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茉莉冻结全世界第五章

(BAL MO LI CUI DONG JIE QUAN SHI JIE)

(英国)乔治娅·宾 著     马爱农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星期天早晨阳光明媚,茉莉房间窗户外面那些光亮的树叶看上去像是湿漉漉的。茉莉呼吸着清新凉爽的空气,觉得精神十分振奋。今天她就要到露茜·洛根家去喝茶啦。

  两只歌鸫落在一蓬带刺的红浆果灌木丛上,开始啄食上面的红果子,这时茉莉看见罗杰·费宾瘦骨嶙峋的身影在那棵大橡树下的断枝枯叶间挣扎。他鼻子尖尖的,动作带着痉挛,像是一只鸟在灌木丛中找食吃。他大概在寻找通向另一个世界的一扇神奇的门。

  罗杰精神有点失常了。他似乎生活在一个可怕的幻想世界,那里的树叶啦,小石子啦,都在悄悄地对他说话。他在镇上逛来逛去,倾听这些秘密的话语,然后叠出一架架纸飞机,里面都写着这样的话:“快去求救!”“外星人吃掉了我的大脑!”“留神!专吃大脑的虫子来了!”还有,“评价身体不能光看皮肤。”

  他把在欧石南镇到处散发这些纸飞机——扔进信报箱,隔墙扔进花园,扔进汽车和商店。一次,他居然从电影院的出口处溜进去,把五十架纸飞机朝观众扔了过去。

  茉莉怀疑他以前的古怪习惯——从欧石南镇的垃圾箱里捡东西吃——使他的大脑感染发炎了,但医生说他只需要好好休息,得到精心照料,多吃些有营养的东西。

  茉莉掀开窗户,大声喊道,“罗杰,你没事吧?”

  罗杰紧张地抬起头,然后慌张地扭头看看有没有人偷听。“没事,他们今天抓不到我。”

  “你想骑会儿自行车吗?”

  “不能骑,茉莉。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改天吧。”

  “好吧,到时候告诉我就行了。骑车很好玩的。”

  茉莉放下窗户,心里怀疑罗杰能不能好转起来。

  时间渐渐从上午变成了下午。

  骑着自行车一路下坡,驶进欧石南镇,真是痛快极了。路边的树上萌发出嫩绿的新叶,番红花和黄水仙竞相开放,天空瓦蓝瓦蓝的。开花的果树在三月宜人的和风中微微点头,别的树仍然光秃秃的、没有生气,但树枝的尖上都泛着深粉红色,新叶子很快就要冒出来了。

  茉莉骑过哈德威村,骑过满是奶牛的牧场间蜿蜒曲折的小路,骑过欧石南镇小学,进入了小镇。今天是星期天,四下里很安静。绿色大圆屋顶的镇政厅也关着门,它外面的大马路上冷冷清清。

  水草地街是一条狭窄的卵石小巷,经过那座小桥,然后往右一拐。十四号是一排旧房子中一座带凸窗的木屋。茉莉把自行车靠在房子前面的围墙上,抓住大门上的狮爪形门环敲了两下。她拉开厚夹克的拉链,低头看了看里面的体恤衫,发现上面有她吃午饭时洒下的肉汁。她正想用嘴把它吮吸干净,就在这时门慢慢打开了。茉莉赶紧张嘴松开了衣服。

  面前的情景让她吃惊,一个像是从恐怖电影里出来的人,却穿着露茜·洛根的衣服,整洁的百褶裙,白色立领衬衫,蓝色开襟毛衣。这个人的整个脑袋都缠着雪白的绷带,只在后脑勺留出一片头发,挽成一个优雅的发髻。茉莉可以看到露茜·洛根那熟悉的蓝眼睛和她的嘴巴,但她脸上的其他地方都被纱布遮住了。

  露茜支着T字形拐杖,她左脚穿着拖鞋,但整个右腿都打着石膏,脚趾头上涂着粉红色的趾甲油,从石膏前面露出来。

  茉莉的第一反应就是瞠目结舌,呆呆地站在那里。

  “哦,茉莉,对不起,这肯定让你感到很震惊。”

  茉莉点点头,总算能开口说话了。“你还好吧?到底出了什么事?”

  露茜探身出来,紧张地朝街道两边看了看,然后把茉莉拉了进去。

  “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快赶紧进来吧——我的脚趾头发冷了。”

  茉莉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小门厅里。半圆形的樱桃木桌子上,有一只壁炉台钟滴滴答答走个不停。在它对面,一只小巧的老奶奶挂钟的钟摆在左右摆动。露茜接过茉莉的厚夹克,搭在椅背上时,茉莉闻到了一股烤面包的香味,她不明白女主人刚才为什么表现得那样鬼鬼祟祟。

  “进来暖和暖和吧。”露茜说着,笨拙地架着双拐,领茉莉走过一个狭窄的楼梯间,进入一间窗明几净、一尘不染的厨房。这里实在太干净了,茉莉低头看看衣服上的肉汁,真希望自己能换一件上衣。

  “坐下吧,”露茜亲切地说,请茉莉坐在凸窗里的一张半月形板凳上。“喝茶吗?”

