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在动物园

          朱效文                             

(《故事作文月刊1995年度“好作品奖”)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年轻的动物园园长侬伲走马上任了。退休的老园长交给他一大包钥匙。临走时对他千叮咛万嘱咐:“这钥匙可要藏好啦!千万不能遗失。万一弄丢了,让动物们跑出来,可是要闯大祸的!”

侬伲记住了老园长的话。晚上睡觉前,侬伲想,把钥匙藏在什么地方最保险呢?想来想去,搁哪儿都不放心。干脆,就放在枕头底下吧,这样保险丢不了。

于是,侬伲就枕着一大包钥匙睡觉。动物园的夜晚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侬伲睡得很香甜。

子夜的时候,忽然听见“咚咚”两声,玻璃窗被敲响了。

“谁啊?”侬伲从睡梦中惊醒,揉着眼睛往窗外一看,他吓坏了。

玻璃窗外,趴着一头大黑熊。

“你……你是怎么钻出来的?笼门不是锁上了吗?!”侬伲一边问,一边惊慌地摸了摸枕头底下装钥匙的口袋。钥匙都在,没丢。

黑熊说:“呵呵,这难得倒我吗?你瞧瞧,我有这个。”说着,他晃了晃手指上挂着的一把黄灿灿的长钥匙。

侬伲又吓了一跳,急忙问:“你……你这是从哪里,搞……搞到的钥匙?”

“这你就别问了,”黑熊说着,猛地一伸手,推开了一扇窗户,把脑袋伸进窗户里,伸到离侬伲的脑袋很近很近的地方,“你听着,侬伲园长,我是全体动物推选出来的代表,请求您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打开所有的笼子,让所有的动物在月光下、树林里,自由自在地散散步,做做游戏,活动一下筋骨,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然后再回到笼子里去。大家保证守纪律,不犯错误。怎么样?您想一想,就是犯人也该有放风的时候吧?”

侬伲想拒绝,可大黑熊的肉鼻子就快就要碰到他的鼻子尖了。他担心大黑熊会一张嘴,把他的小鼻子给吞下去。侬伲一边哆嗦,一边紧紧地护住枕头和枕头底下的钥匙。侬伲想你黑熊拿不去这钥匙,你就是把我吃了,我也要抱着钥匙一起钻进你的肚子里去!叫你消化不了,叫你肚子疼!但又一想,大黑熊的话也挺有道理,反正是在半夜里,动物园里又没有人,马路上也没有人趴在篱笆墙上朝动物园里张望;让动物们出来放放风,活动活动也没啥,只要他们听话,只要他们守纪律,不闹事,不逃跑就行。

于是侬伲说:“快把你的脑袋缩回去!你几天没刷牙了吧,嘴多臭呀!等缩回去了,我再给你拿钥匙。”

大黑熊一听,果真乖乖地把脑袋缩了回去。

侬伲不再哆嗦了。他翻开枕头,打开包,把一长串钥匙扛在肩上,跟着大黑熊去开锁。

静悄悄的动物园里一下子热闹起来。

老虎在草地上打滚,雪豹在道路上飞奔,秃鹫在树林中盘旋,羚羊和梅花鹿也与狮子、豺狼和睦相处。

只听大黑熊一声口哨,所有的动物都在大草坪上集合起来。

黄莺唱歌,斑马跳舞,猴子在长颈鹿头顶上表演“二指禅”,大象在长长的鼻子尖上吹起了口琴……

这奇妙的动物联欢会,让侬伲看呆了神。他想,瞧这样子,肯定不是第一回了,难怪大黑熊能来敲我的玻璃窗,一定是老园长偷偷给他留了钥匙……

他正想着呢,没料到,在动物园的篱笆墙外面,这时候,有一个人正悄悄地朝里边张望。他是探长彭皮,正在执行侦探任务,刚巧路过这里,听见动物园里有动静,便伸头一看,哇!不得了!!他赶紧回头往警察局里跑。心想,这下我可要立大功了!

“不好了,报告局长,动物园里的动物暴……暴动了!”彭皮一回到警察局,就立刻向值班的警察局长报告。

“不可能!”警察局长侬力刚巧是侬伲的爸爸,他不相信他儿子领导的动物园会发生暴动,一个劲儿地摇着头说,“你一定是看岔眼了,你有必要去重新配一副眼镜!”

彭皮探长急得指天发誓:“我要是看岔眼了,我立刻……立刻就把眼睛剜出来----不不,我是说,我要是看岔眼了,就立刻……立刻让我的眼睛瞎掉,并且永不复明!”

侬力局长没办法了,只好说:“那好吧,要真有这事,算你的功劳。不过,我要亲自去查证一下。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嘛!”

老侬力亲自赶到动物园。为了预防万一,他披上了一层老虎外衣,悄悄地翻过了篱笆墙。

他走到草坪边上一看,惊呆了,他的宝贝儿子果真将动物全放了出来。这死侬伲他疯了吗?这还了得?!

不过,再仔细看看,动物们都挺守规矩的,表演的节目也特别可爱。侬力看着看着,竟看得着了迷。忽然,两只美洲狮不知从哪个黑窟窿里窜了出来,朝他猛扑过去,将他死死地按住。

“别动,你不是我们这儿的老虎!跟我们见园长去!”美洲狮吼着,口里流着涎液。

“去见哪……哪个园长?”侬力吓得浑身哆嗦。瞧这可怕的景象,他脑子里蓦地闪过一个惊人的念头:他那宝贝儿子侬伲,是不是已经被害了?

