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名《来历不明的病人》)

(科学童话)

叶永烈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秋天的清晨,绿色的稻叶上挂满了晶莹的露珠,洁白的棉桃在朝阳下咧着嘴笑着。这时,有

只螳螂抬着一副用草茎做成的“担架”,急急忙忙地朝前赶路。

    它们从绿油油的青菜田里钻出来,穿过水稻田,又穿过棉花田,拐了个弯儿,跨过一座架在浅

水沟上的石板桥。板桥前面是一堵雪白的围墙。围墙后面,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一幢幢瓦青、墙白的楼房。大门旁悬挂着的白色木牌上,写着四个海碗大的黑字:益虫医院

    原来,这是一家专门为益虫开设的医院。益虫们生了病,在这里能够得到及时的治疗,迅速

恢复健康,重返农业第一线,为庄稼除敌灭害,帮助人民公社夺取农业丰收。

    螳啷们抬着担架进了“益虫医院”。

    担架安放在急诊室的地上。盖在上面的绿被单——一张棉叶被掀开来了。唷,躺在担架上的

“病人”,原来是一条胖乎乎、毛茸茸的虫子!它浑身青绿色,背脊上有一条黄色的条纹,两侧还

有一排黄色的斑点,这时正蜷曲着,身体弯得象个秤钩。三对短短的胸足,不停地像筛糠似的颤  

抖着。

    急诊室的值班医师啄木鸟大夫赶紧戴上老花眼镜,仔细地观察病号的症状,并用听诊器听了  

听病号的呼吸状况。接着,同往常一样,拿出一张空白的病历表,开始询问。

    “你姓什么 ?”啄木鸟大夫问。

    “我姓菜。”病号回答。

    “噢。姓蔡……”啄木鸟大夫正想继续问 下去,那病号却突然觉得刚才的回答露了马脚,

连忙改口说:“不,我不姓菜。我姓……不 ,不,我没有姓。”

    “你没有姓?”啄木鸟大夫感到惊讶,马上警惕起来。它又继续问道:“那末,你叫什么名  

字?”

    “我没……没有名字。”

    病号显得有点惊慌,结结巴巴地说:“我只有小名儿,小‘小青虫’。”

    “几岁啦?”

    “十五天。”这一次,病号回答得很流利。

    “父亲是谁? ”

    “不,……不知道。”病号又开始结结巴巴起来。

    “母亲呢?”“也不……不…… 不知道。”

    “连自己父母亲都不知道?”啄木鸟大夫更加感到这病号形迹可疑。

    “不……不……不知 道,就……就……就是不知道。”这个奇怪的病号显得更加惊慌和口

吃了。

    啄木鸟在真正想追问下去,那病号却不住声地叫喊起来:“哎哟,肚子疼啊!哎哟哟,要疼

死我罗!大夫,求求您,行行好,快救我一命吧……”

    啄木鸟大夫一听这话,越发觉得不是滋味儿。它感到这个来历不明的“病人”可能不是个好

东西,但是当时还没有抓住确凿的证据,决定一边治病,一边进行调查。啄木鸟大夫拿起一支用

鹅毛管做的笔,蘸点墨水,唰唰地在空白的病历卡上写下了一行行字。

    益虫医院病历卡

    急    诊

    门 诊 号:750096

    患者姓名:小青虫    年龄:15天

    父亲姓名:?     母亲姓名:?

    症    状:发抖、肚疼、出冷汗、吐白沫

    诊    断:食物中毒

    处    方:服硫酸镁一剂下泻除毒,并注射平痉挛针药阿托品

    值班医师:啄木鸟(签字)

