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茉莉催眠奇幻术

  (BAL MO LI CUI MIAN QI HUAN SHU )  

(英国)乔治娅·宾 著     马爱农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琴科布里夫人接到茉莉的电话,高兴极了。她乐呵呵地赶到哈德威孤儿院,面颊红扑扑的,全身裹在一件羊毛大衣里,活像一块带果酱的卷形布丁。她手里拎了许多购物袋,里面装着买来做晚饭的好东西,还有她那只旧的针织提包,里面塞满了她自己做的仙女蛋糕。她一进门,就把这些东西摊了出来。

  “哦,天——天哪,”她看看周围,说道。“这地方怎么乱成了这样?我——我的妈呀,这股子臭味儿,简直像个没有打扫的狗窝。”

  茉莉和罗基把这里的情形告诉了琴科布里夫人,在劝说她过来跟他们住在一起时,他们没费几句口舌。

  “你一定要过来,琴科布里夫人。我们需要你帮助照看我们。”茉莉解释说。

  “不然他们还会派来另一个安德斯 小姐。”罗基吓唬她。

  “来吧,琴科布里夫人,求求你了,我们真的需要一个妈妈。”卢比说。

  “需要有人给我们做仙女蛋糕。”金克斯大声说。

  琴科布里夫人叹了口气,抱起双臂。“你们知道吗,自从我的艾——艾尔伯特去世后,我待在家里一直很孤单。后来安德斯 小姐把我解雇了,我就更孤单了。我很愿意过——过——过来。”

  茉莉和罗基使劲搂了搂她。“你真是个大明星,琴夫人!”

  然后他们把琴科布里夫人带到楼下去见诺克曼。

 

  诺克曼戴着围裙,胳膊肘以下全浸在泡泡多洗涤水里。他已经把那些臭烘烘的垃圾箱处理掉了,还把厨房的橱柜擦洗一新。现在厨房里散发着一股柠檬清洗剂的芳香。

  “诺克曼先生,这位是琴科布里夫人。她要来住在这里,而且要来管理这里的一切。”

  “你要跟她好好相处。”罗基对他悄悄说。

  “啊,你好。”诺克曼脱掉橡皮手套,很有礼貌地跟她握了握手。

  “很高兴见到你,”琴科布里夫人说。“你打扫卫生真——真——真是一把好手。”

  “谢谢。”诺克曼笑着说,自己的一番辛苦得到了夸奖,他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嗯——嗯,”琴科布里夫人一时有些尴尬,不知道下面该说什么,“我已经说过,茉莉,我很愿意过——过——过来。如果不妨碍的话,我还会把宝——宝宝带来。”她对诺克曼解释道,“它是我养的虎皮鹦鹉,唱歌唱得可好听了。你肯定会喜欢它了。”

  “你有一只虎皮鹦鹉?”诺克曼盯着琴科布里夫人,就好像她是一位女神。

  “噢,是——是啊,”琴科布里夫人被诺克曼先生看得又尴尬起来。她戴上一副备用的橡皮手套。“茉莉,如果我们要让这地方赶紧恢复秩序,”她说。“我还是现在就动手吧。”

 

  吃晚饭的时候,整个孤儿院里都弥漫烧烤的香味,有烤土豆、烤豌豆、烤甜玉米,还有美味的肉汁。房子里暖融融的,因为琴科布里夫人让人送来了油,现在锅炉正开足马力在运转呢。

  茉莉和罗基给每个孩子发了泡泡浴液和洗发精,还有茉莉在机场买的崭新的、松松软软的毛巾。

  到了晚上八点,每个人都洗过澡,擦干了,穿上从茉莉的箱子里挑选的新衣服。就连戈登、罗杰和克莱格也找到了他们喜欢的T恤衫。

  餐厅里桌子已经摆好,亮晶晶的玻璃杯,闪闪烁烁的蜡烛。壁炉里的火烧得正旺。

  这是茉莉吃过的最好的晚餐。最好的不是食物,食物当然也很不错,最好的是那种奇妙的感觉,又看到大家欢聚在一起,甚至包括海泽尔和她那帮死党。他们与过去简直判若两人,似乎是过去的他们的影子,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吃喝,不怎么言声。而小一点的孩子正好相反,随着夜晚一点点过去,他们的话越来越多,越来越吵闹,逗得琴科布里夫人甚至诺克曼都开怀大笑。

  后来杰瑞插进来说,“那么,琴科布里夫人……你和诺克曼先生愿意当我们的爸爸妈妈吗?”说得琴科布里夫人和诺克曼都红了脸。

  茉莉和罗基把他们在机场买的礼物分发给每个人。照相机和随身听给了海泽尔和辛西娅,无线电控制的小汽车和飞机给了戈登、罗杰和克莱格,玩具熊和步话机给了杰玛、杰瑞、卢比和金克斯。杰瑞还得到了一只布老鼠。另外还给了每个人一台小电视机和一大袋糖果。琴科布里夫人拿着他们给她买的香水和项链,爱不释手,诺克曼先生也很喜欢他的新西装。

  发完礼物后,杰玛央求茉莉再表演一遍唱歌跳舞。“你知道的,就是你在才艺大奖赛上表演过的。”

  茉莉笑着摇摇头。

  “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杰玛,可是事实上我已经把那些东西都放弃了。你喜欢我的表演?”

