃两根棒冰,就能跑遍全中国?”

嗯。

如果想坐飞机呢?”

嗯。

如果想坐飞机呢?”

一毛钱。

少吃两根棒冰,再少吃两块糖,就可以坐飞机啦?”

嗯。

小溜溜开始注意起爸爸的信。果真,每封信上都贴着八分邮票。有一次,信封四周印着一圈一根红、一根蓝、一根红、一根蓝的斜条,贴着一毛钱邮票。妈妈说,这封信是坐飞机来的!

小溜溜小心地把那一毛钱的邮票揭下来,夹在自己的小本本上。他想,花一毛钱就能坐飞机,多好!八岁啦,小溜溜从幼儿园毕业啦,成了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在幼儿里,每天有牛奶喝,有饼干吃,有糖吃,全是不花钱的(当然,这是小溜溜以为的)

上小学啦,没牛奶喝,没饼干吃,没有糖吃。不过,妈妈常常给他零钱,让他买糖吃,买棒冰吃。有时候给三分钱,有时候给五分钱。还有一次,妈妈给了一毛钱呢!小溜溜走过糖果店,香喷喷的糖果味儿钻进他的鼻子,口水马上就哗哗流了下来。小溜溜把口水咽进肚子。他没有买糖吃。他把钱省下来了。

小溜溜走过卖棒冰的叔叔跟前。奶油棒冰!赤豆棒冰!四分钱一根,又甜又解渴!”叔叔提高了嗓门,冲着小溜溜喊道。小溜溜用手绢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他没有买棒冰。他把钱省下来了。储蓄罐里的钱,今天三分,明天五分,越来越多。小溜溜捧着储蓄罐,来到邮局,买来好多张八分钱的邮票,还买了一毛钱一张的邮票哩。

吃过晚饭以后,他跟妈妈说:我出去遛遛。

小溜溜来到邮局,从浆糊盆子里挖了一点浆糊。 他遛呀遛,来到东方大街的邮筒跟前。他把一张八分邮票端端正正地贴在额头。

唉,邮筒的嘴巴太小了,只能进小小的、薄薄的信封,象他这么大的,怎么能够进邮筒?

正在小溜溜唉声叹气的时候,邮筒里的嘴巴忽然张大了,张得大大的。小溜溜赶紧进去。不大不小,正好够他进去。

就这样,小溜溜来到了邮局……

好吧,我就把你寄走吧!”穿绿衣服的阿姨,听了小溜溜刚才的话,笑咪咪地说。

说着,她拿起一个黑不溜秋的钱伙,要朝小溜溜的额头揍过来,把小溜溜吓了一跳,连忙倒退了三步。

小溜溜,你别溜。阿姨又吃吃地笑了,从我这儿寄出去的信,都要盖邮戳的。

好阿姨,你轻一点盖,好吗?”

好,好,你别怕,我一定轻轻地盖。

阿姨说着,轻轻地把邮戳盖在小溜溜额头的邮票上。小溜溜感到凉丝丝的,象涂了清凉油似的舒服。

盖完戳子,阿姨问道:小溜溜,你要寄到哪里去呢?”

随便!”

随便?”

嗯,随便!”阿姨随便把小溜溜扔进一个空的邮袋后,然后在袋子上写了几个字:到达站——随便。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