    注意事项:特别注意化验病员泻出的粪便

    燕子看了处方以后,马上给小青虫一包硫酸镁,又倒了点温开水,让小青虫服下。正当小青

虫觉得泻药苦得难受,涩得难咽,紧皱眉头的时候,燕子护士又给它在尾部打了一针阿托品,痛

得小青虫浑身发抖。燕子护士给小青虫盖好绿被单,两只螳螂重新抬起担架,跟着燕子护士来到

第16号病房。

    小青虫从被单探出头来,打量了一下这陌生的地方——病房里,一共有四张病床。

    第一张病床上,躺着一位浑身绿色,而胖鼓鼓的大肚皮却是白色的病号。它的长相十分奇特

头直接和粗大的躯干连在一块儿。三角形的脑袋上,一对灯泡般的大眼睛闪闪发亮。床头的白漆

木牌上,写着病号的姓名和病症:“青蛙;积食,消化不良”。

    第二张病床上,躺着个细长个子的病号。这个病号的眼睛更长得出奇,象两只咖啡色的灯笼

在苗条的身体两边,长着两对又长又大又透明的翅膀,仿佛是一架古老的双翼飞机。由于这翅膀

实在太长了,全都袒露在被单外边。床头的白漆木牌上写着:“蜻蜓;感冒”。

    第三张病床上,病号的个子不大。它穿着一件黄黑横条相间的毛线背心,尾部长着一根硬绷

缘的刺,刺尖露在被单外面,象一把出鞘的社剑。小青虫见了这尖尖的刺,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

颤,浑身的茸毛都竖立起来。这张病床的白漆木牌上写着:“蜜蜂;眼睛发炎”。

    只有最末一张靠窗的病床空着。螳螂们扶着小青虫躺到病床上。燕子护士给它盖好被单,然

后,在床头的白漆木牌上写了这么几个字:“小青虫;食物中毒”。

    小青虫实在太吃力了。一躺下,马上合拢眼睛睡着了。螳螂们在床沿坐了一会儿,看见小青

虫睡得很深沉,便轻手轻脚地拿起空担架,拉着燕子到走廊上去。

    在走廊上,螳螂们轻声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燕子护士:“今天清早,我们俩正在田地里巡逻

——捕捉蚱蜢等害虫时,突然,从邻近的青菜田里传来一阵阵呼喊声。我们循声找去,在一棵青

菜下发现了这条小青虫。不过……”说到这里,螳螂们的声音更轻了。它俩埋头伸进了16号病房,

看见小青虫仍在呼呼熟睡,便继续凑在燕子的耳朵边,低声讲下去:“不过,我们发现那棵青菜

的叶子被坏蛋咬得破渔网似的,尽是洞洞和缺口。我们怀疑就是这条小青虫。但当时它不在菜叶

上面,没有捉住它咬菜叶的真凭实据,我们对它不熟悉,看它的病情又很危急,就把它送到这儿

来了。这个家伙实在太可疑了,你们一定要注意它的行动啊!”

    燕子护士听了,说:“这家伙刚才在急诊室里,讲话结结巴巴,前言不搭后语,啄木鸟大夫

同我也有怀疑。不过,我顶熟悉和经常捕足的是那些在会空中飞的害虫——苍蝇、蚊子、金龟子、

盲椿象等等;而啄木鸟大夫顶熟悉和主要捕捉的却是森林里的害虫——松毛虫、松尺蠖、天牛、

桑毛虫、蠹虫等等;对小青虫都不大熟悉。刚才,啄木鸟大夫已再三嘱咐我们要提高警惕,注意

观察它的动静和泻出的粪便,以便掌握确凿的证据,彻底弄清楚它的真相。”

  螳螂听了不住地点头,完全同意啄木鸟大夫的意见。它们再一次叮嘱燕子护士要监视好小青

虫的活动以后,就急匆匆地赶回田地去值班了。

  小青虫几乎是大睡了一整天,一直到 傍晚,因为服了泻药,急着要大便,才醒过来。

  小青虫刚刚睁开朦胧的睡眼,燕子护士便走了过来,严密注意着它的动静。小青虫欠欠身,

想去厕所大便。燕子护士止住了它,拿了白色的搪瓷便盆,叫它躺在床上大便。

    小青虫把有毒的东西统统泻掉之后,胃不疼了,轻松了,它的头刚刚碰到枕头,眼皮儿又不

由自主地闭上了。它又整整熟睡了一夜,鼾声从未间断过。

    “叮铃,叮铃,叮铃……”第二天早晨,东方初升的太阳映红了病房雪白的墙壁,医院里响

起了吃早饭的铃声。

  小青虫从熟睡中清醒过来。它揉了揉惺松的睡眼,懒洋洋地从白被单下探出头来一看,立刻

被同房间的几位病号吃早饭的情景惊呆了!这几位病号吃的姿势和所吃的东西,竟是那么稀奇古怪!

