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的猫儿

(选自《让人失去记忆的木马》十章)

(Le manege de L'ouGLi)

(法国)居雨勒 著

王倩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雷欧蜷缩在床底下,大气都不敢出,整个身体发着抖,心跳快到了至少每分钟两百下…

 

   “妈妈!妈妈!救命啊!”

   怀抱着奄奄一息的汪汪,劳拉钻进了人群里。这时候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找到妈妈。当一个人惊慌到极点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当然是妈妈!

   妈妈已经失去记忆了!她已经不再认识她自己的女儿了。可是,劳拉已经没心思再去想这个问题,她实在太悲伤了。

   “妈妈!妈妈!”她呜呜地哭着在游乐场的每个角落里寻找着,最后终于远远地看到了她,她正在阿佐拉夫人的游览车旁边的一棵大树下,和爸爸拥抱在一起。

   “妈妈!”

   停止了拥抱,这个年轻的女人恼怒地转过头来。

   “又是你!”她惊呼道。

   接着她注意到了躺在劳拉胳膊里的汪汪。她的表情变了,变得温柔起来,失去记忆没有改变她的性格和爱好,她还是那么喜欢小动物。

   “可怜的小东西!”她同情地说,“谁把它弄成这样了?”

  “‘大……大……哥哥’。”劳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她把汪汪放到了妈妈的膝盖上。

  “你觉得它……死了吗?”劳拉压制着呜咽问道。

  妈妈试了试汪汪的心跳,探了探它的呼吸,最后翻看了它的眼皮。“没有,放心吧,它只是晕过去了。”

爸爸在一旁愤恨地说:“我很看不惯这种虐待动物的人!我现在要去教训一下这个无耻的家伙!”

   “对!他就在那儿!”劳拉一边指着正跑过来的“大哥哥”,一边藏到了爸爸身后。

   六个“妖怪”紧跟着“大哥哥”到了劳拉一家人跟前。“大哥哥”正要抓藏在爸爸背后的劳拉,妈妈站到他跟前,挡住了他。

   “我并不赞同你的所作所为,先生!”妈妈很严肃地盯着他说。

   “大哥哥”伸出一只手,把妈妈推到了一边,他现在只对劳拉感兴趣。

  “这回我可把你抓住了,小兔崽子!”他对着手足无措的劳拉凶狠地说。

  “别以为你可以为所欲为!”妈妈警告他说。

  接着她抓住了“大哥哥”格子上衣的衣领。可是“大哥哥”一甩手就把她推了个跟头。

 “噢!你这个粗鲁的家伙!”爸爸惊叫道。

   现在轮到他出手了。

  “赶快道歉!你这个没有教养的家伙!”他命令道。

   “大哥哥”好像没有听到爸爸的话,只顾着去抓躲闪的劳拉。爸爸大发雷霆,“砰”地一拳砸在那大红鼻子上,“大哥哥”飞了出去,大家都鼓起了掌。

 “哎哟!我是不是有点太用力了?”爸爸挠着头咕囔说。

  “当然不了!”这段小插曲让劳拉终于可以放心地喘口气。

 “哦!你真是我的英雄!”妈妈高兴得跳到爸爸怀里,爸爸趁此机会开始向妈妈求婚。

 

 

这段时间里,雷欧正拼命地想从富大老爹的视线中逃脱,可是这几乎不可能,富大老爹长得那么高大,跑起来一步能顶雷欧三步!

“咚,咚,咚!”他的脚步声震动着地面。

雷欧的呼吸急促得就像是炼铁炉的通风口。如果再被这个凶神抓住的话,就会再被关到地洞里去蹬车,还要遭受鞭打。不行,不行,一定要拼命逃,不能被他再抓住!雷欧绝望地在小木板房之间穿梭着,或者藏在树木后面,一会儿蹲下,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停下,一会儿又跑起来。

“咚,咚……”可是不管他逃到哪里,富大老爹沉重的脚步声都紧紧追随着他,就像是一场怎么也醒不来的噩梦。“咚,咚,咚……”往哪个方向跑好呢?哪里会有一个避难的角落呢?