  “喜欢,你简直太棒了!”杰玛回忆道。

  “是吗,真的吗?”茉莉问。

  当桌上的蜡烛熔化成蘑菇那么大时,琴科布里夫人突然用叉子敲了敲她的玻璃杯。大家都安静下来,害羞的琴科布里夫人站起来,咳嗽了两声,鼓足勇气开口说话了。

  “你们已经知道了,我是个口——口吃的人。”她笑着说。

  “但你是个大好人。”杰玛说。

  “啊,谢谢你,杰玛,你也很好。我虽然说话口——口吃,但我要告——告诉你们大家一件事,这件事我许多年来从没——没有对人说过,但我一定要告——告诉你们大家。现在到了说出来的时候了。现在时机已经成熟,因为这座楼——我——我们的家——哈——哈德威孤儿院里终于有了欢——欢乐。”

  “你们知道,梦——茉莉和罗基请我过来住在这里,帮助照顾你们大家。我希望你们都没有意见。”

  琴科布里夫人深深吸了口气。

  “以前,这座楼里有——有许多忧伤,你们有些人大——大概也感觉到了,谁也不理解孤零零待在这个世界上是什么滋味。我想安——安德斯 小姐也不会理解。

  “我来打扫卫生的时候,经常感觉到这种悲哀,这使我的心都要碎了。因为,我也深深地知道孤独是什么滋味。因为,是啊——这就是我想要告诉你们的——我也是个孤儿。

  “你们大概觉得,我又老又胖,不像个孤儿,但我是小姑娘时,也不得不进了一家孤儿院。要知道,我两岁的时候,爸爸就去世了,然后我妈妈又嫁了人。麻烦的是,她后来的丈夫已经有了三个孩子,后来又跟我妈生了两个,家里的孩子太多了,我可怜的妈妈简直应付不过来。我们中间必须走掉一个。那个走掉的就是我。

  “我一直觉得这件事不公平。有很长时间,我都恨透了那几个把我推出来的孩子。他们就是那样做的。他们就跟他们的爸爸一样,那是一个粗鲁的大汉,他们也跟着学得很粗野。他们死抱着家不撒手,拼命把别人踢出来,结果我就被赶了出来。你们也看得出来,我比他们腼腆一些。

  “后来有一天,我听到了一首歌,那简直就是为我写的。你们有些人也知道。”琴科布里夫人朝茉莉和罗基笑了笑。“其他人可能没听过,我在这里再唱一遍。那首歌是这样的。”琴科布里夫人颤抖的声音在餐厅里回荡。

 

    小鸟儿,请原谅那只棕色的杜鹃,

    原谅它把你推出了鸟窝。

    是杜鹃鸟妈妈叫它这么做,

    是妈妈叫它把别的鸟推出鸟窝。

 

  茉莉看看周围,不知道海泽尔和其他大孩子听了这首摇篮曲会不会做鬼脸。但他们没有。他们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听得很专心。只有戈登例外,他还在吃个不停。

  “这首歌使我懂得了许多,”琴科布里夫人说。“它使我认识道,我不应该恨那些把我从鸟窝里推出来的孩子,因为是他们的爸爸教他们这么做的。所以,我原谅了他们。从那时候起,生活就开始好转,因为我不再恨他们了。

  “我们怎么来到这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世,你们有些人大概还对那些把你们扔在这里人生气。但你们一定要试着想一想,他们之所以那样做,是因为别人教他们那样做的。你们一定要试着同情他们,原谅他们。

  “因为杜鹃鸟妈妈把坏习惯教给它的宝宝,因为你们会把小时候学到的东西传给周围的人,所以从现在起,我们要让这座楼变成一个欢乐之家。

  “从今天晚上起,我们每个人都要关心其他人的感受,”她转向小一点的孩子。“我们不要邪恶,是不是?什么是邪恶?邪恶像臭虫一样。我们不想让它四处传播,对吗?”

