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茉莉冻结全世界第四十三章

(BAL MO LI CUI DONG JIE QUAN SHI JIE)

(英国)乔治娅·宾 著     马爱农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茉莉和罗基迫不及待地想与孤儿院的朋友们重聚,接下来的几天里,一个完美的机会出现了。

《惊雷涌动》,奇诺·帕西执导、格罗娅·希尔哈特主演、佩图拉联合主演的电影,那天晚上将要首映。那一晚肯定是明星云集,精彩纷呈。普里摩还没有为他的明星们解除催眠,应茉莉的要求,他将邀请他们悉数到场。茉莉知道,欢乐之家的每一个人都会为此高兴,特别是琴科布里夫人和海泽尔,她想要给他们一个永远难忘的夜晚。

第二天,普里摩·希尔有一项严肃的任务,正式通知国会不再担任总统。茉莉的任务较为愉快,她带佩图拉去了贝拉爱犬美容店,然后她为自己和罗基找了些首映式可穿的漂亮衣服。

晚上六点,希尔把最心爱的劳斯莱斯停在辛克莱屋子前的阿斯顿·马丁车旁,罗基、茉莉、佩图拉、辛克莱和森林打扮得漂漂亮亮地下了电梯,准备出发去城里。森林依然穿着短袜和人字凉鞋,但是,因为这一特殊场合,他穿上了咖啡色西装和他最喜欢的T恤,T恤上写着“回收都市人”。倒霉的是,康奈留斯也得跟他们一起去,没人放心把他独自留在家里。他穿着灰色运动服,留着短茬胡子,看上去还算正常。但他们发动车子的时候,他把头伸出窗外,兴奋地咩咩乱叫,谁都不理睬他。

他们驾车来到好莱坞的星光大道,然后全部下车,走向电影院。

当他们到达闪光灯亮个不停的拥挤入口时,茉莉的心怦怦乱跳,她等不及地想见到欢乐之家的家庭成员。

突然,他们出现了,都打扮得整整齐齐,站在过道上,显然跟茉莉罗基一样兴奋。

“哦——,他们在那儿!”琴科布里夫人尖叫起来,像一颗紫色的雪纺纱火箭一般冲向他们。“真不敢相信,我有多想你们!”她说,差点把他们的脑袋撞在一起,闷死在她的怀里。

茉莉和罗基呼吸着琴科布里夫人身上熟悉的气味,那是乡村农舍的气味,混合着蛋糕与玫瑰花水的味道,还有香草、熏衣草花蜜和黄油的味道。这种气味让他们回忆起她的童谣和捉迷藏游戏。

“哦,琴科夫人,”茉莉说道,她的眼中充满了泪水,“哦,再见到你真的太好了。”

“我也是,亲爱的。”琴科布里夫人给了她一个紧紧的拥抱,让她知道自己终于回家了。

“还有,恭喜你……你知道,订婚什么的。”

“谢谢你,甜心,我们暂时还不结婚,但是看我的戒指。”琴科布里夫人向茉莉展示她胖手指上绕着的明黄色金凤花。

“好可爱!”

茉莉感觉到有人拉她的裙子,卢比和金克斯正抬头望着她。

“我现在识字了,茉莉。”卢比说,“而且我能写字,你瞧。”她撕开一个信封,上面写着“换迎回加”,里面有一张贺卡,上面印着佩图拉的相片。

“这是给你们两个的。”她一边说,一边把贺卡塞到茉莉手中。

然后,每个人都想过来打招呼。

让茉莉感到惊讶的是,所有的孩子都有了很大变化,每个人都长高了,特别是杰玛和杰瑞。戈登、辛西娅和海泽尔苗条了许多,克莱格变得很有肌肉,最难认出来的是海泽尔,她把头发染成了铂金色。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健康,而且都被夏日的阳光晒出可爱的肤色。

“嗨,伙计!”海泽尔吻着他们说。

“你的口音怎么了,你现在说起话来像美国人。”茉莉注意到了。

“我在练习电影里的一个小角色,”海泽尔说,“我有好多事儿要对你讲呢。”

