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变成了陌生人

(选自《让人失去记忆的木马》五章)

(Le manege de L'ouGLi)

(法国)居雨勒 著

王倩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劳拉禁不住打了个寒颤:这个男人和女人到底是谁呢?他们怎么会跟爸爸妈妈长得一模一样呢?

    “现在,第一件事是要找到我的爸爸妈妈。”劳拉向人群里张望着说。

    “还有我的老师!”雷欧说,“在这么多人里面找他们,可不像吃一块蛋糕那么容易。”

    “你注意到没有?”劳拉一边钻进人群,一边问道。

    雷欧踮着脚,仰着头,仔细地分辨着一张张从旁边经过的面孔。

   “注意到什么?”他漫不经心地问。

   “这里只有成年人,按道理来说,游乐园里应该挤满了小孩子。”

    雷欧耸了耸肩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上次看到马丁娜的时候在哪里?”劳拉问。

   “在旋转木马上。”

   “我爸爸妈妈也是,那我们就去那里看看吧。”

    两个小伙伴向旋转木马场走去。路上他们经过阿佐拉夫人的旅行车,这是一个车厢四周挂满了哈哈镜的汽车,车顶上竖着一块牌子:“天眼专门预测感情。”劳拉在她面前的哈哈镜里变成了一条长萝卜,雷欧则在另一面哈哈镜里变成一个被挤扁的侏儒。

   一股炸薯条的香味突然飘过来,弄得人的鼻孔痒痒的。“我饿了。”雷欧边说边四下里寻找薯条味飘来的方向。原来这香味来自不远处的一个木板房,木板房上写着:“‘白百合’薯条之王。”

   “可是我们没有时间了!”劳拉说。

   “就吃一盒!”雷欧央求道,“在地洞里,十二号和十三号是负责做薯条的。那些薯条闻起来可香了,我们做梦都想吃,可是没有人敢真去吃。”

  “那你们平常吃什么?”

  “只有水煮面条,不加黄油和奶酪。”

  听了这话,劳拉不忍心再拒绝雷欧的请求。没办法,找爸爸妈妈就只能再等一会儿了。再说,早五分钟或者晚五分钟也改变不了什么。

  “你有钱吗?”劳拉表示怀疑。

  “没有,但是……或许白百合先生会免费给我几根炸焦了的。”

    白百合先生是个卖薯条的人体模型,嘴上粘着漂亮的翘胡子,头上戴着一顶高高的厨师帽。在他胸前有一个直接通往地下工厂的小口,就是人们交钱的地方。

    一盒接一盒的薯条在他面前的传送带上排成一排。

   “十法郎一盒薯条,请自动把钱塞进钱箱里,谢谢。”一个古怪的声音从他的机械下巴里传出来,可是却比他机械下巴的动作慢了半拍。

    雷欧对白百合先生的要求置之不理,迫不及待地将手伸向经过他面前的第一盒薯条。几乎与此同时,白百合先生手中高扬着的锅铲落下来砸在他的手上。

    “十法郎一盒薯条,请把钱塞进钱箱里,谢谢。”白百合先生坚定地重复着。

    “跟我来。”劳拉拽着狼狈的雷欧走开,“我爸爸妈妈可以给你买薯条。”

    说着,两人跑到了旋转木马场。

    木马场里还飘扬着那首熟悉的歌儿:

         曾经的回忆,

都是一声声叹息……

    一对双胞胎小孩儿正坐在两匹木马上,开心地笑着。马夫的位置上坐着一个老年妇女,看起来像是他们的奶奶,也开心地笑着。

   “你看,这不是有儿童吗!”雷欧指着双胞胎说。

   劳拉茫然地点点头,她正在仔细地观察着这祖孙三人。不知为什么,他们的笑容让她感到很不舒服,他们的嘴咧得就像是在做牙齿广告一样不自然,或者说……是他们的眼神不对劲儿。他们的眼神空洞,遥远,就像地洞里劳动的孩子一样,看起来好像他们的灵魂已经出了窍。

  那首歌儿放完了,木马也停下了。两个双胞胎和他们的奶奶下了木马,他们彼此什么都没说,就各奔东西了。奶奶走向爱情苹果树,两个双胞胎则直奔幽灵火车。

  “嗨!不要去那儿!那里很危险!”

