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茉莉冻结全世界第三十九章

(BAL MO LI CUI DONG JIE QUAN SHI JIE)

(英国)乔治娅·宾 著     马爱农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露茜·洛根慢慢地抬起脑袋,像一头食人水怪那样从池中出来。一把银色的手枪叼在她的嘴里,跟在欧石南镇不一样,她不再裹着绷带和石膏了。佩图拉开始吠个不停。

露茜冷冷地、僵硬地看着辛克莱、茉莉和罗基,她看起来跟茉莉所认识的那个欧石南镇图书管理员有很大不同。她依然穿着一条苏格兰呢裙和一件得体的羊毛上衣——它们现在已经湿透了——她浅色头发的发型跟以往一样,像块乡村面包一样堆在头顶。但让人不安的是,她看起来完全不同了,她的眼睛不再和善,鼻子也鹰钩得更厉害了。

“不要看她的眼睛。”辛克莱屏息说道,没人需要他的提醒,茉莉已经把眼睛盯在露茜·洛根手中的枪上。

“也不要听她说话。”

“但是她有枪。”茉莉说,好像别人注意不到似的。

“而且上了子弹。”露茜说,冷静得似乎她正要被领着参观这所房子。她用枪指着佩图拉。“让这条狗别叫了,不然我就杀了它。”茉莉抓住佩图拉,让它安静下来,本能地退开露茜几步,辛克莱和罗基也跟着她。

“他在哪儿?”洛根扬起手枪,问道,“你们最好让我见到他,不然,我就把你们杀了,也一样可以找到他。”

“不管怎样,你都会杀了我们的。”辛克莱说。

茉莉咽了下口水,想象着一颗子弹,一颗坚硬的钢铁子弹以光速戳穿她的身体,这个念头叫人害怕。但伴随着恐惧,另一种情感也在嘲弄着她,站在她面前的这个疯狂的女人,是她的母亲。洛根举起了枪。

“如果你开枪的话,你就永远也找不到希尔在哪里,”茉莉扯谎道,“我们已经解除了他的催眠,他现在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你根本不可能找到他。”

露茜·洛根放下手枪,她瞄着厨房和这间屋子所通向的另外一扇门,辛克莱的卧室,她一边用枪指着他们,一边走向房门,她试了试门把手,锁得牢牢的。然后她响亮地叫道,“普里摩?”嗓音愉快得像是唤他吃午饭。

“谁呀?”传来普里摩昏昏沉沉的回答,洛根鬼祟地笑了。

“不用说,钥匙在你们某个人的手里。”她礼貌地说,茉莉瞪着她,现在因为她恨露茜,她惊讶地发现露茜看起来比她记忆中的要丑很多。

“他已经被解除了催眠,”茉莉说,“你再也无法控制他了。”

“你低估了我的影响力,”露茜冷漠地说,“正如我低估了你的好运气。”

“你以为喜鹊早就把我和罗基杀了,不是吗?”茉莉说。

“没错,我以为你已经死了,我应该预先对你施加一些催眠,防止你死里逃生。”

“那天在你的小屋里,你根本没法催眠我,我非常警惕。”茉莉傲然地说。

“哦,我当然可以,如果我尝试的话。”露茜说,“我应该试一试的,那样的话,你现在还在我的手心里,就可以省掉很多麻烦。但是像你这样的家伙,能在希尔手下死里逃生的机会真是少之又少。”佩图拉咆哮起来。

“在你看来很少,但是你的视力显然有问题。”茉莉说。洛根不理她,把枪对准了辛克莱。

“我猜,你跟她的逃脱有关,我记得我见过你的照片,辛克莱,那时,你还是个邋里邋遢的马戏团小男孩。普里摩跟我错看了你,我以为你很有潜力,以为你值得信赖。还有你,”她看着罗基说道,“也许你比我预想的更有天赋,”露茜残忍的眼睛目空一切地扫视他们一圈。

“你们也知道,我肯定得把你们除掉,要么是催眠,要么是枪杀。那么,你们想要什么呢?是我的眼神,还是我的子弹?你们自己决定。”

没有人说话。耐心显然不是露茜的美德,一看得不到答案,她突然爆发道,“实际上,我烦透你们了,我要把你们都杀光。去死吧。”她把枪对准了罗基。

茉莉看见露茜的手指扣动了手枪的扳机,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她意识到这不是游戏,露茜·洛根要杀死罗基,茉莉以一种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速度,迅速地从空气中吸入冷融感,即刻间冻结了世界。在时间凝结的边缘,一声巨响的最初十亿分之一秒震耳欲聋。

