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茉莉催眠奇幻术

  (BAL MO LI CUI MIAN QI HUAN SHU )  

(英国)乔治娅·宾 著     马爱农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茉莉穿过欧石南小镇外围的街道,翻过山坡,返回孤儿院,一路上心情越来越激动。雨已经停了,但她还是用校服把催眠书包得紧紧的。刚到喝下午茶的时间,但十一月灰蒙蒙的天光已经暗淡。野鸡在树林里咕咕叫着,准备歇息,茉莉走过时,一只只野兔忽地蹿起,找地方躲藏。

  她来到孤儿院时,石房子的窗户已经被里面的灯光映得透亮。茉莉可以辨认出安德斯 小姐枯瘦干瘪的身影,她正在宠爱她那只坏脾气的哈巴狗佩图拉。

  茉莉偷偷笑了笑,推开两扇大铁门。就在她悄悄穿过砾石路面时,孤儿院的边门开了。是琴科布里夫人。她用肥胖的胳膊一把抱住茉莉,使劲搂了一下。

  “哦,你——你好,茉莉,宝贝儿!你回来了。我至——至少还见到你了。你——你怎么样?还好吧?”

  “马马虎虎,还行。”茉莉说着,也使劲搂了搂她。茉莉真想把那本书的事告诉琴科布里夫人,但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说为好。“你怎么样啊?”

  “哦,和以前一样好。刚才跟海——海泽尔闹了点不愉快,不过那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看,我给你留了一块蛋糕。”琴科布里夫人把手伸进印花的编织袋里翻找。“给你,”她说,把一个油纸小包递给茉莉。“是一块巧——巧克力仙女蛋糕。我昨晚做了几块。”她的眼镜片映着门厅射出来的灯光,一闪一闪的。“可是不要让那个什么什么小姐看见。”

  “哦,谢谢你。”茉莉感激地说。

  “我——我得走了,亲爱的,”她说着,把那件旧的编织大衣紧紧裹在身上,扣上那些花朵般的纽扣,然后吻了吻茉莉。“穿暖和一点,宝贝儿。下星期再见。”说完,琴科布里夫人就沿着小路回镇上去了,茉莉转身走进孤儿院。

  她悄悄地来到宿舍,这会儿大家都在用茶点,她正好来得及把书和仙女蛋糕仔细藏在床垫下面。然后,她下楼来到餐厅,独自坐在壁炉边的小桌旁。

  茉莉一般都和罗基一起吃茶点,但这次没有他在这里替她抵挡麻烦。她吃着她那份面包和人造黄油,警惕地注视着房间另一头大桌子旁的海泽尔。海泽尔正在得意地炫耀,因为她在越野赛跑中获胜了。她结实的腿上沾满烂泥,因为刚才拼命跑步,现在那张大脸还是红扑扑的,她把一根带树叶的树枝插在黑头发上,像一根羽毛。

  茉莉知道,当海泽尔看见茉莉一个人待着时,肯定就会找茬儿欺负她。像往常一样,她的恶言恶语会逐步升级。海泽尔肯定会说几句很难听的话,茉莉会假装没听见。于是海泽尔的语言越来越恶毒,最后终于刺穿茉莉的外壳。茉莉就可能会脸红,或脸上肌肉不由自主地抽动,或者更糟糕,她的嗓子会哽住,眼睛里会闪出泪花。当海泽尔和她那帮死党联合起来对付她时,茉莉很难让自己的信心不动摇。她三口两口地把面包塞进嘴里,准备离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海泽尔看见了她,立刻粗声粗气地喊道,“大家快看,戆头终于跑完了。你摔到水坑里去了吗,哑嗓子?还是路上碰到一只青蛙,把你吓得半死?还是你那两条怪模怪样、粉兮兮的腿突然断了?”

  茉莉嘴角挂着讥讽的笑容,表示对这些侮辱的话根本不在乎。

  “这就是那种很酷的笑容吗?”海泽尔冷笑着说。“大家快看,贼眼在这里扮酷呢。”

  茉莉恨透了海泽尔——不过并不是一直这样。她起初是非常同情海泽尔的。

  海泽尔是四年前来到孤儿院的,当时她六岁。她的父母破产后在车祸中丧生,留下她一无所有,甚至没有亲戚。她成了一个孤儿,无依无靠,就被送到哈德威孤儿院来了。茉莉想尽一切办法使海泽尔感到温暖愉快,但很快她就发现海泽尔并不需要她的友情。海泽尔曾把茉莉逼到墙根下警告说,她的情况比茉莉好得多。她享受过美妙温馨的家庭生活,记得自己的父母。她不是被人像扔垃圾一样丢在大门口。她之所以上这儿来,是因为命运发生了悲剧性的转折,夺取了疼爱她的父母的生命。关于海泽尔辉煌的过去有很多传闻,使她在其他孩子中间成为一个很有魅力的人物。但是她对茉莉和罗基一直很尖刻、恶毒。四年来,海泽尔一有机会就嘲笑、捉弄、欺负茉莉。海泽尔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恨茉莉。现在茉莉对海泽尔充满反感。

