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杀吸血鬼

(选自《做梦俱乐部》四章)

(Destination Cauchemar)

(法国)居雨勒 著

王倩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真正的生活中醒过来妈妈告诉我:在这个计划好的梦里如果死了,就意味着是真的死了,你再也不会在!

    我的老天爷!这是个什么鬼地方啊!我竟然独自置身于一条森林旁的小路边。身后的森林笼罩在黄昏阴暗的薄雾中,疾风萧瑟,鬼叫一般呼啸着,刮得树叶沙沙作响,灌木一阵乱舞。天上布满了铅色的阴云,看起来要下雨了。我浑身上下筛糠一样抖着,感到冷得刺骨,害怕得直哆嗦。

    身旁这条小路,崎岖泥泞。这个地方肯定经常下雨,因为这条小路上的泥湿得很透,好像从来就没有被晒干过。

   “咔嚓——”正想着,一阵闪电照亮了半边天,豆大的雨点顿时从头顶的阴云上跌下来。得赶快找个地方躲躲雨啊,我四下里张望着。忽然,一阵疾驰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

   “嗒嗒嗒嗒——”近了,近了,马蹄声很快就到了跟前。不知道来的是好人还是坏人,为了以防万一,我赶快蹲到身旁的一丛灌木里,躲了起来。

“吁——”随着一个呵斥马儿的声音响起来,一辆四轮马车在我不远处停了下来。我从灌木丛里望着这辆突来的马车,它看起来神秘而又恐怖,两匹漆黑的高头大马不安地踢踏着泥泞的小路,马肚子下都溅满了泥水点。

“咔嗒”一声,马身后的车厢门开了。昏暗中,一个19世纪打扮的身穿黑色长袍的妇女从车厢里走出来。尽管大雨倾盆,她还是步态优雅,边走边撩起宽大的裙子下摆。长袍的帽子盖下来遮住了她的上半张脸。只见她放下左手提着的一个小旅行箱,走到驾车人跟前,低沉着声音说:“您可以走了,我已经不需要您了。”

啊?这声音!这声音……我不是在做梦吧,这明明是妈妈的声音!

“就是您需要,我也不会在这里等着的。因为这个地方,只要天一黑,呆在外面就相当于等死。夫人,您可要自己多加小心啊。”

说完,驾车人就扬起鞭子:“驾——”马车一溜烟儿消失在昏暗的远方。

马车刚一走远,我就从藏身的灌木丛里钻出来。小心翼翼地靠近正若有所思的妈妈:

“妈妈,是你吗?”

一叫之下,妈妈差点没惊讶地跳起来:

“蕾阿?!你在这儿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我在你的腿上睡着了,然后……就来到了这儿。”

“你怎么能在我腿上睡觉呢?你这会儿不是应该在家吃下午点心吗?”

我被问了个正着,一时想不出应该怎样回答,只能支支吾吾地说:“我……我跟着你到了理发店……不,不是,是那个……”

当妈妈生气的时候,她说话的声音会突然变得尖锐刺耳,连马车轮子吱呀的声音也比它柔和多了。

“你跟踪我到了做梦俱乐部?”妈妈挑着眉毛冲我喊道,“俱乐部的人竟然放你进门?”

“嗯……我……我是偷偷……溜进去的。”

“你可真越来越有本事了啊!知不知道你做了件多大的蠢事?”

眼泪渐渐涌上我的双眼,我低下头,小声说:

“对不起,妈妈……”

听到道歉,妈妈情绪缓和了下来。她从长袍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给我擦眼泪。

“好了,别哭了,快擦擦眼泪。你都是个大孩子了,别跟个娃娃似的动不动就哭。”

听见妈妈的安慰,我的眼泪马上就止住了。鼻子一通气,我就赶快问她:

“妈妈,这是哪儿啊?我们怎么会在这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求你告诉我!”

天已经完全黑了,雨也已经停了,一轮黄澄澄的满月挂在树枝上,照得四周的树木影影绰绰。

“你现在是在我的梦里。”妈妈低声说。

“你的梦里?这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在你做的梦里?”

“我想是因为你在我的腿上睡觉,你的头也在做梦器的头罩下面的缘故。头罩同时也在你的大脑里设计了跟我一样的梦境。”

看着我满脸惊讶的表情,妈妈忍不住笑了。

“宝贝儿,看看你自己这副样子!”她笑着说,“有什么可惊奇的。我们只是在我选择的旅途之中罢了。”

“你天天都说去理发店,原来就是来这里吗?”

“是啊,对日复一日平淡重复的生活我简直厌烦透了,只能到各种各样的梦里来寻找一下乐趣。”妈妈丧气地说。

“如果爸爸知道这件事就好了,他以为你又爱上别人了呢!”   

