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

(选自《童话仙境旅游公司》第一部)

(获《儿童文学》年度优秀作品奖)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童话仙境旅游公司”里,记者狼做好了第三艘充气飞船。

    “你瞧,小红帽已经死了,我也该返回童话世界了,”记者狼说,“唉,小红帽是一个好敌人,我很怀念她。虽然小红帽不是我亲手杀死的,但整个过程都由我背后操纵,所以杀死她的罪魁祸首——不不,杀死她的主谋——也不好听,总之杀死她的那个人,是我是我还是我。如今是高科技时代了,办事不能象以前一样只靠体力,要多依靠我这智商高达二百五的大脑!”

    一番话说得记者狼陶醉不已,没想到一个重物从空中出现,咚的一声砸在他头上。

    “哎哟哇!”记者狼大声嚎叫,“谁家倒马桶不看看地方?”

    “不是马桶,是我呀,”莱莱说,“我又从童话世界里出来了!”

    “你?”记者狼惊讶极了,“你怎么还没死?”

    “什么,你盼我死吗?”

    “我当然……不盼你死,”记者狼差点露馅,“我刚才那句话表现的是一种喜出望外的情感,当然我是偶像派的,所以演技稍逊。我再给你表演一回,请注意体会,是喜出望外啊!”

    记者狼酝酿感情,双手握于胸前,摇头晃脑地说:“噢,你还~~没死呀!”

    莱莱一哆嗦,“我起鸡皮疙瘩了。”

    “是呀,看来问鼎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非一日之功。”记者狼自己也感觉不好,“我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小红……莱莱,为什么你能两次死里逃生?”

    “可能是因为它,”莱莱指着胸前的护身符,“每当我遇到危险,总感到护身符给我力量,将我甩回现实世界。”

    “噢,我竟然忘了这个可恶的小东西!”记者狼咬牙切齿,“喂,能摘下来给我看看吗?”

    莱莱把护身符递给记者狼,记者狼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眼,突然把护身符放进嘴里使劲一咬——咔吧!

    “哎呀!”莱莱和记者狼同时尖叫,不过后面的话就不一样了,莱莱说:“我的护身符!”记者狼惊呼:“我的大牙!”

    原来护身符坚硬无比,记者狼的牙被崩碎了。

    “你干吗咬护身符?”莱莱警惕了,“快把护身符还给我!”

    “我几系(只是)……系系(试试)它灵呼(不)灵,”记者狼说话漏风,但并不把护身符还给莱莱,“喂,我说莱莱!”记者狼转换话题,“我又造好一艘飞船,你还想不想去童话世界?”

    “想呀,”莱莱说,“白雪公主还在长眠,而王子又失去了我和海的女儿,我一定要让他们都有个圆满的结局!”

    “那还等什么,快上飞船!”

    “好啊,不过请你别象前两次一样编什么自动操纵程序,一次把我带到火焰山,一次把我带到大海。”

    “好说,这次我什么程序也不编了还不行吗?——快上船!”

    莱莱被记者狼推上充气飞船,回头说:“哎,你还没还我护身符呢!”

    “傻瓜,我还你护身符,还怎么弄死你?”

    莱莱一愣,“你说什么?”

    “真是个大笨蛋!”记者狼摇身一变——还是记者狼,“在现实世界我无法施展‘变形术’,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就是大灰狼,你就是小红帽,我办公司的目的就是要消灭你——Good bye!”

    记者狼一按开关,充气飞船嗖的一声飞出去,消失在空气中!它载着莱莱飞到童话世界的上空,突然停住。

    “抱歉啊,”充气飞船礼貌地说,“大灰狼没有给我编飞行程序,我不能飞了。”

    也不留点时间让莱莱表示惊诧,充气飞船做着空中转体一万八千度,忽悠、忽悠地跌落下去!莱莱发出了惊叫,但下落的速度太快了,那叫声一出口就远远地被抛在后面,结果莱莱叫了半天也没听见自己的喊声。

    地面的景物越来越清晰:这是一个农场,宽阔的草地上散落着牛、马、羊,还有一大群鸭子。鸭子们惊叫着四散奔逃:“嘎嘎嘎嘎好可怕,这个炸‘蛋’真叫大!”

    莱莱使劲呼唤:“降落伞、降落伞!”

    但是失去护身符,她的“召唤术”不灵了。莱莱一头栽到鸭舍里,眼前一片漆黑。

    “噢,我完蛋了!”莱莱伤心地想,“想不到我堂堂五·(2)班文艺委员、班上成绩最好的人、李大奇倾慕的对象、著名的讲童话大王李伊莱——莱莱,竟然死在鸭子的窝里!如果我晚上不回家,爸爸会不会去报警?警察叔叔找不到我,会不会请教科学家?科学家经过周密计算,会不会联想到可怕的外星人劫持?如果外星人劫持了我,它们来自哪个星球?那个星球有汽水吗、有巧克力吗、有动画片——咦?”莱莱突然反应过来,“我说了这么一大通废话,怎么还没死?”