    燕子护士首先给靠房门的那位大肚皮青蛙,端来一笼食物,这可不是一笼馒头,却是一笼危

害水稻的害虫——稻叶蝉和稻飞虱!燕子护士刚刚把笼门打开,里头的害虫便象久囚的小鸟似的,

争着从笼门中窜出去。可是,青蛙却不慌不忙地张开了它那又扁又阔的大嘴巴,一个不漏地把它

们吃进肚子。

    特别使小青虫吃惊的是,青蛙长着一根怪可怕的舌头:这舌头竟是倒着长的,舌根长在嘴边

舌头成“>”形折迭在大嘴巴里。舌头长长的,前端象剪刀似的分成两叉,舌尖上还有许浆糊

样的粘液。在捕捉害虫的时候,青蛙的大嘴巴一张开,折迭着的长舌头便象闪电一般直射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长舌头一下子粘住虫子,随后又闪电般地把它卷地阔嘴巴。全部过程,只

有一眨眼的功夫!

    青蛙的胃口可好哩。小青虫一边呆呆地看着,一边默默地数着。好家伙,青蛙的一顿早餐竟

吃掉了一百多只虫子!

    青蛙吃饱了,伸出前脚抹了抹阔嘴巴,对燕子护士说:“真该好好谢谢你们啦!你们给我治

好了病,又为我捉来那么多虫子,味道可真鲜哪。”

    燕子护士说:“谢我们干什么!你们和我们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消灭害虫,保护庄

,支援人民公社的农业生产嘛。”

    小青虫听了,不由得又打了个寒颤,心中仿佛有十五个吊桶在提水——七上八上。

    接着,燕子护士又给蜻蜓端来一笼食物。这一笼不是稻叶蝉和稻飞虱,而是活蚊子和苍蝇。

    蜻蜓却是另一副“吃相”:它略略欠起身来,用胸前六只带刺的长脚,对准笼口。头上那对

“咖啡色灯笼”不时转动着,严密地注视着笼口。当笼子里的蚊子和苍蝇刚刚“嗡”的一声飞出

来,便像掉进一个满是利刺的篮子里,很快被那六只有力的长脚抓住,送进嘴巴里。蜻蜓猛咬一

口,一个蚊子或苍蝇便被吃下去了。小青虫在旁边约略地数了一下,蜻蜓一顿早餐,也吃了几十

只蚊子和苍蝇。吃完了,它那细长的身体竟撑成象一根圆柱子了。

    蜻蜓也向燕子护士道谢说:“真是多谢你们了,现在我浑身都是劲,又可以为人们捉害虫

。”

