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

(选自《夏洛的网》第一章之六) 

 (Charlotte's Web)

(美)怀特 著  任溶溶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在农场里,初夏的日子是一年当中最快活最美好的日子。丁香开花,让空气芳香扑鼻。接下来丁香花谢了,苹果树又紧接着开花,蜜蜂围着苹果树飞来飞去。天气越来越暖和。学校放放假了,孩子们有工夫玩了,可以到小河边去钓鲑鱼。艾弗里常常在他那衣袋里带条鲑鱼回家,它硬邦邦的,热热的,马上就好煎来在中饭时吃。

    现在学校放假,弗恩几乎天天上谷仓去,静静地坐在她那张凳子上。牲口把她当作自己人。那些羊安静地躺在她的脚旁。

   七月初,那些耕马给拴到割草机上,朱克曼先生坐到割草机的座位上面,把割草机拉到地里去。一个上午可以听到割草机绕过来绕过去的嘎嘎声,这时高高的草在割草机横档后面倒下来,排成绿色的长排。到第二天,如果没有雷阵雨,所有的人手都来帮忙耙啊,叉啊,装车啊,这些干草就被高高的干草车运到谷仓去,弗恩和艾弗里高高地坐在干草顶上。接下来,这些香喷喷热烘烘的干草给吊到那大阁楼上,直到整个谷仓像是一张用猫尾草和红花草做的大草床。跳进去真痛快,躲在草里连人都找不到。有时候艾弗里会在草里找到一条小草蛇,把它塞进衣袋,衣袋里杂七杂八的东西又多了一样。

    初夏的日子对于小鸟来说是个喜庆时节。田野上,房子周围,谷仓里,林子里,沼地里——到处是小鸟在谈情说爱,在唱歌,到处是鸟窝,是鸟蛋。在林边,白脖子燕子(一定是远自波士顿飞来的)大叫:“噢,皮博迪,皮博迪,皮博迪!”在一根苹果树枝上,那东菲比霸翁摇头摆

尾说:“菲比,菲———比!”知道生命有多短促和可爱的歌雀说:“甜滋滋、甜滋滋、甜滋滋的插曲;甜滋滋、甜滋滋、甜滋滋的插曲!”你一走进谷仓,燕子就会从它们的窝里飞下来责备你说:“放肆,放肆!”

  在初夏的日子里有许多东西可以给孩子吃、喝、吸、嚼。蒲公英干充满乳液,红花草球充满蜜汁,电冰箱里当然装满冰凉的饮料。不管朝哪里看都是勃勃生机;甚至如果把野草梗上的一个小绒球拨开,里面也有一条青虫。土豆藤上的叶片背后有马铃薯甲虫发亮的橙色虫卵。

  在初夏的一天,那些鹅蛋终于孵出小鹅来了。在仓底这儿,这可是一件大事。小鹅孵出来时,弗恩正坐在她的凳子上。

  除了母鹅自己,夏洛是第一个知道小鹅终于出世的。母鹅早一天就知道它们要诞生———它能听到它们在蛋里很微弱的叫声。它知道它们在蛋壳里姿势极其别扭,急着要把蛋壳啄破出来。因此它很镇静,说话比平时少。

  当第一只小鹅刚从母鹅羽毛间伸出它深绿色的小脑袋朝四周张望时,就被夏洛看到了,它马上向大家宣布。

  “我想,”它说,“我们仓底这儿的每一位都会很高兴地知道,我们的母鹅老朋友经过四个礼拜持续的努力和耐心照料,现在有些宝贝要给我们看看了。小鹅诞生啦。请允许我表示衷心的祝贺!”

  “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母鹅不怕难为情地点头鞠躬说。

  “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公鹅说。

  “祝贺你!”威尔伯大叫,“有多少只小鹅啊?我只看到一只。”

  “一共七只。”母鹅说。

  “好极了!”夏洛说,“七是个幸运数字。”

  “这跟幸运没有关系,”母鹅说,“这是精心照料和辛苦工作的结果。”

  这时候,坦普尔顿从威尔伯的食槽底下露出鼻子。它看看弗恩,然后紧靠着墙边,小心翼翼地向母鹅爬去。大家盯住它看,因为它不受大家欢迎,不被大家信任。

  “我说,”它用它那尖嗓子说起来,“你说你有七只小鹅。可原来有八个鹅蛋啊。还有一个蛋出什么事啦?它为什么没有孵出小鹅来啊?”

  “我猜想这是个孵不出小鹅的蛋。”母鹅说。

  “你打算把它怎么样呢?”坦普尔顿说下去,它那双圆滚滚的小眼睛盯住母鹅看。

  “就给你吧,”母鹅回答说,“把它滚走,加到你那些该死的收藏品里去吧。”(坦普尔顿有这样一个嗜好,爱把农场周围不寻常的东西收来,藏在它的家里。它积攒各种东西。)

  “当然,当然,当然,”公鹅说,“这个蛋你可以拿走,不过有一件事我告诉你,坦普尔顿,万一让我看到你在我这些小鹅身边探头探脑,伸出———伸出———伸出你的丑鼻子,我会给你老鼠从没挨过的最狠的打击。”公鹅张开它强壮的翅膀,扑打空气,表现它多么有力气。它又强壮又勇敢,不过事实是,母鹅公鹅都很担心这个坦普尔顿。这是完全有道理的。这老鼠不讲道德,没有良心,无所顾忌,不想别人,毫不正派,没有啮齿动物的恻隐之心,没有内疚,没有高尚的感情,没有交情,什么也没有。如果它能逃脱,它是会咬死小鹅的———母鹅心中有数。个个心中都有数。

  母鹅用它宽宽的硬嘴把那个孵不出小鹅的蛋从窝里拨出来,大家大倒胃口地看着老鼠把它滚走。连几乎什么都吃的威尔伯也吓坏了。它咕噜说:“想一想吧,连一个毫无用处的老坏蛋也要!”

  “老鼠到底是老鼠,”夏洛说,它发出轻轻的银铃般的笑声,“不过我的朋友们,万一那老掉牙的蛋破了,谷仓可就受不了啦。”

  “什么意思?”威尔伯问道。

  “我是说,由于它的气味,在这里谁也没法待下去。一个坏蛋等于一个地地道道的臭蛋。”

  “我不会让它打破的,”坦普尔顿叫道,“我知道我在干什么。这样的东西我一直在摆弄。”

  它把那鹅蛋推在前面,钻进它的地道不见了。它推啊推,直到成功地把它滚进食槽底下的老鼠洞里。

  那天下午,等到风停了,谷仓院子静悄悄、暖洋洋的,灰母鹅带着七只小鹅离开它的窝,来到外面的大世界。朱克曼先生来给威尔伯送饭时,看到了。

  “哎呀,好啊,”他满面笑容地说,“让我数数看……一,二,三,四,五,六,七。一共七只鹅宝宝。那不是好极了嘛!”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和上海译文出版社2005年7月联合出版“双桅船” 经典童书系列》 责任编辑 李学斌)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