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茉莉催眠奇幻术

  (BAL MO LI CUI MIAN QI HUAN SHU )  

(英国)乔治娅·宾 著     马爱农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茉莉、罗基和佩图拉耐心地坐在土地神仓库里。外面的天光渐渐暗淡下来,茉莉出门找到一个电话亭,给里克西·布鲁米打了个电话,说因为佩图拉被人偷走,她现在心烦意乱,不能参加今晚《火星上的星星》的演出了。

  “很抱歉,里克西,可是我恐怕会在舞台上崩溃的。”

  “哦,茉莉,观众会理解的,”里克西同情地说。“你别担心,今晚你的替角劳拉会扮演你的角色的。”

  茉莉觉得有点内疚,她知道今晚到剧院来的那些人肯定会大失所望的。可是接着她又想起了替角劳拉,那个姑娘满心渴望向大家展示她的歌舞技艺,这么一想茉莉就觉得欣慰了一些。罗基用不着给任何人打电话,他已经让阿拉巴斯特一家以为他到纽约参加一个童子军活动了。他去订来了匹萨。然后,他们肚子里吃饱了匹萨,心里满怀着希望,等待诺克曼露面。

  这个时候,佩图拉为了发泄它对诺克曼的愤怒,开始进攻那些像一小队士兵一样站在阴影里的彩色土地神。它们使佩图拉想起了《火星上的星星》里的火星人,尽管个头要小得多。有一两个土地神的难看嘴脸跟诺克曼本人还有几分相像呢。

  茉莉和罗基冒险来到楼上,那里有一扇窗户可以望见外面黑黢黢的街道。

  “你认为他会听磁带吗?”罗基问。

  “如果他没听,我的麻烦可就大了。他肯定会揭发我的。”茉莉害怕得直缩脖子。

  “如果他听了,我希望那磁带能管用,”罗基说。“我希望我的声音有那个威力。”

  “我们等着瞧吧。”

  茉莉和罗基等待的同时,对诺克曼的仓库进行了一番搜索。他们发现二楼还有两个房间,一个小厨房和一个厕所。厨房里有一个水池,滴水板上放着一瓶泡泡多洗涤剂和一副手套,还有一套肮脏的厨灶和一台散发着馊牛奶味儿的冰箱。房间里到处堆满了箱子,茉莉和罗基把它们通统打开。一箱又一箱的香水、首饰、装饰品、古玩,还有昂贵的手表。“哇,”茉莉说,“这些东西肯定值不少钱呢!”

  “我可不这么认为,”罗基说。“这些都是假货,但我想诺克曼肯定是把它们当真货卖的。”

  在另一个房间里,他们发现了好多箱真皮手提包。“也是假货,”罗基说。“是模仿最新款式提包制造的。如果你仔细看看,就会发现它们是用胶粘,而不是用线缝的……用不了多久就会裂开。我早就听说骗子们在卖这些东西。”

  “可是他准能卖不少钱呢。”茉莉说。

  “是啊,那还用说。”

  楼下是成箱成箱珍贵的古瓷器,同样也都是伪造的赝品。另一些箱子里装满了诺克曼弄到手的所有东西:吹风机、宠物篮、锤子、拖把、电视机、音响设备。甚至还有满满一箱子布谷鸟自鸣钟呢。

  “我猜这些东西都是偷来的。”罗基说。

  “就像人们说的,是从‘卡车后面掉下来的’。”茉莉赞同道。

  午夜过后不久,车灯照亮了仓库旁的马路。

  “是他。”茉莉和罗基同时说道。他们冲下楼,打开金属大门。诺克曼把车开进来停好,卡车轮子压碎了一箱茶壶。茉莉和罗基打开驾驶室的门,发现他眼睛直勾勾望着前面,脸上带着傻乎乎的表情,手里紧紧攥着方向盘。

  对诺克曼来说,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开车可真是一桩冒险的经历。一次,他把车开出了公路,在一个复式立交桥上绕了整整六十二圈才又回到公路上来。

  “你可以下车了。”罗基说。诺克曼乖乖地下了车,站在仓库里,佩图拉朝他汪汪直叫,诺克曼不停地鼓着腮帮子,鼓成了两个圆球。后来他的眼珠在眼眶里滴溜溜打起转来,佩图拉便退到一边去了。这个人不是它认识的那个凶大汉。这个人看样子随时都会突然爆炸。佩图拉决定还是离开他,去进攻一个土地神为好。

  茉莉拿到了那本催眠书。她得意地吹了声口哨。

  她和罗基围着诺克曼转了一圈。“如果穿上合适的衣服,”茉莉说,“他待在一个池塘边倒正合适。”

  “呣,”罗基说。“你,”他命令诺克曼,“也将处于这个人的控制之下。她叫……”罗基左右张望一下,“吹风机。”

  “我有过比这更难听的名字。”茉莉说。

  “我呢,”罗基继续说,“我叫宠物篮。”诺克曼一本正经地点点头,茉莉和罗基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

  “我是谁?”罗基问。

  “宠物篮。”诺克曼说,那神情像是在说“上帝”。

  “这个人是谁?”

