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东西过圣诞节

——《随风而来的玛丽·波平斯阿姨》之十一

(英)帕·林·特拉弗斯 著

任溶溶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我闻到雪的味道了。”下公共汽车的时候简说。

    “我闻到圣诞树的味道了。”迈克尔说。

    “我闻到煎鱼的味道了。”玛丽阿姨说。

    可再没时间闻别的东西的味道,因为公共汽车就停在天下最大的百货公司门口,他们耍进去买东西过圣诞节。

    “我们先看看橱窗好吗”迈克尔起劲地独脚跳着问。

    “随你便。”玛丽阿姨用惊人的温柔口气说。简和迈克尔其实也不怎么惊奇,因为他们知道,玛丽阿姨最爱看商店橱窗。他们还知道,他们在玻璃橱窗里看玩具、书本、冬青树枝和梅子蛋糕,可玛丽阿姨只管看玻璃上自己的影子。

    “瞧飞机,”迈克尔看见一个橱窗里玩具飞机在一根铁丝上来回飞,马上说。

    “瞧这儿,”简说。“一个摇篮里有两个黑洋娃娃……你看是巧克力的还是瓷的?

    “瞧你多美!”玛丽对她自己说,特别是看到她的毛皮口新手套有多漂亮。这种手套她还是第一次戴,她在橱窗玻璃上对它们真是百看不厌。看过手套她又看她整个人——大衣、帽子、围巾和鞋子,包括她本人在内,——她觉得从未见过有人这么漂亮的。

    可是她知道冬天日短,吃茶点时间他们必须赶回家。因此她只好叹口气,转身离开她漂亮的影子。

    “咱们得进去了,”她说,结果在缝纫用品柜台呆了半天,花了很大的劲挑选一个黑线团,使简和迈克尔大为扫兴。

    “玩具部在那边。”迈克尔提醒她。

    “谢谢你,我知道。别指指点点的。”她说着付钱,慢得叫人生气。    

    可最后他们到了圣诞老人身边,他费劲地帮他们挑选礼物。

    “这给爸爸正好,”迈克尔挑了一辆有特别信号灯的发条火车,

  “他上班我代他保管。”

    “我想给妈妈买这个,”简说着推推一辆玩具童车,她断定妈妈一直就想要这个。“她有时候会借给我推推。”

    接着迈克尔给双胞胎一人挑了一盒发夹,给妈妈挑了一套梳妆用具,给罗伯逊·艾挑了一只开发条的甲虫,给埃伦挑了一副眼镜(埃伦的眼睛可是没有一丁点儿毛病),给布里尔太大挑了副鞋带(尽管布里尔太太一直穿拖鞋)

    简考虑了一下,最后决定白色的衬衫假前胸正是爸爸要的,还给双胞胎买了一本《鲁滨逊飘流记》,让他们将来大了再看。

    “在他们长大以前我可以自己看,”她说。“他们一定肯借给我的。”

    接着玛丽阿姨跟圣诞老人为一块肥皂争了半天。

    “为什么不买救生圈牌呢?”圣诞老人想给她帮点忙,着急地看着玛丽阿姨,因为她相当急。

    “我要维诺利亚牌,”她高傲地说了一声,就买了一块。

    “天呐,”她摸着右手手套上的毛说。“我半点也不想喝茶!”

    “那你可以有四分之一点想吧?”迈克尔问。

    “我可没叫你开玩笑。”玛丽阿姨说,迈克尔一听她的口气,觉得她说的话不是开玩笑。

   “可是该回家了。”

    唉呀!她终于说出了他们希望她不要说的这句话。玛丽阿姨老这样。

    “再过五分钟吧。”简求她。

    “就过五分钟吧,玛丽阿姨!你戴上新手套多好看哪。”迈克尔狡猾地说。

    玛丽阿姨虽然喜欢这句话,可不上当。

    “不行。”她说完立刻把嘴闭上,大踏步向门口走。

    “噢,天呐!”迈克尔自言自语地说,提着他几包沉沉的东西,一摇一晃地跟着她。“她哪怕说一回‘好’也好!