    莱莱伸手摸摸,自己好象被关在一个狭小的、椭圆形的空间里。她想找到一条出路,就用嘴去啄——怪了,自己怎么会用嘴,而不是习惯性地用手?

    嗑嗑嗑,莱莱的嘴还真厉害,竟然把封闭的椭圆啄裂了!一道阳光射进来,莱莱高兴地叫道:“嘎嘎,嘎嘎!”

    “哇!”莱莱吓得急忙捂住自己的嘴,“我怎么发出这种声音?”

    还有更奇怪的事:莱莱的手毛茸茸的,弄得鼻孔又酸又痒,特想打喷嚏!

    莱莱用力撑开椭圆壳,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怪物!那怪物长着鸭子的眼睛、鸭子的鼻子和鸭子的嘴,简直就是一只大鸭子!

    “哎哟,我的小乖乖出来喽!”大鸭子用扁嘴亲莱莱,“快叫妈妈!”

    莱莱尽管害怕,还是鼓足勇气说:“你才不是我妈妈!”

    “傻孩子,”大鸭子一点也不生气,脸上笑眯眯的充满了母爱,“我把你生下来我又把你孵出来,我不是你妈妈谁是你妈妈?”

    “什么,把我孵出来?”莱莱回头一瞧:真的,刚才那个破裂的容器,分明就是一个蛋壳!再低头一看:我的妈呀,自己身上黄叽叽毛绒绒的,不是鸭子是什么?!

    “这么说,我变成了鸭子?”莱莱想笑又想哭,“这也太荒谬了!”

    “孩子,你用词好高深噢,”鸭妈妈说,“什么叫‘荒谬’?我猜它是一种好吃的水草?”

    “不,荒谬就是……”莱莱思考着怎么跟一只鸭子解释抽象词语,“比如说你是鸭子,而鸭子是不会孵蛋的,你怎么能孵出小鸭子呢?对了,‘荒谬’就是不可能的意思!”

    “不可能?”鸭妈妈笑了,“我的傻孩子,在童话世界里,没有不可能!”

    莱莱一愣,“说得太对了!这么说,我变成一只鸭子,也就不值得奇怪了。不过如果有下次的话,我还是希望自己不要变成鸭子,最好变成一位仙女。”

    这时旁边的鸭蛋都咔嚓咔嚓破裂了,钻出来一个个毛茸茸、黄叽叽的小鸭子。它们都围着鸭妈妈嘎嘎叫着:“妈妈妈妈,我有一个好妈妈!”

    “好好,多可爱的孩子呀,真不明白人类为什么要搞计划生育!”鸭妈妈乐得合不拢嘴,“你瞧,我的孩子们长得都跟我一模一样——噢不!”

    鸭妈妈盯着莱莱,半天才说:“你长得可真是大呀!”

    “我大吗?”莱莱环顾四周:自己的“兄弟姐妹”们,个个只到自己的屁股那么高!

    “怪物怪物!”小鸭子们起哄,“妈妈妈妈,它不是您的孩子,它是一个怪物!”

    “它是外星鸭!”一只歪嘴巴小鸭子尖声喊道。

    “这真是很奇怪,”鸭妈妈用翅膀托住头,作沉思状,“早在孵蛋的时候,我就发现你这个蛋大得反常,硌得我屁股好疼。我时常劝慰自己:忍一忍吧鸭妈妈,蛋是你生的,你就要负责到底!可是没想到,你孵出来还是这么大!”

    “这可不怪我!”莱莱忍不住说,“我不知道我的兄弟姐妹是这么的小!”

    “哇,你还敢攻击我们?”小鸭子象炸了锅,一个个上蹿下跳,“揍它,揍它!”

    莱莱笑了,“你们又没有拳头,怎么揍?”

    众小鸭看着自己的翅膀,呆住了。那只歪嘴巴小鸭突然冒出一嗓子:“啄它!”

    小鸭们反应过来,“对了,啄它,啄它!”

    十几只鸭嘴向莱莱啄来。鸭嘴的前端又圆又平,啄人一点不疼。可是歪嘴巴鸭很坏,它啄的时候嘴巴一张一张,这样就能咬住莱莱的毛,然后使劲一拽揪下来。莱莱从来没长过鸭毛,没想到鸭毛被拽下来是这样的疼。好汉不吃眼前亏,莱莱急忙逃窜。

    莱莱使劲地逃啊逃,鸭子们使劲地追啊追。莱莱个子大腿长,跑起来比小鸭子快。可是莱莱不认路,跑了半天还在原地打转,还经常召来惊天动地的警告声。

    “喂!”这是牛伯伯粗重的声音,“不要撞我的腿好不好?”

