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太空旅馆

(查理和大玻璃升降机》第二章 )

(Charlle and the Great Glass Elevator)

(选自《世界奇幻文学大师精品系列——罗尔德·达尔

罗尔德·达尔(英)著   任溶溶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与此同时,绕着地球运行的不止是一架大玻璃升降机。两天前,美国成功地发射了它的第一家太空旅馆。这是一艘巨型的香肠形太空船,长度不少于一千英尺,名为“美国太空旅馆”,是太空时代的奇迹。这旅馆里有网球场、游泳池、体育馆、儿童游戏室和五百个带浴室的豪华客房。旅馆里有全套空调设备,还装有重力制造机,人在里面不会飘来飘去,可以正常行走。

这个惊人的物体现正在离地面二百四十英里的高度绕着地球飞行。住客要由肯尼迪宇航中心发射的小太空船接送。太空船的服务时间由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小时一班。不过目前旅馆里空无一人,连一个宇航员也没有。因为没有一个人真正相信这样大的东西能离开地球而不爆炸。

但是发射非常成功,现在这家太空旅馆正安全地在轨道上运行。因此,当务之急就是送出第一批住客。传说美国总统本人将是第一批住进旅馆的客人之一,全世界各色人等自然掀起了预订客房的热潮。好几位国王和王后已经打电报向华盛顿白宫预订房间。得克萨斯州一位叫奥森·卡特的百万富翁即将和好莱坞的少女明星海伦·海沃特结婚,他愿花十万美元一天的代价租住一个蜜月套房。

但在把客人送上旅馆之前,旅馆里先要有人接待他们,因此这时候还有一个有趣的物体正在绕着地球飞行。这是一艘很大的太空运输船,它里面载着“美国太空旅馆”的全体工作人员,其中有经理、副经理、接待员、男女服务员、收拾房间的女侍应生、糕点面包师傅、行李搬运员等。这艘太空船由三位著名的宇航员驾驶,分别是:沙克沃思、香克斯和肖勒。他们个个英俊、聪明、勇敢。

“还有一小时,”沙克沃思用扩音器对乘客们说,“我们就要和‘美国太空旅馆’—未来十年内你们的安乐窝—对接。现在你们向前看,就可以看到这艘特别的宇宙飞船了。哈哈!我看到那里有样东西在飞行!朋友们,那一定是宇宙飞船!百分之百是有一样东西在我们的前面!”

沙克沃思、香克斯和肖勒,还有经理、副经理、接待员、男女服务员、收拾房间的女侍应员、糕点面包师傅、行李搬运员等,全都兴奋地望向窗外。沙克沃思发射了两颗小型火箭使太空船走得更快,他们开始快速地追上去。

“嘿!”肖勒叫道,“那不是我们的太空旅馆!”

“神圣的老鼠!”香克斯叫道,“以古代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的名义问:那是什么呀?”

“快把望远镜给我!”沙克沃思叫道。他用一只手调校望远镜,用另一只手打开连接他和地面控制站的开关。

“哈啰,休斯敦!”他对着话筒叫道,“我们这里有一样东西正在发疯似的飞行!有一样东西正在我们前面沿着轨道运行,这东西不像我见过的任何宇宙飞船,我绝对没有看错!”

“马上细致描述。”休斯敦地面控制中心的人员命令说。

“这个东西……这个东西是全部用玻璃制造的,方形,里面有不少人!这些人全都在飘来飘去,像金鱼缸里的鱼!”

“里面共有几个宇航员?”

“一个也没有,”沙克沃思说,“他们不可能是宇航员。”

“你根据什么这样说?”

“因为他们当中至少有三个人穿着睡袍!”

“不要傻了,沙克沃思!”地面控制中心的人呵斥他,“朋友,镇静下来!这是严肃的事情!”

“我对天发誓!”可怜的沙克沃思叫道,“他们当中的确有三个人穿着睡袍!两位老太太和一位老先生!我看得清清楚楚!我甚至看到了他们的脸!哎呀,他们比摩西①还要老!大概九十岁!”

“你发疯了,沙克沃思!”地面控制中心的人叫道,“现在我要解除你的职务!叫香克斯对话!”

“我是香克斯,”香克斯说,“请你听着,我的确看到了三个穿睡袍的老家伙在那古怪的玻璃箱里飘来飘去。还有一个滑稽的矮子,长着一把山羊胡子,头戴一顶黑色高顶大礼帽,身穿一件暗紫色天鹅绒燕尾服和一条深绿色裤子……”

“住口!”地面控制中心的人哇哇大叫。

“还有,”香克斯说,“还有一个小孩,大约十岁……”

“那不是小孩,你这蠢才!”地面控制中心的人叫道,“那是一个伪装的宇航员!那是一个穿上了小孩衣服的小个子宇航员!那些老人也是宇航员!他们全都伪装了!”

