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话国历险记第一回

(Gelsomino Nel Paese Dei Bugiardi)

[]罗大里           任溶溶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小茉莉答应点名:乒乒乓乓!

叫两声,足球射进双方球门。

 

这个故事要给诸位讲一个小家伙,他的名字叫做小茉莉。他本人怎么给我讲的这个故事,我也怎么再讲给诸位听。当时我听他讲这个故事,虽然用上半公斤棉花塞住了耳朵,可等到故事听完,耳朵还是差不多都给震聋了。怎么啦?因为小茉莉嗓门实在太大。就算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压低了嗓门”说话吧,旅客们坐在海拔一万米高的喷气式飞机上,只要一飞过他的头顶,就能听见他的声音。

如今小茉莉可是一位大名鼎鼎的男高音歌唱家了,从北极到南极,真可以说是谁人不知,哪个不晓。他也已经有了一个声音响亮,而且相当漂亮的艺名。可在这里犯不着提他这个名字,因为在报上,这个名字大家一准见过上百遍。小时候人们管他叫“小茉莉”,在咱们这个故事里,照旧叫他“小茉莉”。

好,话说从前有个孩子,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个儿甚至比别的孩子还小一些。可是他生下来刚一开口,哇哇两声,大家就明白了:他有一个超级大嗓门。

小茉莉是半夜里出世的,他一出世,全村人都从床上跳了起来,以为是听到工厂拉汽笛,叫他们去上班了。其实这不过是小茉莉呱呱落地,试试嗓子,所有娃娃刚出世的时候都是这么干的。也算上帝保佑,小茉莉很快就学会了从晚上一觉睡到大天亮,也就是像所有常人做的那样,当然,除了在报馆工作和守夜的人。从此以后,他每天早晨准七点,也就是在人人都该醒来去上班的时间哇哇大叫。这一来,工厂的汽笛就用不着了,真的,因为用不着,很快也就生锈了。

小茉莉六岁去上学。老师点名点到他的时候叫道:

“小茉莉!

“到!”这位新学生带劲地答应说。

只听见乒乓一声,石片撒了一地,原来是石黑板碎成了上千块。

“你们谁往黑板上扔石头了?”老师一边问大家,一边伸出了手去拿戒尺。

没有人回答。

“好,我来重新点名。”老师说。

他真的从头点起,点一个名问一个:

“是你扔石头的吗?

“不是我,不是我。”孩子们回答,都吓坏了。

点到小茉莉的时候,他站起来坦率地回答说:

“不是我,老……”

可他“师”字还没出口,窗上的玻璃跟石黑板一样,已经乒乒乓乓落在地上了。这一回老师瞪大了眼睛看,看清楚了,在他这四十个学生当中,一个拉弹弓的也没有。

“准是有人从外面街上把玻璃窗打破了,”他断定说,“准是有这么一个小流氓,学校不去,却去捣毁鸟窠。我要逮住他,扭着他的耳朵,把他送到警察局去。”

这天早晨就到此为止。第二天老师又点名,又点到了小茉莉的名字。

“到!”咱们这位主人公环顾着大家说,进学校念书了,他觉得挺神气的。

“乒乒乓乓!”窗子马上响应。校工把窗玻璃重新装上去,正好只有半个钟头,它们一下子又撒落到下面的院子里了。

“真奇怪,”老师说,“每次点到你的名字就出事情。啊,全明白了,我的孩子,你的嗓门太大了,你的声音使空气震动得像刮飓风的时候一样。要学校和整个村子不震成平地,从今天起,你就得压低了嗓门说话。你答应吗?

小茉莉那个难为情,那个苦恼啊,他把脸涨得通红,想要表示反对:

“老师,这可不是我!

“乒乒乓乓!”新的黑板马上又响应了,这块黑板校工还是刚买回来的。

“这就是证明啦。”老师说。

可他看到小茉莉十分可怜,大滴大滴的泪珠从他的腮帮上滚下来,就走下讲坛,来到孩子身边,亲切地抚摸着他的头说:

“孩子,你好好地听我说,像你那样的嗓子,会给你带来很大的不幸,也会给你带来锦绣的前程。如今你最好尽可能少开口。而且大家知道:沉默是黄金。”

从这天起,小茉莉开始受罪了。在学校里他为了不再闹出事情来,只好一直用手绢把嘴堵住,可堵住了嘴发出的声音还是太大,班里同学不得不拿拳头捂住耳朵。老师也尽可能少问他问题。应该说,小茉莉是一个模范学生,老师挺有把握,他回答起来总错不了。在家里,自从第一回出了事(那次他回家吃饭,把在学校里闯的祸一讲,结果十二个玻璃杯碎得一个也不剩),以后也严禁他再开口了。

为了发泄闷气,他只好远离村子到空旷的地方去:到林子里去,到湖边去,到田野上去。等到他拿准只有他一个人,离开同村人的窗子又足够远的时候,他就趴在地上,嘴巴向下,开始唱歌。才唱了几分钟,土地就像是沸腾起来———鼹鼠、毛虫、蚂蚁等等住在地底下的动物全都逃到许多公里以外,还以为是发生地震了。

只有一回,小茉莉竟忘记了像平时那样小心谨慎。那是一个星期天,体育场上正在举行一场重要的足球决赛。小茉莉倒不是一个热心的啦啦队员,可球赛使他的血一点一点地热起来。这时候,他本村的球队正在啦啦队的鼓噪声中转入进攻(我说不准“转入进攻”是什么意思,因为我对足球一窍不通,可小茉莉给我讲故事的时候用了这几个字,我照搬了,不过假使你们是体育报的读者,你们一定懂)。

“冲啊!冲啊!”啦啦队喊。

“冲啊!”小茉莉也拉开了嗓门大叫一声。

??摇就在这时候,右翼正好把球传给中锋,可球半路上拐了个弯,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推动着,从对方守门员的两条腿之间穿过,飞进对方的球门去了。

“球进了!”观众大叫起来。

“这一脚踢得有多棒!”有人说,“看到他怎么踢的没有?准极了,分毫不差。他那双腿简直是神腿!

可小茉莉清醒过来,马上明白他做了一件大蠢事。

他想:“毫无疑问,这个球是我的嗓子射进去的。我可不能再出声了,要不,这场球赛会闹成什么样子呢?还有,还有,为了使分数平衡,我还得射一个球到另一边的球门里去。”

重新踢起来以后,当真有了一个合适机会。正当对方球队进攻的时候,小茉莉大叫一声,球就飞进了他本村人的球门。不用说,他这样干,心是很疼的。甚至事隔多年,当小茉莉跟我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还说:

“我宁愿砍掉我的一个指头也不射这个球,不过还是得射。”

“要是别人换上了你,就准让自己心爱的球队赢球了。”

换上别人他可能不射,小茉莉却不会不射:他正直,心地纯洁得像透明的清水。他就这样长啊长啊,长成了一个大孩子。说真格的,他长得不高,不但不高,还不如说他长得很小,而且与其说他胖,不如说他瘦,这样又小又瘦,跟他的名字小茉莉正好相配。要是这个瘦小孩子的名字比小茉莉再重一点儿,他就得加上个驼背,那就够他受的了。

这时小茉莉早已不是一个小学生,而是一个小农民。他要是一直把农民做下去,我也就不可能给诸位讲他的这个故事了。可他出了一件倒霉事,关于这件倒霉事,诸位在下一回马上就会知道。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和上海译文出版社2005年7月联合出版“双桅船” 经典童书系列》 责任编辑 刘以浦 童海青)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