  “对,”杰瑞赞同道,“我们不想。”

  “那么,”琴科布里夫人总结道,“如果大家没有意见的话,我想给这座楼改一个名字,从现在起,它就是一个充满欢乐的地方了。从现在起,我提议这座楼应该叫欢乐之家。”

  大家都愣愣地望着她。

  “你们同意吗?”她问。“如果同意,就举起杯子。”

  每个人都举起手里的一杯冰趣,诺克曼举得最高。辛西娅朝克莱格扔过去一片面包。

  “为欢乐之家干杯。”琴科布里夫人提议。

  “为欢乐之家干杯。”大家附合。

  这时,他们都听见远处传来布谷鸟自鸣钟敲响十点的声音。

  “好了,”琴科布里夫人最后说,“我想现在该上床睡觉了……”

  “先别忙,”诺克曼打断她,“我还想变几个小戏法。”

  茉莉吃了一惊,她以为诺克曼要胡来了。没想到,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茉莉看到了诺克曼身上令她吃惊的一个新的侧面。诺克曼表演了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扑克戏法,比如在别人耳朵后面找牌,在椅子下面找牌,手法别提多娴熟了,看得大家兴奋不已。他还向大家演示在打扑克时怎样作弊,茉莉注意到戈登瞪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诺克曼的动作。她想,以后得对他们两个多留点神。戈登对诺克曼的痴迷会惹出麻烦来的。

  扑克戏法表演完了,诺克曼又展示了他灵巧熟练的手上功夫。他趁琴科布里夫人不注意,从她羊毛衫口袋里掏走了她的钱包,又顺手牵羊,把一袋糖果从海泽尔胳膊底下抽走了。大家热烈鼓掌,都觉得他是他们见过的最好的男人。茉莉和其他人都没有意识到,诺克曼确实干了几件坏事。他偷走了海泽尔的照相机、卢比的硬糖,还从戈登的上衣口袋里掏了五个英镑,并偷走了琴科布里夫人的大门钥匙。他把所有这些东西都塞进他衬衫的前襟里,堆在他那枚钻石眼睛的蝎子挂坠下面。蝎子挂坠舒舒服服地趴在他胸口浓密的汗毛上。

 

  十一点,大家都上床睡觉了,只有茉莉和罗基还精神抖擞,坐在噼啪作响的火炉旁边的椅子里。佩图拉开心地躺在他们脚下,美滋滋地咂着一块石子儿。

  “这一天真够呛,”罗基叹着气说。“告诉你吧,我一点都不觉得累,因为按照纽约的时间,现在刚刚晚上六点。”

  “是啊,我们时差还没倒过来呢,”茉莉眼睛盯着炉火。“这一天真了不起,”她说,“其实,只要弄暖和了,这里还是蛮舒服的。”

  “呣,跟安德斯 小姐在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麻烦的是,”茉莉皱着眉头说,“烧锅炉的油太贵了。二百五十镑呢!琴科布里夫人把账单给我了。”茉莉从羊毛衫的拉链口袋里掏出她装钱的信封。“如果我们不断地买油,并开始在其他地方花钱,比如重新装修卧室,买新家具什么的,很快我们就没有钱取暖,雇不起琴科布里夫人,也买不起好吃的东西了。而我们又许下诺言,再也不使用催眠术了。也许我们做出这种保证真是太傻了,因为,罗基,我真不知道我们怎么支撑下去。”

  佩图拉咂着它的石子儿抬起头来,它感觉到茉莉忧心忡忡。

  “是啊,”罗基说。“我们必须想办法收支平衡。事情不可能永远十全十美,茉莉,但总比以前好得多了,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们都会想办法解决的。”

  “呣。”茉莉点点头。

  佩图拉把脑袋偏向一边,想着怎样才能使茉莉高兴一点。它不愿意茉莉发愁。它又想起了它惯用的把戏,那一般都能奏效的。每次佩图拉把自己咂的石子儿送给茉莉,茉莉都显得很高兴。

  于是,佩图拉用前爪亲切地挠挠茉莉的腿,把它的石子儿丢在茉莉脚下,友好地叫了一声。

  让佩图拉没有想到的是,这次茉莉对佩图拉这份礼物的反应跟以前截然不同。

  “啊,我的天哪!简直不敢相信!”茉莉目瞪口呆地盯着地面。罗基也吃惊得要命,喊道,“好样儿的,佩图拉!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佩图拉笑了。它也同意,这块不同一般的石子儿确实是个好东西,它从没咂过这么硬的石子儿。它是昨天早晨犯懒时在茉莉夹克衫的口袋里找到的。

  茉莉捡起那颗硕大的钻石,张着嘴转向罗基。“这是银行保险库里那个歹徒手里拿的钻石。我记得把它装进了口袋,但我忘记拿出来跟其他赃物放在一起了,所以就没有被塞进土地神……”

  罗基显得有点纳闷。“可是电视上说所有的珠宝都完璧归赵,回到银行了呀。”

  “也许这颗钻石还没有列在单子上。我记得那个歹徒说是他那天从另一个小偷手里偷来的。”

  “汪!汪!”佩图拉大叫,似乎在说,“收下吧,它是你的!”

  茉莉揉了揉它毛绒绒的耳朵。“我们拿它怎么办呢,罗基?”

  “我也不知道,”罗基摸着沉甸甸的钻石说。“要弄清它本来属于谁肯定很困难,也许根本就不可能。”他脸上绽开一个调皮的笑容。“你最好把它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茉莉。”

(选自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2005年8月出版的白茉莉催眠奇幻术》 责任编辑 汪露露)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