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茉莉催眠奇幻术

  (BAL MO LI CUI MIAN QI HUAN SHU )  

(英国)乔治娅·宾 著     马爱农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十一月渐渐过去,进入了十二月,冬天的牙齿咬住了纽约城,气温一下子降落下来。茉莉一直没有时间去想罗基,她除了刻苦地排演,还忙着享受她的名望和财富。她在城里东奔西跑,身边总有人陪伴,还有个保镖替她挡住记者。茉莉花了大量的时间购物、看电影、观光游览,玩得开心极了。她光顾了一个高档美发厅,把头发剪得很漂亮,看上去再也不像一个孤儿院的孩子了,她还到美容师那里去了十次,又是熏蒸又是按摩,使她的皮肤从里往外透出光亮。她的两只手尽管还会出汗,但经过价格不菲的美甲后,手的形状比过去好看多了。指甲被修剪成完美而光洁的半圆形。

  茉莉喜欢她的新生活。她喜欢大家注意她,喜欢别人毕恭毕敬地对待她。她现在简直不理解生活还能有其他的方式。当每个人都崇拜你的时候,生活变得多么简单和轻松啊。茉莉越是享受这样的生活,越是觉得自己是天经地义的。而且,她开始感到,人们崇拜她不仅仅是因为被她给催眠了。她怀疑自己实际上确实具有“明星素质”。哈德威孤儿院的人都太没有文化,看不出她的才华。

  经过两个星期的集中排演和长时间的练习,终于迎来了新剧《火星上的星星》的首演。剧院前面的粉红色霓虹灯现在闪烁的是这样几个大字:

 

火星上的星星

主演

白茉莉

哈巴狗佩图拉

 

  茉莉坐在后台杂乱不堪的更衣室里,心情紧张极了。佩图拉坐在她的腿上,她们俩都穿着银色的宇航服。茉莉脸上抹着厚厚的舞台化妆品,这样,在强烈的舞台灯光照耀下,她的脸便不会发亮。眼睛用黑色的眼线膏描过,显得格外突出,面颊上洒了亮晶晶的彩粉。佩图拉也被打扮一新,它和茉莉的头发都用闪光粉梳过。另外几件演出服——太空潜水衣,用发亮小圆片装饰的太空舞蹈服,都挂在一根金属架子上。屋里到处摆满一瓶瓶的鲜花,都是那些热爱茉莉的人送来的。里克西敲了敲门,把脸探了进来。

  “二十分钟后开幕,茉莉。你感觉怎么样?”

  “挺好,挺好的。”茉莉没有说实话。

  “好,祝你好运,尽管你并不需要,你是个明星,茉莉,一颗耀眼的明星,今晚每个人都会看到的。整个纽约都会爱上你。”

  “谢谢。”茉莉说,她的胃里在翻腾。里克西消失了。

  “唉呀,佩图拉,我都做了什么呀?”茉莉叹着气说。此刻,出演百老汇音乐剧而发财致富的想法,听上去一点儿也不好玩了。她比在欧石南镇参加才艺大赛前的那一刻还要紧张一千倍。一想到今晚台下的观众,她就从心底里感到害怕。这些观众可都是见多识广的纽约人啊,他们的口味很挑剔,对很多东西都不屑一顾。她知道今晚的观众们都抱着怀疑的态度,评头论足,咄咄逼人,而且很难、很难兴奋起来……比这更糟糕的是,他们很难被催眠。达维娜对她就是一个严峻的挑战。说不定观众里就坐着一位经验丰富的催眠大师呢。就像那种帮助人们戒烟的职业催眠治疗师。茉莉拼命想让自己振作起来。她都在想些什么呀?她当然比他们优秀得多。她只希望她给音乐剧开头设计的新场景和新道具,能使局面更容易控制一些。

  “离开幕还有十五分钟。”扩音系统在广播。

  茉莉从口袋里掏出她的钟摆,眼睛盯住上面的黑色螺旋形纹路。“我会成功的,我会成功的。”她对自己说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她亲了亲钟摆,给自己祈求好运,又把钟摆放回到宇航服里。

