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维克的聪明才智

(好女巫》18 选自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

(Glinda of Oz)

·弗·鲍姆(美) 著  赵璞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我们现在必须回到斯基泽人埃尔维克那里。他在孤零零的小房子门前放下盛有三条鱼的紫铜罐问:“下一步怎么办呢?

    金鱼从罐里的水下探出头来,用细小但清晰的声音说:“你抬起门闩把门打开,然后大胆地走进这所房子。对所见到的一切都别害怕,因为无论看起来多么危险的东西,都不能伤害你。这所房子是一个法力强大的优库胡法师的家,她叫红头发里拉,会无穷多的变化,有时她一天要变好几次模样。我们不知道她真正的原形是什么样的。不过据我们所知,这个怪人不接受贿赂,从不帮助任何人但也不伤害任何人。所有那些奇妙的魔法她都用来自我消遣。她会命令你从屋子里出去,这时你千万别听她的。要留下来仔细观察她的一举一动,看看她是用”什么东西来完成变身术的。如果你发现了这个秘密就悄悄地告诉我们,到时候我们再告诉你下一步该做什么。”

    “这听上去很容易,”埃尔维克回答,“你们能肯定她不会伤害我,也不会把我变成什么别的东西吗?

    “她可能会把你变成别的东西,”金鱼回答,“不过即使如此也不用担心,破这种魔法对我们来说是件很容易的事。你要相信,没有什么东西会伤害你,你千万别害怕你看到或听到的任何东西。”

    埃尔维克很勇敢,他相信三条鱼说的是真话,值得信赖。尽管如此,当他提起罐子向屋门走去的时候,心还是奇怪地往下一沉。当把门闩抬起来时,他的手直哆嗦。不过他决心按照指令去做。他推开门,向前走了三大步,站到了一个房间的正中,然后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他看到的可怕景象足以吓倒任何事先没有得到详细警告的人。就在埃尔维克的脚前卧着一条巨大的鲜鱼,血红的眼睛闪着凶光,张得大大的嘴露出一排排尖利的牙齿。身上长满疙瘩的癞蛤蟆在房间里蹦来蹦去;房间上方的四个墙角都织着厚厚的蜘蛛网,在网的中间分别坐着一只洗脸盆大小的蜘蛛,长着钳子似的长爪;一只红绿色的蜥蜴伸直身子躺在窗台上3黑色的大老鼠在房间地板上咬出的洞穴里窜进窜出。

    不过最令人吃惊的是一只巨大的灰色猿猴,它坐在一条板凳上织东西。除了老奶奶带的那种花边帽以及一条小小的花边围裙,它什么也没穿。猿猴的眼睛很亮,看上去像两颗燃烧着的煤块。猿猴像普通人一样,举止自然。埃尔维克一进来,它就停下手中的编织,抬头看着他:“出去!”埃尔维克听到一声尖利的喊叫,像是从猿猴的嘴里发出来的。

    埃尔维克看到不远处还有一条板凳没有人坐,就从鳄鱼身上跨过去坐在上面,把罐子小心地放在身边。

    “出去!”那声音又在叫了。

    埃尔维克摇摇头。

    “不,”他说,“我要留下来。”

    蜘蛛们离开了各自的墙角,落在地板上。它们一齐向斯基泽小伙子冲过来,伸出钳子在他的脚边转来转去,埃尔维克一点儿也不害怕,因而没有理睬它们。一只巨大的黑老鼠爬到埃尔维克的身上,从他的肩膀爬过来,对着他的耳朵发出阵阵尖叫,但他没有畏缩。红绿色的蜥蜴也从窗台那儿朝埃尔维克爬来,开始朝着他喷吐燃烧着的液体。埃尔维克只是用眼瞪着它,火苗并没有碰到他。

    鲜鱼扬起尾巴,抡圆了,用力一击,把埃尔维克从板凳上扫了下来。不过,这个斯基泽人成功地扶住了罐子不让它翻倒,然后站起来抖落爬在他身上的那些瘫蛤螟,重新在板凳上坐下。

    所有这些动物在第一次攻击后都一动不动,像是在等待命令。灰色的老猿猴继续织东西,不再朝埃尔维克看。斯基泽小伙子牢牢地坐着不动。

    他预料会发生别的什么事,但什么也没有发生。整整过了一个小时,埃尔维克开始有点儿紧张了。

    “你想要什么?”猿猴终于问。

    “什么都不要。”埃尔维克说。

    “你可以要‘什么都不要’!”猿猴反唇相讥,房间里的动物听了一齐哄堂大笑。

    又是一次漫长的等待。

    “你知道我是谁吗?”猿猴问。

    “你一定是红头发里拉,是个优库胡法师。”埃尔维克回答。

    “噢,你知道得这么多,你一定还知道我不喜欢陌生人吧?你在我的屋子里惹我生气。你不怕我生气吗?