    燕子护士说:“不用谢,不用谢,咱们都是为了消灭传染病虫,保护人们的健康”。

    现在轮到蜜蜂吃早饭了。蜜蜂不吃荤,是吃素的。燕子护士给蜜蜂端来一盆鲜花。蜜蜂坐起

身来,用它那伸缩自如的长舌管,象人们用麦秆儿吸汽水似的,伸进花芯的蜜腺里,甜甜蜜蜜地

吮吸起来。它一边吸着,一边用六只脚不住地踩着花粉,身上和脚上的细毛沾满了花粉。仿佛糯

米团子刚从松花粉里滚过一样。蜜蜂的后腿有一个凹下去的地方,像个篮子似的。它用脚上的细

毛刷着身上的花粉,把花粉揉成一团,装进那随身携带着的“篮子”里储存起来。这不也有许多

花粉扑簌簌掉在花儿的雌蕊上。

    蜜蜂吸完了一朵花的花蜜,采完了一朵花的花粉,又转向另一朵。它慢条斯理地吮吸了好久

几乎吸遍了所有的花朵。一边吸,一边又抬起头,让长舌管里的蜜汁流进肚子——嗉囊。喝足

吃饱以后,肚子胀得圆鼓鼓的,把身上那件黄黑相间的毛线背心绷得紧紧的。

  蜜蜂吃以后,同样向燕子护士表示谢意。可是,燕子护士倒反而向蜜蜂致谢,说蜜蜂在田

野里给花儿传授花粉,使花儿能够结出壮实的种籽和果实,为人民公社提高农作物的产量和质量

做了好事。

    最后,该是轮到小青虫吃早饭了。小青虫一天一夜没吃过一丁点儿东西,实在饿得慌。它好

不容易等到蜜蜂慢悠悠地吃完早饭,巴不得燕子护士马上给它送来了一顿称心如意的早餐。

  可是,燕子护士给小青虫拿来的却是一张印着“益虫医院菜单”六个字的纸、一支鹅毛笔

一瓶墨水。这是因为在益虫医院里,护士们从来没有接待过象小青虫那样的病号,不知道它究竟

喜欢吃什么东西。

    小青虫连忙接过菜单,仔仔细细地看,只见上面这样写着:

    益 虫 医 院 菜 单

    荤    菜

    鲜苍蝇    鲜蚊子    炸蚱蜢 蝼蛄    活稻飞虱    清蒸稻苞虫 活稻叶蝉    

    糖醋螟虫    炒棉蚜 凉拌红铃虫    红烧棉铃虫    砂锅地老虎 粘虫丸子

    油氽卷叶虫   煎食心虫 粉蒸盲椿象    烤金龟    煎松毛虫    面拖天牛    青蝇羹

    

    素    菜

    鲜花蜜花粉糕    生炒水草

    露水清汤

    自由点菜

    备注:想吃什么菜,请在菜名前画一个“√”

    小青虫失望地把菜单连看了三遍,一个“√”也没画,因为菜单年所开列的菜名,没有一个

合它的胃口。当它看到“荤菜”栏里的最后一个菜名——“青蝇羹”还以为是“青虫羹”它做贼

心虚,不禁心惊肉跳。不过,由于肚皮咕噜咕噜直响,小青虫不得拿起鹅毛笔,蘸一蘸墨水,打

算在“自由点菜”栏里点一个菜。它刚刚写了一个“青”字,猛地看到“菜单”两个字前面写着

“益虫医院”四个字,一低头看见白被单上印着“益虫医院”四个字……小青虫吓得失魂落魄,

慌了手脚,连忙把写好的“青”字擦掉。它擦得那么仓惶,那么用力,以致把纸都擦破了。

    正当小青虫慌了神的时候,燕子护士走过来取菜单了。小青虫只好打肿脸充胖子,把菜单退

还给燕子护士,并且掩饰说:“我肚子还有点疼,不想吃东西。”

    早餐后,青蛙、蜻蜓和蜜蜂都出去散步了。天上白云舒卷,在金色的朝阳下,园子里百花盛

开,绿树葱郁,空气清新,这一切是多么美好,多么宜人啊。可是,小青虫因为心中有鬼,却一

动也不愿动,只好蒙上被单,假装睡觉了。

    青蛙、蜻蜓、蜜蜂遇到燕子护士时,都向它反映:第4号床的病号很可疑。这家伙鬼头鬼脑

神态紧张,它明明是肚子饿了想吃早饭,可是,刚在菜单上写了一个字又赶紧擦掉,装肚子疼,

恐怕不是个好东西。

    特别是青蛙,觉得第4号病床的病员眼熟得很,好象在哪块旱田里见过。不过,它平常主要

在水田里活动,对旱田里的害虫的情况不如它的堂兄弟——癞蛤蟆熟悉。它想抽个空去找癞蛤蟆

打听打听。

    燕子护士夸奖它们警惕性高,眼力不错,并把螳螂昨天早上讲的情况也一一告诉它们,要它

们进一步注意注青虫的行动。

    这时,啄木鸟大夫拿了小青虫的大便化验单,急急忙忙朝燕子护士跟前跑来。青蛙、蜻蜒和

蜜蜂也都围了上去,一起看这张化验报告单:

