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个妈咪不容易

(《教海鸥飞翔的猫》第二部之二)

(智利) 塞普尔维达 著

宋尽冬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妈咪!妈咪!”钻出蛋壳的雏鸥又在喊。他像牛奶一般白,身上披着稀疏短小的嫩羽。他试着迈开几步,随即便倒人索尔巴斯的怀里。

    “妈咪!我饿!”雏鸥一边朝他嚷嚷,一边用嘴啄他。

    该喂他点什么呢?关于这方面“万事通”可什么也没提过。他知道海鸥通常吃鱼,可上哪里才能搞到一块鱼?索尔巴斯跑到厨房,滚了一只苹果过来。

    雏鸥直起身子,抖抖嚷嚷晃着爪子,迫不及待地向苹果扑去。他的黄色小嘴一碰到苹果表皮就打卷,好像用橡胶做成的一样,等它重新变直的时候,又把小海鸥往后一弹,来了个人仰马翻。

    “我饿!”小海鸥恼羞成怒地直嚷嚷,“妈咪!我饿I

    索尔巴斯想喂他吃点土豆或几片饼干什么的,主人度假去了,家里没什么东西可挑来挑去!他好懊悔自己在雏鸥出生前早已把盘子里的食物一扫而光。一切都是徒劳。小嘴巴太软了,一碰到土豆就打卷。就在他绝望之际,他想起小海鸥是鸟,而鸟都吃虫子的。

    他跑到阳台上,耐着性子等啊等啊,希望有只苍蝇出现在他的利爪范围内。不一会,他逮到了一只,立刻拿到饿坏了的小海鸥跟前。

    小海鸥用嘴叼起苍蝇,狠狠一咬,闭着眼睛,咽了下去。

    “真好吃!我还要,妈咪,我还要!”他兴奋地叫着。

    索尔巴斯从阳台的一端跳到另一端。等他捉到五只苍蝇和一只蜘蛛的时候,对面房子的屋顶上传来了若干天前曾冒犯过他的那两只无赖猫熟悉的声音。

    “您看,老兄。小胖子在做韵律操呢。就他那副身段,长在谁身上都会成为舞蹈家。”其中一个开了腔。

    “我倒觉得他在练健美操。多棒的小胖墩啊!苗条!体型真好!喂,小油脂球,你是不是准备参加选美比赛啊?”另一个说。

    两只无赖猫一阵窃笑,远远地躲在院子的另一边。

    索尔巴斯打心底里想让他们尝尝自己爪子的厉害,可眼看他们离那么远,他不得不拿起捕获的战利品回到饿坏了的小海鸥的身边。

    雏鸥一口气吞下五只苍蝇,却怎么也不愿意尝一下那只蜘蛛。他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嗝,紧挨着索尔巴斯的肚皮蜷起了身子。

    “我困了,妈咪。”他说。

    “喂,很抱歉,我可不是你什么妈咪。”索尔巴斯说。

    “你当然是我的妈咪,你还是一个非常好的妈咪。”他加上一句,然后台上了眼睛。

    当“上校”、“秘书”和“万事通”赶到的时候,他们看到小海鸥已经挨着索尔巴斯睡着了。

    “恭喜恭喜!他真是个漂亮宝贝,生下来有多?”“万事通”问。

    “这是什么问题?我又不是他妈妈!”索尔巴斯装聋作哑。

    “这种情况下人们通常要问这些问题。你可别往歪处想,他确实是个非常漂亮的宝宝。”“上校”说。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万事通”大声叫起来,用前爪捂住了嘴巴。

    “你能跟我们讲讲又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吗?“上校”问他。

    “小海鸥没有东西吃。多可怕啊!多可怕啊“万事通”坚持己见。

    “你说得对。我刚喂了他一些苍蝇,我想要不了多久他又得吃东西了。”索尔巴斯向大家坦言。

    “‘秘书’,您还等什么呢?”“上校”问。

    “对不起,先生,什么事。”“秘书”抱歉地说道。

    “快去餐厅带条沙丁鱼回来。”“上校”命令他。

    “为什么又是我,啊?为什么总是我被人差遣来使唤去的,啊?一会让我尾巴沾点汽油,一会又让我去找沙丁鱼。为什么总是我,啊?“秘书”抗议。

    “因为今天晚上,我的先生,我们要吃罗马式鱿鱼。难道您不认为这是一个恰如其分的理由吗?“上校”说。

    “可我的尾巴上还残留着汽油味呢……您说是罗马式鱿鱼……?”在跳上一只桶之前,“秘书”又追问了一句。

    “妈咪,他们是谁?”小海鸥指着猫们发问。

    “妈咪!他叫你妈咪!多可怕的亲热哟!”“万事通”大叫起来,索尔巴斯瞥了他一眼让他闭嘴。

    “好了,亲爱的朋友,你已经实现了第一个诺言,而且正在履行第二个,就剩下第三个了。”“上校”宣布道。

    “最容易的那个:教它飞翔。”索尔巴斯自嘲地说。

    “我们可以办到的。我还在查阅百科全书,但是要弄懂一件事情总得花点工夫才行。”“万事通”说得信心十足。

    “妈咪!我饿了!”小海鸥打断了他们的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