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卡先生飞得太高了

(查理和大玻璃升降机》第一章 )

(Charlle and the Great Glass Elevator)

(选自《世界奇幻文学大师精品系列——罗尔德·达尔

罗尔德·达尔(英)著   任溶溶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我们上次看到查理时,他正乘着大玻璃电梯高高地飞在他家乡的市镇上空。那是不久以前,旺卡先生告诉他说,即整座惊人的巧克力大工厂现在全归他所有了之后的事。如今我们这位小朋友正带着全家人乘电梯奏凯而归去接收这座工厂。只是为了再提醒诸位一次,我现在把电梯里的全体乘客再介绍一遍:

查理·巴克特:故事的主人公。

威利·旺卡先生:出色的巧克力制造商。

巴克特先生和太太:查理的爸爸和妈妈。

约瑟夫爷爷和约瑟芬奶奶:巴克特先生的爸爸和妈妈。

乔治姥爷和乔治娜姥姥:巴克特太太的爸爸和妈妈。

 

约瑟芬奶奶、乔治娜姥姥和乔治姥爷还躺在床上。这张床是在电梯正要起飞时被推进去的。诸位一定还记得,约瑟夫爷爷早已下床,还陪着查理去参观了那座巧克力工厂。  

大玻璃电梯在一千英尺高空,正在良好的状态下飞行。天空一片湛蓝。在电梯里,每个人想到即将住进著名的巧克力工厂就激动万分。约瑟夫爷爷在唱歌;查理在蹦蹦跳跳;巴克特先生和太太多年来第一次露出笑容;床上三位老人家龇着没牙的粉红色牙龈相对而笑。

“是什么使得这个发疯的东西飘在空中啊?”约瑟芬奶奶呱呱地叫道。

“老太太”,旺卡先生说,“这个东西不再是电梯了。电梯只能在大厦里面升降,但这一架把我们带上了天空,它已经成了一架升降机—一架大玻璃升降机。”

“是什么东西使它逗留在天上呢?”约瑟芬奶奶问道。

“是天钩。”旺卡先生答道。

“你的话使我觉得太奇怪了。”约瑟芬奶奶说。

“亲爱的老太太,”旺卡先生说,“你只是少见多怪。等到你和我们在一起多待一会儿,就什么东西也不会再使你觉得奇怪了。”

“这些天钩,”约瑟芬奶奶说,“它用一头钩住了我们正乘着的这个新奇玩意儿,对吗?”

“对。”旺卡先生说。

“那么另一头钩住什么呢?”约瑟芬奶奶又问。

“我的耳朵一天比一天聋了,”旺卡先生说,“回去以后,请别忘了提醒我去看耳科医生。”

“查理,”约瑟芬奶奶说,“我实在不太信任这位先生。”

“我也不信他,”乔治娜姥姥说,“他胡天胡地的。”

查理向床上俯下身去,在两位老太太耳边悄悄地说:“请不要扫兴。旺卡先生虽然是一位怪人,但他是我的朋友。我喜欢他。”

“查理说得对。”约瑟芬奶奶插进来悄悄地说,“安静些,不要找麻烦。”

“我们得快一点!”旺卡先生说,“我们花了那么多时间,路却走得那么少!不行!等一等!换个办法!把它倒过来!谢谢!现在我们回工厂去!”他拍了一下手,在空中跳了两英尺高,大声叫道:“我们要飞回工厂!但是下去以前必须先上去。我们必须愈飞愈高!”

“我怎么跟你们说的?”约瑟芬奶奶说,“这个人疯了!”

“别吵,约瑟芬,”约瑟夫爷爷说,“旺卡先生完全知道他在做什么。” 

“他疯得像一只螃蟹!”乔治娜姥姥说。

“我们必须飞得更高!”旺卡先生说,“我们必须飞得非常非常高!抱着你们的肚子吧!”他按下一个棕色的按钮。升降机一阵颤动,接着发出可怕的嘘嘘声,像火箭那样霍地直冲云霄。所有的人紧紧靠在一起。大升降机不断加速,机外呼呼的风声愈来愈响,愈来愈凄厉,最后还发出刺耳的尖啸声,机内的人说话想让别人听见,得扯着嗓子大叫大嚷。

“停下来!”约瑟芬奶奶哇哇叫道,“约瑟夫,快让它停下来!我要下去!”

“救命啊!”乔治娜姥姥哇哇大叫。

“下去!”乔治娜姥爷哇哇大叫。

“不!不!”旺卡先生也哇哇大叫着回答,“我们必须上去!”

“为什么?”他们同时叫着问,“为什么要上去而不是下去?”

“因为在愈高的地方开始降落,冲撞的力度就愈大。”旺卡先生说,“我们必须用最大的力度向下冲撞。”

“我们要撞什么?”他们大叫道。

“那还用说,当然是工厂啰!”旺卡先生回答。

“你真是荒唐到顶了,”约瑟芬奶奶说,“我们会被撞成一摊血浆的!”

“我们会像鸡蛋那样被撞碎的!”乔治娜姥姥说。

“这是我们必须采取的惟一办法。”旺卡先生说。

“你是不是在说笑话。”约瑟芬奶奶说,“你……你是在说笑话。”

“老太太,”旺卡先生说,“我从来不说笑话的。”

“哎哟!我的天啊!”乔治娜姥姥大叫道,“我们完了,一个也逃不了!”