一切都静止不动了,除了洛根、茉莉、佩图拉和辛克莱。一颗子弹悬在离罗基喉咙 三英寸 的地方,就像一颗冻在空中的飞弹。洛根笑着把枪对住了茉莉。

“时间掐得挺准呀,”她说,“再试试冻结这一次。”

茉莉弄糊涂了,她已经冻结住了世界,难道在第一次冻结的基础上,她还能再冻结一次世界?她保持着子弹被冻结的状态,一边观察着露茜的手腕,试图感受她将何时再次扣动扳机。辛克莱跑到椅子后躲了起来。

茉莉看见洛根粗大手腕上的青筋微微暴起,她选定这一时机,再一次地,冻结了时间。茉莉的判断非常准确,这一次,子弹停在她和露茜的中间,这一发是朝茉莉的胸口打来的。

“嗯——”露茜评价道,“这一发原本可以正中你的心脏的。”

茉莉不能让步于令她失去知觉的恐惧,她必须保持清醒,不然她就死定了。直到现在她才知道,时间可以在冻结的基础上再次冻结。她想看看辛克莱的反应,但是现在,他也已经变成一座雕塑了,就像罗基一样。茉莉迅速地把佩图拉放到沙发背后,它一动不动地僵在那里。

茉莉不知道她能够冻结世界几次,但是没有时间搞清楚了,因为露茜要杀她,她发射出第三枚子弹,茉莉再一次地冻结了时间,有那么一会儿,洛根和茉莉都被迫分心去抵制冰冻。

洛根花了些功夫适应新的时间,然后,她咆哮着,“我会逮住你的,莫恩。”再次开火。

第四发子弹,第五发子弹,洛根时而瞄准她的头,时而是心脏,时而又是胃,恐惧贯穿了茉莉的全身。当她第八次冻结世界时,茉莉开始发抖,她差一点就晚了,子弹悬在半空,离她的前额只有 一英寸 。茉莉躲到了沙发背后。

“你剩不了几发子弹了。”她透过冰雾喊道,冰雾从水面上升起,已经充满了整个房间。

“你电影看得太多了,我刚刚重装了子弹。”洛根说。茉莉四下打量着她的藏身之所。洛根看着她,又射出一发子弹,声音发出的瞬间,茉莉又一次冻结了四周。她全身发抖,洛根也是,房间里开始变得非常、非常寒冷。

“你是个懦夫,”茉莉气喘吁吁地说,“这不公平,除非我也有一支枪。”

“我不是懦夫,”洛根说,“我只是喜欢占据优势,就是这样。而且,我肯定会赢,茉莉。”

洛根皱起了眉头,她真的不想再跟这个小丫头玩猫和老鼠的游戏,她想赶紧了结这一切。老是这样冻结时间,太费力气。更糟的是,她从来没想过茉莉居然这样厉害。一次接一次地冻结世界需要超强的意志集中力,洛根从来没想过一个孩子能够做到。但是她也知道,就像一张纸不可能无限对折,无限次地冻结时间也是不可能的。洛根明白,到了最后,茉莉将无法躲避她的子弹。所以,尽管洛根的力量被考察到了极限,她依然知道自己会赢。她举起了她的枪。

茉莉感到异常寒冷,每一次她勉力发出冷融感,都好像整个世界从她体内吸走了热量。现在,薄薄的冰雾遮掩了房间里的每样东西,茉莉还可以看得到露茜·洛根的身体,但是已经无法分辨她手指扣动扳机的动作了。每次洛根准备开火的时候,茉莉都主要是凭感觉,而不是凭眼睛。

露茜·洛根的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听觉也不清楚了,似乎她乘坐着一辆寒冷的飞机,飞翔在海拔极高的地方。她朝茉莉开火,但是朝她摸索过去才发现,她打的是椅子上的一件衣服,而根本不是茉莉。她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向她左边移动。

世界再一次被冻住——这一次是在洛根开火前就冻结了,洛根抗拒着,她的双腿冻得麻木了,她抓住些东西来稳住自己。她们一定已经接近反复冻结的极限了,如果连她都开始感到虚弱,那个孩子一定已经快要崩溃了。露茜占有优势,她的意识受过多年的训练,她会赢得这场较量,她知道她会。她能感觉到湿羊毛衫下的钻石——比冰还要冷,她费了很大的力气开口说道。

“那么,茉莉,孤儿茉莉。如果我告诉你,你的父母是谁,你感觉如何?”