    劳拉追着双胞胎,冲他们喊着。

   “有人会绑架你们的!”雷欧也跟着追过去。

    他们还是迟了一步,气喘吁吁地看着两个双胞胎坐上了幽灵火车,消失在隧道里。

   “应该去告诉他们的奶奶!”劳拉担心地说。

    突然,有什么东西伸着粗麻布一样的舌头舔了舔她的脚背。

   “汪汪!”劳拉高兴地看到可爱的汪汪正开心地仰头望着她,于是蹲下去爱抚着它说,“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既然汪汪在这儿,爸爸妈妈肯定离这里不远,劳拉满怀希望在四周寻找着。嘿!找到了!在那儿!劳拉远远地看到他们正坐在一张长椅上,吸着手中的橙汁。妈妈怀里还抱着一只巨大的长毛玩具熊。

   “妈妈!爸爸!”劳拉高兴地喊着向爸爸妈妈跑过去。

   爸爸转过头来,他脸上是一种让劳拉感到陌生的表情。

   “小姑娘,你……”他有礼貌地问。

  劳拉惊讶地停下了脚步,呆立着。爸爸是在跟她说话吗?劳拉四下里看了一圈,周围除了雷欧以外没有别人了。雷欧的头发极短,爸爸不可能把他当作“小姑娘”吧。

  “爸爸……”劳拉再次胆怯地叫了一声。

    他的爸爸转过头去不再理她,继续和妈妈亲密地说笑着。妈妈长长的眼睫毛像蝴蝶的翅膀一样扑闪着,她漂亮得就像那些电影明星。

   “您简直就是个抓奖冠军啊!先生!”她的口气好像面对的是一个刚结识不久的人。

   “您才了不起呢,射箭王后!”爸爸说,声音里像是灌了蜜。

  “您在说什么啊?我根本就不会射箭!”

  “我说的是丘比特之箭!那枚射中我心的丘比特之箭!”

  他们两人同时哈哈大笑。

  雷欧凑到劳拉的耳边低声问:“这就是你的……爸爸妈妈?”

    “嗯……是啊,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变成这样了?”

  劳拉说完,抓住了妈妈的胳膊,可怜巴巴地问道:

  “你们怎么了?妈妈!为什么你和爸爸看起来这么奇怪?”

    妈妈不耐烦地甩开了她:“小孩子到一边玩儿去,不要来打扰我们!”

    “求你了,妈妈!回答我!”劳拉坚持着,眼泪马上就要流出来了,“这游乐场里到处都不对劲儿,有人还绑架了孩子们,打他们,逼他们干活儿。为什么你假装不认识我?”

    她难过得说不下去了,可是面前的爸爸妈妈却毫不在乎。

   “这个小孩可真没教养!”妈妈抱怨说,脸上是一副完全不认识劳拉的表情。

   “就是,真不懂事儿!”爸爸补充说。

    接着,他严厉地对劳拉说:“去去去,一边玩儿去,我们正忙着呢!”他训斥劳拉就像是在捏死一只苍蝇。接下来他立刻极其优雅地转向劳拉的妈妈:

  “亲爱的,我能请您吃一只冰淇淋吗?”

  妈妈也立刻转怒为笑,用一副调皮的语气说:“不如我们去阿佐拉夫人那里预测一下我们的未来吧!说不定她将为我们预测出什么好消息呢!” 

  “关于我们的好消息?你和我?”爸爸问。

  妈妈的微笑变得更加动人:“她是专门预测感情问题的!你没看到她的游览车上的牌子吗?”

  “那我们还等什么,快去吧!”爸爸一边说一边挽起了妈妈的胳膊。

  他们转过身去消失在人群中,连看都没看一眼惊呆了的劳拉。

  劳拉“哇——”地一声趴在雷欧的肩膀上哭了起来。

  “爸爸妈妈,他们不再爱我了!连他们自己都要重新互相了解!”

  “这是在隐形摄像机下拍戏?还是怎么回事?”雷欧也被彻底弄昏了头。

  一条温热的小舌头舔着劳拉的小腿肚子,使她从悲伤中回过神来。

  “汪汪!还好你还在这儿!”

  她把汪汪紧紧地抱在怀里,边哭边笑地说:

  “我亲爱的小狗狗,只有你没有背叛我!”

   “汪!汪!”汪汪回答道,开心地摇着尾巴,就像是汽车的雨刷。

   雷欧说:“走吧,我们去找我的老师吧,说不定她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路上,劳拉心里只想着她的爸爸妈妈。她越想越觉得不可能,才分开一小会儿,他们怎么能立刻就背叛了她?

   可这个男人和女人到底是谁呢?他们怎么会跟爸爸妈妈长得一模一样呢?

   惟一不同的是,爸爸妈妈从来没有过他们那样空洞的眼神,就像是眼珠一动不动的布娃娃一样。

   劳拉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她的周围,除了雷欧和汪汪,所有的人都有着同样空洞的眼神。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5年1月出版的《让人失去记忆的木马》责任编辑 玉洁)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