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头人山

(好女巫》6 选自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

(Glinda of Oz)

·弗·鲍姆(美) 著  赵璞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当平头人看到入侵者只不过是两个小女孩时,才咕哝着往后退,这使她们能看到山顶是什么样。山顶的形状像一只盘子,所以,站在下面平原上的人被盘子的边缘挡住了视线,看不到盘子里用石头建成的房屋和其他的建筑。

    这时一个又高又胖的平头人来到了女孩们的面前,用生硬的语气质问:“你们到这里来干什么?你们是不是斯基泽人派来刺探我们情况的间谍?

    “我是奥兹玛公主,全奥兹国的统治者。”

    “是吗?我可从来也没有听说过奥兹国,不过你可能说的是真话。”那个平头人回答。

    “这里就是奥兹国,或者说是其中的一部分,”多萝茜叫道,“所以奥兹玛公主就是你们平头人的统治者,正如她是奥兹国所有其他人的统治者一样。”

    那人听了哈哈大笑,周围的人也都笑了起来。人群中有人高声说:“她最好别对最高独裁者说她要统治平头人,对吗?朋友们。”

    “对,太对了!”人们都用肯定的口吻说。

    “谁是你们的最高独裁者?”奥兹玛问。

    “我想还是让他自己来告诉你吧,”首先说话的那个人回答,“你们到这里来是违法的,不管你是谁,最高独裁者肯定会惩罚你的,跟我走。”

    他开始沿着一条路走去,奥兹玛和多萝茜一声不吭地跟在后面,因为她们也想见见这个古怪地方的最重要的人物。沿途的房屋似乎还不错,每座房屋都带一个种满鲜花和蔬菜的院子,房屋之间有石墙相隔,所有的道路都铺着乎整的石板。看来石头是他们唯一的建筑材料,石头发挥了很大作用。

    在这个巨大的盆地正中矗立着一幢较高的建筑物,那个乎头人告诉女孩们这就是最高独裁者的宫殿。穿过门厅,进入一个大接待室后,她们就坐在那里的石凳上等候独裁者的到来。

不一会儿,有人从另一个房间走了进来,这是一个有点儿瘦有点儿老的平头人,穿着和这个古怪民族的其他人差不多的衣服,只是他脸上狡猾诡秘的表情与众不同。他的眼睛一直半闭着,似乎从眼缝里看着站起来见他的奥兹玛和多萝茵。

    “你是平头人的最高独裁者吗?”奥兹玛问。

    “是的,我就是,”他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地搓着双手,“我的话就是法律。我就是平头国的平头人头领。”

    “我是奥兹国的奥兹玛公主,我从翡翠城来要……”

    “等一下,”独裁者打断了她的话,转身对把女孩带来的人说,“出去,独裁者费娄平头人!”他又命令道:“回到你的岗位上去守住石梯。我会照看这两个外人的。”那人鞠躬退了出去。多萝茜奇怪地问:“他也是个独裁者吗?

    “当然,”他答道,“这里每个人都是某方面的独裁者。他们都是当官的。这使他们感到满足。但我是他们所有人的最高独裁者,他们每年选我一次。你知道,这是一种民主,允许人民选出他们自己的统治者。很多人也想做最高独裁者,可我制定的法律规定总是由我来数选票,所以我总是当选。”

    “你叫什么名字?”奥兹玛问。

    “我叫最独,这是最高独裁者的简称。我把那人打发走是因为你一提到奥兹国的奥兹玛和翡翠城我就知道你是谁了。我想我是平头人中唯一听说过你们的人,因为我比其他人有更多的脑子。”

  多萝茜紧盯着最独。

  “我不明白你们怎么会有脑子?”她疑惑不解地问,“从外形上看,你们已经没有放脑子的地方了。”

    “你这么想我不怪你,”他说,“平头人曾经是没有脑子的,正如你所说,我们头部上方并没有放脑子的地方。但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群仙女飞到这里来,把这里全变成了仙境。仙女们来到这儿,发现平头人都非常笨,几乎不会思考,她们很难过。因为我们平头人的身体里没有什么稳妥的地方可以放脑子,仙女的女王就给他们一人一个装脑子的漂亮的铁皮罐子,让他们放在口袋里随身携带着。从此我们就和别人一样聪慧了。瞧,”他继续说,“这就是仙女给我们装脑子的罐子。”说着从口袋里取出一个明晃晃的铁皮罐,漂亮的红色标签上写着:平头人浓缩脑,优质品。