    “不怕!”小伙子说。

    “你打算听我的话离开这所房子吗?

    “不!”埃尔维克回答,语气和优库胡法师一样平静。

    猿猴又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继续他们之间的谈话。

    “好奇心,”猿猴说,“它导致了许多人的毁灭。我想你肯定是通过什么途径才知道了我会魔法的,所以好奇心把你带到这里来了。可能有人告诉你我不会伤害任何人,所以你就大胆地不服从要你离开的命令。你梦想能亲眼目睹一些巫术的手法,你可能觉得它们很有意思。我说的对吗?

    “好吧,”埃尔维克说,他一直在考虑他走进房间后的处境,“你说的有对也有错。别人告诉我你的魔法只是用来自我消遣。我觉得这样未免太自私了。懂魔法的人寥寥无几。别人告诉我你是奥兹国仅有的一个真正的优库胡法师。为什么不在自我消遣的同时也给别人一点儿乐趣呢?

    “你有什么权力质问我做得对不对?

    “没有任何权力。”

    “那么你是说你到这儿来并不是求我帮忙的?

    “我本人并不想从你这里得到任何东西。”

    “你这么做倒挺聪明,我从来不答应帮任何人。”

    “这并不使我担心。”埃尔维克说。

    “不过你很好奇吧?你希望亲眼看看我的一些变身魔法吧? 

    “如果你想要施展什么魔法,尽管施展好了,”埃尔维克说,“我可能会感兴趣,也可能不会。如果你继续织你的东西,对我来说也是一样啊。我一点儿也不着急。”

    这可能使红头发里拉感到一点疑惑,只不过花边帽子下面的那张脸上都是毛,看不出任何表情。在优库胡法师的职业生涯中,可能还从未有过像这个小伙子这样的来访者,他什么也不要,什么也不期盼,除了好奇心之外,没有什么其他到这儿来的理由。这种态度实际上解除了女巫的戒心。她开始用更友好的目光来看这个斯基泽人。她又织了一会儿,好像在深思,然后:她站起来走到一个靠墙立着的大橱跟前。当她打开橱门时,埃尔维克看到里面有许多抽屉。红头发里拉把一只毛茸茸的手伸进了其中的一个抽屉,这是从下往上数的第二个。

    至此,埃尔维克的目光可以越过猿猴那弯曲的身体,但突然之间这个背朝着他的身体似乎伸直了,挡住了前面那个带抽屉的橱。

    猿猴变成了一个女人,穿着漂亮的吉里金服装,当她转过:身来时,他看见这是一位年轻女子,她的脸相当漂亮。

    “你是不是更喜欢我这个样子?”红头发里拉面带微笑地问。

    “你看起来好看多了,”他镇定地说,“但我不知道我是否更喜欢你了。”

    她笑了笑说:“白天热的时候,我愿意是一只猿猴,因为那不用穿什么衣服。一旦有男士来访时我还是穿戴整齐比较得体。”

    埃尔维克注意到她的右手一直握着,好像手心里有什么东西。她关上橱门,向鲜鱼弯下腰去,刹那间那东西就变成了一只红毛狼。它像狗一样蜷缩在它的女主人脚边,牙齿看上去和鳄鱼的牙齿一样可怕。

    然后这个优库胡法师就一个接一个地摸了摸所有的蜥蜴和癫蛤蟆,这些东西只要被她一摸就立即变成了小猫。老鼠们也变成了一群金花鼠。现在剩下的可怕动物就只有四只巨大的蜘蛛了,它们都把自己藏到厚厚的蜘蛛网后面去了。

    “好啦!”里拉叫道,“现在我的小房子看起来舒服多了。我喜欢癞蛤蟆、蜥蜴和老鼠,因为大多数人不喜欢它们。不过,如果它们总是保持原样我也会对它们感到厌烦。有时候我一天要给它们换十几次模样。”

    “你真聪明,”埃尔维克说,“我并没有听见你说任何口诀或咒语,你只不过是碰了一下这些动物。”

    “哦,你真是这样认为的吗?”她回答,“那好,如果你愿意,自己碰一下它们试试,看你能不能改变它们的模样。”

    “不行,”这个斯基泽人说,“我不懂魔法,即使我懂魔法,我也不会试图模仿你的技巧。你是个非凡的优库胡法师,而我只是个普通的斯基泽人。”

    这段坦白的话好像使里拉很高兴,她喜欢别人欣赏她的巫术。

    “你现在可以走了吧?”她问,“我喜欢一个人待着。”

    “我喜欢留在这儿。”埃尔维克说。

    “留在不欢迎你的别人的家里吗?

