蟋 蟀

(选自《夏洛的网》第二章之十五) 

 (Charlotte's Web)

(美)怀特 著  任溶溶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蟋蟀在草丛里唱歌。它们唱夏季收场之歌,一支忧伤单调的歌。“夏天完了,结束了,”它们唱,“完了,结束了,完了,结束了。夏天在死亡,在死亡。”

  蟋蟀觉得这是它们的责任,警告大家夏日不能持久。就算是在一年中最美丽的日子——在夏天进入秋天的日子——蟋蟀还是向大家传布哀伤和变化的消息。

人人都听到了蟋蟀的歌。阿拉布尔家的艾弗里和弗恩走在泥路上时听到它,知道快要开学了;那些小鹅听到它,知道它们再也不是鹅宝宝;夏洛听到它,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在厨房干活的阿拉布尔太太听到它,心中也不由得一阵伤感。“又是一个夏天过去了,”她叹气说;在给威尔伯做板条箱的勒维听到它,知道该挖土豆了。

  “夏天完了,结束了,”蟋蟀反复唱,“到冷天还有多少夜啊?”蟋蟀唱道,“再见了,夏天,再见了,再见了!”

  羊听到蟋蟀的歌声,觉得浑身不自在,在牧场板墙上撞出洞来,走到大路那边的田野上去。公鹅发现了这个洞,带领它一家大小钻出去,到果园吃落在地上的苹果;沼泽地上一棵小槭树听到蟋蟀的歌声,急得叶子红了。

  威尔伯如今在农场里是吸引力的中心,关注的焦点。定时吃好东西显示出了效果:威尔伯成了一只人见人爱的猪。每天来到它的猪栏边,站在那里欣赏它的超过一百人。夏洛已经在网上织出了光彩照人四个大字,威尔伯站在金色的阳光里,真是光彩照人。自从蜘蛛开始扶助它,它尽力活得跟它的名声相衬。夏洛的网说它是王牌猪,威尔伯尽力让自己看上去是只王牌猪;夏洛的网说它了不起,威尔伯尽力让自己看上去了不起;现在网上说它光彩照人,它尽力让自己光彩照人。

  让自己看上去光彩照人很不容易,可威尔伯决心来一下。它微微转动它的头,眨动它的长睫毛。然后它深呼吸。等到观众看厌了,它又跳高来个转半身后空翻。观众看到这一招,全不由得哇哇欢呼起来。“一只猪怎么能做出这样的动物啊?”朱克曼心里太高兴了,问道,“那猪真是光彩找人。”

  威尔伯在谷仓的有些朋友担心所有这些捧场会冲昏它的头脑,害得它骄傲自大。可没这回事。威尔伯始终十分谦虚,名气并没有害了它。它还是对未来有点担心,因为它很难相信,小小一只蜘蛛就能挽救它的性命。有时候它夜里会做噩梦。它梦见人们拿着刀枪来捉它。但这只是梦。白天威尔伯通常觉得快活和放心。没有哪只猪能比它有更忠实的朋友了,它感觉到友谊是天底下最使人称心的东西。甚至蟋蟀唱歌也没有让威尔伯太难过。它知道县里举办集市的时间快到了,它在等着上那儿去。只要它能在集市上出人头地,也许会赢得点奖金,它相信这样一来,朱克曼先生就会让它活下去。

  夏洛也有它自己担心的事,不过它闭口不言。一天早晨,威尔伯问它集市的事。

  “你和我一起去,对吗,夏洛?“它说。

  “这个嘛,我不知道,”夏洛回答说,“对我来说,集市来得不是时候。这时候,我不便离开家,哪怕只去几天。”

  “为什么呢?”威尔伯问它。

  “噢,我就是觉得不想离开我这张网。这里事情太多了。”

  “请和我一起去吧!”威尔伯问它,“我需要你,夏洛。不和你一起上集市去,我要受不了的。你就是得去。”

  “不,”夏洛说,“我想我最好留在家里,看能不能找到点活儿干。”

  “什么活儿呢?”威尔伯问道。

  “产卵。是我该做一个卵袋,在里面装满卵的时候了。”

  “我不知道你会产卵。”威尔伯惊讶地说。

  “噢,当然,”蜘蛛说,“我是多才多艺的。”

  “‘多才多艺’是什么意思——是满是卵吗?”威尔伯问道。

  “当然不是,”夏洛说,“‘多才多艺’这意思是我能很容易地从一样东西变成另一样东西,表示我不用把我的活动局限在结网、捕捉昆虫什么的。”

  “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到集市,在那里产你的卵呢?”威尔伯恳求着它,“那会非常好玩的。”

  夏洛拉拉它的网,忧郁地看着它晃动。“我怕不行,”它说,“你不知道产卵最要紧的是什么,威尔伯。我不能让我的家庭责任迁就集市的安排。我要产卵就得产卵,不管集市不集市的。不过我不要你为这件事担心——担心你就会瘦下来。我们就这么讲定了:我有可能上集市去我就去。”

  “噢,好!”威尔伯说,“我知道,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是不会丢下我的。”

  那一整天威尔伯待在里面,在麦草上过得舒舒服服。夏洛也休息下来,吃了一只蚱蜢。它知道再不能给威尔伯帮什么忙了。几天之内它就得丢夏一切事情,做那个美丽的小袋来装它的卵。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和上海译文出版社2005年7月联合出版“双桅船” 经典童书系列》 责任编辑 李学斌)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