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茉莉冻结全世界第二十章

(BAL MO LI CUI DONG JIE QUAN SHI JIE)

(英国)乔治娅·宾 著     马爱农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可是,茉莉,我不能在男卫生间闲待着,”罗基抱怨道。“你知道的,它不像女卫生间有那么多隔间。所有的事情都在大家眼皮底下,但愿你能明白我的意思。我不能跟你和佩图拉在一起吗?”

  “嘘,罗基,当然不能。你看,这个主意多好啊。卫生间应该是很隐蔽、很安静的。你至少可以试试能不能给几个男明星解除催眠,我呢,去对付 那些 女士。”

  “可是我的本领不如你强。我需要说一会儿话,我的声音才会起作用。”

  “罗基,试试吧,求求你了。你确实是很有魅力的。你可以详细地询问一些关于他们自己的问题。”

  罗基满不情愿地朝门厅那头的男卫生间走去。茉莉和佩图拉走进了女卫生间。

  卫生间里灯火通明。这是一个铺着白瓷砖的圆形房间,有洗脸池和镜子,那头通向一道又长又窄的走道,两边排列着一个个银白色的小隔间,里面是抽水马桶。几个女人正在镜子前补妆。她们没有注意坐在门口一张小板凳上的茉莉,也没有注意很有礼貌地趴在梳妆台架子下面的佩图拉。

  茉莉知道,或早或晚,她名单上的某位明星就会走进卫生间。到时候,她就要准备行动了。

  卫生间管理员从一个隔间里出来,刚才她在里面整理卫生纸卷,把松开的纸尖叠成一个漂亮的三角形。她穿着浆洗过的条纹制服,外面还围了一个小小的白围裙,浅黄色的头发仔细地烫成密密的小卷卷。她是个大块头女人,一口气能吃下两桶冰淇淋,但是今晚她太紧张、太兴奋了,一点儿胃口也没有。她在洛杉矶做了四十年的卫生间管理员,就数今天晚上最让人激动。她要把那些大名鼎鼎的屁股坐过的马桶擦干净,她从心底里为此感到自豪。每当一个客人从隔间里出来,她就赶紧冲进去整理、擦洗。

  看样子她干得正欢,茉莉不忍心打断她。可是催眠不得不做,因此,当茉莉瞅准一个空子,屋里没有其他人时,她便开始行动了。

  她很快就把管理员控制住了。

  “你不会注意到我在给别人催眠,”茉莉小声说。“你就继续忙你的工作,只当我这个人不存在。等我走了,你会忘记我来过这里。”

  清洁工连连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布伦达——卡特莱特,”女人一字一顿地说。

  “好,布伦达,过了今晚,你会觉得你非常出色地完成了你的工作,每个人都喜欢你。不要紧张,快活一些。”

  布伦达点点头,脸上挂着做梦般的笑容,身子飘飘悠悠地走开了,嘴里哼着音乐剧《多利》里的一首曲子。

  让茉莉又惊又喜的是,下一个走进卫生间的便是苏琪·夏帕涅。现在她可以采取行动了。

   夏帕涅 小姐穿了一件与众不同的美人鱼衣服,是绿色和银色的,上面缀着一些天鹅绒做的海葵。裙子上蒙了一层小小的泪滴状的网,胸口开得很低,颈部系带,腹部开了一个圆形的豁口,露出苏琪镶嵌着绿宝石的肚脐眼。裙子到膝盖部分收得很紧,她走路只能迈开很小的步子,后面的裙摆很大,看上去就像她身后拖着一大片海草。

  她凑近镜子,从晚上用的坤包里摸出一支口红。然后她用特殊的目光看了看自己——似乎波涛拍岸的海风突然吹到她身上,使她吃惊地倒吸一口冷气。她对自己的美感到满意,用手摸了摸浓密高耸的秀发。就在这时,她看见茉莉那双绿眼睛在镜子里望着她。

  几秒钟后,苏琪·夏帕涅的嘴巴就耷拉下来,口红掉进了洗脸池里。

  “好,”茉莉尽量加快语速。“你现在受我控制。完全地,彻底地,无条件地。”

  突然,卫生间的门又被推开。茉莉大吃一惊,身体往后一缩,格罗娅·希尔哈特穿着那件一圈圈盘绕的金色衣服,扭动着腰枝从她身边走过,活像一条鳗鱼。格罗娅·希尔哈特看见了苏琪·夏帕涅,但没有停下来仔细看她,而是直朝她自己的镜子跟前走去。

  “苏琪,亲爱的,祝贺你,”她拖腔拖调地说。“祝贺你获得提名!这对你来说是个多么特殊的夜晚啊。”

