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茉莉催眠奇幻术七章

  (BAL MO LI CUI MIAN QI HUAN SHU )  

(英国)乔治娅·宾 著     马爱农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第二天是星期六。佩图拉想跳到茉莉的床上来,就把她从沉沉的睡梦中惊醒了。茉莉低头一看,佩图拉把一个石子扔在地板上,算是送给她的礼物。佩图拉看上去比以前快活多了。茉莉把它抱起来,轻轻揉揉它的耳朵。

  “是我应该感谢你呀,佩图拉。你知道吗,你真的帮了我的大忙呢。”

  佩图拉用爪子拍拍茉莉的胸口,仿佛在说,“不,是你帮助了我。”

  于是,她们交上朋友了。

  茉莉双腿一跨从床上下来,来到窗口。越过村里一排排瓦顶的房屋,正好能看见教堂的钟。其他孩子已经出门,开始每个星期六早晨的散步了。

  安德斯 小姐喜欢开着她的面包车,送孩子们到 十英里 外那座名叫圣巴多罗马岗的小山脚下。她让他们在那里下车,并要他们攀上山岗,沿着崎岖不平的山路返回孤儿院。这样安德斯 小姐就有三个半小时供自己支配,她总是把这段时间消磨在镇上。茉莉知道,她经常到足医那里去抠鸡眼、修脚,然后大概再找个地方喝两杯雪利酒。

  这就意味着在大伙儿回来之前,茉莉有约莫三个小时的时间。

  她没有浪费时间,赶紧穿上晨衣,离开了房间。趁周围没有人,顺着楼梯扶手哧溜滑下来,这感觉多么美妙。佩图拉蹦蹦跳跳地跟在她后面,从活板狗门冲进安德斯 小姐的卧室,出来时嘴里叼着它的皮带。它跟着茉莉来到底层,茉莉穿过门厅,轻盈地走过礼堂擦得一尘不染的地板,然后悄悄溜进餐厅。她们又朝下面的厨房走去,顺着斜坡经过放刀叉的餐具柜和放盘碟的餐具架。可以听见埃德娜在准备午饭,金属的锅碰得叮当乱响。茉莉蹑手蹑脚地往前走,脑子里回想着她学过的第三章“给别人催眠”和第四章“钟摆催眠”的内容。

  在阁楼上,茉莉已经幻想着进入了埃德娜的意识。她发现埃德娜是个很不开心的人,满心的怨气,对干活感到厌倦,觉得生活很没有意思。茉莉觉得自己知道怎样给埃德娜催眠。应该不会太难。其实,整天满口粗话的埃德娜就像是一个动物。此刻,茉莉深深吸了口气,感到心里一阵紧张。可是,就算出了差错,埃德娜也只会觉得她是个怪孩子。茉莉走进风格古老的厨房,四周贴着白瓷砖的墙上满是裂纹,洗菜池也破了,煤气炉有两个,地面铺着石板。佩图拉也跟了进来。

  埃德娜正从一个袋子里掏出一些鸡头,放在一只盛着开水的大锅里。

  “哎,你好,埃德娜,”茉莉说。“真好闻啊。”

  埃德娜吓了一跳,恶狠狠地瞪了茉莉一眼。“你这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做什么这样偷偷溜进来。”她说。显然,埃德娜不像那天晚上那样脾气好得出奇。茉莉接着再试。

  “你在做什么?”

  “做该死的血淋淋的汤,那还用问吗?”埃德娜凶巴巴地说,拔去一个鸡头上的一根鸡毛。这次埃德娜的话总算没有说错。有这么多鸡头在里面,这汤确实是血淋淋的。

  “哇,”茉莉说,觉得胃里已经翻腾开了。“是海军菜谱上的?”