  茉莉和佩图拉走过通道,顺着楼梯来到舞台侧翼。茉莉隔着幕布可以听见观众席里嘈杂的嗡嗡声。她的双手开始出汗,心怦怦地跳个不停。“祝你成功。”她听见人们在说。她钻进舞台上一架银色宇宙飞船的座舱,准备被发射出去。“还有十分钟。”有人小声地对她说。茉莉的胃里不停地蠕动。思想很难集中起来。

  乐队奏响了前奏曲,是剧中一些歌曲的片段。观众安静下来听着。茉莉低下头,觉得脑袋昏昏沉沉,像是塞满了面絮。“振作起来,茉莉,你会成功的。”她用颤抖的声音轻轻告诉自己。

  前奏曲结束了,尽管茉莉从心底里希望时间能够停住脚步,演出还是开始了。随着一阵激越的鼓点,幕布忽地掀了起来。

  观众们屏住呼吸坐在那里,用眼睛贪婪地盯着白茉莉。那只杜鹃鸟。终于看见她坐在那里了,这部音乐剧的新的女主角,在一架巨大的宇宙飞船的座舱里,哈巴狗佩图拉坐在她旁边的座位上。

  扩音器里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这里是地面控制,韦尔伯少校,你能听见我吗?我们准备发射了,完毕。”

  韦尔伯少校闭着眼睛回答,“准备好了。”

  然后,一扇巨大的玻璃窗开始慢慢降落在火箭前面。

  这一部分剧情是茉莉加上去的。要知道,这扇玻璃窗可不是普通的玻璃窗,而是一个很有威力的巨型放大镜,是剧院花了昂贵的代价,专门从美国国家宇航局订购来的。当它慢慢降落到茉莉前面时,把她放大了那么多倍,使她在玻璃后面变成了一个巨人。放大镜的中央是放大倍数最多的地方,当茉莉把脸凑近那里时,她闭着的眼睛一下子被放大了八十倍。

  看上去效果真不错,剧院里响起一片赞扬声。纽约观众喜欢这种奇特的景象,他们放松心情,看着整个舞台渐渐暗下来,只有一盏聚光灯照着茉莉那双闭着的眼睛。

  “十。”调度员浑厚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出来。

  “九……八……”

  “发动机就绪。”韦尔伯少校说。

  “七……六……五。”地面控制说。

  “点火。”韦尔伯少校说。

  “四……三……二……一……发射。”

  火箭发动机的轰鸣声响彻整个剧院。发动机喷出的橘黄色强光像火焰一样在座舱周围闪烁,接着,茉莉的眼睛,大得像两个电视屏幕,突然睁开了。茉莉终于镇静下来了,两只被放大的眼睛像激光一样向观众席扫去。从前排的弧形梯座,直到最后一排座位,人们都受到茉莉那奇特的、所向披靡的目光的冲击,在她的凝视下,他们身不由己地被吸进催眠的旋涡中。

  茉莉感到空气中产生了一股电流般的东西,使她从头到脚都麻酥酥的。这就是“融合感”,只是强度要大得多。茉莉慢慢把目光从左转向右,将她的凝视延伸到剧场后排,再拉回到前排。随着“融合感”越来越强烈,茉莉的紧张感完全消失了。她觉得自己威力无比,相信在场的每个人都被她“击中”,并且知道剧场的看门人已得到指令,不放任何人进来。她是安全的。

  “请——你们——看——着——我,”她说,生怕下面还有人没抬起眼睛。“请——看——着——我,”她慢慢地重复着,声音像是一块磁铁。

  茉莉把她的催眠指令编成了一首歌,并配上曲子。现在,她在没有乐队伴奏的情况下唱这首歌,曲子很简单,但令人难以忘怀。

 

    这场演出——会把你们惊呆

    看了还想再看——不想走开。

    我的歌声和舞蹈——多么美妙,

    我的笑话逗得你们——咯咯发笑。

    这场演出注定——一鸣惊人,

    二十一世纪的明星——就是本人。

 

  茉莉打了个响指,火箭发射的声音响彻剧场。

  “好,”茉莉说,这时她的整个脸都处于放大镜中央,“我们发射了。”放大镜被拖上去收走了,演出正式开始。

  整整两个小时,观众们如痴如醉,欣喜若狂地欣赏茉莉的歌舞,啧啧赞叹。她能跳芭蕾舞,踢踏舞,爵士舞,霹雳舞。她身轻如燕地腾空跃起,优雅地翩翩滑行。当她放声歌唱时,她使观众们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脖子后面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真是太迷人了。