    “嗨!”这是猪大叔躺在烂泥塘里嘟噜,“你把我的肚皮当作山坡啦?”

    “汪汪!”这个声音,不说你也知道是谁,“竟敢踩我的尾巴,不想活了你!”

    莱莱被吓坏了,她没想到换一个生存角度,这些家畜竟然如此恐怖。最后莱莱慌不择路,一头扎进了池塘。

    “完了,这回真的完了!”莱莱绝望地想,“我不会游泳,一定会淹死的!”

    莱莱闭上眼睛等待死亡,但是她心里却流淌过一股亲切的感觉,仿佛她生来与水就是一家的。莱莱睁开眼:真是奇迹,自己竟然浮在水面!她试着拨动双掌,竟然轻柔地游动起来!

    “我的妈呀!”小鸭子们在岸边惊呼,“我们还不敢下水,它竟然在水中畅游!”

    “长大以后,它可能会夺得奥运会游泳冠军!”歪嘴巴鸭说,“这正是我妒忌它的原因!”

    “孩子们,快回来!”鸭妈妈在远处召唤,“俗话说:‘童话世界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小鸭子们一摇一摆地返回,莱莱没敢跟上去。这时乌云象洪水一样涌来,遮蔽了天空。寒风吹起来了,天上飘起了雪花。

    “真的是童话世界呀,”莱莱想,“刚才还是艳阳天,现在竟然下起雪来!”

    雪花越下越大,天气越来越冷。池塘周围的水结冰了,莱莱不得不使劲地游动,一方面可以产生一点热量,另一方面阻止冰面的扩大。

    但别忘了,她是一只刚刚出生的小鸭子啊,怎么能与充满魔力的大自然对抗呢?冰面越来越大,水面越来越小。莱莱又饥又冷,渐渐游不动了,她的意识也模糊了。

    “我知道我是谁了,”莱莱迷迷糊糊地想,“这个情节在童话《丑小鸭》里出现过,我就是那只可怜的丑小鸭!不过我知道,经历了这番风雪,我将变成一只美丽的天鹅!”

    这个结果真是令人振奋,可惜莱莱再也振奋不起来,它已经被冰雪冻僵,失去了知觉……

    莱莱会死吗?不会的,因为动物有一种本能,那就是冬眠。蛇会冬眠,青蛙会冬眠,连又蠢又笨的大狗熊都会冬眠,鸭子……对了,好象从没听说鸭子会冬眠嘛。不过请你不要忘记,这里是童话世界,没有什么不可能!

    莱莱在冬眠中度过了漫长的冬季,她没有做梦,因为她的梦也被冻住了。当春天的第一缕春风吹来时,莱莱苏醒了。她听到的第一句话是:“快看啊,池塘里有一只天鹅!”

    发出惊叫的,竟然是长大后的小鸭!

    莱莱低头俯视水面,它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一个高贵的、优雅的天鹅!

    莱莱不禁想起《丑小鸭》那精彩的结尾,脱口而出朗诵道:“当我还是一个丑小鸭的时候,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幸福!”

    “你幸福吗?”歪嘴巴鸭说,“我能让你更加幸福——看我快刀!”

    莱莱一惊,然而来的不是刀,而是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莱莱在网里挣扎,歪嘴巴鸭阴笑着说:“我要把你送到王宫,变成餐桌上的一道大菜,看你还幸福不幸福!”

    咚的一声,莱莱被歪嘴巴鸭的闷棍打中,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莱莱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被香味环绕——这里是厨房。还好,莱莱并没有褪毛后被烤得金黄,放在盘子里。一位胖厨师将莱莱拎起来,一边用菜刀在她身上比划,一边痛哭流涕。

    “多好的人啊!”莱莱说,“如果你为我感到难过,就放了我吧!”

    “不要自作多情,我是为自己难过,”胖厨师抹着眼泪,“王子得了忧郁症,什么饭都吃不下。国王下令:如果我再不做出让王子食欲大动的饭菜,就要杀了我!”

    “所以你才用天鹅——也就是我来做菜?”莱莱冷得一哆嗦,“这样王子总该有兴趣了吧,你为什么还要哭呢?”

    “天鹅肉有什么了不起,我连恐龙肉都给王子做过,还是不灵!”胖厨师的泪水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我估计即使把你端上去,也不能讨王子欢心,唉,我是死定啦!”

    “‘吃’不能治百病呀,”莱莱反倒开导胖厨师,“王子不吃饭是因为忧郁,那么你只要解开他的心病,他自然狼吞虎咽了——王子为什么伤心?”

    “因为他的新婚妻子跑了,”胖厨师说,“王子新婚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身边没有妻子莱莱,只有一滩血!”