茉莉躲在窗边的一张椅子后面答道,“我得说,这个消息过时了。你说得太迟了,洛根,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我的母亲,而且我知道希尔是我的父亲。别担心,我已经不认你了。”

茉莉在为自己的生命而挣扎,她的后脊椎冷得像一条冰柱,几乎就要崩裂了。脖子周围的钻石冷得钻进她的肌肤,似乎要冻住她的灵魂。茉莉想着她多么憎恨露茜·洛根,她无法相信一个人能够如此疯狂、如此邪恶。但是比这还要糟上一千倍的是,这个卑劣的家伙挥舞着手枪,对付茉莉的血肉之躯。茉莉一生都在追寻她的母亲,她所梦想的和蔼、智慧、风趣的母亲,事实上却是一个狂妄的杀手。茉莉恨她,洛根已经破坏了自己的梦想,她不能再让洛根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她好冷……冷极了……也累极了。

茉莉闭上了眼睛,她闭着眼睛也能看见自己跟露茜在房间里,然后,很自然地,她幻想自己从躯壳中发射了出去,就如火箭射入太空,还没用一毫秒,她便已经置身宇宙。

这一次看到的宇宙跟以往不同,茉莉看见了整个世界在她的下方静止,而在她周围,她看见行星停在它们的轨道上,太阳系的星球暂时驻足不前。

茉莉感觉她四周的空间延伸至永远、至无限。在被冻结的广袤宇宙中,她感觉到自己比渺更加渺小,如一粒微尘,比微尘更小。她觉得自己渺小到不存在,她在自己体内发现了“微小中的纳努”。

然而……

茉莉的渺小感突然切换,她震撼于自己的庞大。因为她,整个宇宙保持冻结,因为她,所有的要素——土、风、火、水——都静止不动。茉莉再一次地感到渺小,然后又是非常、非常的强大——小之又小,大而又大。茉莉感觉与宇宙合而为一,一种强烈的爱的情操,充盈了她整个心扉。

在她下方很远很远的地方,她感觉到露茜·洛根在地球上移动。世界似乎赋予了茉莉北波兰人的脾性,她发现她再也不觉得冷了,即使她进入冰的骨髓,也许她也不会再感到寒冷。她让她的思维和身体在冰中放松,突然,茉莉不再有冷的感觉,她脖子上的钻石热热的,茉莉知道她可以再次冻结时间。

她闭着眼睛,就像吹灭一枝蜡烛,茉莉很轻松地第十八次冻结了时间。现在,她每呼吸一下,时间就被停止一次。第十九次,呼气,吸气;第二十次,呼气,吸气……第二十一次。

茉莉不再感到任何抗拒力,她是整个宇宙中惟一还能动弹的,所有的生物都静止了,茉莉感到了死一般的孤独。但是她没有死,她还活着,有几秒钟,她在想她是否独自一人,她是时间和空间领域惟一保持意识的生物吗?茉莉感到,虽然到处都是静默一片,但是生命的本质、她内在与外在的力量,都在看着她。现在她感觉自己是一面神秘的、放大的玻璃下的的一个标本。她感觉很好,而这股神秘的力量,似乎也在感激她。

茉莉睁开眼睛,现在,不再是冰冷的迷雾,房间里五彩斑斓,明净而静止。露茜·洛根被冻住了,脸上带着仇恨与痛苦的表情。

茉莉在房间里走动,小心地把每一颗冻结的子弹从悬挂的位置摘下,全部丢到窗外。然后她从露茜·洛根手中拿掉手枪,检查她的衣服,看她是不是还有别的武器。

茉莉满意地确认她的敌人再无武器,她将眼睛中的催眠力集中到最强,站在洛根可以直视她眼睛的地方,然后,碰着她的肩膀,将可以移动的力量,注入洛根体内。

即使露茜·洛根还有剩余的气力与茉莉对抗,也在一秒钟内化解了,在她意识到危险之前,在她发现自己被冻结和又解冻之前,茉莉的眼睛已经控制住了她。

露茜·洛根被催眠了。

(选自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2005年8月出版的白茉莉冻结全世界 责任编辑 汪露露)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