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任在召唤

(好女巫》1 选自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

(Glinda of Oz)

·弗·鲍姆(美) 著  赵璞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格琳达,奥兹国的好女巫,正坐在金碧辉煌的殿堂上,周围是她的侍女们,一百位奥兹国仙境最美丽的少女。宫殿是用珍稀的大理石建成的。经过精雕细刻,光可鉴人。  宫殿里到处是喷泉美妙的丁冬声;巨大的柱廊朝着南方,这样,那些少女们从她们的绣品上抬起头来就可以凝望玫瑰色的原野,那里是果实累累的,或是开满芬芳花朵的小树林。有时一位少女会唱起一首歌来,其他少女便加入合唱;有时一位少女会站起来跳舞,随着同伴用竖琴奏出的优美音乐摇摆。格琳达微笑着,她很高兴看到她的侍女们一边玩儿一边工作。

    这时,人们可以看到有一个东西在田野里移动,沿通往城堡的大路飞速行驶。一些侍女羡慕地看着它,而好女巫只是瞥了它一眼,风度高雅地点了点头,显得很高兴。因为这意味着她的朋友和女主人要来了,格琳达的这个女主人是她在这仙境里唯一遵从的人。

    接着只见一个木头动物拉着一辆红色的四轮马车从大路上轻快地驶来。  当马车在门口停下时,从车上下来两个年轻的女孩,她们就是奥兹国的统治者奥兹玛,以及她的朋友多萝茜。她俩都穿着朴素的白色穆斯林长裙,谈笑风生地跑上宫殿的大理石台阶,高高兴兴的,就好像她们并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仙境中的最重要的人物。

    侍女们都已经站了起来,低头向奥兹玛公主问候,格琳达则走上前来伸开双臂欢迎她的客人。

    “你知道,我们只是过来拜访你,”奥兹玛说,“当多萝茵和我正想着该如何度过这一天的时候,忽地想到我们有好几个星期没有到加德林国来了,于是我们就牵出了锯木马,驱车直奔这里。”

    “我们来得这么快,”多萝茜补充说,“锯木马跑起来风驰电掣,害得我们的头发都被风吹乱了。通常从翡翠城到这儿是一天的旅程,可我们只花了不到两个小时。”

    “非常欢迎你们。”格琳达说。然后她领着客人们去华丽的接待大厅。奥兹玛挽着格琳达的手臂走了,多萝苗落在后面,不时地亲吻一些她熟悉的侍女,并和其他的侍女打招呼。当她最后来到接待大厅坐在格琳达和奥兹玛身边时,发现她们正认真地谈论人民的生活状况,谈论该如何使他们更快乐更满足,虽然他们已经是世界上最快乐最满足的人了。

    这当然使奥兹玛很感兴趣,但多萝茜却并不怎么感兴趣,于是这个小姑娘向一张大桌子跑过去,那本格琳达的万魔宝典就打开着放在上面。

    这本书是奥兹国的最伟大的宝物之一,好女巫珍爱它胜过她的任何其他法宝。这就是为什么它总是被金链条牢牢地固定在这张用大理石制成的大桌子上,为什么每次格琳达出门都要用五把镶着珠宝的挂锁把万魔宝典锁起来,还要把钥匙小心地藏在怀里随身带走的缘故。

    我认为任何仙境中的任何法宝都不能与万魔宝典相媲美。世界上任何角落发生的每件事都会在它发生的那一刻被这本书用文字记录下来,而且这些记录总是那么真实可信,虽然有时候缺少一些人们想知道的细节。世界上发生的事实在太多了,记录不得不简明扼要一些,否则即使是格琳达的万魔宝典也会不够用的。

    这些记录格琳达每天要看好几次,多萝茜每次来拜访好女巫时也爱查阅这本书,看看世界各地都发生了什么事。

    有关奥兹国的记录不是很多,奥兹国通常是太太平平的。可今天多萝西却发现了使她感兴趣的东西,真的,在她看书的时候书上还在不断地出现新的文字。

    “这真是太有意思了!”她叫道,“你知道吗?奥兹玛,在你的奥兹国里还有一些被称为斯基泽人的人。”