“但他们是什么人呢?”香克斯叫道。

“我怎么知道?”地面控制中心的人说,“他们也向我们的太空旅馆飞去吗?”

“他们正是向那里飞去!”香克斯叫道,“现在我可以看到太空旅馆了,在前面约一英里。”

“那些人要去炸掉它!”地面控制中心的人大叫,“这是要命的!这是……”他的声音忽然被打断了。透过耳机,香克斯听到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声音。这声音深沉而粗哑。

“我来负责这件事,”那深沉而粗哑的声音说,“你在太空运输船里吗,香克斯?”

“当然,”香克斯说,“但是你怎么胆敢插进来!别把你的大鼻子插到这件事上面来。你到底是谁?”

“我是美国总统。”那声音说。

“我是奥芝国的巫师①。”香克斯说,“你到底是谁?开什么玩笑?”

“不要说废话,香克斯,”总统喝令他说,“这是十万火急的国家大事!”

“真倒霉!”香克斯转脸对沙克沃思和肖勒说,“真是总统,是吉利格拉斯总统……哈啰,总统先生,你今天好吗?”

“在那艘玻璃太空船里共有几个人?”总统发出刺耳的声音问道。

“八个。”香克斯说,“全都在飘来飘去。”

“飘来飘去?”

“我们脱离了地心吸力,总统先生,所以所有的东西都飘来飘去。我们如果不是用皮带拴在座位上,也是要飘来飘去的,你不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总统说,“关于那架玻璃太空船,你还有什么可以告诉我的?”

“里面有张床,”香克斯说,“一张双人大床,它也在飘来飘去。”

“一张床!”总统吼叫,“谁听说过在宇宙飞船里有床的!”

“我发誓那是一张床。”香克斯说。

“你一定是个糊涂虫,香克斯!”总统说,“你和一个炸面包圈一样呆头呆脑!让我和肖勒说话!”

“我是肖勒,总统先生,”肖勒从香克斯手里接过话筒说,“很荣幸能和总统你说话。”

“噢,闭嘴!”总统说,“你只要把看到的东西告诉我就行了。”

“没错,总统先生,那的确是一张床,我从望远镜里可以看到它。它上面有床单、毛毯、有床垫……”

“那不是床,你这个胡说八道的笨蛋!”总统大叫,“你不明白吗?这是一个诡计!这是一个炸弹!这是一个伪装成床的炸弹!他们要炸掉我们那座顶刮刮的太空旅馆!”

“他们是谁呀,总统先生?”肖勒问道。

“别多嘴,让我想一想。”总统说。

好一会儿工夫,一点声音也没有。肖勒等得好不心焦。香克斯和沙克沃思也一样。还有经理、副经理、接待员、男女服务员、收拾房间的女侍应生、糕点面包师傅、行李搬运员等也一样。在下面休斯敦的巨大控制中心大厅,上百名控制人员对着仪器坐着,一动不动,等着听总统接下来要给宇航员们下达什么指示。

“我刚想起一件事,”总统说,“在你们上面,太空船前端有电视摄像机是吗,肖勒?”

“当然有,总统先生。”

“那么快把它打开,你这饭桶,让我们下面的人看看这个东西!”

“我竟没有想到这个好主意,”肖勒说,“你真不愧是一位总统。我这就把它打开……”他伸出手去打开太空船顶上的电视摄像机。这时候,全世界正在收音机旁倾听着的五亿人,马上向他们的电视机扑过去。

从电视荧光屏上,他们清楚地看到了沙克沃思、香克斯和肖勒所看到的东西—一个绕着地球轨道出色地飞行的古怪的玻璃箱。玻璃箱里,虽然看得不太清楚,但确实看到了七个大人、一个小孩和一张双人大床,全都在飘来飘去。大人中有三个是光着脚,穿着睡袍的。玻璃箱再过去,就是闪闪发亮的那座银色的巨型“美国太空旅馆”。

但所有的人盯着看的却是这个古怪的玻璃箱和它里面的古怪生物——八名宇航员。他们身体太棒了,连宇航服也不用穿。这些人是谁?他们从哪里来?真见鬼,那外表是双人床,看上去很可怕的庞然大物又是什么?总统说它是一个炸弹,他的话也许是对的。不过他们要用它来干什么呢?于是从美国到加拿大,到苏联,到日本,到印度,到中国,到非洲,到英国,到法国,到德国,世界各地的电视观众全都开始恐慌了。

“让电视摄像机对准他们,肖勒!”总统通过无线电命令道。

“遵命,总统先生!”肖勒回答说,“我一定照办!”

(选自明天出版社2004年4月出版的《世界奇幻文学大师精品系列——罗尔德·达尔责任编辑 金军)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