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话国历险记十五

(Gelsomino Nel Paese Dei Bugiardi)

[]罗大里           任溶溶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小香蕉给关进牢监,

    用铅笔头做出早餐。

    诸位不用花多少脑筋就会记起来,小香蕉那天一早就离开家去寻求幸福了。他当时什么明确的打算也没有,只不过是渴望着做出点事情来,向人们显显自己的本领罢了。

    当时城市刚刚苏醒。清洁工人在用水龙带冲洗街道,同蹬自行车去上班的工人开句把玩笑,这些工人随时都有洗一身冷水澡的危险。这是个快活和安静的时刻,小香蕉在人行道上停下来,觉得脑子里最美丽的念头像鲜花似的在怒放。他甚至闻到了它们的香味,就像在他周围,就在城市的人行道石板上.一下子开出了干百万朵紫罗兰花。

    “这是一件可以做的好事。”他一下子下定了决心。

    这时他正走近一家工厂的大门口,马上在人行道上趴下来,从盒子里掏出彩色粉笔,动手画起画来。一群工人立刻围住了他。

    “我敢打赌,”其中一个工人说,“他又要画帆船,或者画头上围着光环的圣者了。可嘴里叼着帽子要钱的狗在哪儿呢?”在欧洲,有一些穷画家在地上用粉笔画画讨钱。

    “我知道一件事,”另外一个工人说,“有一回,一位画家在地上画了一根红线,周围站满了人,挖空心思要猜出这根红线是什么意思。”

    “到底是什么意思?

    “大伙儿也就是这样问那位画家的,画家回答说:‘我只是想看看,是不是有人能从这根线的底下而不是从这根线的上面走过去。’接着他戴上帽子走了。他的脑袋瓜准有点毛病。”

    “这一个可不是疯子,”有人说,“你们瞧。”

    小香蕉头也不抬,只顾画他的画,画得那么快,简直叫人的眼睛来不及跟上他的手。就像他刚才幻想的那样,人行道上出现了一个美丽无比的紫罗兰花园。这只是一幅画,可是太美了,到后来,真的散发出扑鼻的紫罗兰花香气。

  一个工人轻轻地说:

  “我觉得闻到了紫罗兰花的香气。” 

  “你要是不想进那个地方,你最好叫它西葫芦,”他的伙伴说,“不过真的:是闻到了香气。”

    小香蕉周围的人一下子都寂静无声。只听见粉笔在人行道石板上轻轻地簌簌响,紫罗兰花每画一—笔,紫罗兰花的香味就浓一点。工人们很激动,他们不停地把手里的那包早饭从这只手换到那只手,又装作在摸自行车的车胎是不是打足了气,却对小香蕉的每一笔都不放过,张大鼻孔吸进使他们心旷神怕的香气。

    汽笛响了,可是工人一个也没有走进工厂。只听见他们咕噜着说:“真棒!真棒!”小香蕉抬起眼睛,看到了观众的眼光:他在这些眼光中看到了那么大的同情心,甚至觉得不好意思。他赶紧收起粉笔就走。

    “你怎么啦?干吗走了?再画一分钟,我们就把口袋里的零钱全都给你了。我们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美丽的画。”

  “谢谢,”小香蕉喃喃地说,“谢谢。”

  他说着穿过马路,想独自一个留下来。

  他的心怦怦地跳得那么厉害,只见上衣胸前一鼓一鼓的就像里面藏着一只小猫。他感到真是幸福极了!

    他在城里走了半天,也不想再画什么。他的脑子里闪过千百个念头,可全都放弃了。

    最后他看见一只狗,于是马上产生了真正的灵感。他就地在他产生新主意的地方,在人行道上蹲下来,开始动手画了。

    总是有那么些路人,他们没有别的事,就是从这条街荡到那条街:他们是职业路人,或者就是失业者。因此一转眼工夫,小香蕉身边又围上了一小群评论家。

    “你们看他的什么创造力:他在画一只猫,好像城里转来转去的猫不够多,还要画只猫看看似的。”

    “这不是只普通的猫。”小香蕉兴高采烈地回答说。

    “你们听见他的话吗?不是只普通的猫,也许是只戴眼镜的猫吧?