    “是的,”奥兹玛回答,说着来到她身边,“我知道在沃戈尔·巴哥教授的奥兹国地图上有一个地方写着‘斯基泽’,但我不知道斯基泽人到底是些什么人,我知道从未有人见到过他们或听说过他们。斯基泽国在吉里金国遥远的北部边疆,一边是不可逾越的沙漠,另一边是乌克布山脉。对奥兹国的这一部分我所知甚少。”

    “我猜想别人对它也所知无几,除非是斯基泽人他们自己。”多萝茜说,“但是万魔宝典说:‘奥兹国的斯基泽人已经向奥兹国的平头人宣战了,这样就很可能发生争斗,会有许多麻烦的。‘”

    “那本书还说了些什么?”奥兹玛问。

    “就这些。”多萝茜说。奥兹玛和格琳达都看了万魔宝典,似乎有点儿惊讶和困惑。

    “告诉我,格琳达,”奥兹玛说,“平头人是些什么人?

    “我不知道,陛下,”好女巫承认道,“直到现在我还从未听说过他们,我也从未听说过斯基泽人。在奥兹国遥远的角落里隐藏着许多奇特的民族,他们从不离开他们的家园,我们这里也从未有人去拜访过他们,我自然也就不知道他们的事了。尽管如此,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用我的魔法了解一些关于斯基泽人和平头人的事。”

    “我真希望你能这样做,”奥兹玛一本正经地答道,“你瞧,格琳达,如果他们是奥兹国人,他们就是我的臣民。我决不允许在我统治下的仙境里有任何战争或麻烦,我要尽一切可能制止它们发生。”

    “太好了,陛下,”好女巫说,“我将试着为你提供必要的情况。请允许我离开一会儿,我要到我的魔法室去。”

    “我能和你一起去吗?”多萝茜急切地问。

    格琳达的回答是:“不行,任何人在场都会使魔法失效。”

    于是格琳达把自己锁在魔法室内,多萝茜和奥兹玛在外面耐心地等她出来。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格琳达走出了魔法室,神情严肃,若有所思。

    “陛下,”她对奥兹玛说,“斯基泽人生活在一个大湖中的魔岛上,他们会魔法,因此有关他们的事我了解得太少了。

    “真的吗?我可不知道那里还有一个大湖,”奥兹玛惊叫,“地图上只有一条河穿过斯基泽国,但没有湖呀。”

    “这是因为制图的人也从未到过那个地方,”好女巫解释说,“湖是肯定有的,湖中有一个岛,一个魔岛,在魔岛上生活的人就被称作斯基泽人。”

    “他们长的什么样?”奥兹国公主问。

    “我的魔法无法告诉我这方面的事情,”格琳达承认,“因为斯基泽人的魔法不让任何外人知道一点儿关于他们的事情。”

    “平头人肯定知道,”多萝茜提出了她的看法,“如果他们要与斯基泽人开战的话。”

    “可能是这样,”格琳达回答,“关于平头人我了解的情况少得可怜。他们居住在斯基泽人的大湖南面的高山上。山坡陡峭,山顶宽阔而下陷,像个大盆。平头人的住房都建在盆底。他们都是魔法师,通常不与外界来往,也不允许外人去拜访他们。我知道他们大约有一百人,男子、妇女和儿童,而斯基泽人却有一百零一人。

    奥兹玛的下一个问题是:“他们为什么争吵?为什么要开战呢?

   “我无法告诉你,陛下。”格琳达说。

  “听我说!”多萝茜喊道,“在奥兹国除了格琳达和大法师之外,任何人使用魔法都是违反法律的,所以,如果这两个奇异的民族会魔法,他们就犯了法,就应该受到惩罚!