    可是玛丽阿姨只管急急忙忙向前走,他们只好跟着。圣诞老人在他们后面挥手,圣诞树上的仙后和所有玩偶都很难过却又在微笑着说:“哪位把我们带去吧!”飞机也一个劲晃动它们的翅膀,用小鸟般的声音说:“让我飞吧!啊,一定请让我飞吧!

    简和迈克尔不去听这些热闹的声音,只觉得在玩具部里时间不知怎么的过得特别快。

    他们刚到门口,怪事情发生了。

    他们正要转那扇旋转玻璃门出去,看见门外一个女孩的身影闪烁着跑过来。

    “瞧!”简和迈克尔异口同声说。

    “我的天,多奇怪呀!”玛丽阿姨叫着停了脚。

    实在奇怪,因为那女孩简直不穿衣服,身上只轻飘飘地围着一缕蓝纱,好像是从天上扯下来围在她的光身子上。

    她显然不大懂旋转门,在门里转了又转,门推得越转越快,她也就团团转个不休,哈哈大笑。接着她一下子溜了出来,跳到了店里。

    她用脚尖站着,把头转来转去像找什么人。她猛看到半隐在大圣诞树后面的简、迈克尔和玛丽阿姨,顿时十分高兴,欢天喜地地跑过来。

    “啊,你们在这儿I谢谢你们等我。我怕我来晚了一点。”那孩子向简和迈克尔张开她发亮的胳臂说。

    “嗯,”她歪着头,“看见我高兴吧?说高兴啊,说高兴啊!”

    “高兴。”简微笑着说,因为见到这样爽朗快活的人,她觉得没有人能不高兴的。“可你是谁?”她好奇地问。

    “你叫什么?”迈克尔望着她说。

    “我是谁?我叫什么?你们不认识我?噢,当然当然……”那女孩看去非常惊讶,还有点失望。她忽然向玛丽阿姨转过脸去,指着她。

    “她认识我。你不认识我吗?我断定你认识我!”

    玛丽阿姨露出一脸古怪神色。简和迈克尔看到她的眼睛闪着蓝色的火焰,好像女孩的蓝色披纱和她的光辉反映在上面。

    “你的名字……你的名字……”玛丽阿姨很轻地说,“第一个字是玛吗?”

    那孩子高兴得用一只脚跳了起来。

    “当然是的,你都知道。玛——雅。我叫玛雅。”她向简和迈克尔转过身来。

    “现在你们认识我了,对吗?我是七姊妹星团里的老二。老大是埃莱克特罗,她不能来,因为她要照顾梅罗佩。梅罗佩是个吃奶娃娃,她最小。中间五个也都是小姑娘。因为没男孩子,我们的妈妈起先很失望,可现在她不在乎了。”那女孩跳了几步,又用她兴奋的小嗓子说起来:“噢,简!噢,迈克尔!我常常从天上看着你们,现在我真的跟你们说话了。你们的事我没有不知道的。迈克尔怕梳头,简有一只鸫鸟蛋放在壁炉上的果酱瓶里。你们的爸爸头顶上开始秃了。我喜欢他。是他第一个介绍我们的,记得吗7去年夏天有一个傍晚他说:

