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掉进了地牢里

(选自《做梦俱乐部》六章)

(Destination Cauchemar)

(法国)居雨勒 著

王倩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啊!”一声凄厉的喊叫划破了黑夜的寂静,我的头发全都竖了起来,眼睁睁,看着妈妈掉进了房门跟前的一个机关里,一阵阴险的狂笑随之传了出来……

 

     我一屁股坐到大床上。弹簧床垫很软,坐下去的时候,屁股底下一阵晃动,床单上一股灰尘被扬了起来。

    “别到处乱坐!”妈妈说,“床上那么脏,你的衣服都被弄脏了!”

    妈妈边说边用手拍打着蹭到我裤子上的灰尘,接着又拿起枕头来抖了抖。

    “这么厚的灰尘!”她抱怨着。

    她四下里巡视着,最后,眼光停留在床前的一个破破烂烂的大衣橱上面。

   “这里面应该有干净的床单吧。蕾阿,过来帮我,把床单换上一套干净的,在那么脏的床上睡觉可不行!”

    我惊讶地跳起来:“睡觉?咱们要先睡觉?”

   “不是‘咱们’,是‘你’!我可不能让你一直跟在我屁股后面直到明天早上。”

   我的双眼瞪得像铜铃,惊讶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你说什么?你要把我一个人抛在这儿?”

   “可不是我让你跟着来的,蕾阿!我还有正事要干呢!你得自己照顾自己!离梦醒只有几个小时了,我连葬尸房在哪个方位都还没有确定……”

    我跳了起来。

   “什么?还有几个小时?我还以为你一个梦只计划做两个小时呢!”

   “你难道不知道,梦里和现实的时间是不一样的吗?现实里的一个小时比梦里的一个小时可长多了!”

   “难道说,你要把我整个晚上都一个人丢在这儿?”

   一想到我要无依无靠地独自呆在这个阴森可怕的地方,我立刻忍不住哭了出来。我可怜巴巴地小声哀求着妈妈:

   “妈妈,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我们就老老实实地呆在这儿,哪儿也不去,直到你醒来。好吗?妈妈,求求你了,呜……”

   “你想让我把宝贵的时间都浪费掉,对危及别人生命的东西置之不理?”妈妈不耐烦地打断了我的话。

   我的哀求抛向了一块冷冰冰的石头,而不是一个正义善良的吸血鬼杀手。

   望着眼前的吸血鬼杀手,我的妈妈,我的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想到:难道说……难道说她为了经历刺激,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抛弃?

   这个念头一出现,我立刻忍不住大哭起来。

  “你看看你这个样子,蕾阿。你得听话,学得像个懂事的大姑娘一样才对,不是吗?”妈妈语气温和下来,“我会把蒜挂在门上和窗上,这样吸血鬼就不敢进来了,你可以放心地好好睡一觉,嗯?听话。”

   我绝望地跺着双脚,甩着胳膊,还是不停地哭:“你干吗老想甩掉我!呜……”

   “我不是想甩掉你,宝贝儿。现在这个时候,孩子们都睡觉了,你也应该睡啊。”

   “现在是下午五点。谁家的孩子大白天睡觉啊!呜……”

  “那是在现实中,不是在梦里,在梦里马上就要到半夜了。”

  “那你呢?你要干什么?你怎么不睡觉?”

  “我要尽快找到吸血鬼达库拉的棺材。”

   “为什么要尽快?”

   “因为这个时候,达库拉正在附近的村庄里转悠,寻找猎物。但拂晓一到,他就会返回到他的棺材里去,之后……”

   “之后怎么样?”

   “我要在他的棺材周围藏好了,等着他。一旦他睡下了,我就‘咔嚓——’,把桃木桩扎到他的心脏里去,杀死他!”