妈妈耸耸肩,有点被激怒地突然提高了声音说:

“爱上别人,为了什么啊!我已经有他了,有他就足够了!”接着,她又突然压低了声音说道,“我现在啊,就喜欢刺激!这些天,我几乎把遥控器上的各种选项都试过了:穿着皮马甲的美国西部女牛仔,驾驶太空飞船的宇航员,太平洋里的潜水员……各种各样你不亲身经历就无法体会的美妙感受,实在是——太棒了!”妈妈眉飞色舞地说着,还沉浸在经历刺激的美妙感觉中,“这次,我要经历的将是最刺激的冒险!”

“冒险?”

她点点头:“是的,我现在要去追杀吸血鬼达库拉!为民除害啊!   

我惊讶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的妈妈,竟然要去追杀吸血鬼达库拉,要去为民除害?这……这简直是太离谱了!

“我们现在是在二十世纪初,在特兰西瓦尼亚。达库拉公爵已经通过吸血而杀死了当地十多个人。我要来解救这个地区可怜的人们。”

 我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

“可是妈妈,这很危险啊!”   

“你也知道这很危险啊!那你还跟着我来。我可不想让你跟我冒这么大的风险,有任何的闪失!”   

“还好,这只是场梦,不是真的。”   

“可别这么想,孩子。在一个真正的梦里,当我们害怕极了的时候,我们会被惊醒。可是被计划好的梦和真正的梦不一样,在被计划好的梦里,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只能按照计划的时间醒来,一分一秒也不会少。”   

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妈妈,脑子里飞快地运转着,推测着妈妈所说的意味着什么。

“你是说,如果在计划好的梦里死了的话……”

“你猜得对,那就意味着你是真的死了,你就不会在真正的生活中醒过来了。”
   
我顿时感到后背上升起一股凉气:“这……这太可怕了!”
  “是挺可怕的,不过只有这样才刺激嘛!”妈妈正说着,一个不明物从我们脑袋上面飞掠过去,我下意识地弓了弓身子。

“妈妈,这是什么啊?是只鸟儿?”  

说话间,不明物刚好飞到了亮堂堂的月亮跟前,我于是看清了,那是一只蝙蝠。妈妈的两眼也正追随着这只渐渐消失在昏暗中的蝙蝠。  

“这就是我的敌人!”她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我平常最喜欢的就是小动物,即使是那些看起来令人讨厌的小动物,癞蛤蟆、蜘蛛、大青虫、蛇、蝙蝠,我都喜欢。所以一想到妈妈要去杀害蝙蝠,我就忍不住抗议:

“妈妈,你不是说你要去杀吸血鬼达库拉吗?怎么又成了蝙蝠了?”  

“宝贝儿,这个蝙蝠可不是个一般的蝙蝠,这就是吸血鬼达库拉!”  

“什么?吸血鬼不都是长着尖牙、披着黑色大斗篷的男人吗?”  

“是啊,可是吸血鬼是可以变为蝙蝠的,刚才你看到的这只蝙蝠就是吸血鬼达库拉变的!”

妈妈指着已经变成了一个黑点的蝙蝠说:“你看,他直接飞回了他的城堡!”  

月光下,穿过树枝,模模糊糊可以看到远处有个城堡的尖顶。  

“你就在这儿等着我,我完成了任务就会回来。”妈妈说。  

“什么?”我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你要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

“是啊,只有这样你才不会有危险啊!”  

“那你呢?”

妈妈自信地笑了,接着打开她手提的小旅行箱:

“你看,这都是我的武器:一串大蒜,用来让吸血鬼不敢靠近我;一个十字架,用来吓唬他;再加上这个桃木桩,他怎么也奈何不了我!”

“这个桃木桩是用来干什么的?”

“我要把它扎到达库拉的心脏上。”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说得出话来:

“好残忍啊!”

“也许吧,可是我也没有别的办法,这是用来制服吸血鬼唯一的办法。别忘了,当我把桃木桩扎到他心脏上的时候,他其实早已经死去了好几个世纪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

“吸血鬼只是一些死而复生的幽魂,藏在地下教堂的棺材里……”

“地下教堂是什么?”

“地下教堂其实就是一种地洞,放棺材用的。我说话的时候别老打岔儿!白天他们老老实实呆在棺材里,一到晚上就出来吸活人的血。我杀了他们是为了解救他们,省得他们整天无休止地感到口渴!”

“可是妈妈,他们怎么能死而复生呢?是你自己跟我说人死不能复生的。”

“人死当然不能复生了,死而复生只存在于传说、神话或是电影中,还有在梦中……”说着,她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安慰我,“这可不是给小孩子听的故事……”

一阵沉默之后,妈妈说:“好了,我该走了。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要小心,安静地呆着,别出声。咱们一会儿再见。”

我万分不情愿地点点头,看着妈妈头也不回地消失在树丛中。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5年1月出版的《做梦俱乐部》责任编辑 玉洁)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