  茉莉注视着格罗娅从她晚上用的金色坤包里掏出一张几只狮子狗的照片,放在嘴边亲了亲。

  仍然处于催眠状态的苏琪·夏帕涅呆呆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好像她的脑子被人掏空了。

  “你没事吧?”好莱坞女皇问,一边皱起了眉头——实际上她不可能真正皱起眉头,因为她的额头上注射了那么多抗皱纹的肉毒。她用一支鲜红色的口红涂抹她的大嘴。“你看上去心不在焉,亲爱的。”

  苏琪的舌头从嘴角耷拉出来。

  “的的,的,的嗒,”她说。

  事不宜迟,茉莉拍了拍格罗娅·希尔哈特的肩膀。

  “她刚才告诉我,她的感觉好极了。你今晚会得奖吗?”她问。格罗娅傲慢地转过身来,看是谁胆敢跟她说话——茉莉的目光与著名女演员的目光碰个正着,啪的一下,茉莉把她也击垮了。格罗娅·希尔哈特像个被麻醉了的动物一样,傻乎乎地站在那里。她的弹簧脖子耷拉了下来,手里的小坤包掉在地上。

  “好,”茉莉说着看了看门,希望不要再有别的好莱坞人物进来。“你们俩完全在我的控制之下,我想要你们为我做一件事情。”

  两人点了点头。

  “我想要你们把记忆往回翻,”她说。“想想普里摩·希尔。他把你们给催眠了,是不是?”

  两个女人都点点头。茉莉激动得心跳加速。

  “我想要你们回忆一下,普里摩·希尔命令你们做什么?”

  又是点头。

  “好。我的本领远远高过普里摩·希尔。我现在命令你们把普里摩·希尔的命令统统忘掉。你们必须从脑海里抹去他的指示。从今天起,你们就不受控制,自己爱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了。你们永远不再听从普里摩·希尔。实际上,你们再也不会接近他。”

  她停住话头。格罗娅·希尔哈特和苏琪·夏帕涅都摇晃着她们秀发浓密的高贵的脑袋。

  “不——能,”格罗娅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我——不——能——服——从,”苏琪也随声附合。

  “必须服从,”茉莉坚持道,觉得自己像个教师在管教不听话的小学生。“别跟我说这样的废话,”她严厉地说,同时为自己的这副口气感到吃惊。她必须赶在别人走进卫生间前,把这两个女演员给摆平。

  “看着我的眼睛。”

  她增强她眼睛的威力,最后格罗娅·希尔哈特的脑袋都抽搐起来,苏琪·夏帕涅的身体开始往地上出溜,细高跟鞋在脚底下直打滑。佩图拉低声叫着。茉莉其实并不愿意看到她们这样,但没有办法。

  “告诉我,普里摩给你下了什么指令,”她命令格罗娅。

  “这是——绝密,”好莱坞女皇说。

  “听着,格罗娅,”茉莉非常震惊,她担心她的指令都没有生效。“如果你知道好歹的话,就赶紧告诉我。”

  “我——什么——也不能——告诉你,”格罗娅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全身开始发抖。“这是——不可能的。”

  两位明星都被茉莉的力量压垮了。在这样强大的催眠力量下,人们一般都是百依百顺。而她们居然不服从她,这使茉莉感到困惑。如果茉莉再加大催眠力量,她们就会瘫倒在地了。希尔对她们的催眠太彻底了,茉莉使出浑身解数也不能把她们解救出来。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好吧,”茉莉放弃了,只想赶紧让这两个人恢复到比较体面的模样。“一分钟后,我打一个响指,你们就会忘记曾经处于催眠状态,举止行为一切照常。”

  这时,茉莉看到眼前出现了一个不可抗拒的好机会。她多么想再次享受把别人置于自己控制之下的那种令人陶醉的感觉。茉莉仍然能够改变这些人的生活——或要求她们为她做任何事情。

  是啊,她可以叫她们邀请她和罗基到她们家去吃午饭。她可以叫她们坚持让她——茉莉跟她们一起主演下一部影片。茉莉还可以叫苏琪·夏帕涅参加拯救热带雨林的活动。

  然而,茉莉听到布伦达·卡特莱特在快乐地哼着歌,心里突然发了慈悲,她说,“苏琪、格罗娅,你们俩都会注意到今晚的卫生间管理员布伦达·卡特莱特表现多么出色。而且,你们以后还会写信给她,对她说,如果没有她的出色工作,你们这个夜晚就不会过得这么愉快。你们还可以邀请她出去一起喝茶。你们俩都觉得她是这次奥斯卡颁奖晚会上最令人难忘的人物。现在,不管什么时候,我一说‘粉扑扑’,你们就又处于我的控制之下。”茉莉又打了个响指,两个女人醒转过来。