  “吹风机。吹风机小姐——和宠物篮先生——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佩图拉的叫声掩盖了罗基和茉莉强忍着的笑声。

  “嘘,别出声,佩图拉,”茉莉说。她转向罗基小声问,“下一步怎么办?”

  罗基揪着自己的眉毛。他们曾经讨论过,如果诺克曼真的回来,并且处于完全催眠状态,他们该怎么做,但没有讨论出任何结果。

  “就照我说的做吧,”他建议道。“就把卡车留在这里,把脑子一片空白的诺克曼扔在曼哈顿,然后给警察打个匿名电话。他们一得到这个地址就会把赃物都搜出来的。”

  “不行,”茉莉声音沙哑地小声说。“我告诉过你……警察到了这里,可能会从仓库找到诺克曼,他们一审问他,就会发现他处于催眠状态,然后他们可能会搞清我们的所有催眠活动,最后一直追查到我们头上。”

  “我们把卡车停在别的地方行不行呢?”罗基问。

  “不行,因为他们还会顺藤摸瓜找到诺克曼的。那太冒险了。不行,我们应该采取的办法是把珠宝藏在另外一个地方,比如垃圾袋里什么的。我们可以把它们放在银行外面的垃圾袋里。”

  罗基露出一副怀疑的神色。

  “为什么不行?”茉莉坚持道。“现在银行里没有什么可偷的,也就不需要保安人员了,因此我们不会有危险。谁也不会想到抢劫者还会返回银行。我们可以给警察打个电话,告诉他们到哪里去取赃物。”

  “我们不能把东西放在垃圾袋里,”罗基小声说。“如果捡垃圾的人以为它们真的是垃圾呢?而且我们不可能一下子把它们都倒进去,有好几吨重呢。把它们从卡车上搬下来就需要好长时间。肯定会有人看见我们的。”

  佩图拉感觉到他们谈话中的紧张气氛,便凶狠地朝一个粉红脸膛的土地神汪汪直叫,好像这都是它的过错。

  “是的,你说得对,垃圾袋行不通。楼上那些手提包怎么样呢?”

  “太小了,”罗基小声说。“而且,有人会把它们偷走的。我是说,手提包里基本上总是有钱的,对不对?”

  “呣,我们需要大袋子,不会有人偷,也不会有人捡。”

  佩图拉朝另一个戴红帽子的土地神扑去,想咬下它的鼻子。佩图拉终于把它扑倒了。土地神的帽子撞在水泥台阶上,脑袋被撞开了花。佩图拉骄傲地抬起头,好像它干掉了一个丑陋的巨人。

  “土地神!”茉莉激动地喊道。“我真不敢相信,它们是空的!看,它们的底座是用螺丝拧上去的,这样人们可以把沙子灌进去,它们就不会倒了。”

  “太棒了,”罗基捡起土地神的烟斗。“谢谢你,佩图拉。”

  “汪,汪。”佩图拉心里得意极了。

 

  接下来的两个半小时,茉莉、罗基和诺克曼为了不留下指纹,都戴着泡泡多橡胶手套,他们埋头干活,把那些装满珠宝首饰赃物的信封转移到土地神里。每个土地神里都塞进不同的东西。比较轻的、精致的首饰,塞在土地神的脑袋里和身体的上半部,这样就不会被压碎,比较重一些的珠宝放在底部,使土地神保持重心平稳。大多数土地神里都能放得下两只足球大小的银行麻袋。底座的螺丝重新拧好后,这些花园雕像看上去和以前一样天真烂漫。

  终于,大汗淋漓、散发着臭袜子味儿的诺克曼,把最后一尊土地神装进了卡车里。

  茉莉和罗基抱着佩图拉,得意地欣赏那些面带微笑、严阵以待的小精灵,然后他们注视着诺克曼从卡车的升降梯上降落下来。

  “我们把他留在这儿吗?”罗基问。

  “不行,他太危险了,”茉莉小声说。“他知道的事情太多。说不定他有一张抢银行的指示图之类的东西会激活他的记忆。”

