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 姥

(小乔治的神奇魔药》第一章 )

(George’s Marvellous Medicine

(选自《世界奇幻文学大师精品系列——罗尔德·达尔

罗尔德·达尔(英) 著   任溶溶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星期六早晨, 乔治的妈妈对乔治说:“我到村里去买东西,你在家乖乖的,不要淘气.”

不管在什么时候,对一个小小孩说这样的话,都是愚蠢的.这样的话马上就会让他去想:能淘点什么气呢?

别忘了十一点给姥姥吃药.”妈妈又说.然后他关上后门,走了.

姥姥正在她窗边的椅子上打盹,这时候她睁开一只恶毒的小眼睛说:“你听见你妈妈说的话啦,乔治,别忘了我的药.

“不会忘记的,姥姥.”乔治回答说.

“她出去了,你就乖上这么一次吧.

    “好的,姥姥. 乔治回答说.

     乔治烦得眼泪 都要出来了.他没有兄弟姐妹,他爸爸是个农民,他们住的农场离哪里都有好几英里远,因此没有小朋友可以一起玩.他看猪看鸡看牛看羊都看厌了,他特别厌烦的是得和姥姥这样一个白头发老叫嗓鱼住在一间屋子里.星期六早晨要他一个人照顾她,这个早晨也就快活不了了.

     “你可以先给我好好泡杯茶,”姥姥对乔治说,:“这可以让你有几分钟不淘气.

     “好的,姥姥.”乔治回答说.

乔治实在没有办法喜欢他的姥姥.她是个自私自利﹑脾气坏透了的老太太.她牙齿发黄,小嘴缩起来像个狗屁股.

“你今天要多少糖啊,姥姥?”乔治问她.

“一汤匙,”她说,“不要牛奶.”

大多数姥姥都是可爱﹑好心﹑爱帮忙的老太太,可这一位不是.她每天都要一整天坐在她窗口那把椅子上,怨天怨地,叽里咕噜,大发脾气,不是抱怨这就是抱怨那.甚至在她心情最好的日子里,她也从来没有对乔治笑过一次,说一声:“你今天早晨好吗?”或者“你我两个人干吗不下下棋呢?”她除了自己,似乎对任何人都不关心.她是一个叫人受不了的净发牢骚﹑脾气极坏的人.

乔治走进厨房,给姥姥泡茶.他在茶里放了一汤匙糖,没有放牛奶.他把糖搅拌均匀以后,送到起居室里去.

姥姥抿了一口茶.“茶不够甜,”姥姥说,“还要加点糖.”

乔治把茶杯端回厨房,又加了一汤匙糖.他重新搅拌,小心地端来给姥姥.

“茶杯碟呢?”她说,“我不要没有碟子的茶杯.”

乔治给她拿来茶杯蝶.

“请给我个小茶匙好吗?”

“我给你搅拌过了,姥姥,我搅拌得很均匀.”

“我要自己搅拌我自己的茶,谢谢你,”她说,“给我把茶匙拿来吧.”

乔治给她拿来了小茶匙.

当乔治的妈妈或者爸爸在家的时候,姥姥从来不这样使唤乔治.只有当他完全在她的操纵下时,她才开始虐待他.

“你知道你的麻烦是什么吗?”老太太那双发亮的恶毒小眼睛从茶杯上方盯着乔治,说:“你长得太快了.男孩子长得太快就会变笨变懒.”

“可长得快我也没有办法啊,姥姥.”乔治说.

“你当然有办法,”她很凶地说,“长大是一种该死的孩子习惯.”

“可我们得长大啊,姥姥.如果我们长不大,我们就永远成不了大人了.”

“胡说八道,孩子,这是胡说八道,”她说,“看我吧,我在长大吗?当然长不大.”

“可你以前长大过,姥姥.”

“只长了一点点,”老太太回答,“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放弃了长大,还有其他所有该死的坏习惯,例如懒惰﹑不听话﹑贪心﹑粗心﹑邋遢﹑愚蠢等等.你还没有放弃这些东西中任何一样吧,放弃了吗?”

“我还只是个小孩子呢,姥姥.”

“你都八岁了,”她哼了一声,“到这个岁数该懂事了,你再不快点停止长大,就要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了啊,姥姥?”

“真可笑,”她说下去,“你都已经和我差不多高了.”

乔治好好看看他的姥姥.她的确个子极小,她的腿短得只好给她一张脚凳放脚,她的头只够到扶手椅背的一半.

“爸爸说男人个子高好.”乔治说.

“别听你爸爸的,”姥姥说,“听我的.”

“不过我有什么办法让自己停止长大呢?”乔治问她.

“少吃巧克力.”姥姥说.

“巧克力让人长大吗?”

