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琳娜吓坏了诺姆国王

(兹玛15章 选自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

(Ozma of Oz)

·弗·鲍姆(美) 著  任溶溶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话说当多萝茜进王宫猜时,稻草人和诺姆国王留了下来,两人默默无言地闷坐了几分钟。接着诺姆国王用心满意足的口气说:

    “好极了!

    “谁好极了?”稻草人问道。

    “机器人,他不需要再上发条了,因为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件非常别致的装饰品。真是非常别致。”

    “那么多萝茜呢?”稻草人间道。

    “噢,她很快就要开始猜了,”国王快活地说,“也很快就要加入到我的装饰品行列,然后轮到你。”

    善良的稻草人一想到他的小朋友这就要遭受到奥兹玛和其他人同样的命运时,心里非常忧伤。当他正坐在那里苦着脸沉思时,一个尖厉的声音忽然叫起来:

    “咕咕咕……咕嗒咕!咕咕咕——咕嗒咕!

    诺姆国王几乎从他的宝座上跳起来,他吓坏了。

    “天啊!那是什么?”他哇哇大叫。

    “怎么,是毕琳娜。”稻草人说。

    “你这样吵吵嚷嚷干什么?”当黄母鸡从宝座底下出来,在房间里趾高气扬地走来走去时,他生气地叫道。

    “我有权利咯咯叫,”毕琳娜回答说,“我刚下了个蛋。”

    “什么!下了个蛋!在我的朝见室!你怎么敢做出这样的事来?”国王用发火的声音问道。

    “我在什么地方待着就在什么地方下蛋。”黄母鸡耸起了毛回答说,接着又把毛甩回原位。

    “可是……雷劈的!你不知道蛋是有毒的吗?”国王咆哮着说,石头色的眼睛吓得突了出来。

    “有毒!那我告诉你,”毕琳娜不高兴地说,“我所有的蛋保证绝对新鲜。根本没有毒!

    “你不明白,”小胖子国王紧张地说,“蛋只属于外面世界——你们来的地球表面的世界。在我这个地下王国,它们正如我说的绝对有毒,我们诺姆王国不能让它们在这里出现。”

    “可你只好让这个蛋在这里出现了,”毕琳娜说,“因为我已经下下来了。”

    “下在哪里?”国王问道。

    “在你的宝座底下。”黄母鸡说。

    “把它拿走!马上把它拿走!”他叫道。

    “我没办法拿,”毕琳娜说,“我没有手。”

    “我来拿蛋,”稻草人说,“我正在收集毕琳娜的蛋。我衣袋里这会儿已经有一个,是它昨天下的。”

    听了这话,诺姆国王赶紧离开稻草人,离得远远的,保持好大一段距离。稻草人正要伸手到宝座下面取蛋,黄母鸡忽然叫道:

    “且慢1

    “出了什么事了?”稻草人间道。

    “不要拿这个蛋,除非国王答应我进王宫和其他人那样去猜。”毕琳娜说。

    “呸!”国王回答说,“你只是一只母鸡,怎么能猜出我使用魔法变的东西呢?

    “我想我可以试试,”毕琳娜说,“如果我猜不出,你又可以多一件装饰品。”

    “你会成为一件漂亮装饰品?”国王咆哮说,“不过好吧,就照你说的办。你竟敢当我在场时下蛋,这正好罚罚你。等稻草人变完,你可以随后进王宫。不过你怎么摸那些东西呢?