“哈喽,你们两个,看见你们太高兴了。”诺克曼在海泽尔身后微笑着说,他穿一件绿色的天鹅绒外套,和印着经典飞鸟图案的夏威夷式衬衫。茉莉很吃惊——他的德国口音没有了。

欢乐之家里惟一个没有在人群中露面的人是罗杰。茉莉看见他在 十米 开外的地方,对着一棵棕榈树说话。康奈留斯看起来完全不认识他,正绕着他一圈圈地慢跑,用嘶哑的声音疯狂地叫着,“咩,我的,咩咩,我的,咩咩,我的。”

辛克莱走过去,让他安静下来。

 

当大家走上电影院前短短的红地毯时,照相机开始闪个不停,明星们都已经到了。海格里斯·斯通吻了琴科布里夫人的手,护送她经过欢呼着的影迷围成的人墙,琴科布里夫人扑扇着眼睫毛,朝他们挥手,好像她是位皇后一般。考斯摩·艾斯向海泽尔介绍自己,金·摩斯跟随着辛西娅,斯蒂芬妮·古拉什用手拉着戈登和羞红了脸的诺克曼。达斯蒂·戈德曼领着金克斯和卢比,辛克莱对付着康奈留斯,罗基发现自己跟比利·鲍勃·宾布尔交上了朋友,茉莉开心地陪着杰玛、杰瑞和普里摩·希尔一起进场。

佩图拉和格罗娅·希尔哈特表现出了真正的专业水准,佩图拉对着欢呼的人群吠叫,拧着后腿供人拍照,还让格罗娅香吻得它喘不过气来。每个人都喜欢它。

这部电影是奇诺·帕西的杰作,但是无疑最出风头的还是佩图拉,每个人都在鼓掌欢呼——特别是它跟格罗娅从起火的飞机上跳降落伞的镜头。

 

电影首映结束以后,他们跟所有受催眠的明星一起出去参加庆祝晚宴。

洛杉矶是美食的天堂,你可以吃到日本菜、中国菜、泰国菜、西班牙菜、英国菜、墨西哥菜,当然,还有美国菜。但是普里摩为今晚的聚会选择了法国餐厅,叫做“小橘园”,主厨非常有名。这里的拿手菜是龙虾浓汤和大蒜蜗牛,酱汁和菜肴工序复杂,需要花好几个小时准备,有油炸薯片、蛋白牛奶酥塔和软糯的布丁。

这是一个愉悦的夜晚,上菜的次序有点混乱,因为没人看得懂法文菜单。但是每样东西都精美可口,所有的客人都一吃再吃,饱得不能再饱。茉莉和罗基热切地期望听听大家最近都做了什么。

“克莱格冲浪玩得可好了。”金克斯说,他在嘴里塞满了薯片,“但是他说,刚开始玩的时候,就像一只苍蝇被冲进了厕所里。我很快也要去学冲浪,只是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还会待在这里。”金克斯转向琴科布里夫人,“我们还会在加利福尼亚待很长一段时间吗?”他问。

桌边所有喋喋不休的声音全都平息了,孤儿们的耳朵全像雷达一样捕捉到了金克斯尖锐的问题,房间里静了下来。

“嗯,亲爱的,”琴科布里夫人嘴里含着一口沙拉,结结巴巴地说,“我真的不知道,我说,你们大家意——意见如何?茉莉和罗基回——回来了,也许该是我们回家的时——时候了,你们知道,我们不能——不能指望 辛克莱 先生永远帮我们付——付——付房租。而且,回到欧石南镇以后,西蒙可以靠做修锁匠谋生。

普里摩·希尔插了进来,“你们可以全都住到我那儿去。”他说。

琴科布里夫人开始咳嗽,像是被一片莴苣呛住了,诺克曼先生拍着她的后背。

“当然,你和诺克曼先生也受到邀请,”普里摩说,“除非你们愿意住在其他地方,但是我想,如果你们住得比大门远出一点,孩子们都会想念你们的。”

“好吧,这真是个好主意。”琴科布里夫人说,“不是吗?亲爱的西蒙?”

“惟一的问题是我们养了太多的动物和鸟。”诺克曼说。

“是啊,我们现在有三十三只老鼠。”杰瑞说,“事实上,我想‘揉揉球’也许这会儿正在生小老鼠。”

“我的房子很大,我们可以在那里开一个动物园。”普里摩说。

因此决定投票表决,每个人都想住到普里摩家,问题似乎解决了,直到茉莉想起了罗杰,他正坐在饭店门廊的橘子树下。

 

罗杰正在吃着一碗核桃仁。

“你怎么了,罗杰?”茉莉轻轻问道,罗杰眼神躲闪着,扔了一团蓝色的纸给她。

茉莉把纸铺开,里面潦草地写着,

 

对此表示抱歉,但是我知道得太多了。

 

“对什么知道得太多了,罗杰?”

