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船比赛

(《精灵鼠小弟》第七章)

(美)怀特 著

任溶溶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中央公园的游客们一听说,有一艘模型帆船由一只穿水手装的老鼠掌着舵,他们全都跑着来了。一会儿工夫,池边的岸上挤成那副样子,警察局马上派来警察,宣布每一个人必须停止相互推操。只是这件事没有人能够做到,在纽约,人们本来就喜欢相互推来推去。所有观众中,最起劲的是拥有莉莲号的那个男孩。他是一个大块头,老绷着脸,十二岁,名字叫勒鲁瓦。他穿一套蓝色哗叭西装,打一条白色领带,领带上沾着橙汁。

    “回来!”他向斯图尔特大叫。“回到这里来,上我的船。我要你驾驶我的船。我一个星期付你五块钱,外加每星期四下午放你半天假,让你的房间里有一个收音机。”

    “谢谢你的好意,”斯图尔特回答,“不过我很高兴在这黄蜂号上——我一辈子里还没有这么高兴过。”他说着漂亮地转动舵轮,让他的纵帆船开到起点线上,在那里,勒鲁瓦正用一很长棍子把他的船转过来准备开始比赛。

    “我来当裁判员,”一个穿亮绿色西装的人说。“黄蜂号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您呐!”斯图尔特碰碰帽子说。

    “莉莲号准备好了吗?”裁判员问。

    “当然,我准备好了,”勒鲁瓦说。

    “到池子的北端再回到这里来!”裁判员叫道。“各就各位,准备,开始!

    “开始!”沿岸的观众大叫。

    “开始:”黄蜂号的主人大叫。

    “开始!”警察大叫。

    两艘帆船朝池子的北端开去了,这时海鸥在头顶上盘旋着嘎嘎叫,第七十二街的出租车嘲哪按喇叭,西风(它横跨美国,半路上来到了这中央公园)在帆索之间又唱又呼啸,把水花吹过甲板,从冒泡沫的水深处刮上来花生壳碎屑,打在斯图尔特的脸颊上。

    “对于我来说,这是真正的生活!”斯图尔特对自己咕噜着说。“多好的一艘船啊!多好的一个日子啊!多好的一场比赛啊!

    两艘船还没开出许多英尺,岸上却出事情了。怎么啦?观众们由于抢着看比赛,互相推操得越来越厉害,真真正正是无意之中,他们把一位警察推得太重,竟把他推过了水泥围堤,推到下面池水里去了。这警察是用坐着的姿势落到水里去的,一直湿到了上衣的第三颗钮扣,他湿透了。

    这位警察碰巧不仅是个很重的大胖子,而且刚饱饱吃了一顿,那就重上加重,他落水击起的大浪向外翻,使池水高涨和翻腾起来,弄翻了形形色色的小船,使得每一个在池里有小船的人又是欢呼又是惊叫。

    当斯图尔特看见巨浪冲过来的时候,他向帆索跳上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巨浪像座出一样在黄蜂号上面压下来,哗啦啦汹涌地冲过甲板,把斯图尔特卷了起来,冲出船边,冲到水里,所有围观的人认为他这下子非给淹死不可。斯图尔特可不打算给淹死。他用两只脚猛踢,用尾巴猛扫,一两分钟光景,他已经重新爬到纵帆船上面,又冷又湿,不过一点也没有受伤。当他又站在舵轮前面的时候,他能够听到人们为他欢呼,大叫特叫:“多棒的老鼠,斯图尔特!多棒的老鼠!”他望出去,看到巨浪倾覆了莉莲号,但是莉莲号又翻了回来,正在一路前进,离开斯图尔特很近。它一直靠得很近,直到两艘帆船到了池子的北端。到了这里,斯图尔特把黄蜂号掉过头来,勒鲁瓦也用棍子把莉莲号掉过头来,于是两艘帆船开始走它们最后一段比赛路程。