  “我怀疑你是想来找点儿吃的,最好别把该死的病传给别人。”

  “你看上去怪不舒服。”茉莉突然说。

  “我当然看上去怪不舒服,”埃德娜没好气地说,“我不舒服得要命。这个厨房太热了。”她扯了扯白色的工作服,扇动着两只胳膊,使茉莉联想到一只胖胖的大火鸡。

  “你不如坐下来吧,”茉莉建议道。“我来搅拌这该死的汤,你可以坐下来松快松快。来吧,埃德娜,你真该好好歇歇了。”

  埃德娜怀疑地看着茉莉。但茉莉说话的语气使她感到安心。

  “如果你坐下来,就会觉得舒服多了。”茉莉劝道。

  埃德娜本来就是个懒人,她同意了。“好吧,我干吗不歇歇呢?不管怎么说,你在那该死的床上躺了两天,而我在这下面当牛做马。”

  她一屁股坐在厨房的扶手椅上,像洋娃娃一样伸开两条腿。

  “我敢说这样肯定会舒服些,”茉莉说着,从埃德娜手里拿过勺子。“你一定累得没命了。”

  埃德娜点点头。“是啊……咳。”她往后一靠,大口地喘着粗气。

  “你这样做很好,”茉莉平静地望着埃德娜,说道。“像这样呼吸,深呼吸,会使你觉得特别——特别——放松。”

  “呣,我想你说得不错。”埃德娜同意道,呼地喷出一口粗气。

  茉莉的声音一点点地放慢。“如果——你——做几个——深呼吸——就会——觉得——特别——放松——你会觉得——你确实——需要——坐下来——歇歇。”

  “是啊,”埃德娜说。“我真是需要坐下来歇歇了。”接着她又睁开眼睛。“慢着,你生着传染病呢。我不应该让你靠近吃的东西。”

  这真烦人。茉莉这才发现,给埃德娜催眠也许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也许她应该带一个钟摆似的东西过来,使埃德娜的意识集中起来。

  “没关系,这该死的汤烧——开——了,会杀——死所有的——细菌。”茉莉说。接着她灵机一动,开始缓慢地、有节奏地搅拌汤锅。木勺子随着她说话的节奏划圈儿。“你——不——觉得,”茉莉说,“烧开的汤会杀——死——细——菌吗?一点儿——也不用——担心。”茉莉在说话和搅拌时拼命集中意念。埃德娜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她的眼睛被勺子搅拌的动作吸引住了,她的惰性占了上风。

  “呣,我想你说得没错。”她叹了口气,重新坐了回去。

  “我猜——想——你的肩——膀和后——背——都感到——舒——服——多——了。”茉莉说。

  “呣,”埃德娜同意道,“是舒服多了。”然后她说,“茉莉,你知道吗,你的两只眼睛真大。”

  “谢谢你,”茉莉说着,把她的绿眼睛转过来望着埃德娜的眼睛。“现——在——你可能——觉得——眼——皮——有点——沉了——你知道——你多——么——需要——好好——歇歇。”

  埃德娜看着茉莉的眼睛,注视茉莉的搅拌动作,眼皮开始打架了。

  “这个房——间——是这样——暖——和——舒——服——你只要——坐——在——那里——让我来——搅——汤——一圈——又一圈——又一圈——又一圈。”茉莉搅拌着,拼命不去看沸腾的锅里那些浮动的鸡头。

  “一圈——又一圈——我来——搅拌——埃——德娜——你应该——放——松——放——松——再放——松——也许——你——应该——闭上——眼睛……”

  埃德娜没有闭上眼睛。但她的眼神看上去呆滞和迷茫。茉莉心里激动极了,简直想放声大喊,“呀!我差不多成功了。”但她嘴上还是平静地说,“我要——从——二十——往——回——数,我——一边——数,你——一边——觉得——越来——越——放——松。”茉莉继续搅拌,同时将所有意念都集中在她最柔和的声音上。“二十……十九,”埃德娜的眉头舒展开了。“十八……十七,”埃德娜的眼皮半睁半闭。“十六……十五……十四……十三……”

  数到十三,埃德娜的眼皮突然合上,与此同时,那种麻酥酥的感觉突然从茉莉双脚往全身蔓延。

  “融合感!”茉莉大吃一惊。她注意到埃德娜的眼皮又在跳动,便继续数道。“十一……十……九……现在——埃德娜——你非——常——非——常——放——松——进——入了——一种——催——眠——状态……八……特——别地——放——松……七……放——松——极——了。”

  茉莉不再搅拌汤锅,开始朝埃德娜走去。“六,”她数着,离埃德娜还差一步了。“五……埃德娜,随着我倒着数数,你会越来越深地进入催眠状态,等我数到零时,你会完全愿意照我说的去做……四……三……二……一……零……好。”茉莉看着静静坐在扶手椅上的埃德娜。她成功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她的声音低沉平稳,使她得了个“哑嗓子”的绰号,但显然,对于催眠术来说,这种嗓子是最理想不过的了。也许她的眼睛也起了一些作用,它们就像在燃烧发光似的。