  “呃,如果你有热的鲜榨橙汁,就来一杯。”茉莉说,她其实更喜欢浓缩的橙汁,但没敢要。她不想让露茜觉得她古怪。

  “好的。”露茜说着,插上了电水壶。

  茉莉坐在板凳上,两只手插在膝盖中间,尽量不让自己的目光盯着露茜缠绷带的脑袋和打石膏的腿脚。露茜遭遇了什么样的可怕事故呢?茉莉不知道该说什么,手心又开始出汗了,每次她感到紧张时,手心都会出汗。是露茜打破了沉默。

  “茉莉,很抱歉我一直没有跟你联系。你一定觉得奇怪,为什么我没有给你打电话。发生了两件事。首先,我生活中发生了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我不能对任何人讲。后来,就出了这场事故。我的汽车着火了,脸被严重烧伤。我到现在也吃不下多少东西——只能用吸管喝汤,啃几块到了嘴里就融化的饼干。我的喉咙都被火焰烧坏了,声音也受到了影响,这你能够听得出来。恐怕一直就会这样沙哑,再也不能唱出高音来了。医生们说我脸上的伤疤一辈子都没法消除,头发也不能恢复原来的样子了。不过,”她歪着嘴巴笑了笑,“我还活着,这是不幸中的大幸,现在我更知道珍惜生命了。”

  茉莉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只好尴尬地沉默着。最近几个月,她以为露茜把她忘记了,曾觉得委屈和恼火。她做梦也没有想到露茜竟然遭遇了这么可怕的事情。现在,她为自己的自私感到羞愧。

  “别再为没跟我联系而感到不安了,”她赶紧说道。“我是说,我确实在纳闷你到哪里去了,不过你也知道,我整天忙着处理孤儿院的事情——重新装修呀什么的。这一切都得谢谢你,露茜。现在那里舒服多了,大伙儿的心情都好了起来。学校也好多了,因为托德 夫人走了。嗯,实际上她是被开除了。”

  “我听说这是因为她到处跟人说她是一个多么糟糕的老师。”露茜说。

  “她就是糟糕嘛。”茉莉说,希望露茜不要反对茉莉把盛气凌人的托德 夫人催眠成这个样子。“可是自从圣诞节前我下了飞机之后,就再也没有做过催眠的事。”她希望露茜觉得她能这样克制自己很了不起,但图书馆员只是尖锐地看了她一眼。

  “你停止了?为什么停止呢?你什么也不需要了吗?”茉莉大吃一惊。

  “我——嗯——我没有那么想过。我只是答应罗基,今后再也不用它了。”

  “哦,天哪。”露茜沉默了片刻,接着又说,“拿着你的饮料和这些饼干,我们到客厅去。”她一跳一跳地穿过另一道门。茉莉跟了过去,这个房间太神奇了,一下就把她的注意力从露茜的绷带上吸引了过去。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催眠的圣殿。

  房间中央是一张桌子,上面刻着一个黄铜的圆形涡纹。茉莉打量着这个图形。她想起了她曾经拥有过的一只钟摆上也刻着类似的涡纹。桌上的黄铜图案似乎把她的目光拽向桌子中央的那个点,她立刻感到放松下来。但紧接着她赶紧摆脱出来。“那是一张催眠桌吗?”

  “可能吧。”露茜说。

  “这次我得好好提防着你,”茉莉笑眯眯地说。“我简直不能相信,去年十一月你这么轻易地就把我给催眠了。”

  “是啊,就像我跟你说过的,我想让你找到那本书,”露茜说。“别担心,我再也不需要给你催眠了。”

  “反正我现在很警觉,你就是想给我催眠也办不到了,”茉莉用手指顺着黄铜涡纹抚摸。

  确实如此。这个房间的每样东西都使她想起催眠术的神奇魔力。壁炉架上,在一蓬令人欣喜的旺火上方,挂着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维多利亚时代的绅士肖像,他穿着黑色的燕尾服,戴着高顶黑色大礼帽,马甲的口袋里露出一根金链子,上面挂着一只闪闪发亮的怀表。茉莉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位老人,《催眠书》上有他的照片。

  “是的,这就是伟大的洛根博士本人,”露茜在一张椅子上坐下,说道。“这房间里的东西都是他的,是家里传下来的。比如那张桌子,还有你身后柜子里的那块怀表,就是他在那张照片上戴的那块。他把怀表当成钟摆。他跑遍了全美国,他的财富就是这么来的。我有他和他巡回催眠表演的许多照片。这里还有他收藏的各式小表。你看看吧。”