“大有可能。”旺卡先生说。

约瑟芬奶奶尖叫着钻到被单底下,乔治娜姥姥抓住乔治姥爷,抓得那么紧,乔治姥爷连样子都变了。巴克特先生和太太两人紧抱着站在那里,吓得话也说不出来。只有查理和约瑟芬爷爷仍保持冷静。他们曾经和旺卡先生一起作过长途旅行,对于那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大升降机不停地上升,而且愈升愈高,连查理也不由得有点紧张。“旺卡先生!”他的叫声盖过周围的喧闹声,“我只是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用那样可怕的速度往下冲?”

“我亲爱的孩子,”旺卡先生回答说,“我们不用惊人的速度向下冲,就不能穿过工厂的屋顶回到地面。屋顶那么牢固,是不容易被撞出一个洞来的。”

“但是屋顶上已经有了一个洞,”查理说,“我们出来时已经撞出一个洞了。”

“那么我们必须再撞出一个。”旺卡先生说,“两个洞总比一个洞好,任何一只老鼠都能告诉你这个道理。”

大玻璃升降机愈升愈高,很快他们就看到地球上的大洲和大洋,它们像一幅地图展现在他们的脚底下,太美丽了,但这样站在玻璃地板上看下去却总叫人觉得不是味儿。现在连查理也开始感到害怕了。他紧紧拉住约瑟夫爷爷的手,抬起头担心地看老人家的脸。“我害怕,爷爷。”他说。

约瑟夫爷爷用一只手抱住查理的肩头,把他搂在怀里。“我也害怕,查理。”他说。

“旺卡先生!”查理叫道,“你不认为已经够高了吗?”

“差不多了,”旺卡先生回答说,“但还不够。现在请不要和我说话。千万不要打搅我,在这要紧关头我必须聚精会神地看着。时机要选择得分秒不差,我的孩子,这是我们必须做到的。你看见这一个绿色按钮了吗?我必须在最适合的时刻按它。迟按半秒钟我们就会升得过高!”

“升得太高会出什么事?”约瑟夫爷爷问道。

“请不要说话,让我全神贯注!”旺卡先生说。

就在这要紧关头,约瑟芬奶奶从被单底下伸出头来,从床边往下看。透过玻璃地板可以看到整个北美洲就在近两百英里以下,看上去不比一块巧克力糖大一点。“必须有人制止这种疯狂的行为!”她哇哇大叫着,伸出一只皱巴巴的手,一把抓住了旺卡先生大礼服的燕尾,把他向后倒拉到床边来。

“不要拉,不要拉!”旺卡先生嚷嚷着要挣脱身子,“放开我!我要看看!不要打搅驾驶员!”

“你这个疯子!”约瑟芬奶奶大叫着,拼命地摇晃旺卡先生,把他摇得头昏脑涨,“快把我们送回家!”

“放开我!”旺卡先生大叫,“我必须按按钮,不然我们就升得太高了!放开我!放开我!”可是约瑟芬奶奶拉住他不放。“查理!”旺卡先生叫道,“快按按钮!绿色的一个!快!快!快!”

查理一个箭步跑上前,在那个绿色的按钮上用力一按,升降机马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上下翻转。突然,呜呜声猛地停止,四周静得很可怕。

“太晚了!”旺卡先生叫道,“噢,我的天啊!我们出事情了!”他说话时,三位老人家连同床,再加上旺卡先生自己,全都轻飘飘地离开了地板,悬在半空中。查理和约瑟夫爷爷、巴克特先生和太太也都飘起来。一转眼工夫,所有的人连同那张床,在大玻璃升降机里像气球一样飘来飘去。

“现在瞧你做的好事!”飘浮在半空中的旺卡先生说。

“出什么事了?”约瑟芬奶奶叫起来。她已经飘离了床,穿着睡袍的她在升降机的天花板下盘旋。

“我们升得太高了吗?”查理问道。

“太高?”旺卡先生叫道,“当然太高!你们知道我们到哪里了?我们已经进入地球轨道!”

他们目瞪口呆,透不过气来。他们都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现在我们正以一万七千英里的时速在绕着地球运行。”旺卡先生说,“看它怎样吸住了你们!”

“我透不过气来了!”乔治娜姥姥说,“我不能呼吸了!”

“你当然不能呼吸,”旺卡先生说,“因为这里没有空气。”他在天花板底下像游泳一样飘到一个写着“氧气”的按钮边上把它按了下去。“好了,”他说,“现在可以呼吸了。”

“这是一种奇怪透了的感觉,”查理说着游来游去,“我觉得自己像一个泡泡。”

“真了不起,”约瑟夫爷爷说,“我好像一点重量也没有。”

“你是没有重量,”旺卡先生说,“我们全都没有重量—一盎司的重量也没有。”

“一派胡言!”乔治娜姥姥说,“我的重量刚好是一百三十七磅,一点也不少。”

“但是你现在没有了,”旺卡先生说,“一点儿重量也没有了。”

三位老人家—乔治姥爷、乔治娜姥姥和约瑟芬奶奶发疯似的想要回到床上去,但是都没成功。床在半空中飘来飘去,每次到了床上要躺下去,床又飘走了。查理和约瑟夫爷爷只管哈哈大笑。“有什么好笑的?”约瑟芬奶奶说。

“我们终于使你们离开了床。”约瑟夫爷爷说。

“闭上你的嘴!快帮我们回到床上去!”约瑟芬奶奶生气地说。

“这你休想!”旺卡先生说,“你们永远也不能躺下来了,就这样快快活活地飘来飘去吧。”

“这个家伙简直是个疯子!”乔治娜姥姥叫道,“我说大家当心点,不然他要使我们全都完蛋的!”

(选自明天出版社2004年4月出版的《世界奇幻文学大师精品系列——罗尔德·达尔责任编辑 金军)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