    “是的。”

    “你的好奇心难道还没有得到满足吗?”里拉微笑着问。

    “我不知道。你还能做什么?

    “能做的事多着呢。但是我为什么要把魔法展示给一个陌生人看呢?

    “我想不出什么理由。”他回答。

    她好奇地看着他。

    “你说你自己并不要魔法,你又这么笨,无法偷到我的魔法。外面阳光灿烂,有辽阔的草原和美丽的野花,我这所房子并不漂亮,而且,你明知不受欢迎却坚持要坐在那条板凳上惹我生气。你的那个罐子里有什么?

    “三条鱼。”他毫不迟疑地回答。

    “你从哪儿弄到它们的?

    “这是我在斯基泽人的大湖里抓到的。”

    “你打算用这些鱼来做什么?

    “我要把它们带到我的一个朋友家去,他有三个孩子,孩子们会喜欢把这些鱼当宠物来养的。”

    她走到板凳边朝水壶里看去,三条鱼在水里安静地游来游去。

    “它们挺漂亮的,”里拉说,“让我把它们变成别的模样吧。 

    “不行!”这个斯基泽人反对。

    “我喜欢把东西变来变去,这太有趣了。再说我这辈子还从未在鱼身上施过变身术哪。”

    “别碰她们!”埃尔维克说。

    “那你喜欢它们变成什么样子?我可以把它们变成乌龟,或是漂亮的小海马。我也可以把它们变成小猪,或是兔子、豚鼠什么的。只要你愿意,我还可以把它们变成小鸡或是老鹰、蓝鸟等。”

    “别碰她们!”埃尔维克重复道。

    “你不是一位令人愉快的来访者,”里拉笑着说,“人们指责我,说我脾气很坏,性格乖戾,不喜欢与他人交往,他们说得很对。如果你到这里来苦苦哀求要我帮忙,我会狠狠地把你骂走。但是,你却完全不一样。你才是个不喜欢与他人交往、性格乖戾、难以相处的人。所以嘛,我喜欢你,容忍你的坏脾气。我吃午饭的时间到了,你饿吗?

    “不饿。”埃尔维克说,虽然他真的很想吃东西。

    “那好,我可是饿了。”里拉说。她拍了一下手。刹那间出现了一张桌子,上面铺着桌布,放满了各种菜肴,有些还冒着热气。桌子的两头各有一只盘子,里拉一坐下来,她所有的动物就围拢在她身边,好像已经习惯于她在吃饭的时候喂它们。红毛狼蹲在她的右边,小猪和金花鼠聚集在她左边。

    “过来,陌生人,坐下吃吧,”她高高兴兴地招呼,“让我们一边吃一边决定把你的鱼变成什么模样。”

    “她们现在这个样子没有什么不好的,”埃尔维克肯定地说,他把板凳挪到桌边,“这些鱼都十分漂亮,一条金的,一条银的,还有一条铜的。没有任何有生命的东西比一条漂亮的鱼更可爱了。“

    “什么?难道我不比它们更可爱吗?”里拉问,朝着一脸严肃的他微笑。

    “我并没有反对你的意思,你是一个优库胡法师,这你知道。”他一边说一边自己动手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不论这些鱼有多么漂亮,难道你不认为一个美丽的姑娘比一条鱼更可爱吗?

    “这个嘛,”他考虑了一会儿才回答,“姑娘可能比鱼更可爱。如果你把我的三条鱼变成三个姑娘,三个女魔法术士,你知道,她们也会像鱼一样讨人喜欢。当然,你不会这么做的,因为你法术再高也办不到。而且,即使你办到了,我也害怕她们带来的麻烦会多得让我受不了。她们不会同意做我的奴隶,尤其是她们都成了魔法术士后,她们会命令我服从她们。不,我的女主人里拉,还是别变这些鱼吧。”

    这个斯基泽人用相当聪明的方式表达了他的看法。他明白,如果他显得急于把鱼变成魔法术士,这个优库胡法师就不肯变了。不过他已经巧妙地建议把她们变成魔法术士了。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4年5月出版的《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好女巫责任编辑 陈德军)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