  茉莉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她刚才集中心思只想着怎样给埃德娜催眠,却没有想过要叫埃德娜做什么。于是,她现在只好想到什么说什么了。

  “从现在起,埃德娜,你会对我,白茉莉,特别、特别、特别地好。如果有人数落我、惩罚我或欺负我,你会挺身而出保护我。”好,这个头起得不错。“我一到厨房里来,你就会让我做番茄酱三明治……你会从镇上给我买好吃的东西,因为你太喜欢我了,还有……还有……你不再做奶酪干果盖浇鱼了。实际上,除非鱼是当天的鲜鱼,你是绝对不肯做鱼的,还有,”茉莉迟疑了一下,然后慌不择言地往下说,“还有你会对……意大利烹调非常感兴趣。你会买来意大利烹调书,仔细钻研,成为……成为世界上最棒的意大利厨师……从现在起,你会做出最棒的意大利美食。但安德斯 小姐除外,你还给她做平常的饭菜——但要做得特别、特别地辣。而且,你还在不知不觉中,把海泽尔·哈克斯利的饭菜也做得很辣,还有戈登·波伊斯和罗杰·费宾的……听明白了吗?”

  埃德娜像机器人一样连连点头。这情景看着太有趣了,茉莉真想放声大笑,可这时她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她便毫不含糊地说,“现在,埃德娜,你开车带我到镇上去,给我买一份像样的早饭,记住你一直在我的控制下。”

  埃德娜点点头,站了起来,眼睛仍然闭着,结果走过去砰地撞在门上。

  “埃德娜,”茉莉赶紧说道,“你要走路和开车,当然得把眼睛睁开。”

  埃德娜睁开眼睛,又点点头。她的表情迷茫而呆滞,就像佩图拉上次那样。

  “好吧,埃德娜,咱们走吧。”

  于是,埃德娜穿着做饭的白大褂,戴着厨师的帽子,脚下踩着木屐,像个僵尸一样走出了孤儿院。茉莉顺路拿了一件外套,罩在身上挡住睡衣,佩图拉捡了一块小石子儿咂着玩儿。

  即使在最正常的情况下,搭埃德娜的车也不是件舒服的事。她重重地一踩油门,震得小面包车的后轮在砾石路上弹了起来,茉莉赶紧把安全带系上了。看来,埃德娜有点灵魂出窍。在去欧石南镇的路上,她开车时的表情别提多古怪了——就好像有人刚把一个冰块儿丢进了她衣服里。她开车在马路上拧着麻花,差点撞上对面开来的一辆卡车。然后她闯了两个红灯,碾过步行公园的一个花圃。最后,她终于把车停在一家小餐馆外面的人行道上。她两眼空空地盯着前方,领着茉莉和佩图拉走进餐馆。茉莉隔着门紧张地看了看街上的情况,还好,没有警察注意到她们。

  小餐馆里,两个正吃咸肉三明治的建筑工人抬起头来,仔细打量了一下埃德娜。埃德娜穿着她的白大褂,已经显得够古怪了。这还不算,她的一举一动都像个上了发条的玩具。茉莉赶紧催她坐下来。

  “你们需要什么?”一位热情的侍者问道,他纽扣上插着一朵康乃馨。

  “呵,是这样,”茉莉说,因为埃德娜只顾瞪着桌上的盐瓶,脸上一副诧异的表情,口水也开始淌下来了。“我要四个番茄酱三明治,黄油别抹得太多,再来半杯浓缩的鲜榨橙汁,不对水。”茉莉简直要流口水了。能随心所欲地点她最爱吃的东西,这感觉太美妙了。

  侍者露出困惑的表情。“要不要我拿点水给你掺着喝?”