“园长换人了。是侬伲园长。”美洲狮说。

“侬伲园长?哼!去就去,只要你们别吃我!”一听是侬伲园长,侬力就不怕了,于是乖乖地跟着美洲狮往办公室走。

见了侬伲,老侬力趁美洲狮不在意,闪电般地掀起老虎头饰,然后又赶紧盖上。侬伲眼睛尖,一眼就看出这老虎是他老爸扮的,赶紧作出判决:“请肃静!本园长虽刚刚上任,但判案历来神速,从不拖泥带水,从不冤枉好人好动物,从不包庇坏人坏动物,对动物从宽,对人从严!现判决如下:1,两位美洲狮担任临时保安,巡查有功,辛苦了,重奖鲜肉60公斤。2,被捕的老虎是昨天下午刚入园的新伙伴(难怪美洲狮不认识),立即无罪释放!”

听完判决结果,老侬力顾不上和儿子说一句话,转身又跑出去看动物表演了。他竟然忘记了他是来干什么的,他的心完全被精彩的动物表演迷住了。

正看得入神呢,忽然两只美洲狮魂不附体地跑过来,大声地嚷嚷:“不得了啦!快跑啊!!警察大军压境啦!!!……”

动物们回头一看,果真了不得!动物园篱笆墙外,停满了警车;荷枪实弹的警察正从警车上一排排地往下跳。

大黑熊一声口哨,动物们全都乖乖地回笼子里去了。动物园里霎时间又变得阒静无声,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侬伲赶紧去把笼门一扇扇地锁上。

不一会儿,警察就冲进了动物园,领头的是探长彭皮。可是动物园里静悄悄的,动物们全都在笼子里呆得好好的。彭皮探长正纳闷呢,难道我真的看岔眼了?

忽然,有个警察跑来报告,说只有一头老虎孤零零地站在草地上。

彭皮一听来劲了,挥挥手说:“上!”

大伙儿一拥而上,不由分说地将这头老虎五花大绑地捆起来,扔到警车顶上,呼啸着运回了警察局。

老虎挺不老实的,对押送他的警察不是呲牙就是咧嘴,,气得彭皮探长在他老虎屁股上狠狠踢了两脚。

在审讯室里,老虎什么罪行也不肯交代。彭皮探长大发雷霆,下令对老虎用刑。可就在别的警察奉命去搬刑具的时候,老虎突然掀开了头套。哇!是警察局长侬力!!彭皮探长吓掉了魂,慌忙跑出去撤销了用刑的命令,然后拔腿就想溜。

不料侬力局长大声喊住了他。彭皮探长汗流浃背地往局长办公室跑,心想,这下完了,刑讯逼供是犯罪行为!又偏偏让局长给撞上了。这回不是打屁股就是炒鱿鱼,没好日子过了。

谁知老侬力见了彭皮,悄悄地把他拉到身边,低声对他说:“老朋友,就算我没看见你用刑,你也没看见我在动物园里看动物表演。大家谁也没看见谁。不过,我不骗你,那动物表演真是绝了!不信,今晚你跟我去,披上一件狼皮。小心,不要对任何人说。”

一听这话,彭皮探长才长长地松了口气。原来局长大人还沉浸在观看奇妙表演的喜悦中呢!彭皮探长窃喜自己躲过了一劫,连连对局长大人说了一百个好好好,便转过身兴高采烈地去买狼皮了。

动物园里,侬伲园长锁完了每一个笼门,突然想起来,那只自称是动物代表的大黑熊好像没看见。

侬伲园长赶紧找遍了熊山里的每一个角角落落,可就是没见着那大黑熊的踪影。侬伲急坏了,大黑熊跑了吗?那可惨了!要是明天天亮市民们一起床,看见大街上走过来一只大黑熊,熊掌上还挂了一把黄灿灿的长钥匙,这还得了!要是大黑熊肚子饿急了伤了人,别说自己动物园长当不成了,没准还得去蹲大牢!

侬伲园长想着想着,越想越着急,越想越害怕,最后,就在草地上一屁股坐下来,“呜呜呜呜”地哭了。

咦?侬伲哭着哭着,忽然发现身旁有个模糊的黑影在晃动。他回头一瞧,嘿,怪了!原来站在他身旁的,正是他惦念着的那只大黑熊。

“你去哪儿了?我到处找你呢!找不到你我急死了!”侬伲抽搭着说,“我都让你急哭了,快跟我回笼子里去吧。”

大黑熊说:“你不用哭,我也不去你的笼子里。”

“为什么?你想逃跑?我可要报警啦!”侬伲园长又急了。

大黑熊一把掀开了熊帽子。啊,他哪是什么大黑熊啊,他原来就是动物园里退休的老园长!

“怎……怎么是你啊?老园长?”侬伲惊呆了。

“是我,”老园长说,“30年前,我刚来这儿当园长的时候,前任老园长也在第一天的子夜,披着熊皮来敲我的玻璃窗……”

“真的?然后,你们就把动物全都放出来玩了?”侬伲着急地追问。

“对了,”老园长说,“这是我们动物园的一项好传统。”

“原来是这样!”侬伲抹着泪眼嘻嘻地笑起来。这太好了,这个传统真好,有这个传统的动物园真好!侬伲想,我一定要把这个好传统好好继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