    “莱莱?!”莱莱惊呼,“那就是我!”

    “你呀?别臭美了!”

    “真的,骗你不是人!”

    “你本来就不是人,你是天鹅。”

    “那么,骗你是小狗!”莱莱说,“想继续活下去,享受明天的阳光吗?就按我说的去做!”

    “听你的?我凭什么听一只鹅的话?”胖厨师挥舞地菜刀,“据我所知,鹅的智商只有26,而我的智商高达28!”

    “请你把情况搞清楚!”莱莱胜券在握,说话一点也不客气,“第一种情况:你不听我的,把我变成烤鹅送给王子,王子不吃,国王说:‘咔嚓!’”

    胖厨师吓得一缩脖子。

    莱莱继续说:“第二种情况:听我的,王子胃口大开,国王高兴,说:‘噼啪’——就是放礼炮,给你挂勋章!”

    “噢?”胖厨师含着手指头,“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把我送到王子面前——活的。”

    “让王子生吃天鹅?!”胖厨师蹦起来,“我看你是疯了!”

    “我是疯儿你是傻,”莱莱说,“听不听随你的便!”

    “我才不听呢!”

    胖厨师说完就把莱莱活生生地送到王子面前,因为他别无选择。王子看到天鹅说;“好丑。”——这也难怪,莱莱一直没洗过澡。国王的反应就要多一些,他先是吹胡子,然后瞪眼,最后手一挥喝道:“……”

    “慢!”莱莱抢先发言,“我能治好王子的病!”

    国王愣住了,“谁在说话?”他疑惑地问,“我得了红眼病耳朵不大好——难道是这只鹅?”

    “天鹅!”莱莱纠正,“王子,我就是莱莱。”

    王子苦笑,“连鹅都来耍我?”

    “我真的是莱莱!”莱莱说,“我还知道我们是怎样认识的:你的泰坦尼克号遇难,我把你救了起来!”

    “这全童话世界都知道。”

    “我还知道你的身体特征:你的背上0.618黄金分割处有一颗痣,红的!”

    “你大概飞到浴室窗外偷看我洗澡。”

    “怎么说你才相信呢?”莱莱有点急了,“好吧,我就把新婚当晚你跟我说的悄悄话复述一遍——耳朵伸过来!”

    王子将信将疑地把耳朵凑到莱莱嘴前,莱莱压低声音说:“XXXXXXXXXXXXX(注:作者此处略去一百六十万字)……”

    “哇呀,你真是莱莱!”王子跌倒在餐桌下面,“莱莱,你怎么变成一只鹅?”

    “天鹅!”莱莱不得不再次更正,“既然聪明伶俐的莱莱能变成一只天鹅,那么就没有什么事不可发生。下面我说的话句句是实,请你一定相信:其实我是现实世界的人,海难那天,我只是碰巧把你打捞上来。救你的不是我,而是人鱼姑娘,就是那个写‘I love you’的哑女,她是真心爱你。新婚当晚,人鱼姑娘拿水果刀刺中了我,于是地上有一滩血迹。但我有护身符保护,所以没死。当我再次进入童话世界时,我附身到丑小鸭身上,变成了一只天鹅。”

    “好复杂啊!”王子说,“那么人鱼姑娘呢?”

    “她不忍心杀你,所以没有完成女巫交给的任务。于是当太阳升起来时,她变成了海面上的泡沫。”

    “为了我,变成泡沫?!”王子感动了,“她还能不能复活?”

    “恐怕不能了,”莱莱遗憾地说,“因为人鱼没有灵魂,无法复活。”

    “唉,唉唉唉!”王子摇头叹息,“正所谓‘爱我的人我不爱,我爱的人不爱我’——这么俗套的电视剧情节,怎么会落在我头上?”

    “王子不要难过,正所谓‘不要为了一棵老树放弃一片森林’,”莱莱也用电视里话回答他,“其实,还有一位真正的新娘正等待着你!”

    “是谁?”王子站直了身体,“还有谁这么傻?”

    “童话世界第一美人。”

    “你是说……白雪公主?!”王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不可能,娶白雪公主为妻……我没有自信。”

    “你应该自信,”莱莱鼓劲,“在童话里,王子总是与公主结婚……”

    “可白雪公主是最美丽的公主,而我并不是最英俊的王子。”

    “你可以当‘最勇敢的王子’,”莱莱说,“白雪公主被王后毒死,同时又被王后的魔法屏障封闭,多少王子都失败而归。这是为什么?不就是等你去救她吗?”

    “真的?”王子动心了,“如果我娶了白雪公主,你不吃醋?”

    “我只会为你们祝福。”

    “好,那我就去冒这个险!”王子拍案而起,“对了,我穿什么去迎接新娘呢?”

    “就穿王子服,别忘了骑一匹白马:白马王子配白雪公主嘛!”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