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上)

(选自狼蝙蝠)

冰波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黄昏。古拉斯大沙漠。

  血红的夕阳照在起伏的沙漠上,泛出了金黄色,仿佛金色的浪在瞬间被静止了,显出了一种寂静的壮美。

  风已停止了。沙漠上,一点声音也没有。

  士兵们在前进,包围圈在缩小。已经可是看见,远远的,狼蝙蝠站着,它的翅膀微微地张开着。在这一望无际的沙漠上,它的身影看起来并不显得很大,倒是显得很孤独。

  狼蝙蝠一动不动地站着。

  “停止前进!”马司令发出了命令。

  它拿出望远镜,向狼蝙蝠看。在镜头里,狼蝙蝠面对着大批的士兵,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显出了一种凄然的绝望。

  “它为什么一点都不动,也不逃跑?”马司令觉得很奇怪。对于一点也不反抗的敌人,他反而觉得不好下手。

  “各就各位,瞄准!”马司令轻声喊道。

  狼蝙蝠仍然一动也不动。雕塑似的狼蝙蝠,让他马司令觉得向它开火有点心虚。

  他拿出手枪,向空中鸣了一枪。他想用枪声吓它一下,它一旦飞起来,就可以开火了。

  可是,狼蝙蝠还是一动不动。

  不能再等了!马司令向部下发出了准备开火的命令:“瞄准,预备——”

  一阵嘁嘁咔咔的声音响过,所有的枪弹都上了膛。

  正在这时候,传来了一阵马达的轰鸣声。远处,有一架直升飞机正在全速向这里飞来。

  “不要开枪——”从直升飞机的喇叭里,传出了喊话声。

  “奇怪,是谁来了?”马司令想。

  直升飞机停在了狼蝙蝠的旁边,也就是包围圈的中间。从飞机里,走出来的是申教授。他的身旁还站着陈必真院长。

  马司令原以为来的一定是自己的上司,可没想到竟然是两位科学家。他马上就火了。

  “喂,你们!”马司令喊道,“快撤下来!这里有军事行动,你们知道后果吗?”

  申教授向马司令摆摆手,示意他安静下来。

  他大声说道:“我叫申其,是这个狼蝙蝠的主人。申请杀死它的报告就是我提出的。现在你们大家听我说——”

  马司令很恼火,心里想:“申其,我听说过这个名字,是当代的一个伟大的科学家,可是,我接到国防部的命令要杀死这只怪兽,没听说这狼蝙蝠他的呀。这怪兽难道是个宠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司令糊涂了。

  陈院长说:“是我国家科学总院的院长,我证明他说的是对的。请大家听他说完吧。”

  申教授站在狼蝙蝠旁边,好像要用他的身体保护它。

  他开始说起来。

 

  这个狼蝙蝠,这的生命快要结束了。

  它的生命,是我给它复活的。它曾经是一个尸体,在南极的冰层下被埋了六千五百万年。是我,给它注射了一种针剂,这是我发明的针剂。这种针剂,它有强烈的生命催化作用。也就是说,这种针剂能使它复活。但是……

  我要说清这个问题,就得先引入一个概念,那就是“细胞有序骤变”。

  嗯,一时很难说清楚这个概念。这么说吧,尸体从死亡到腐烂,或快或慢,总要经过一定的时间。腐烂的过程,实际上就是细胞分解的过程。在一般情况下,这个过程是均匀的、等量的,它的曲线是平滑的,腐烂程度与时间呈正相关。我们假定这个过程需要一百个小时,那么,能不能使已经死了的细胞在一定的时间内保持不分解,而在这个时间之外再迅速分解呢?也就是说,在这一百个小时的过程中,前九十九个小时零五十九分钟里,细胞的分解实际上没有进行,而到了最后的一分钟里,细胞的分解全部完成整个过程。这就是“细胞有序骤变”。

  我对此作了专项研究,实验证明我成功了,我研制出了一种针剂,将它注射进动物的尸体里,能使这个动物尸体在相当一段时间里保持新鲜,而在某一个时刻里,忽然腐烂,一下子化为乌有。

  这本来是一项实用科学,它用于食品保鲜将会有革命性的改变。比如只要在不效期内,人们吃到的猪肉,它的新鲜程度就像刚从活猪身上割下来的一样。

  当我在看到了狼蝙蝠以后,我就想到了,把这项成果用于古生物学,将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于是,我将这种针剂注射进了狼蝙蝠的身体,狼蝙蝠就复活了。

  在这里,我犯了两个重大的错误。

  第一个错误:我把狼蝙蝠当成了尸体。虽然我面对这保存了六千五百万年,但是还这么新鲜的身体感到惊讶和欣喜。也想到了它可能并不是完全死了,而是停留在我们尚未知的、另一种生命形态中,即介于死和活之间。我的错误在于,我明明已意识到了它并没有死,但还是将这钟针剂注射了。