    “用我的爪子,”黄母鸡说,“而且我说‘伊夫’跟任何人说得一样清楚。我必须有权猜那些变了的朋友,如果猜出来,就要放了他们。”

    “很好,”国王说,“我保证。”

    “那么,”毕琳娜对稻草人说,“你可以把蛋拿出来。”

    稻草人弯下腰,把手伸到宝座底下,找到了那个蛋,把它放到外衣的另一个口袋里,因为害怕两个鸡蛋放在一个口袋里会互相碰撞压碎。

    就在这时候,宝座顶上的铃轻快地响起来,国王又是紧张地一跳。

    “哎呀,哎呀!”他一副愤愤的表情说,“那小姑娘真做到了。

    “做到了什么?”稻草人问道。

    “她猜中了一次,打破了我最厉害的咒语之一。雷劈的,太糟了!我没想到她会做到。”

    “这就是说,她现在可以平安地回到我们这里了?”稻草人问道,他那张花脸快活地皱成一个开朗的微笑。

    “当然,”国王在房间里烦躁地踱来踱去说,“我一向遵守诺言,也不管这些诺言有多么傻。不过我要把黄母鸡变成一件装饰品,用来代替我刚失去的一件。”

    “你也许能做到,也许不能做到,”毕琳娜镇静地喃喃说,“我会猜出来让你吃惊的。”

    “猜出来?”国王很凶地说,“比你聪明的人都猜不出来,你这愚蠢的母鸡又怎么能猜得出来呢?

    毕琳娜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转眼间门打开,多萝茜牵着小王子伊夫林的手走出来。

    稻草人热烈地拥抱小姑娘,欢迎她。他高兴得也想拥抱伊夫林,可是小王子害羞,扭着身子避开他,因为小王子还不了解他。

    这些朋友没有更多时间交谈,因为稻草人这就要进王宫。多萝茜的成功大大鼓舞了他,大家都希望他至少能猜中一次。

    可事实证明,除了多萝西,他和其他人一样没有成功,虽然他花了许多时间挑选他要猜的装饰品,但一次也没猜对。

    于是他变成了一个纯金的插名片器。美丽但可怕的王宫等着下一个人进去。

    “全结束了,”国王满意地叹了一口气,“这是一场非常有趣的演出,除了让那堪萨斯小姑娘猜对了一次。我又多了不少装饰品。”

    “现在轮到我了。”毕琳娜轻快地说。

    “噢,我把你给忘了,”国王说,“不过你要是不想去,可以不去。我很大方,可以放掉你。”

    “不,你不用放掉,”黄母鸡回答说,“我一定要去猜,照你答应过的。”

    “那么去吧,你这愚蠢的母鸡。”国王嘟哝说,让通往王宫的门再一次打开。

    “不要去,毕琳娜,”多萝茜诚恳地说,“猜那些装饰品很不容易,只有运气能帮你猜中一次保住你自己的命。跟我留下来吧,我们一起回伊夫国去。我断定小王子会给我们一个家。”

    “我当然给。”伊夫林非常庄重地说。

    “别担心,我亲爱的,”毕琳娜,咯地叫了一声,这是它笑的表示,“我虽然不是人,但我不傻,就算是一只鸡崽吧。”

    “噢,毕琳娜!多萝茜说,“你早已不是鸡崽了。自从你……你已经……长大,你就不是鸡崽了。”

    “也许是这样,”毕琳娜想了想说,“不过,一个堪萨斯农民把我卖给什么人,他把我叫做什么呢?……一只母鸡还是一只鸡崽!

    “可你不是一个堪萨斯农民,毕琳娜,”小姑娘回答说,“你说过……”

    “别管这些了,多萝茜,我要走了。我不说再见,因为我很快就要回来。拿出勇气来吧,因为我过一会儿就会见到你。”

    接着毕琳娜好像为了让矮胖国王更加紧张,很响地“咯咯  “咯”叫了几声,就穿过门进入魔宫。

    “我想我这是最后一眼看到那鸡了,”国王重新在宝座上坐下,用石头色的手帕擦脑门儿上的汗说,“母鸡本来就最烦人,再会说话简直就更要命了。”

    “毕琳娜是我的朋友,”多萝茜安静地说,“它也许不会彬彬有礼,但它心眼儿是好的,这我肯定。”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4年5月出版的《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奥兹玛责任编辑 王金香)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