  实际上,茉莉跳起舞来姿势难看,杂乱无章。她跳的踢踏舞简直一团糟,爵士舞更是笨手笨脚,节拍也没踩对。但是茉莉自己跳得很开心,在与火星人搏斗的那场戏中,她表演得非常投入。其他演员都很出色,每次她忘记台词时都帮她应付过去,实际上她忘没忘记台词没有关系,她不管做什么,观众们都爱她。而且他们觉得佩图拉也棒极了,尽管它只是坐在舞台口上,嘴里嚼着一块小石子儿,一副很厌烦的样子。

  人们看得忘记了一切,冰淇淋熔化了,滴在腿上。

  演出结束了,整个剧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茉莉上前鞠躬时,所有的观众都站起来,为她鼓掌、喝彩、叫好。人们把身上带的所有好东西都扔了上来:钱,手表,首饰,花花绿绿的头巾……这样的欣赏,这样的赞美,是纽约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幕布拉开又合上,合上又拉开,折腾了整整四十遍。观众们不停地鼓掌、鼓掌、鼓掌,把巴掌都拍红了。然后,幕布终于最后一次落了下来。

  茉莉觉得自己凌驾在整个世界之上,她相信每个人都看见了她要他们看到的东西。

 

  只有一个人漏过了她的罗网。观众席里有一个小男孩没有被催眠,因为他根本没有看、也没有听。他一直打着一支手电筒在看一本连环画书。他完全沉醉在超人的世界里,没有抬头去看茉莉的眼睛。因此,当他后来放下连环画书时,只有他一个人看见了茉莉的真实才能。

  “妈妈,她并没有那么好,”离开剧院时,他说道。“我是说,我们学校里的同学都演得比她好。”

  但是他妈妈已经被茉莉俘虏了。“鲍比,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她真是太神奇、太美丽了。鲍比,你一辈子都会记得今天这个晚上。今晚你亲眼看见了一位明星诞生。”

  在回家的路上,鲍比一直跟他妈妈为这场演出争论不休,最后妈妈悲哀地得出了结论:儿子或者需要配一个助听器、配一副眼镜,或者就得去看看心理医生了。

  诺克曼没有去看这场演出。他不想冒险进入剧院,生怕到时候不得不摘掉那副抗催眠的眼镜。而且,为了实施他的计划,演出结束时他需要待在剧院外面。

  下雨了,诺克曼穿着羊皮大衣躲在剧院大门几米外的阴影里。雨点噼噼啪啪地打在他的秃头上,打湿了他油腻腻的头发,雨水流进他的脖子里,顺着鼻尖滴下来。

  十点半一过,大批的人群开始挤在剧院门口,想得到明星的亲笔签名。二十分钟后,门开了,白茉莉站在那里,微笑着朝大家挥手,两边各站着一个膀大腰圆的保镖。

  追星族们的叫喊声和喝彩声正好分散了茉莉的注意力。茉莉没有心思关照佩图拉。

  佩图拉走到外面的雨地里,它想离开人群,出来透透气。它在一根路灯柱旁嗅了嗅,痛痛快快地撒了一泡尿。这时,一股怪有趣的羊皮味儿钻进它的鼻孔。它一蹦一跳地走向墙根的阴影,想去查个究竟。它刚跨出路灯的光圈,一只粗壮的、戴着手套的手把它拎起来,藏在了衣服里,同时另一只手紧紧捂住它的嘴巴。佩图拉发现自己落在一个臭烘烘的矮胖男人手里,他正顺着一条小路飞快地溜走。佩图拉拼命扭动、挣扎,可是那人的手像钳子,怎么也摆脱不了。佩图拉听到、嗅到、感觉到茉莉离它越来越远,心里恐慌极了。

  诺克曼打开白色小货车的后门,把佩图拉塞进里面的一只笼子。佩图拉还没弄清自己在什么地方,诺克曼就关上笼门,再关上小货车的门。他跳进前排的座位,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选自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2005年8月出版的白茉莉催眠奇幻术》 责任编辑 汪露露)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