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鼠小弟》第十五章)

(美)怀特 著

任溶溶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那天夜里,斯图尔特睡在小划子底下。

    他四点钟醒来,看见雨已经停了。天亮以后会是个太好天。头顶树枝上的小鸟已经在活动,发出清亮的声音。每只鸟飞过去,斯图尔特都要看看它是不是玛加洛。

    在城郊他找到了一个加油站,停下来给汽车加上些汽油。

    “请来五……”斯图尔特对加油站那人说。

    那人惊讶地看着这辆一丁点儿大的小汽车。

    “五什么?”他问道。

    “五滴,”斯图尔特说。

    可是那人摇摇头,说他不能卖那么一点儿汽油。

    “为什么不能呢?”斯图尔特问道。“你要的是钱,我要的是汽油。我们为什么不能商量商量,想出个办法呢?

    加油站那人进屋拿出来一个滴药水用的滴管。斯图尔特旋开汽车油箱的盖子,那人滴进五滴汽油。

    “我以前还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那入说。

    “还是看着点汽油吧,”斯图尔特说。

    汽车检查过,钱也付了以后,斯图尔特上车开动发动机,把车开到公路上。天空越来越亮,一路过去,晨雾透进了最早的亮光。村子还在睡梦中,斯图尔特的汽车平稳地呼呼开走。斯图尔特觉得精力恢复了,很高兴又上了路。

    到了离城半英里的地方,公路岔开了。一条路向西,一条路向北。斯图尔特把车开到朝北走的那条路一边,下车来看看情况。让他奇怪的是,他发现有一个人坐在沟里,背靠着一个路标。那人腿上戴着靴刺,腰间围了一条粗皮带。斯图尔特明白,这一定是个电话公司的修理工人。

    “你早,”斯图尔特用友好的口气说。那修理工人把一只手举到头上打了个招呼。斯图尔特走到沟里,坐到他身边,深深吸一口甜甜的新鲜空气。“接下来是个大晴天,”他观察着说。

    “没错,”修理工人同意他的话,“是个大晴天。我这就要爬我的电线杆了。”

    “我祝愿你天气好,抓得紧,”斯图尔特说。“我说,你在你那些电线杆顶上看见什么鸟吗?

    “是的,我看见的鸟可多了,”修理工人说。

    “那奸,如果你碰巧看见一只鸟叫玛加洛的,”斯图尔特说,“如果你能写几个字给我,我将感激不尽。这是我的名片。”

    “请说说这鸟的模样吧,”修理工人拿出记事本和铅笔说。

    “棕色,”斯图尔特说。“棕色,胸口有一道黄条纹。”

    “知道它是哪里来的吗?”那人问。

    “它来自曾经长满高高麦子的田野;它来自长满浓密的蕨草和蓟草的牧场;它来自长满绣绒菊的溪谷;它爱吹口哨。”

    那修理工人把这些全扼要记下来了。“田野……麦子……牧场,蕨草和蓟草,溪谷,绣绒菊。喜欢吹口哨。”接着他把本子放回衣兜,把斯图尔特的名片插进他的皮夹子。

“我会注意看的,”他答应说。

    斯图尔特谢过他。他们又默默坐了一会儿。接下来那人开了口。

    “你朝哪个方向走?”他问道。

    “朝北,”斯图尔特说。

    “朝北走好,”修理工人说。“我一向喜欢朝北走。当然,西南也是好方向。”

    “对,我想也是,”斯图尔特沉思着说。

    “还有东边,”修理工人说下去。“有一回我朝东走,碰到了一件有趣的事。你要我把这件事讲给你听吗?

    “不了,谢谢,”斯图尔特说。

    修理工人似乎很失望,不过他还是说下去。“关于北边也有些东西,”他说,“这些东西使它和所有其他方向不同。一个人朝北走,依我看是一点不错的。”

    “我也就是这么看,”斯图尔特说。“我很希望,从现在起我将一直朝北走,直到我的生命结束。”

    “一个人会碰到比那更糟糕的事情,”修理工人说。

    “是的,我知道,”斯图尔特回答。

    “随着一根坏了的电话线朝北走,我曾经到过一些很奇怪的地方,”修理工人说下去。“一些沼泽长着雪松,乌龟在木块上等待,但又不等待着什么东西;一些田地被歪斜的篱笆围住,篱笆一动不动地立久了,都毁坏了;果园老得都忘掉农场房子原先在哪里。在北方,我曾经在蔓生着蕨草和树的牧场吃过饭,它们全在美丽的天空下,清风徐来。我的工作曾经让我在冬夜里到云杉林中,那儿雪又深又松软,是兔子过狂欢节的最佳场所。我曾经安静地坐在北方铁路枢纽站的站台上,在温暖的时刻,闻着温暖的气息。我知道北方一些活水的湖泊,丝毫不受惊扰,除了鱼和鹰,自然,还有电话公司,电话公司必须笔直向前。我很熟悉所有这些地方。它们离开这里很远很远——这一点可不要忘了。一个在寻找东西的人,他是不会走得很快的。”

    “这话完全不假,”斯图尔特说。“好,我想我该上路了。谢谢你对我说的友好的话。”

    “没什么,”修理工人说。“我希望你找到那只鸟。”

    斯图尔特从沟里出来,爬上他的汽车,开始顺着朝北的路开。太阳刚从右边的山冈升起来。他向前面一望无际的广阔土地看去,路显得很长。但天空是明亮的,他总感觉到,他正朝着正确的方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