  茉莉走到柜子前。银色像框里是一些发黄的照片,上面都是一些维多利亚时期的人。其中一张照片上,洛根博士站在舞台上,摆出一个夸张的造型。他的旁边是一个奇怪的人体,那是一个女人,身体平展展地躺在两张椅子中间,脑袋枕着一张椅子,两脚放在另一张椅子上。没有任何东西支撑着她的身体。她的长裙子堆在上面,像一把收拢了的雨伞,所以没有拖到地上,她整个人像木板一样僵硬。茉莉知道这是一种名为“人体木板”的催眠技法。还有一张照片上标着“欧石南镇公园”,上面是一座宏伟的大房子,大门两边有高高的石柱,宽阔的台阶一直通向砾石铺成的车道。

  茉莉仔细看过那块金怀表,又把目光投向那只小巧的旅行钟。柜子旁边的墙上还挂着三只钟。一只圆形,一只灯塔形,还有一只是白蜡做的。它们上面显示的时间都很准。“我从来没有在一座房子里看到这么多的钟。”她说。

  “那你大概从来没有去过钟表收藏家的房子,”露茜说。“钟表提醒我,生命是短暂的,千万不能虚度时光。”

  茉莉思忖着这番话,一边朝客厅的窗外望去。她这才注意到,露茜的花园就是那些灌木修剪的动物所在的地方。那只野兔和那只大狗都离窗户很近,使得屋里的光线变得昏暗了。

  “哇!我昨天还在端详你的动物灌木丛呢,”茉莉惊叫道。“没想到它们是属于你的。是新弄的吗?我以前经常从停车处往河对岸望,却从来没有见过它们。”

  “是啊,是新弄的。我买回完全长好的灌木,自己修剪的。”

  “我喜欢那只大眼睛的狗。”茉莉说。

  露茜笑出了声。“那实际上是一只丛猴。看来我需要去进修一下植物修剪的课程。”她伸手拿了一块饼干。“你别客气,自己来吧,茉莉。车祸之后,我的体重增加得太多了。我吃了好几百块饼干。”她穿裙子的身体别扭地动了动,把拉链稍微拉开一些。“这些灌木在这里是有原因的,”她又说道。“可以阻止别人朝里面看。”

  露茜突然显得紧张起来。

  “我不能肯定此时此刻有谁在监视我。”她停住话头,然后又说,“茉莉,”她的声音显得郑重其事,“我今天有许多事情要告诉你。但我想先听你说说你读完那本书后做的每一件事。我必须知道,这很重要。然后,我就告诉你我目前正在做什么。你先说吧。我一直渴望听听你的有趣经历呢。”

  “没问题。”茉莉说,她很想知道露茜在做什么神秘的事情,同时也迫不及待地想把自己奇特的经历告诉她。于是,她兴致勃勃地讲开了。

  “那段日子真是太奇妙了。实际上,那是我最开心,也最难过的一段日子……”

  露茜·洛根听得很专心,但茉莉讲述她在欧石南镇和纽约做的事情时,却发现露茜并不是那么感兴趣。露茜·洛根最关注的是茉莉催眠了谁,用什么方式。她问茉莉是怎么在欧石南镇的才艺大赛上催眠观众,赢得比赛的,是怎么催眠那个 空中 小姐的,在纽约又是怎么催眠旅馆的服务员的。她很好奇茉莉到底是怎么催眠了才艺经纪人巴里·布拉格,还很想知道茉莉是怎样在《火星上的星星》的演出中征服了所有纽约观众的。她想了解茉莉和罗基在受到诺克曼的敲榨,去抢劫肖林斯银行时所使用的办法。露茜的问题深入而彻底,就好像她在给茉莉考试似的。

  “这么说,”她最后说道,“你们把所有的钱和珠宝都还给了银行。你们这么做是非常诚实的。很少有人能够做到这样。”

  茉莉什么也没说。她的手指下意识地去摸挂在脖子上的那枚钻石。她决定暂时不把这件事告诉露茜。她不想让露茜对她产生不满。

  “露茜,”她用袖子擦擦嘴,说道。“你怎么样呢?现在轮到你把你的催眠经历告诉我了。”

  “我当然会的,”露茜啪的又咬了一块饼干。“但现在还不行。”她用很严肃的口吻说,蓝眼睛从白绷带的缝隙间望着茉莉, “茉莉,现在没有时间讲我的故事了。那件促使我递交辞职报告的特殊工作非常重要和紧迫。所以我才一直没有跟你联系。我不想把你也卷进来,因为我不愿意让你遭遇危险。但现在应该让你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露茜深深吸了口气。“你以为你是来开开心心地喝茶,其实我把你请来,是想叫你做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我感到特别抱歉,但我没有别的选择。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茉莉倒吸了一口冷气。她可不愿意这个下午变成这个样子。

  露茜站起身来。“请跟我来。”

  茉莉跟着露茜走出客厅,穿过挂着六七只钟的过道。一道石头楼梯通向地下室。露茜一跳一跳地走了下去。

  楼梯底部是一扇门,上面有四把锁,两把暗码锁和两把钥匙锁。茉莉心想是什么东西这样金贵,需要这样严加防守。

  “这里有许多秘密,”露茜说,“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些秘密会让你感兴趣的。进来吧。”

(选自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2005年8月出版的白茉莉冻结全世界 责任编辑 汪露露)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