罗杰悲哀地抬头看她,“知道太多她——他的故事。”他凄凉地说。

茉莉脑中浮现出以前罗杰写过的另一张便条。

 

快去求救!

外星人吃掉了我的大脑!

留神!专吃大脑的虫子来了!

评价身体不能光看皮肤

 

茉莉想起了康奈留斯的灌木雕塑中有一丛修剪得像兔子,那是代表着罗杰吗?

出于瞬间的直觉,茉莉冻结了世界,她抓住罗杰的手,将一股冷融感送入他体内,让他可以移动,然后,她深深地看着他困惑的眼睛。

“从现在开始,”她说,“你,罗杰,不再受任何人的控制,你就是你自己。”然后她加上一句常用的老密码,“非常准时!”

随着这句密码,罗杰眨了眨眼睛,他眼中呆滞的神情消失了。

茉莉让世界恢复了转动,罗杰环顾四周,抓住了茉莉的手,似乎很难保持平衡似的。他看起来完全迷失了方向,好像房间里的每样东西都上下掉了个儿,然后他把手放在胸口,像是检验自己是否活着,他突然明白发生了什么。

“哦,谢谢你,茉莉,茉莉,你救了我。”他叫道,他抱着茉莉的脖子,紧紧地抱着她。他身上带着树皮、青草和树叶的味道。

“我被自己困住了——这真可怕,”他抽泣着,“我一直试着告诉每一个人,但是我无法与人沟通。是康奈留斯干的,他让我有了幻觉,他催眠我,让我觉得那个声音在捕猎我。这真可怕,我无法告诉你那有多可怕。”

“别担心,罗杰,现在都没事了。”茉莉回抱着他。

“谢谢你,茉莉,”罗杰呜咽着,“你解放了我,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

“那么,你是发现了太多关于康奈留斯·洛根的事情?”茉莉猜道,“怎么回事?”

“你记得我多么喜欢翻箱子吧,”罗杰说,“我翻了图书馆的箱子,露茜·洛根的箱子,我发现了康奈留斯写的指示。我看见露茜·洛根跟他吵架,他们看起来长得真像,这可真奇怪。我看见康奈留斯把露茜推上一辆汽车带走了。康奈留斯看见了我,我知道得太多了,所以他催眠了我,我已经失常了好几个月了。”
  “没关系,都过去了,罗杰。”茉莉说。

茉莉想起了森林,这个冬天,他手头将有两个身心受到伤害的人,罗杰跟普里摩一样,需要跟森林待在这里,直到恢复。每个人都得留在洛杉矶的决定,看来更加明确了。

但是茉莉除外。茉莉得离开,她知道普里摩·希尔会很快发现她是他的女儿,而她真的还没有做好准备。她决定在揭穿身世之前,带着“我有一个父亲”的念头生活一段时间。另外,她还有重要得多的事情要做。

 

那个晚上很晚的时候,每个人都来到普里摩灰色石头砌成的宅第,为这里将成为他们的新家而兴奋不已。茉莉、佩图拉和罗基站在洛杉矶机场的柏油跑道上,一家尾翼上印着黑金两色标志的私家飞机,正等待着它惟一的旅客。

“我会想念你的。”茉莉说。

“我也会想念,”罗基说,“你真的肯定不要我去吗?”

“不,罗基,这是我必须处理的事情,你去了不会有任何乐趣。你需要一个假期,而且比利·鲍勃·宾布尔似乎很有兴趣跟你一起搞音乐,你应该去做这个。我会很快回来的。”

“只要你觉得你没问题,茉莉,但是一旦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随便什么时间,哪怕是半夜,都要给我打电话。”

“我会的。”

两个好朋友拥抱在一起,然后茉莉吹了一声口哨。

“走吧,佩图拉。”

罗基看着他最好的朋友上了飞机踏板,引擎发动了,茉莉再一次挥手,然后,她走了。

(选自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2005年8月出版的白茉莉冻结全世界 责任编辑 汪露露)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