  “我刚才说,这就是那种很酷的笑容吗?”海泽尔又说一遍。

  海泽尔身边的四个大孩子咯咯地笑了。辛西娅和克莱格是一对矮矮胖胖的双胞胎,戈登·波伊斯和罗杰·费宾是海泽尔的贴身随从,他们四个性情都很软弱,从来不敢跟他们的头儿对着干。他们最喜欢看她欺负茉莉。

  头发油腻腻的戈登·波伊斯坐在海泽尔左边,戴着他那块印度扎染印花头巾,两个拳头攥得紧紧的。他用圆规和墨水在每个手指上都刺了字,左拳头的手指上是“戈登”,右拳头的手指上是“大王”。从茉莉坐的地方,正好可以看到“戈登大王”的字样。戈登咬了一口葡萄干小圆饼,茉莉突然想起他有一个创造性的把戏,就是拿过一块新鲜的面包,把鼻涕擤在里面,做成他所说的鼻涕三明治,然后再把它吃掉。他的想象力令人作呕,只要给钱,什么事都愿意干。他是海泽尔的小走狗。

  海泽尔右边坐着爱咬耳朵的罗杰·费宾。他专门为海泽尔提供情报,充当她的密探。他穿一件挺刮的白衬衫,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茉莉望着他,觉得他真像一个小大人。他鼻子尖尖的,贼溜溜的眼睛里不怀好意。罗基和茉莉管他叫“奸细”,还管辛西娅和克莱格叫“一对没头脑”。

  海泽尔的话说得越难听,她的死党就笑得越欢,越给她鼓劲儿。六七岁的杰玛和杰瑞性情温和,安安静静地坐在餐厅门边的另一张小桌旁,这时显得有些不安了。她们不愿意看到茉莉受欺负,但她们年纪太小,没有能力帮助她。

  “还是有个农夫过来打你,因为你看上去像一只贼眉鼠眼的耗子?”瘦麻秆儿罗杰也跟着说。

  “还是一只耗子过来咬你,因为你的手老出汗,臭烘烘的?”肌肉发达的戈登插嘴道。

  “还是罗基和你坐在灌木丛里,筹划你们的婚礼?”海泽尔嘲笑说。

  茉莉一下子笑了。这个突然绽放的笑容,来自她内心深处的兴奋,来自那本催眠书给她点燃的希望。她已经在幻想,如果她学会了给别人催眠,能够做出什么事情来了。海泽尔和她这帮死党最好小心点儿。茉莉一句话也没说,站起来离开了餐厅。她迫不及待地想去看看她的书,但实际上还要再过一会儿才有机会。

  吃完茶点,所有的孩子都要上床休息,不过那几个参加欧石南镇才艺大赛的孩子可以练习他们的技艺。茉莉心里痒痒的,真想把催眠书打开看看,但她不敢冒险,辛西娅就在她旁边的床上看卡通书呢。

  时间过得真慢啊。茉莉听着从楼下传来的歌声。她听见了罗基那沙哑的声音,又一次希望他能够在比赛中获胜,但她仍然为他说过的那些话感到郁闷,就没有下楼去看他。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是做家庭作业的时间,茉莉觉得这一小时有一年那么长。

  安德斯 小姐的布谷鸟自鸣钟报响了六点。晚祷时,茉莉尽量躲避罗基,罗基也假装没有看见茉莉。大家合着管风琴音乐的录音磁带,唱了一首赞美诗,然后安德斯 小姐宣布了几件事情。一是茉莉负责用吸尘器打扫卫生一星期,因为她没有完成越野赛跑。二是第二天有几个美国客人要来。安德斯 小姐那只肥胖的、被宠坏的哈巴狗一直在她的胳膊底下汪汪乱叫。

  “他们明天四点钟到。我大概需要提醒你们一下,他们有兴趣收养你们中间的一个,这可真奇怪。也许你们还记得,上次来这里的那些美国人最后是空手回去的。这次可别再让我失望了。我很愿意摆脱你们,哪怕摆脱一个也好。他们可没有兴趣收养脏兮兮、满身虱子的讨债鬼。”安德斯 小姐的目光落在茉莉身上。“所以要洗洗干净。只有体面的孩子才会被选中。当然啦,你们有些人是不需要听这番话的。”