“不用了,谢谢你,”茉莉说。“不过给我们的小狗来一碗清水倒是不错。”佩图拉忠实地坐在她脚下,脑袋偏向一边,这时埃德娜吐着舌头“噗噗”地喷气。

“这位女士要点什么?”侍者问。

  “我真爱该死的意大利。”埃德娜咂着一把叉子说。

  “从医院出来一天散散心真好,是不是?”茉莉和颜悦色地对埃德娜说,好像埃德娜是从疯人院出来放风的。侍者露出了同情的微笑。

 

  二十分钟后,茉莉吃过平生最尴尬的一顿早饭,她们开车返回孤儿院。一路经过镇上林林总总的店铺。经过“快拍”照相馆,经过“辐条”自行车店,经过用花体字写着“霉里淘金”店名的古玩店。茉莉想着她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东西,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安德斯 小姐大概把孤儿院大笔大笔的钱都存在她的银行账户上了。茉莉只需要把安德斯 小姐催眠,让她带着自己来购物就行了。茉莉转头望望埃德娜,见她像个白痴一样张着大嘴傻笑。她完全处于茉莉的控制之下。是不是每个人都像埃德娜这样容易被催眠呢?到目前为止,茉莉简直就是天才呢。

  “埃德娜,”茉莉说。“我们回去以后,你就到下面的厨房去,一进门你就会醒来。你会忘记我们开车进城的事。你不会知道我曾经把你给催眠了。你会告诉安德斯 小姐,说我下楼来吃了一粒止头疼的药,说你认为我仍然病得很重。你听明白了吗?”

  埃德娜点点头。

  “还有,从现在起,每当你听到我拍一下巴掌,你就立刻又进入催眠状态,行动完全听我的吩咐。我什么时候拍两下巴掌,你就从催眠状态醒过来,对之前发生的事情一概不记得。听明白了吗?”

  埃德娜又点点头,她像木偶一样大张着嘴巴。然后,她用脚重重地一踩油门,手按在喇叭上,把车往山上开去。

 

  诺克曼教授正在乱梦颠倒,梦里有无数个钟摆,无数个飞旋的色块,突然,欧石南旅馆房间外面响起刺耳的汽车声和喇叭声,把他从梦中惊醒。他揉揉眼睛,用舌头舔舔布满菌斑的牙齿。“这里比芝加哥还要嘈杂。”他嘟囔着,把那个圆型蝎子饰物从网眼背心的网眼里掏出来,伸手去端一杯水。

  在图书馆里大失所望之后,教授延长了他在欧石南镇的逗留时间。他认为,只要他三天两头地缠住那个倒霉的图书馆管理员,她就会把催眠书找出来。或者,他希望,他说不定会看到有人在读那本书呢。欧石南小镇一共就这么大。

  自从星期二以后,他就一直在街上徘徊,悄悄跟踪手里拿着书的人。带小孩的妈妈为了躲他,只好跑到马路对面,一伙十几岁的少年管他叫“怪人”,但他不在乎。他一门心思要把洛根博士的那本书弄到手。

  他需要这本书里隐藏的秘密学问,是有他自己的特殊理由的,这理由跟博物馆的研究毫无关系。

  诺克曼教授对这位著名催眠大师的生平了如指掌。他从书里得知,洛根在欧石南镇长大,后来去了美国,靠他的催眠术表演而名利双收。诺克曼仔细研读过那些泛黄的旧剪报,上面描述了洛根博士表演的令人叹为观止的催眠术奇迹,这些表演使他成为当时最伟大的名人之一。诺克曼教授还参观过“睡神大厅”,那是洛根博士用他当演员的钱修建的一座宫殿般的宏伟建筑。

  最使他痴迷的,是他得知洛根博士还写了一本书,据说这本书里包含了洛根博士在催眠术方面的所有知识和实践做法。这种书印数很少,因此十分希罕。不过诺克曼教授发现,现存的寥寥几本书中的一本,就在欧石南镇的图书馆里。从那以后,他就打定了主意要把这本书搞到手。他差点就得手了,没想到那个笨蛋管理员居然把书给弄丢了。

  一想起那个管理员,诺克曼又气得浑身直打哆嗦。他在想象中掐住她瘦精精的脖子,血直往他脑袋上涌。他脸涨得通红,伸手拿起电话。

  “客房服务,”他气呼呼地说,“给我拿一壶管理员……噢,一壶咖啡。”

  为了那本书,他豁出去了。他从没有这样急切地想得到某种东西。在他很不光彩的一生中,从没有什么东西对他有过这样大的吸引力,他有许多宏伟的计划,都取决于能不能找到那本书。谁也不能阻止他把书找到,他一定要看到那本书稳稳当当地拿在他肥厚的、油腻腻的手中,才会返回美国去。

(选自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2005年8月出版的白茉莉催眠奇幻术》 责任编辑 汪露露)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