“咚,咚,咚,咚……”

沉重的脚步声近了,更近了。突然,雷欧跟自己撞了个对面!他“啊”地叫了一声,惊讶地盯着面前这个变了形的自己。原来是哈哈镜!阿佐拉夫人的游览车!他这才发觉自己已经到了这里。

咦?游览车的门微微地开了一道缝儿,里面会不会有人呢?

“我要抓住你了!小鬼!小心你的屁股!我要让你为自己闯的祸付出代价!很大很大的代价!”凶神般的富大老爹边跑边喊。

“咚,咚,咚,咚……”雷欧吓得来不及多想,推开游览车的门,钻了进去。

还好,房间里没有人。一条红色的披肩被当作窗帘挂在窗户前,使整个房间笼罩在一片淡红色里。一个水晶玻璃球放在桌子上,闪闪发光,在屋子里的一片昏暗中就像是一颗雪白的鸡蛋。堆满了靠垫的中式沙发里,一只黑色的猫慵懒地躺着,凝视着面前这位不速之客。

“喵?”

“嘘!”雷欧把食指立在嘴唇前面示意它不要出声。

    哪里可以藏身呢?雷欧急匆匆地四处张望着。突然,一阵尖锐刺耳的老妇人的说话声从屋外传进来:

   “又出什么事了?!”

   “逃了一个孩子。”富大老爹说。

   “真差劲!你还能干什么?什么也干不好!我看你也该挨鞭子!”

  “可是,妈妈……”

   “没有‘可是’,马上给我把这个淘气鬼抓回来,让他给我老老实实地干活!”

   一阵沉默过后,富大老爹谦卑地说:

   “妈妈,我能到你的房间里看看吗?”

   雷欧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完了!完了!!藏哪儿啊?藏哪儿啊?!

  “到我的房间里?”这个尖嗓音的老妇人反对说,“我看你是疯了!我不许你用你那肮脏的爪子碰我的任何东西!”

   “可是,妈妈,我们不应该忽略任何地方!”

  老妇人很不痛快地答应了:“那就快点儿,看一眼就行了!”

  “咚,咚……”沉重的脚步声几乎要把通向房间的小台阶压垮了。雷欧顾不上多想,“哧溜——”一下钻到了床底下。

   在床底下,他能看到的只有来回走动着的脚。

   富大老爹两只巨轮一样的脚上穿着一双军鞋,他的妈妈阿佐拉夫人的双脚则踩在一双舒服的呢子拖鞋里。

  “怎么样!”阿佐拉夫人赢了,“我这里可没什么淘气鬼!再说了,撒旦也不会让人随便闯进来的!是不是,撒旦!”

  “喵!”黑猫撒旦虚伪地附和着。

  “我才不相信这只懒猫呢!”富大老爹说,“它连只老鼠都抓不住!”

  “废话!”阿佐拉夫人说,“它生来就是吃猫粮的!你要找人就快点!”

  富大老爹抬起他的两片大脚走到壁橱跟前,打开橱门,伸进手去乱翻了一气,什么也没找到,就关上橱门走到了床跟前。

  雷欧蜷缩在床底下,大气都不敢出,整个身体发着抖,心跳快到了至少每分钟两百下。

 “天!这是什么声音?”阿佐拉夫人突然说。

  从屋外传来了一阵吵吵嚷嚷声,好像有人在打架,富大老爹竖起了耳朵仔细地听着。

“快去看看!”

  妈妈和儿子急匆匆地走出了屋子。老天有眼!雷欧得救了!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再不呼吸,他很快就会被憋过气去了。过了一会儿,确定富大老爹他们已经远离了门口以后,雷欧小心翼翼地爬出了床底。

  “谢了!哥们儿!”他走到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的撒旦面前。

  撒旦正在撒尿:

  “喵!”

  雷欧将这声“喵”理解为“不客气”,他亲热地抚摸着撒旦。

  “出去以后,有机会我就会奖赏你一大桶猫粮!”他信誓旦旦地说。

 雷欧站起身来刚要走,一张小小的白色纸片从茶几掉在地毯上,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拿起这张纸片,擦了擦,把它翻过来,竟然是一张照片,他盯着这张照片,忍不住发出一阵唏嘘……

 “原来是这样!”

 他迅速地把照片乱塞到裤兜里,逃出了阿佐拉夫人的房间,消失在远处。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5年1月出版的《让人失去记忆的木马》责任编辑 玉洁)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