  听了这个消息,教室里的人每个孩子都非常兴奋。茉莉甚至看到海泽尔的眼睛里闪现出希望的光芒。

  晚饭时,茉莉独自坐着,吃了一个带伤疤的苹果。

  最后,茉莉觉得自己的好奇心都快爆炸了,才终于逮到一个机会,卧室里没有别人了。她赶紧从床垫底下拿出那本书和压扁的仙女蛋糕,藏在她的洗衣袋里,出去找个地方看书。

  “阴间”在希腊语里的意思是地狱。这是孤儿们给洗衣房起的名字,洗衣房位于大楼中央的地底下,平常很少有人光顾。茉莉现在就朝洗衣房走去,假装自己有什么东西要洗一洗。

  地下洗衣房光线昏暗,天花板很低,墙上有几排生锈的管子,上面挂着洗干净的衣服,所以房间里至少是暖和的。房间那头是几个瓷水池,下水孔被剥落的石灰堵塞,这就是孩子们洗衣服的地方。在几根晾衣管下,茉莉找了个灯泡下暖和的地方,怀着按捺不住的期待心情,把手伸进她的洗衣袋。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渴望自己与众不同。她曾经幻想自己真的不同一般,总有一天,奇迹般的事情会降临到她头上。她从内心深处感到,总有一天,一个光彩照人的白茉莉会脱颖而出,让哈德威孤儿院的每个人都看到她确实是个不同凡响的大人物。昨天,她总觉得要发生什么重要的事,也许那件重要的事推迟了一天。

  整个晚上,茉莉都在猜想,不知这本书会不会使她的美梦成真,她脑子里飞快地设想书里会教给她什么。也许茉莉的想象力跑得有点太远了。她现在怀着敬畏的心情、战战兢兢地慢慢掀开那本旧书干涩的皮封面。随着咔咔的轻响,书翻开了。

还是那第一页。

 

催眠术

一种古老的技艺

 

  茉莉翻到第二页。她读到的东西使她激动得从头到脚都震颤起来。

 

亲爱的读者,

  欢迎进入神奇的催眠世界,祝贺你明智地决定打开这本书。你将要踏上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旅程。如果你将下面这些教程的精髓付诸实施,你会发现世界上充满金色的机遇!祝你一路顺风,吉星高照!

签名

H洛根博士,欧石南镇

1908年2月3日

 

  茉莉惊异地发现洛根博士原来就是欧石南镇的人。这可真是不同寻常,因为懒洋洋的欧石南镇没有多少有趣的人物可供炫耀。她迫不及待地再翻过一页

 

导言

  你也许经常听说催眠术这门古老的艺术。你也许看见过催眠术演员的巡回演出,演员挑出一些观众将他们催眠,让他们做出各种奇怪的举动,使观看的人觉得有趣。你也许读到一些报告,说人们怎样在动手术前被催眠,这样他们就不会感到疼痛。

  催眠术是一种了不起的艺术形式。而且催眠术像其他艺术形式一样,是大多数人都能够学会的,只要投入耐心,刻苦训练。在学习催眠术的人当中,有少数一些人天份很高,更有几个是真正的天才。你会不会成为这少数几个人中的一个呢?继续读吧。

 

  茉莉的手心开始出汗。

 

  催眠术得名于古希腊单词“HYPNOS”,这个词在希腊语里的意思是睡眠。从很古老的时候起,催眠大师就开始给人催眠了。催眠术还有一个名字是“MESMERISM”,来自一个名叫弗兰兹·梅斯梅尔的医生。他生于一七三四年,死于一八一五年,一生主要致力于催眠术的研究。

  当某人在催眠大师的力量控制之下时,他就处于“催眠状态”。人们一般是在浑然不觉的情况下进入催眠状态的。比如,你放下手里的钢笔,一分钟后却记不起你把钢笔放在哪儿了,你之所以想不起来,就因为你处于轻微的催眠状态。

  做白日梦是进入催眠状态的另一种方式。做白日梦的人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当他们从白日梦的催眠状态中清醒过来时,经常不知道周围的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在催眠状态中,人们的思绪从嘈杂的人间飘浮开去,进入一个静谧的心灵世界。

 

  茉莉想起了她学会的那个技巧:飘浮到太空中,俯瞰下面的世界;当别人冲她嚷嚷时,让自己充耳不闻。也许,她在不知不觉中使自己进入了催眠状态呢。书上接着写道。

 

  我们的大脑愿意以这种方式休息,暂时不再想任何事情。催眠状态是一种很常见的状态。

 

  当茉莉读到下一个句子时,心跳一下子加快了。

 

  如果你擅长进入催眠状态,你便有可能在催眠术方面深有造诣。

 

  她迫不及待地往下看。

 

