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排水管里

(《精灵鼠小弟》第一章)

(美)怀特 著

任溶溶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美国纽约有一位弗雷德里克·利特尔先生,他的第二个儿子一生下来,人人马上看到,这位小少爷比一只老鼠大不了多少。事实上,这个小宝宝不管从哪一方面看都活像一只老鼠。他只有两英寸左右高,长着老鼠的尖鼻子、老鼠的长尾巴、老鼠的八字须,而且有老鼠那种灵活、害羞的样子。没过多少天,他就不仅是样子像老鼠,连一举一动也像老鼠了——他头戴一顶灰帽子,手握一根小文明棍。利特尔先生和太太给他取了个名字叫斯图尔特,利特尔先生还用四个衣夹和一个香烟盒子给他做了张小床睡觉。

    不像大多数小宝宝,斯图尔特生下来就会走路。一个星期,他已经能够爬着电灯拉绳上电灯了。利特尔太太马上看到,她原先准备好的婴儿衣服用不上了,于是动手给他做了一套蓝色呢子的漂亮小西装,上面有些个贴袋,让他用来放他的手绢、他的钱和他的钥匙。每天早晨斯图尔特穿衣服以前,利特尔太大走进他的房间,把他放在一个小天平上称一称体重,这把小天平实际上是用来称信的。斯图尔特一生下来,本可以花上三分邮票把他当第一类邮件寄走,但是他的爸爸妈妈舍不得寄走,情愿把他留下来。到了一个月大,他的体重也只有三分之一盎司(一盎司是2835克,这么算下来是10克不到),他的妈妈太担心了,于是请医生来看他。

    医生看到斯图尔特很高兴,说一个美国人家生下一只小老鼠是非常非常少有的事。他给斯图尔特量体温,量下来是华氏986度,对于一只老鼠来说,这种体温是正常的。他又检查了斯图尔特的心和胸,用手电筒认真地查看他的耳朵里面。(给老鼠看耳朵内部而不哈哈大笑,这不是每一位医生都能做到的。)一切看来正常没事,利特尔大大得到了这么棒的一份检查报告,心里十分高兴。

    “把他好好养大吧!”医生临走的时候快活地说。

    利特尔家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地方,在纽约市,靠近一个公园。每天早晨太阳从东边窗子照进来,利特尔一家人照例都起得早。斯图尔特对他的爸爸妈妈,对他的哥哥乔治都是个好帮手,因为他个子一点儿大,因为他能做老鼠所能做的事,再加上他很乐意做这些事。比方说有一天,利特尔先生洗完了澡,利特尔太大要把浴缸刷洗干净,这时候她的戒指从手指上掉了下来。发现它已经落到了排水管里,她真是吓坏了。

    “我可怎么办好呢?”她叫起来,勉强忍住眼泪。

  “如果我是你,”乔治说,“我就把一根夹发针弯成鱼钩样子,拴上一根线,把戒指从排水管里钓上来。”

  于是利特尔太太找来一根线和一根夹发针,钓戒指钓了差不多半个钟头。但是下面排水管里黑咕隆咚的,她还没有把钩子放到下面戒指的地方。钩子老像被什么东西挂住了。

  “运气好吗?”利特尔先生走进浴室问道。

  “根本没有运气,”利特尔太大说。“戒指在下面太深

了,我根本钓不上来。”

    “我们为什么不让斯图尔特下去把它拿上来呢?”利特

尔先生出了个主意。“怎么样,斯图尔特,你肯试试吗?

    “好,我肯,”斯图尔特回答说,“不过我想,我最好换条旧裤子,想来下面一定很湿。”

    “全为了这个缘故,所以不顶用,”乔治说,他那个钩子划没有成功,他有点生气。

    就这样,斯图尔特穿上他的旧裤子,准备好下排水管去拿那只戒指。他决定沿着那根线下去,让爸爸在上面拿着线的一头。“我把线扯三下,你就把我披上来,”他说。

    利特尔先生跪在浴缸里,斯图尔特轻轻松松地滑下了排水管,看不见了。过了一分钟不到,线给很快地扯了三下,利特尔先生小心翼翼地把线拉上来。瞧,在下面线头上是斯图尔特,戒指稳稳当当地戴在他的脖子上。

    “噢,我勇敢的小宝贝,”利特尔太大一面自豪地说,一面亲斯图尔特,并且感谢他。

    “下面怎么样?”利特尔先生问道,他对自己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一向好奇。

  “没什么,”斯图尔特说。

  但事实上排水管弄得他浑身湿嗒嗒黏糊糊,他只好大大洗了个澡,再用妈妈的紫罗兰香水把全身喷了一通,才觉得自己又缓过气来。家里人人认为,在这整个事情上,他实实在在是棒极了。

(选自《精灵鼠小弟 吹小号的天鹅》上海泽文出版社2000年5月第1版)

[译者介绍]    任溶溶,我国著名翻译家。广东鹤山人,1923年生于上海。1945年毕业于大夏大学中国文学系。后从事编辑工作,长期在少年儿童出版社和上海译文出版社工作。1941年翻译第一篇苏联小说。1945年翻译第一篇儿童文学作品。从此,他以儿童文学为终身事业。他翻译过许多外国儿童文学作品,如普希金童话诗,叶尔肖夫童话诗《小驼马》,意大利童话《木偶奇遇记》、《假话国历险记》,英国童话《彼得·潘》、《柳树间的风》、《随风而来的波平斯阿姨》,瑞典童话《长袜子皮皮》、《小飞人》等等 。他自己还创作了童话《没头脑和不高兴》、《一个天才杂技演员》和一些儿童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