    “是不是每个平头人都有同样的脑子?”多萝西问。

    “是的,脑子都是一样的,这儿还有一罐。”他从另一个口袋里又取出了第二罐脑子。

    “仙女们给了你双份吗?”多萝茜又问。

    “没有。曾经有个平头人想要做最独,并企图煽动人民来反对我,我就用拿走他的脑子的办法来惩罚他。有一天,我的妻子狠狠地责骂了我一顿,于是我把她的那罐脑子也拿走了。她可不愿意失去脑子,于是就出去抢劫了几名妇女,把她们的脑子据为已有。当时我就制定了一条法律,任何人偷了别人的脑子或者企图借用别人的脑子,自己的脑子都将被最独没收。这样一来每个人都满足于自己的那罐脑子,而我和我的妻子也就成了山上唯一有一罐以上脑子的人。我有三罐,这使我很聪明,我成了一个很好的魔法师。我那可怜的妻子有四罐,她成了一个出色的女巫,可是,天哪!这些全是我们可怕敌人——那些斯基泽人把她变成金猪以前的事了。”

    “我的上帝1”多萝茜惊呼,“你的妻子真的变成了一头金猪吗?

    “是的,是斯基泽人干的好事,所以我就向他们宣战了。我要向他们复仇,我要摧毁他们的魔岛,把斯基泽人都变成我们的奴隶!

    最独现在是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目露凶光,脸上的表情狠毒凶残。但奥兹玛却用非常甜美和善的语气对他说:“听到这些我很难过,能不能请你再告诉我一些关于你们与斯基泽人之间出现的麻烦事?或许我能帮助你。”

    她虽然只是个小女孩,但言行举止中透出的高贵气质却吸引了最独。

    “如果你真是奥兹国的奥兹玛公主,”最独说,“你就是在鲁尔琳女王带领下把奥兹国变为仙境的仙女之一。因为我听说鲁尔琳女王留下了一位仙女来统治奥兹国,给这位仙女起名叫奥兹玛。”

    “既然你知道这些,那你为什么不到弱翠城来见我,不来对我表示忠诚和服从呢?”奥兹国的统治者问。

    “这个嘛,我只是最近才知道的,而且我太忙了走不开,”他一边解释一边避开奥兹玛的眼睛看着地板。奥兹玛知道他在说谎,不过她只是说:“你们为什么与斯基泽人争吵?

    “是这么回事,”最独说道,他很高兴能变个话题,“我们喜欢鱼,可我们这山上没有鱼,有时我们就到斯基泽人的大湖去捕鱼。斯基泽人对此非常生气,他们声称湖里的鱼是属于他们的,禁止我们去捕捞。你必须承认,斯基泽人这就太卑劣太不友好了。当我们对他们置之不理时,他们就在湖岸上设了岗哨不让我们捕鱼。

    “我的妻子罗拉曾有四罐脑子,她已经是一名高超的女巫了,而鱼是补脑的食品,她比我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都更爱吃鱼。她发誓要一条不留地消灭湖里的鱼,除非斯基泽人让我们捕鱼。后来,斯基泽人公然与我们对抗,罗拉就准备了满满一水壶的魔法毒汁,计划在夜晚下山去湖边,把毒汁都倒进湖水里把鱼毒死。这是个聪明的主意,只有我那亲爱的妻子才想得出来,可是斯基泽人的女王,一个叫库伊欧的年轻女人,埋伏在湖堤上,偷袭了罗拉,把她变成了一头金猪。毒汁被倒在地上,而且可恶的库伊欧女王残忍地把罗拉变成了金猪后还不满足,她还拿走了我妻子的四罐脑子,这样我妻子现在只是一头哼哼唧唧的猪,没有脑子,连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

    “那么,”奥兹玛若有所思地说,“斯基泽人的女王一定是一个女魔法师。”