瞧,那是七姊妹星团。七颗星星在一起,是天上最小的星星。有一颗你们看不见。
“这颗星星他当然是指梅罗佩。她太小了,不能通宵在那里。她是个吃奶娃娃,很早就得上床睡觉。我们在天上,有人叫我们七姐妹,有时又叫我们七鸽子,猎户座却叫我们‘你们这些小姑娘’,还带我们去打猎。”
“可你上这儿来干什么?”迈克尔还是觉得奇怪,问她。
玛雅哈哈笑。“问玛丽阿姨吧。我断定她知道。”
“告诉我们吧,玛丽阿姨。”简说。
“好,”玛丽阿姨很快地说,“依我想,这世界上不光是你们两个要买东西过圣诞节……”
“一点不错,”玛雅高兴地尖声说,“她说得对。我下来给大伙买玩具。你知道,我们不能常下来,因为我们忙着在那里制造和贮存春雨。这是七姊妹星团的特别任务。我们总算贮存了不少,因此我能下来了。运气不错,对吗?”
她兴高采烈地抱着自己的肩头。
“好了,来吧。我不能多耽搁。你们得回去帮我挑。”
她在他们周围跳着,一会儿跳到这个身边,一会儿跳到那个身边,把他们带回玩具部。他们一路走,一大群顾客站在那里看着,惊讶得连包包都掉了。
“她太冷了。她爹妈怎么搞的!”妈妈们说,她们的声音一下
子变得很温柔。
“我说,”这回说话的是爸爸们,“这是不允许的。得给《泰晤士报》写封信。”他们的声音特别气愤。

    公司里的纠察们也很古怪,他们走过,这些纠察就像见到王后似地向玛雅鞠躬。

    可是简、迈克尔、玛丽阿姨和玛雅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忙着在想他们这个奇遇。

   “到了!”玛雅跳进玩具部说。“我们挑些什么呢?

    售货员看见他们吃了一惊,马上很有礼貌地鞠躬。

    “我要给每一个姊妹一样东西,一共六个。请你帮我挑选吧,”

玛雅对他微笑着说。

    “当然,小姐。”售货员马上答应。

    “第一是我的大姐,”玛雅说,“她爱做家务。那个小炉子,还有那些银煎锅怎么样对了。还有那把条纹扫帚。宇宙尘讨厌极了,有这把扫帚扫掉它们,她会高兴的。”

    售货员用花纸把这些东西包起来。

    “现在给苔盖特挑。她爱跳。简,你看给她一副跳绳用的绳子是不是正合适?请你小心捆牢好吗?”她对售货员说,“我得走远路。”

    她片刻不停,像水银似地在玩具之问飘来飘去,好像依然是在天空中闪动。

    她不断到玛丽阿姨、简和迈克尔身边来征求意见,他们眼睛离不开她。

    “轮到阿尔基奥妮了。她很难办。她老安安静静地想心事,从来不像要什么东西。玛丽阿姨,给她挑本书怎么样?这是什么家庭?《瑞士家庭鲁滨逊》?我想她会喜欢读的。她不读可以看插图。请包起来!”

    她把书交给售货员。

    “我知道凯莱诺要什么,”她说下去。‘一个铁环。她白天可以在天上滚铁环,夜里可以让它环着她转。她会爱那有红有蓝的一个。”售货员又鞠了个躬,把铁环包起来。

    “现在只剩两个小的了。迈克尔,你说给斯苔罗佩什么

    “一个陀螺怎么样?”迈克尔经过认真考虑,回答说。

    “一个嗡嗡响的陀螺?这主意多好啊!她会爱看它在天空下面团团转嗡嗡唱的。那么婴儿梅罗佩,你说给她什么呢,简?”

    “给约翰和巴巴拉的是橡皮鸭子!”简害羞地说。

    玛雅一声欢呼,抱住自己的肩头。

    “噢,简,你多聪明啊!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请给梅罗佩一只橡皮鸭子,那只蓝色的,有一双黄眼睛的。”

    售货员把一包包东西捆好,玛雅在他身边转,把包皮纸摸摸,把绳子拉拉,看是不是捆牢了。

    “很好,”她说,“我可一样也不能丢掉。”

    迈克尔从第一眼见到她起就牢牢盯住她,转身跟玛丽阿姨大声咬耳朵:

    “可她没带钱包。这些玩具谁给她付钱呢?

    “不关你的事,”玛丽阿姨厉声说。“再说咬耳朵也没礼貌。”她说着急忙模自己的口袋。

    “你说什么?”玛雅惊奇地瞪圆眼睛问。“付钱?不要付钱的。不要付钱吧,对吗?