    谈话一下子像给魔法定住,停下来了,因为这时候小香蕉刚画完狗尾巴的最后一笔,狗已经站起来,兴高采烈地汪汪叫了。人堆里发出惊讶的叫声,一个警察马上向这里跑过来。

    “什么事?出什么事了?啊,我看见了,我看见了。我是说,我听见了:一只猫在汪汪叫。我们喵喵叫的狗还不够吗!这只猫是谁的?

    这堆人马上散开,免得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有一个人活该倒霉,他就站在警察身边,溜不掉,他的手给警察一把抓住了。

    “是他的。”他只好垂下眼睛指住小香蕉低声说。

    警察把他放开,揪住了小香蕉:

    “你跟我来。”

    小香蕉不用再请,把粉笔往口袋里一塞,还是那么兴冲冲的,跟了警察就走。那只狗也把尾巴像船桅杆似的竖起来,决定干它自己的事情去了。

    小香蕉给关进一个单人牢房,等着警察局长来审问。可是小香蕉的手由于想画画,痒了起来。他画了一只小鸟,要把它放走,可是小鸟不愿意离开他,就蹲在他的肩膀上,亲热地啄他的耳朵。

    “我明白了,”小香蕉说,“你肚子饿。”

    他马上画出来几颗谷粒。这倒使他想起了自己也还没有吃早饭。

    “我只要吃两个煎鸡蛋就够了。不过再吃个漂亮的黄澄澄的桃子也不坏。”

    他把他要吃的这些东西画了出来,一下子,满屋子都是煎鸡蛋的香味,这香味透到了门外,钻进了狱卒的鼻孔。

    “唔……好香啊。”这小伙子说着,张大了鼻孔拼命地吸啊吸,不肯放过一点儿香味。

    可后来他产生了怀疑,打开牢房的监视窗孔往里看。他看见里面的犯人正在胃口奇好地大吃特吃,顿时像块石头似的呆住了,一动也不动,满脸傻乎乎的神情。他这副样子,正好让警察局长给看见了。

    “好哇!”警察局长气得发疯,大叫起来,“好极了!还从饭馆里叫了菜来请犯人吃。”

    “我没有……我没有……”那狱卒吞吞吐吐地叽里咕噜说。

    “你不懂得规矩吗?面包和水,水和面包,别的什么也不给!

    “我也弄不懂是怎么回事,”狱卒终于说出话来,“也许是他把鸡蛋放在口袋里带进来了。”

    “那么炉子呢?我不在这里,你们倒想出新花样来啦:牢房兼做厨房。”

    可这时候警察局长亲眼看到,牢房里并没有什么炉子。小香蕉为了不叫狱卒蒙受不白之冤,决定自己承认他是怎么弄到这顿早餐的。

    “你把我当傻瓜吗?”警察局长听完他的话,根本不相信。他说:“那我命令你给我画出一盘白酒烩比目鱼,看你怎么办?

    小香蕉没有回答,拿起一张纸,就把警察局长要的菜给画出来了。

    “要不要再加点香芹菜?”他一边画还一边问。

    “要香芹菜,”警察局长冷笑着说,“你真把我当大傻瓜了。等你画好,我要你把这张纸吃得一平方厘米也不剩。”

    可是小香蕉一画好,纸上马上散发出白酒烩比目鱼的香喷喷气味,一转眼工夫,就当着那位把眼睛瞪得像两扇大门似的警察局长的面,桌子上已经出现了一道热气腾腾的菜,它好像在说:“请尝尝吧,请尝尝吧。”

    “祝您胃口好,”小香蕉说,“菜已经给先生您预备好了。”

    “我不太饿,”警察局长吃惊以后恢复了常态,嘟囔着说,“比目鱼让狱卒吃。你跟我来。”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2005年7月联合出版“双桅船” 经典童书系列》 责任编辑 刘以浦 童海青)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