    益虫医院大便化验报告单

    门 诊 号:750096

    姓  名:小青虫

    床  号:第16病房4号床

    化验项目:检查大便中所含物质

    化验结果:粪便中有大量青菜叶子残渣。另经化学分析鉴定,查明粪便中含有一定量的农药。

    结论:病号是吃青菜叶子的害虫。由于公社社员在青菜叶子上喷了农药,使它中毒。

    化验员:山雀(签字)

    啄木鸟大夫指着化验报告单,对大家说道:“化验员山雀昨天傍晚接到小燕子送去的那个来

历不明‘病人’的大便,马上进行认真化验。用显微镜查出了粪便里的青菜渣子,又花了很长的

时间,用‘红外光谱仪’查出粪便中的残余农药。后来,它又复查了一遍,直到天快亮时才得出

准确、可靠的化验结果。事实已经证明,那个家伙是地地道道的害虫!”

    燕子护士、青蛙、蜻蜓和蜜蜂看了化验单,气愤极了,攥紧拳头,说:“真不要脸!它居然

想蒙混过去。快,快,赶快去把那个坏蛋抓起来!”

    在啄木鸟大夫带领下,大家朝着第16号病房猛冲过去。刚到病房门口,恰好,螳螂领着癞蛤

蟆也来了,它们很关心那个来历不明的“病人”究竟是什么货色。昨天傍晚,它们特地到青菜地

去找在那儿值班的“杀虫健将”——癞蛤蟆,约它今天一起去益虫医院查认一下。

    螳螂们一听说那个来历不明的“病人”真是条害虫,气就更在了,挥动长臂,向第4号病床

猛扑过去。

    啊,小青虫用白被单紧裹全身,还在醋睡呢。

    “你倒还逍遥自在哩!”螳螂们用长臂劈头盖脑打去,隆起的白被单竟随着瘪了下去。螳螂

们吃了一惊,掀开被单一瞧:唷,小青虫怎么不见了?

    很快,益虫医院的广播喇叭响起了广播员——黄莺护士清脆有力的声音:“大家注意!大家

注意!一条害虫——小青虫,混进了我们的益虫医院,被查明后,现在潜逃了。请在马上出动! 马

上出动!进行搜索!进行搜索!……”

