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小玛丽

(选自《布娃娃有双活眼睛八章)

(La poupee aux yeux vivants)

(法国)居雨勒 著

王倩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译者简介]  王倩,女,1979年出生。留学法国,学习法国文学。

 

我将灵魂钻进了公主的身体,然后小心翼翼地使公主站了起来。从现在起,我的灵魂就与公主合为一体了。

 

    天一点一点亮起来,我开始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太对劲儿。

    路易在床上翻来覆去,唉声叹气,睡不着觉。如果他一直睡不着,就不会梦游,如果他不梦游,小木屋的门就不会被打开……

    这可怎么办?

    现在已经四点半了,再过一个多小时,玛丽就要起床去找载飞了。如果到时候载飞还在,她就要骑上它去散步,之后摔下马背的惨剧就又要发生了!

    不行不行,我不能让这个事故再次发生。无论如何,我也要阻止这场可怕的悲剧!

    路易,快睡着啊!路易,求求你了,快睡着!

    可是路易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一会儿咳嗽,一会儿起来整理整理枕头,一会儿把被子拽过来盖上,一会儿又把被子蹬开。越折腾他越睡不着。

    要不我给他唱支催眠曲吧?

    哎!我这是在胡想些什么!我怎么能忘了灵魂没有嗓音。就算是有,无影无踪地飘过来一阵催眠曲,也只会把路易吓得头发都竖起来。

    这时候,院子里的大公鸡“咯咯咯——”地叫了起来。我看看窗外,天边已经泛白,星星一颗接一颗在消失,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接近灾难将要发生的时刻。

床上,路易烦恼地叹着气,又翻了个身。看来不能指望他了。

我只能再想别的办法。

办法也只剩下一个,就是我自己去把小木屋的门打开,放走载飞。

我去把小木屋的门打开……说起来容易,刚才为了弄出一阵风把那扇门关上,费了那么多劲儿。而现在,要把门再打开,让我这灵魂到哪里去变出一双手来扭转门把手?

我真希望现在能返回到我的身体里,那样根本不用费力,就可以挽救小玛丽的生命。

说到身体,我突然想起来:有个身体我可以用,那就是公主的身体!虽然这个身体不是我的,但或许可以试一试。

打定了主意以后,我将灵魂钻进了公主的身体,然后小心翼翼地使公主站了起来。从现在起,我的灵魂就与公主合为一体了。

我小心地操纵着公主,还好不是特别困难,慢慢习惯了就好了。虽然说有两三次公主都差点摔倒,但再怎么说,操纵一个娃娃比开一辆车容易多了。

一步,两步,三步,公主睁着两只大大的眼睛,一步步向前走着。嘘——不要弄出声音来,千万不能让路易觉察到。

四步,五步,六步……

我偷偷朝床上看了一眼,一切正常。路易的两只眼睛闭着,没有觉察到。可能他已经睡着了,奶奶经常说,失眠的人总是到了清早就能睡着了。

要不然我再等一会儿?看路易会不会梦游。

不行,不能等了,没有时间了。谁知道路易现在是不是真的睡着了。就算睡着了,谁也不能保证天快亮了他还会梦游。一到六点,玛丽就要起床了。

最终下定决心后,我朝着玛丽卧室的门走过去。

卧室的门开着一道缝儿,刚才玛丽叫路易进来看娃娃之后就没有把门再关上。我小心地让公主从门缝儿中挤出去,到了通往楼下的楼梯口。

昏暗中,楼梯看起来又深又长,我感觉自己像是站在一座大山顶上,楼底就像悬崖底一样深不可测。

我真的要从这里下去吗?天!这根本就有十万八千里远啊!公主的步子这么小,走到楼下至少得需要好几个小时。楼梯的台阶跟公主的身子差不多高,我怎么才能下去呢?跳下去吗?别无选择,我只能跳下去。

我把眼睛一闭,“呼”地跳了下去。可是公主瓷制的腿不像人腿一样落地就能停下,而是僵硬地反弹了起来。公主顿时失去了平衡,“滴溜嘟噜——”一路磕磕绊绊朝楼梯底摔了下去。

公主躺在楼底的地板上,眼冒金星。身旁墙上的一面大镜子照着她可怕的姿势:鼻子磕掉了尖儿,一只胳膊摔折了,拖在地上,两条腿古怪地别着……

但是,顾不上这些了。镇静下来以后,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赶快站起来继续我的任务。客厅里的大钟“当当当”敲过了五下,已经五点了!公主被毁了容,拖着胳膊,瘸着腿,但为了我挽救玛丽的希望,还得继续挪动步子。

我就当自己是在驾驶一辆刚刚出了车祸、遍体鳞伤的汽车。

还好没有人看到我们,否则这个满地跑的丑娃娃一定会把别人吓得晚上做噩梦。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5年1月出版的《布娃娃有双活眼睛》责任编辑 玉洁)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