    “是的,”最独说,“不过她并不知道多少魔法。她的法术比起平头人罗拉来要差多了,连我现在的一半都没有,当我们发起伟大的战役,消灭库伊欧女王的时候,她就会明白这一点了。”

    “金猪当然再也不能成为女巫了。”多萝茜评论道。

    “没错,即使库伊欧女王把四罐脑子还给她,可怜的罗拉用猪身是无法施展任何巫术的。一个女巫必须要用她的手指,而一头猪只有分趾的蹄子。”

    “听起来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奥兹玛评论说,“所有的麻烦都是由于平头人想争夺不属于他们的鱼引起的。”

    “关于这一点,”最独气呼呼地说,“我曾制定了一条法律,无论何时只要我的人民愿意,谁都可以在斯基洋人的湖里捕鱼。因此麻烦的原因是斯基泽人公然无视我的法律。”

    “你只能制定统治你自己的人民的法律,”奥兹玛斩钉截铁地说,“我,只有我,才有权力制定全奥兹国各部族都必须服从的法律。”

    “呸!”最独轻蔑地叫道,“你肯定不能迫使我服从你的法律。我知道你的魔法有多大,奥兹国的奥兹玛公主,我知道我的魔法比你的更厉害。为了证明这一点,我要把你和你的同伴囚禁在山中,直到我们出兵征服了斯基泽人。如果那时你们乖乖地顺从,我会让你们回家的。”

    这种对美丽的奥兹国女统治者的公然挑衅和对抗使多萝茜感到惊讶,到目前为止所有的人一直都是无条件地服从公主的。不过奥兹玛仍然不动声色地保持着公主的尊严,她看着最独说:“你是不想这么说的,你很气愤,说话欠考虑。我是从翡翠城的宫殿到这里来制止战争的,想使你和斯基泽人握手言和。我并不赞成库伊欧女王把你的妻子变成猪的行为,我也不赞成罗拉要把湖里的鱼都毒死的残忍企图。在我的国土上没有人不经过我同意就有权使用魔法,所以平头人和斯基泽人都违反了我的法律,而我的法律必须得到遵守。”

    “如果你想调解,”最独说,“让斯基泽人恢复我妻子的人形,把她的四罐脑子还给她。而且,还要让他们允许我们去湖里捕鱼。”

    “不,”奥兹玛回答,“我不会那么做,因为那不公平。我将会让金猪重新变成你的妻子罗拉,还会给她一罐脑子,但其他三罐必须还给被她抢劫的人。你们永远不得在斯基泽人的湖里捕鱼,因为那是他们的湖,鱼属于他们。这一安排是公正的、你必须表示同意。”

    “决不!”最独叫道。正在这时,一头猪跑进房间来,发出沮丧的哼叫。它全是黄金做的,腿弯处、脖子和下颚装有活动关节。金猪的眼睛是红宝石,牙齿是抛光的象牙做的。

    “看吧!”最独说,“瞧瞧库伊欧女王于的坏事,然后你再说你能制止我发动对斯基泽人的战争。那个哼哼唧唧的畜生曾经是我的妻子,我们山上最美丽的平头人,技艺高超的女巫。现在看看她成了什么!

    “打败斯基泽人,打败斯基泽人,打败斯基泽人!”金猪哼叫道。

    “我一定要打败斯基泽人,”这个平头人的头领叫道,“就是有几个奥兹国的奥兹玛来制止我,我照样还是要打。”

    “如果我要制止的话你就不能打!”奥兹玛坚决地说。

    “你制止不了。你在这里威胁我,我会把你们关在青铜监狱里的。”最独说。他吹了一声口哨,四个壮实的平头人手持斧子和长矛走进房间向他敬礼。他转身对这些人说:“把这两个女孩带走,用金属绳绑起来扔进青铜监狱。”

    四名士兵深深地鞠了一躬,其中一人问:

    “两个女孩在哪儿,最尊贵的最独?

    最独向奥兹玛和多萝茜站着的地方转过身去,可她们已经消失了。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4年5月出版的《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好女巫责任编辑 陈德军)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