    听了广播,益虫医院的全体工作人员——啄木鸟大夫、杜鹃大夫、猫头鹰大夫、山雀化验员

燕子护士……全体出动了。

    听了广播,益虫医院的病号——青蛙、蜻蜒、蜜蜂、赤眼蜂、金小蜂、七星瓢虫、蜘蛛……

凡是能够起床的,也全体出动了。不能够起床的,也把头伸出窗外,严密地监视着一切可疑的对

象。

    广播喇叭声还惊动了正倒挂在病房屋檐下睡觉的蝙蝠。蝙蝠既不是益虫医院里的医务工作者,

也不是益虫医院里的病号,它属于兽类,偶尔路过益虫医院,落脚暂息。蝙蝠也是捕捉害虫的能

手。一听到广播,尽管它一般不在白天出动,但也马上展翅飞翔,积极、主动地投入追捕逃敌的

战斗。

    益鸟、益虫和益兽们布下了天罗地网,筑起了铁壁铜墙。那潜逃的小青虫已经处在重重包围

之中。

    首先发现逃敌的,还是那两只螳螂。因为它们俩在离16号病房窗口不远的菜园里,看到有一

棵青菜,又不知道哪个坏蛋咬得千疮百孔——就与它俩昨天早上在青菜地里见到过的一模一样。

一回生,二回熟。这一回螳螂们可就有经验了。它俩在青菜周围顺着蛛丝周围顺着蛛丝找马迹,

终于找到了那个坏蛋。原来,它已经躲在一棵青菜的叶子背面,缩短身子,并且吐丝把自己粘扎

牢,不吃不动,打算悄悄地变化了。

    螳螂们看到大青菜被糟踏成这副样子,又见小青虫还要使用摇身一变的手法,企图逍遥法外

不由得心中升起了万丈怒火。它们挥动大刀般的双臂、迈开长脚,准备猛扑过去。正在这时,癞

蛤蟆也赶到了。它把身子朝下一蹲,准备猛然一跳,一口吞下这个坏蛋。然而,螳螂和癞蛤瘼都

被闻声赶来的啄木鸟大夫拦住了。

    啄木鸟大夫说:“抓鲨鱼不只是为了吃几口鲨鱼肉;打狼不只是为了得到一张皮。我们追捕

小青虫,也不光是为了消灭这一条小青虫,而是要从中摸索经验,提高识别害虫和捕捉害虫的本

领,不让它们再混到我们的队伍里来。现在,它既然还想用变换面貌的手法,妄想混过去,我们

可以把它抬回去,关在笼子里,看它日后究竟变成个什么东西。”

    癞蛤蟆觉得啄木鸟大夫说得在理,螳螂们也赞同啄木鸟大夫的意见,就七手八脚地把小青虫

连同它粘附着的菜叶,一起扛了回去,扔进铁笼子,并在笼门口上上了一把锁。

    啄木鸟大夫、燕子护士、山雀化验员都自动报告,组成三班,日夜轮流看管这铁笼子,并详

细地作值班记录。螳螂以及青蛙、蜻蜓、蜜蜂、癞蛤蟆、蝙蝠,它们也都主动参加了值班工作。

  整整过了一个多星期,秘密终于被揭穿了。啄木鸟大夫、燕子护士以及青蛙等,它们隔着铁

笼,先看到那条小青虫化成了一个尖尖的蛹,接着又过了好久,那蛹里面慢慢地变化着,最后从

蛹里钻出来一只虫子。看了看那个虫子,它们差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原来,那个虫子竟然

是一只漂亮的蝴蝶!这蝴蝶穿着素衣素裙,在衣、裙上还有几块黑色的斑点。它不仅打扮朴素,而

且样子也挺和善的。

    正在这时,两只螳螂赶到了。粉蝶欠了欠身子,伸了伸懒腰,拍了拍翅膀,笑容可掬地向螳

螂们施了个礼,说:“请放我出去吧,我给你们表演个精采的飞翔舞好吗?”

    螳螂一听,这个家伙还要乔装打扮哩!就“呸”的一口痛斥道:“快住嘴,你这可耻的骗子!

这几天,我们已经从人民公社社员那里,调查清楚你的底细了……”螳螂一边说着,一边从翅膀

下拿出一张图来,用双臂捧着,让大家看:原来,这白蝴蝶叫“菜粉蝶”。菜粉蝶在青菜叶上产

卵,卵孵化成的幼虫——小青虫,叫“菜青虫”。菜青虫再变蛹,蛹又变成白蝴蝶……

  啄木鸟大夫看了以后,说:“哦,怪不得那天它在急诊室里说自己姓‘蔡’,后来又马上改

口说不姓‘蔡’,原来它是姓‘菜’——说出来怕露了马脚呢!”

    这时候,那个菜粉蝶眼见自己的罪恶已被揭穿了,但是还想狡辩,说:“我是不吃蔬菜的呀!

我只吸食花蜜,对蔬菜没有什么害处哩!”

    螳螂立即反驳道:“哼!你现在虽然不吃蔬菜,但是你马上要去产卵繁殖后代,孵出几十、

几百条幼虫去伤害青菜、卷心菜、白菜、花椰菜、萝卜等了。你是人民公社蔬菜生产的大害虫。

事实俱在,不容你再狡辩!”

    “求求你们,行行好,放了我吧!”那菜粉蝶被驳得无话可说,只好再施展出老一套伎俩来

妄想得到大家的怜悯,放它过去。大家早已识破了它的诡计,齐声道:“不打死毒蛇害大众,

我们决不怜惜毒蛇一样的坏东西!”它们拥上前去,打死了菜粉蝶,并且把它埋在园地里作肥料。

一个大害虫、大骗子,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一九六四年初稿,一九七五年修改)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