    她转脸用闪亮的眼睛看着售货员。

    “根本不用付,小姐。”他说着把那一大包东西放到她怀里,又鞠了个躬。

    “我也这么想。瞧,”她转脸对迈克尔说,“圣诞节礼物就得送,对吗?再说我能付什么呢?天上不用钱。”她笑着说。

    “现在咱们得走了,”她挽住迈克尔的胳臂往下说,“咱们全得回家。已经很晚了,我听见你妈妈告诉你们吃茶点时候得回家。再说我也得回去了。来吧。”她把迈克尔、简、玛丽阿姨带过铺子,到了旋转门那儿。

    出了门,简忽然说:

    “可她自己没礼物呀。她给她的姊妹都挑丁东西,可没给自已挑。玛雅没圣诞节礼物呀。”她赶紧在自己带的那些包包里找,看哪——包可以给玛雅。

    玛丽阿姨很快地向她身边的橱窗看了一眼。她看见了自己闪耀的影子,非常漂亮,非常有趣,她的帽子笔挺,大衣贴身,新手套使她美上加美。

   “你别忙。”她用她最干脆的声音对简说。说时迟那时快,她眼下新手套,在玛雅一只手上塞进—只。

    “给你!”她声音粗哑地说。“今天很冷。戴上它你会高兴的!”

    玛雅看看手套,太大了,戴在手上几乎空荡荡的。她不说话,靠近玛丽阿姨,把空着的一条胳臂抱住玛丽阿姨的脖子,亲亲她。她们对看了好一阵,像心领神会地微笑。接着玛雅转身轻轻摸摸简和迈克尔的脸颊。他们在拐弯地方的风口里围成—圈,互相看了好大一会儿,兴高采烈的。

    “我太高兴了,”玛雅打破寂静,轻轻地说,“别忘了我,不会忘记吧?

    他们摇摇头。

  “再见。”玛雅说。

  “再见。”其他几个人说,虽然他们最不想说这话。

  接着玛雅踮起脚尖,举起双手,向上一跳。她在空气中往上一步一步走去,越走越高,好像有看不见的楼梯通上灰色的天空。她一路走一路回头向他们招手,他们三个也向她招手。

    “出什么事啦?”附近有人说。

    “这是不可能的。”另外一个声音说。

    “荒唐!”第三个人叫道。可是一大群人已经围起来,他们可以为玛雅上天回家这件奇怪事情作证。

    一位警察推开入群,用警棍叫大家让开。

    “喂喂,什么事?出事了怎么的?”

    他抬起头,跟着大家往天上看。

    “喂!”他向玛雅挥着拳头生气地叫。“下来!你在上面干什么?妨碍交通。下来!公共场所不许这样。这不合规矩!”

    人们听见远远传来玛雅的笑声,看见一样发亮的东西在她的胳臂下面一晃一晃。那是跳绳的绳子。那个包包到底散开了。

    再过一会儿,他们看见她跳着上空中阶梯,接着一团云彩遮住了她。不过他们知道她在云彩后面,因为浓黑的云边闪着光。

    “唉呀,我真受不了!”警察抬头看着说,挤命抓帽子底下的头。

    “活该!”玛丽阿姨说,她的声音是那么凶,谁都会以为她真的在生警察的气。可简和迈克尔听了并不这么想。因为他们看见玛丽阿姨眼睛里有一样东西,如果这不是玛丽阿姨而是别人,就可以把它叫做眼泪……

    “这件事会是我们想象出来的吗?”他们回家把这件事告诉妈妈以后,迈克尔说。

    “也许会,”妈妈说,“什么离奇而可爱的事情我们都可以想象出来,我的宝贝。”

    “可玛丽阿姨的手套呢?”简说。“我们看见她把手套给玛雅了。她现在没有了手套。因此这件事一定是真的!

    “什么,玛丽.波平斯!”妈妈叫起来,“你最好的毛皮口手!你把它送人了!”

    玛丽阿姨吸吸鼻子。

    “手套是我的,我爱把它怎样就怎样!”她高傲地说。

    她理好她的帽子,上厨房准备她的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