 “它让你长到歪路上去,”她凶巴巴地说,“让你往上长而不往下长.”

姥姥抿一口茶,可是眼睛一直死盯住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小男孩.“不要往上长,”她说,“要一直往下长.”

   “好的,姥姥.

“不要再吃巧克力,改吃卷心菜.

“卷心菜!”噢,,我不爱吃卷心菜.”乔治说.

“问题不在于你爱不爱吃,”姥姥很凶地说,“在于对你有什么好处.从现在起,你必须一天三顿吃卷心菜,吃山一样高的卷心菜!里面有毛毛虫就更好了!

“噢.”乔治作呕道.

“毛毛虫能给你脑子.”姥姥说.

“可妈妈把他们洗掉,冲到水槽下面去了. 乔治说.

“你妈妈和你一样蠢,”姥姥说,“卷心菜里没有几条煮熟的毛毛虫,那就什么味道也没有了.还要有些鼻涕虫.

“不要鼻涕虫!”乔治叫道,“我不要吃鼻涕虫!

“无论什么时候我在一片莴苣上看到一条活的鼻涕虫,”姥姥说,“我就马上在它爬走以前,赶紧把它一口吞下去.味道好极了.”她把嘴唇紧紧嘬在一起,她的嘴看上去就像一个起皱的洞.“味道好极了,”她又说了一遍,“毛毛虫﹑鼻涕虫,还有甲虫,你不知道它们对你有多大好处.

“你在开玩笑,姥姥.

“我从来不开玩笑,”她说,“最好的也许就是甲虫,它们咬起来嘎吱嘎吱响!

“姥姥!那太可怕了!

 老妖婆咧开嘴笑着,露出几颗黄牙齿.“如果你走运,”她说,“有时候你就会在一根芹菜里吃到一只甲虫.我最喜欢那样了.

 “姥姥!你怎么能这样呢?

 “在生芹菜梗里,你可以找到各种好东西,”老太太说下去,“有时候是蠼螋.

“这种话我不要听了! 乔治叫道.

“一只肥大蠼螋,味道是非常好的,”姥姥舔着嘴唇说,“不过你把它们放进嘴的时候,得眼疾手快,亲爱的.它的背部尾端有一对很尖利的螯,如果它用这对螯夹住你的舌头,就再也不会放开.因此在蠼螋夹你之前,你得先咬它,嘎吱嘎吱!

乔治开始侧身朝房门蹭过去.他认为离这位丑恶的老太太越远越好.

“你想躲开我,对不对?”她用一个指头笔直地指着乔治的脸说,“你想躲开姥姥.

乔治站在门边看着椅子上这位老妖婆.她在看他.

乔治心里说,她会是一个女巫吗?他一直以为女巫只在童话故事里有,可现在他吃不准了.

“走过来,靠近我些,小朋友.”她用一只粗硬的手指召唤他说,“靠近我些,我来告诉你一些秘密.

乔治没有动.

姥姥也没有动.

“我知道很多秘密.”她说着,忽然微笑起来.这是冷冰冰的干笑,就是蛇在咬你之前会露出的那种微笑.“到姥姥这里来,我会悄悄告诉你一些秘密.

乔治后退一步,挨房门更近一些.

“你不用怕你的老姥姥.”她说,脸上还是那冷冰冰的微笑.

乔治又向后退一步.

“他们有些人…”她说着,一下子从椅子上探出身来,用乔治从未听她用过的一种嗓音说话.“他们有些人,”她说,“具有魔力,能把这个地球上的动物扭曲成古怪的形状…”

一股电流直透乔治的脊梁骨.他开始觉得害怕了.

“他们有些人,”老太太说下去,“舌头上有火,肚子里有火星,手指尖有魔法……

“他们有些人知道一些秘密,他们能让你的头发直立,让你的眼珠子从眼窝里凸出来……”

乔治想逃走,可是他的脚像粘在地板上似的.

“他们知道怎样让你的指甲落下,让牙齿不是长在嘴里,而是从你的指头上长出来.

乔治开始发抖了.最让他害怕的是她那张脸冷冰冰的微笑和那一眨不眨的闪亮眼睛.

“他们知道怎样让你早晨醒来,屁股后面长出一条长尾巴.

“姥姥! 乔治叫起来,“你别说了!

“他们知道一些秘密,我亲爱的,关于那些阴曹地府,那里挤满了鬼怪,你在我身上爬,我在你身上爬……”

乔治朝门口猛冲过去.

   “不管你跑多远,”他听见她还在说,“你逃不脱的……”

   乔治跑进厨房,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选自明天出版社2004年4月出版的《世界奇幻文学大师精品系列——罗尔德·达尔责任编辑陈宇 唐仲明)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