  “我说,你没事吧?”格罗娅·希尔哈特捡起刚才被打断的话头,又问了一遍。

  “当然。你知道,我因为在《陌生人的血》中扮演的角色获得了今晚的提名。”

  “是的,亲爱的,我刚才祝贺过你了。”

  “是吗?”苏琪·夏帕涅不明白刚才怎么没听见格罗娅的问候。接着她发出一声奇怪的轻叫——就像一只驼鹿打了个饱嗝。

  “哦,糟了!我的口红掉了,摔成了两半。这真是个不好的兆头。是威罗米娜·德雷克兰给我设计了这种口红的颜色。看,它配着我衣服上的海葵多么好看。哦,天哪,现在我恐怕拿不到奥斯卡奖了。”

  格罗娅·希尔哈特没有在听。她弯腰去捡她的坤包时,看见了佩图拉。

  “哦,多么可爱的小狗狗,”她拖着长腔说。“是你的吗?”她问茉莉。“我一般对哈巴狗不太感兴趣。我喜欢的是狮子狗,不过,这只小狗可真棒啊。”她弯下腰,双手托起佩图拉的脑袋,亲了亲它的鼻子。佩图拉被她身上的香水熏得晕头转向,幸好这时候布伦达·卡特莱特从一个隔间里出来,把格罗娅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布伦达,亲爱的,”格罗娅热情洋溢地说。“你今晚的工作做得太——太——出色了。应该给你发一个奖。”

  布伦达被格罗娅和苏琪一番滔滔不绝的夸奖灌晕了,她受宠若惊,说不出话来。

  两位女演员又拍了拍佩图拉,又对布伦达的出色工作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又喷了一些香水,便离开了。

  茉莉瘫坐在她的小板凳上。她觉得非常迷惑。她使出了全部的力量给两位明星解除催眠,却没有成功。她不明白是什么原因。

  在《催眠书》里,根本没有谈到无法解除的催眠。茉莉原来以为,任何被催眠的人都是可以被解除催眠状态的。而不知怎地,希尔似乎把他的催眠永远锁定了。茉莉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她觉得自己仿佛面对一道坚实的钢门,上面挂着铁锁,而她没有钥匙。她这才开始领略到希尔的力量。

  被他催眠的那些人都深深陷在他的网罗中。普里摩·希尔想控制他们多长时间,就能控制多长时间,那他简直太强大了。想到这一点,真是让人不寒而栗。他肯定会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富有。他肯定会控制全美国、甚至全世界的越来越多的人。普里摩·希尔所掌握的催眠术,比茉莉的不知要高出多少倍。而且说不定他此时此刻就在大厦里。茉莉感到害怕极了。

  外面,茉莉听见大喇叭招呼人们坐到观众席的座位上去。又有几个人匆匆跑进卫生间,想赶在晚会开始前方便一下。茉莉决定不要放弃希望。说不定,希尔的另一些受害者会跌进她的网里——那些人被催眠的程度或许没有这么严重。她必须争取把他们的遭遇弄得更清楚一些。

  然而,随着这个晚上一点点地过去,她的希望没有变成现实。

  整个晚上,人们只在中间休息时离开观众席。女士们匆匆来到洗手间,补一补妆,上个厕所。茉莉碰见了大大小小的电影明星,还有三位导演,四位制片人,五位编剧,一位女摄影师,一位服装设计师。她发现,越是出名的女人,越有可能被希尔催眠过。希尔还催眠了其中的两位导演和一位制片人。而且,他对他们的指令也是牢固的、不可动摇的。

  对于参加奥斯卡颁奖晚会的观众们来说,这个夜晚过得非常愉快。他们观看了当年最佳影片的片段。接着颁发一个个奖项。情绪激动、难以自抑的人们走上台去领奖。佩图拉轻声叫着,希望它也能去亲眼看看。

  终于,卫生间外响起了敲门声。是罗基。他满脸的不高兴。那些进男卫生间的人都来去匆匆,根本来不及跟他说话。

  “真是太让人尴尬了,”他气恼地说。

  茉莉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了他。

  “可那是怎么做到的呢?”罗基问。

  “不知道。就好像希尔把它密封在他们脑子里了。把盖子拧得紧紧的。太奇怪了。”

  “这很危险。”

  “我受够了,”茉莉说。“我们回家吧。”

(选自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2005年8月出版的白茉莉冻结全世界 责任编辑 汪露露)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