   说到这里,妈妈的眼里闪出凶光,她的表情瞬间变得像魔鬼一样凶狠。看到妈妈这副样子,我感到很不舒服。对于一个只有十岁的小女孩来说,想像自己的妈妈正在杀人的情景,虽然这个人已经死了好几个世纪了,也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我失去了再次反抗的勇气,失望地退缩到房间的一个角落里。两腿耸在胸前,胳膊紧紧地抱着双膝。长这么大,我第一次感到如此难过,我感觉我的妈妈完全换了一个人。

    妈妈蹲下来在我的前额上吻了一下,对我说:“好好呆着!别害怕!宝贝儿,妈妈去去就回。”

    我绝望地看着她弯腰拿起她的小旅行箱,大踏步地走向房门,宽大的裙子随着脚步剧烈地抖动着。突然,“啊!”一声凄厉的喊叫划破了黑夜的寂静,我的头发全都竖了起来,眼睁睁地看着妈妈掉进了房门跟前的一个机关里,一阵阴险的狂笑随之传了出来:

    “哈哈哈哈——想抓人的反而被抓了!哈哈哈哈——”

    “蕾阿!救命啊!”

    “妈妈!妈妈——”

     我的喊声把自己给惊醒了。睁眼一看,我正坐在妈妈的膝盖上,紧张得出了一身汗,浑身还在微微发抖。

     过了一会儿,我才渐渐清醒地意识到:一切只是一场噩梦……

     还是返回到现实中好啊!我舒服地伸了个懒腰。突然,一个念头又让我的心整个儿沉了下去。“一场噩梦?不对!妈妈说过……如果在梦里死了,是不会在现实中醒过来的!”

    我转过头去看看妈妈,她还像刚才那样睡着。我仔细地上下观察了一下:她紧皱着眉头, 浑身在微微发抖。果真,她还在那个噩梦里紧张地挣扎着,我醒了,她还在继续着那个噩梦!

   “醒醒啊!妈妈!醒醒!妈妈!求你了!”

  没有用,看来正如那个秃子所说,什么也不能阻止被提前计划好的梦。我飞快地看了一眼手表:十六点三十二。按计划她还有一个半小时才可以醒。而梦里,这一个半小时是十个多小时,十个多小时的时间,足够发生非常凶险的事情。

  而掉入吸血鬼的手中,唯一最可能的危险当然是被吸血而死去!

想到这里,我坐立难安,我不能想像失去我的妈妈。

  不行,无论如何我也要把她从吸血鬼的魔爪下救出来!可是怎么救呢?叫那个秃子来帮忙?应该没用,他也没法中断噩梦。我自己再回到梦里去?到地洞里去救她?这样有点太冒险,因为我打得过那个吸血鬼的几率实在太小了。

  突然,我想起了一个人,这唯一一个能够救妈妈的人:

  爸爸!

    我决定了去找爸爸来救妈妈。我跳下妈妈的膝盖,飞快地跑过长廊,一阵风似的从秃子的眼皮底下蹿出了俱乐部,跑到了大街上。还好,爸爸的公司离这里不算远。我穿过市政府门前的公园,穿过小区,顺着旁边的大路一直跑下去,到了尽头向左拐,就来到了爸爸在里面当会计师的现代保险公司。

  突然,我的脚扭了,我疼得叫了出来。可是已经没时间坐下来揉脚了,妈妈的生命危在旦夕,我强忍住疼痛一瘸一拐继续跑下去……

  我跌跌撞撞地闯进保险公司的大厅,直奔向楼梯。已经没有时间坐电梯了,我一步三个台阶跨上了三楼,终于到了爸爸办公室门前:

  “爸……爸……”我一手扶着门框,气喘吁吁,几乎说不出话来。

  爸爸从他的办公椅里跳了起来:

  “发生什么了?蕾阿?”

  “妈妈……妈妈有生命危险,赶快……赶快跟我来!”

    爸爸看出来我不是在跟他闹着玩,二话不说就跟着我跑了出来,跑向那个“做梦俱乐部”。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5年1月出版的《做梦俱乐部》责任编辑 玉洁)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