    奥兹玛向她的小朋友微微一笑。

    她说:“不能指望这些不知道有我或我的法律的人服从我的法律呀。如果我们对斯基泽人或者平头人一无所知,那么很可能他们也对我们一无所知。”

    “但是他们应该知道,奥兹玛,而且我们也应该知道。谁去告诉他们这一切,我们又怎么才能使他们遵守法律呢?

    “这正是我目前关心的事,”奥兹玛回答,“你有什么建议?

    好女巫稍作考虑,然后才回答说:“如果你刚才没有从我的万魔宝典上知道平头人和斯基泽人的存在,你也就不会为他们或他们的争端操心了。如果你对这些民族的事置之不理,你可能也就不会再听到有关他们的事了。”

    “这么做不对,”奥兹玛高声说道,“我是全奥兹国的统治者,奥兹国包括翡翠城,也包括吉里金国、加德林国、温基国以及芒奇金国。作为这片仙境的公主,我有责任使所有的人,不论他是什么样的人,都感到幸福和满足,有责任解决他们之间的争端,平息他们的争吵。或许斯基泽人和平头人不知道我,或许不知道我是他们法定的统治者,但我现在知道他们住在我的仙境里,是我的臣民,如果我不理睬他们让他们争斗,那我就是没有履行我的职责。”

    “事实的确如此,奥兹玛,”多萝茜说,“你必须到吉里金国去,迫使他们停止争斗重新和好。但是你打算怎么做呢?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陛下,”好女巫说,“你到那些古怪的地方去可能很危险,那里的人可能凶残好战。”

    “我不害怕!”奥兹玛笑着说。

    “这可不是害怕不害怕的问题,”多萝茜争辩道,“我们当然知道你是一位仙女,没人能杀害或是伤害你,我们也知道你会许多魔法。可是,亲爱的奥兹玛,尽管如此,邪恶的敌人仍会使你有麻烦。让全奥兹国的统治者去冒险可不行。”

    “或许我一点儿危险也不会有,”奥兹玛笑了笑回答,“你不要想像出危险来,多萝茜,人应该多想些好事,再说我们并不知道斯基泽人和平头人到底是不是坏人,也许他们很好,很通情达理呢。”

    “多萝茜说的没错,陛下,”好女巫坚持她的看法,“我们虽然不了解这些远方的民族,但是我们知道他们要打起来了,而且双方都掌握着一些魔法,这是事实。这时候的人往往不喜欢听外人的劝解,你如去的话,他们不太可能友好地接待你,甚至可能会对你极为反感;”

    “如果你能带一支军队去,”多萝茜补充说,“情况就不会那么糟糕了,但在全奥兹国并没有军队这种东西。”

    “我有一名士兵。”奥兹玛说。

    “对,长着绿色络腮胡子的士兵。但他对枪有一种巨大的恐惧感,从未往枪里装过子

弹。我肯定他会临阵逃走而不是战斗。再说一名士兵,即便他英勇无比,也难以对付二百零

一个斯基泽人和平头人。”

    “我的朋友们,你们有什么建议?”奥兹玛问。

    “我建议派奥兹国的大法师去,让他告诉他们在奥兹国发动战争是违法的,告诉他们你命令他们解决争端重归于好,”格琳达提议,“让大法师告诉他们,如果他们拒绝服从奥兹国公主的命令,他们将会受到惩罚。”

    奥兹玛摇了摇头,表示她不满意这个建议。

    “如果他们拒绝,该如何办?”她问,“如果我不得不按照我对他们的警告来惩罚他们,那将是一件既不愉快又十分困难的事。我认为,最好还是用和平的方式,不用军队,只用我作为统治者的权威恳求他们服从我。这样,如果他们还一意孤行,我就可以采取其他手段来让他们就范了。”

    “这真是件难办的事,不管怎么说你都已经看到了,”多萝茜叹了口气,“我现在真后悔我在万魔宝典里注意到了这条记录。”