  一个催眠大师所要做的,就是用催眠方式对别人说话,把他们引入催眠状态,并让他们保持这种状态。当某人处于深度催眠状态——一种完全醒着的睡眠状态时,催眠大师就可以提议这个人该想些什么、做些什么。比如,催眠大师可以说,“等你醒了之后,就再也不想抽烟了。”或者,“等你醒了之后,开汽车就再也不会害怕了。”

 

  茉莉暂时把书放下了。“或者,”她大声把想法说出来,“等你醒了之后,会以为自己是一只猴子。”

  一个个念头争先恐后地挤进她的脑海,茉莉开心地笑了。可是突然一个疑虑横在她的面前。这本书是认真的吗,还是一个疯子写的疯话?茉莉一边怀疑,一边飞快地翻着后面的书页。

 

第一章    在自己身上练习

第二章    给动物催眠

第三章    给别人催眠

第四章    钟摆催眠

第五章    催眠一小群人

第六章    怎样催眠一大群人

第七章    只用声音催眠

第八章    远程催眠

第九章    惊人的催眠业绩

 

  书里还有许多插图,上面的人们穿着维多利亚时期的衣服,显示各种催眠姿势的实例。一幅插图上画着个女人,脑袋下面和脚底下各有一把椅子,她却能平平地躺着。她被称为“人形木板”。还有许多奇怪的简图,是一个人做出各种各样的鬼脸,腮帮子鼓鼓的,变成了一张河豚鱼的脸,眼珠子往上翻,露出两个大眼白。“呸,真恶心!”茉莉想。她翻动着这本沉重的旧书的厚厚的书页,来到第六章的结尾,立刻发现后面紧跟着就是第九章。中间两章:第七章“只用声音催眠”和第八章“远程催眠”被人小心地拆走了。茉莉不知道这些内容是很多年以前就不见了,还是最近才失踪的。这件事很难弄清。

  接着,她又想起图书馆里那个疣猪般的男人。他说他大老远地从美国赶来,就是为了找到这本书。 那位 教授肯定相信这本书里包含的秘密是极为宝贵的,肯定非常希罕,很不一般。也许——茉莉心想——也许自己不期然地发现了一件真正的宝物呢!

  书的最后,有几张淡褐色的照片。其中一张上是一个卷发、戴眼镜、大圆鼻子的男人。

  “洛根博士,世界最著名的催眠大师”,下面的文字这样介绍。茉莉看到,要成为一个出色的催眠大师,显然并不需要模样长得多么漂亮,她很是松了口气。她急切地翻到第一章,“在自己身上练习”。

  第一个标题是“声音”。书中写道:“催眠大师的声音必须是温和、平静、使人昏昏欲睡的。就像一个母亲的手摇晃着婴儿安然入睡,催眠大师的声音必须使催眠对象静下心来,进入催眠状态。”

  这话听起来太棒了,简直都不像是真的。茉莉的绰号就是“哑嗓子”,因为别人说她的声音使他们听着就想睡觉。现在,这种特点不仅不是一个需要脸红的东西,而且是一种值得炫耀的本领呢。书中继续写道:“下面有几个练习,说话时的语气必须缓慢而坚定。”

  茉莉大声念着那些句子。“我有一个奇——妙的、平——静的声音。我很平——静,很有感——染力。我的声音非——常……”

  突然,她听见外面传来重重的脚步声。她赶紧把书合上,塞进洗衣袋,拿出那块被压扁的巧克力仙女蛋糕。

  海泽尔走进了“阴间”。她重重地跺着脚走进暖气管的房间,脚上还穿着踢踏舞鞋。

  “嗨,”她说,“你这怪物,跑到这儿来做什么?刚才还听见你在唱歌。拉倒吧。你的声音太单调了。”

  “我一边找袜子,一边哼哼歌。”茉莉说。

  “你大概在这下面想着大家是多么讨厌你吧。”海泽尔从一根高高的管子上收下她的曲棍球运动服,然后转身看着茉莉。“你自己就像一只袜子,是不是,哑嗓子?一只破破烂烂、怪模怪样、没有人要的臭袜子。你为什么不作为一只袜子去参加才艺大赛呢?或者作为世界上最丑的人,那就更精彩了。”她打了个激灵,说,“哦,贼眼儿,我敢说你爸爸妈妈都很丑。”

  看到茉莉没有反应,海泽尔又说,“噢,对了,你那下三滥的大笨蛋琴科布里今天来了,你没碰上。”她幸灾乐祸地笑着,转身走开了。

  茉莉注视着她,暗暗地笑了,她咬了一小口仙女蛋糕,不出声地说,“你就等着瞧吧,海泽尔·哈克斯利,等着瞧吧。”

 (选自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2005年8出版的白茉莉催眠奇幻术》 责任编辑 汪露露)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