  “可是,可是,那就意味着我们得带上他。”罗基愁眉苦脸地说。

  “对不起,”茉莉说,“但他可能对我们很有用呢。看他刚才帮我们装东西多卖力啊。再说了,罗基,你和我都不会开车。”

  “如果万不得已,我也会开。”罗基笑着说。

  “不行,罗基。你一定是疯了。走吧,我们得行动起来了。再过两个小时天就亮了。”

  “我知道。”罗基说着打了个哈欠。

  “我们最好趁曼哈顿的人们醒来之前把这些东西送出去。”

 

  茉莉和罗基把仓库彻底检查了一遍,以免留下有关的证据。然后,罗基和诺克曼坐在卡车驾驶室里,茉莉和佩图拉坐在后面,他们开车离开仓库,穿过布鲁克林,朝曼哈顿驶去。

  诺克曼开起车来毫无章法,简直有点横冲直撞,不过没有关系。当他们穿过曼哈顿大桥时,罗基注意到所有从曼哈顿出来的车辆都被警察拦住,接受检查,造成了长长的交通堵塞。但是去往曼哈顿的马路上却是空空荡荡,所以他们长驱直入,驶过了大桥。

  进了曼哈顿之后,“安置土地神的活动”便开始了。他们已经决定把土地神分别丢弃在城里的不同地方。那样卡车就不需要停留太长时间,也就减少了被人发现的危险。每当来到一个比较安静、绿草茵茵、周围没有人窥探的地方,坐在前面的罗基就告诉诺克曼把车停在哪里,然后敲敲身后的隔板,示意茉莉投放一尊土地神。茉莉就从里面打开卡车后门,把一尊土地神滚到电动平台上,降落到地面。茉莉把每一尊土地神滚到合适的地方,竖起来放好,佩图拉像看门狗一样在旁边守着。罗基把每一尊土地神的具体位置记录下来。

  他们把土地神安放在树下、灌木丛旁、绿草三角地上。他们用土地神装饰游乐场,把土地神布置在喷泉旁、小路的长凳旁、城市的花圃旁。在自然历史博物馆外面的草地上,一尊土地神在一只凶恶的假恐龙下面开怀大笑,看上去非常勇敢。另一尊土地神坐在俯瞰旱冰场的草坡上,看到下面的池塘结了冰,似乎感到很高兴。他们把两尊土地神分别放在曼哈顿动物园的大门边,把另外两尊放在中央公园的草莓游乐场的入口处。

  安放每一尊土地神需要五分钟时间。

  每个惊心动魄的五分钟都像是一扇窗户,使别人有可能看见他们,有几次,茉莉以为他们真的被人看见了,吓得胆战心惊。在河畔大道的公园旁边,茉莉刚把电动门开了一半,突然看见一辆警车开了过来。当警车像一只饥饿的鲨鱼一样快速开过时,茉莉交叉起手指,祈祷它千万不要停下。在老天爷公园,佩图拉跑进暗处,跟一只无家可归的野狗套近乎,茉莉不得不轻声把它叫回来。在联合广场,两个日本人从阴影里钻出来,被一尊土地神绊倒。茉莉本来还担心他们看见了她,接着发现他们喝得烂醉,连路都走不稳,便知道他们的眼神也不好使了。

  一个接一个地,他们把二十五尊色彩鲜艳的土地神都丢了出去。曼哈顿岛到处点缀着它们。最后的两尊被玩笑般地放在了肖林斯银行的大门外。

  “看上去真棒!”茉莉欣赏地说,她钻进卡车前面,跟佩图拉、罗基和诺克曼坐在一起。

  他们驶回西五十二大街码头旁的仓库,把卡车开进了沟里。罗基从收录两用机里取出了他那盘磁带。

  他们离开码头边,迅速走回到大马路上。在一个电话亭里,他们拨通了警察局的电话,把话筒放在诺克曼的嘴边。“肖林斯——银行的——珠宝——完好——无损。去寻找——曼哈顿——大街小巷的——土地神吧。”他说。然后他们就把电话挂断了。他们招来一辆早起的出租车。到了六点钟,十二月的太阳还没有升起时,他们就回到了贝林汉姆旅馆。

(选自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2005年8月出版的白茉莉催眠奇幻术》 责任编辑 汪露露)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