    “你应该明白,亲爱的,既然我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件麻烦事,我就必须履行我的职责。”奥兹玛说,“我已经决定立即出发去斯基泽人的魔岛,去平头人的那座魔山,制止战争,制止那里的居民之间的冲突。现在唯一要决定的问题是,我是一个人去,

还是召集我的朋友们和忠实的支持者们陪我一起去。”

    “如果你去,我也要去,”多萝茜宣布,“无论发生什么都会很有趣,因为令人兴奋的事情都很有趣,我说什么也不愿失去这个机会。”

    奥兹玛和格琳达都没有注意她说了些什么,因为她们正在严肃地思考这个探险计划中危险的事。

    “愿意和你一起去的朋友多的是,”好女巫说,“只是一旦你遇到了危险,他们中没人能保护你。虽然我和大法师都会一些法术,但你自己才是奥兹国最神通广大的仙女。不管怎么说,你拥有世界上任何其他人都无法相比的力量——赢得人心的力量,人们喜欢遵从你,见到你。正因为如此,我相信你一个人去要比一大群臣民跟在你身后一起去更好,能办成的好事更多。”

    “我也这么认为,”公主表示同意,“你知道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但不见得能把别人保护好。我不会寻求对抗,我将尽量对这些人好言相劝,公正地解决他们的争端,不管是什么争端。”

    “你不打算带我去?”多萝茜恳求道,“你会需要个同伴的,奥兹玛。”

    公主向她的小朋友微笑。

    “我找不出不让你陪我去的理由,”她回答,“再说,两个女孩一同前去会让他们相信我们的使命是仁慈和平的。为了制止战争,让这两个怒气冲冲的民族停止争斗,我们必须马上动身。我们立即回弱翠城做准备,明天一太早就出发。”

    格琳达对这个计划还是不十分满意,但也想不出更好的解决办法。她知道奥兹玛虽然性格温柔可人,可是一旦做出抉择通常就会付诸行动,不达到目的绝不罢休。再说她也看不出奥兹国的仙女统治者要做的这件事里有什么大的危险,即便她要去拜访的陌生民族确实很固执。但多萝苗就不同了,她只是个住在奥兹国的堪萨斯州小女孩。看来这件事对奥兹玛来说不算什么,可对一个“地球孩子”来说可能就会遇到一些危险。

    多萝茜住在奥兹国,有她的朋友奥兹玛保护,只要她住在仙境就不会被杀害,也不会受到伤痛的困扰。她也不能长大,将永远是来到奥兹国时的那个小女孩,除非她用什么方法离开仙境或是被带离仙境。但不管怎么说多萝茜不是仙女,她可能会被消灭或是被藏在她的朋友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举例来说,如果没有人好好保护她的话,她可能会被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虽然这些小块都还活着并且都不觉得疼痛,但能被人到处乱扔,也许会被深埋地下,也许会被邪恶的魔法师们用其他什么方法“消灭”掉。格琳达一边思考着这些事一边步态优雅地在她那大理石的大厅内来回踏步。

    最后好女巫停下脚步,从手指上取下一枚戒指交给多萝茜。

    “把这戒指戴着,”她对女孩说,“如果情况危急,把手指上的戒指向右转一圈再向左转一圈。这样我宫殿内的警钟就会响起来,我就会

立即来救你。不过,除非你确实处在被消灭的危险之中,不要轻易用戒指。你与奥兹玛公主在一起时,我相信她能够保护你免遭其他灾祸。”

    “谢谢你,格琳达,”多萝茜一边把戒指戴在手指上,一边感激地说,“我还打算系上从诺姆王那里得到的魔带,我想这样会使我很安全,斯基泽人和平头人也奈何不了我。”

    奥兹玛在离开翡翠城之前还有许多事要做安排,她向格琳达道别后就和多萝茜一起上了红马车。一声令下,锯木马这匹奇兽就奔跑起来了,它跑得飞快,致使多萝茜一路上都无法说话或做事,只能紧紧地抓住坐椅,就这样回到了翡翠城。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4年5月出版的《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好女巫责任编辑 陈德军)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