    “这场比赛还没有结束,”斯图尔特心里说。

    他看了一下黄蜂号的船舱,看到气压表急剧下降,于是他得到了第一个警报,麻烦来了。气压急剧下降,在海上只说明一件事——天气恶劣了。乌云一下子抹过太阳,把它遮住,让大地笼罩在阴影里。斯图尔特在他的湿衣服里发抖。他把他的水手上衣领子翻起来,把脖子裹得更紧,当他用望远镜在岸上的人群当中看到黄蜂号的主人时,他向他挥动帽子,叫道:

    “坏天气来了,先生!风转西南,大海翻腾,气压表下降。”

    “别管天气!”那人叫道。“注意飘浮在你正前方的破船什么的。”

  斯图尔特向前看积聚起来的暴风雨,但是除了顶峰雪白的灰色大浪,什么也看不见。世界似乎又冷又充满不祥之兆。斯图尔特朝后看。那艘单桅帆船飞驰而来。扬起船头的波浪,不断地越来越近。

    “小心,斯图尔特!小心你在朝什么地方走:”

    斯图尔特眯起眼睛看,忽然,就在前面,就在黄蜂号的去路上,他看见了一个大纸袋在池子水面上赫然出现。纸袋是空的,飘得很高,袋口张大了像个山洞口。斯图尔特连忙转动舵轮,可是太晚了:黄蜂号已经把它的船头斜桁一直冲进了口袋,可怕地呼的一声,这纵帆船慢下来,所有的帆拍动着卷入风中。就在这时候,斯图尔特听到劈里啪啦的碎裂声,只见莉莲号的船头插到他的索具里,感觉到整只船从船头到船尾被撞得摇来晃去。

  “撞船了,”岸上的观众大叫。

  两艘帆船一下子可怕地搅缠在一起。岸上的孩子们又是哇哇尖叫,又是蹦蹦乱跳。这时候纸袋爆出一条裂缝,开始进水了。

  由于那纸袋,黄蜂号动不了。由于船头插在黄蜂号的索具上,莉莲号也动不了。

  斯图尔特挥动双臂,跑到前面去开大炮。接着他听到,黄蜂号主人的叫声压倒了岸上所有人的叫声,他大叫着指点他,告诉他该怎么办。

    “斯图尔特!斯图尔特!降下!降下艏三角帆!

  斯图尔特立刻向升降索那儿跳去,艏三角帆降下来了。

  “把整个纸袋割开!”那人大叫。

  斯图尔特掏出他的小刀,勇敢地割破湿淋淋的纸袋,直到甲板上面空了,船前面畅通了。

  “现在重新升起你的前桅帆,让它鼓起来!”黄蜂号的主人尖声急叫。

  斯图尔特抓住前桅帆的下衍,用尽力气拉。纵帆船慢慢地斜过来,开始前进。等到它顺风行驶的时候,它的帆索甩脱了莉莲号的船头,现在它自由了,两艘帆船分开了,它朝南开走。岸上响起很响的欢呼声。斯图尔特跳到舵轮前面回应这些欢呼声。接着他回过头去看,很高兴地看到莉莲号离开了,漫无目的,偏离了航线,在整个水池乱转。

  黄蜂号有斯图尔特掌舵,稳稳地一直向前走。过了终点线以后,斯图尔特把它开到围堤旁边停泊下来。他被大家拉上岸,由于他卓越的水手本色和勇敢精神,受到大家高度赞扬。黄蜂号的主人更是欢天喜地,说这是他一生中最快活的日子。他向斯图尔特自我介绍,说在私人生活中他是保罗·卡里医生,一位牙外科医师。他说玩模型帆船是他的爱好,很高兴以后让斯图尔特随时驾驶他的这艘帆船。每一个人同斯图尔特握手——不过这每一个人不包括那位警察,他又是浑身湿淋淋,又是气得要命,没有兴趣跟一只老鼠握手。

    那天晚上斯图尔特回到家,他的哥哥乔治问他,他一整天到底上哪儿去了。

    “噢,就在城里闲逛呗,”斯图尔特回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