  狼蝙蝠实在太奇特了,它激起了我疯狂的研究欲。

  第二个错误:我把狼蝙蝠当成了普通动物。虽然我在看到它之后,也曾意识到它并不是如恐龙之类的低等爬行类动物,看到了它的脑容量极大,但是,我的观念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在地球上,早在二亿年前,就已经有智慧生物出现了。通常,我们在宇宙间寻找智慧生物,总是到地球以外的地方去找,可谁也不会想到,就在我们的身边,在远古,早就出现过了智慧生物。我的自尊,或者说人性的自尊,使我武断地排斥了这个事实。  而事实就是:狼蝙蝠不是一般的动物,它是——在这里,我应该称作“他”——远古时代的智慧生物。

  如果,狼蝙蝠是恐龙的话,它在六千五百万年之前就死了。那么,它会在这漫长的年代里,慢慢地变成化石。或许,在这南极的冰层下面,它变成化石的时间要长得多,比如在一亿多年后才变成化石。这一个过程,将是多么漫长,漫长得我们几乎无法想象……

  现在,我要说到我的错误所带来的可怕后果。

  这可怕的后果就是:由于我的针剂,狼蝙蝠的生命快要结束了,它会在很短暂的时间里,顷刻间变为化石!

  这可怕后果的意义就在于,我虽然复活了狼蝙蝠,但是也加速了它的死亡。我等于预支了它细胞的生命,使它的肌体在针剂的作用下,正在进行“细胞有序骤变”。

  随着对狼蝙蝠的研究的深入,我认识到了上面所说的一切,我是多么的痛苦,一个科学家,当他发现,他为之付出了巨大代价的研究,其命题本身就是错误的,这种痛苦是无法想象的。正因为如此,我在狼蝙蝠身上摔了一个跟头,就还希望在这上面爬起来。

  我想,既然狼蝙蝠肯定会在某个瞬间忽然死去而变成化石,我何不利用一下它的尸体?在它变成化石前,进行一次解剖,最大限度地利用它。大家知道,化石是无法解剖的。如果我能从它身上研究出哪怕是一个成果,比如关于生命的另一种形态,那也可以多少挽回一些吧。

  但是,狼蝙蝠不是低等动物,他是有思想的,有感情的,他和丽丽、林达的交流,他的痛苦,他的忍耐,每一次都深深地刺痛了我。我仿佛看见,我所面对的,是一个人,而我,却正在用对付动物的方法在对付他……

  我……

 

  申教授声泪俱下。

  陈院长沉重地说:“你们看,狼蝙蝠的身体已变得很笨拙了,他,快要变成化石了。让他变成化石吧,不要再伤害他……”

  陈院长也流出了眼泪。

  马司令呆立了好久,但是他忽然果断地一挥手,说:“不行,你们是出于感情的需要,而我却不,我是一个军人,军令如山,在我没有接到新命令之前,我必须执行原来的命令!狼蝙蝠,还得死!”

  “不,不,不!”申教授疯了似的,跑到狼蝙蝠身边,全身扑在狼蝙蝠的身上,大声喊道,“你们把我也打死吧,你们把我也打死吧!”

  就在这时候,又一架直升飞机飞到了,也停在了狼蝙蝠的身边。

  从飞机里,走出来的是:国家总理、国防部长,还有两个孩子,他们就是丽丽和林达,最后一个是司平。

  国防部长说:“马正武,这几天来,你命令执行得很好,现在,我要给你一个新的命令:结束原计划,全体撤回原基地。”

  “是。”马司令啪地一个立正。

  然后,他喊道:“全体立正!敬礼!”

  刷地一声,全团的官兵全部立正,向总理和国防部长行军礼。

  马司令用洪亮的声音喊道:“全体向后转,撤回基地!”

  总理和国防部长对望了一下,笑了。

  总理说:“和两个孩子密谈后,孩子们让我们做的事,我们已以完成了。我们该回去了吧?”

  国防部长哈哈一笑,说:“是啊,我是第一次不折不扣地执行了两个孩子的命令。”

  总理对丽丽和林达说:“怎么样?我们完成任务了吧?”

  丽丽和林达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丽丽点了点头,说:“好吧,回去吧。”

  总理和国防部长向直升机走去。

  总理又回过头来,对丽丽和林达说:“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接下来,就是你们该做的了。你们没有忘记吧?”

  丽丽和林达站得笔直,同时回答道:“是。我们要好好学习,将来当一个最出色的科学家!”

  总理高兴地点点头,向大家挥手。

  飞机开始发动,就要起飞了。

  忽然,直升机里,有一个声音喊道:“等一下,等一下,我要下去!”

  从飞机的座位底下,钻出来一个人,他就是牙医林丁。

  “总理、国防部长,对不起,我没有买票就上来了。”林丁满脸灰尘,连连向两位首长鞠躬,“狼蝙蝠的发现,我也有一份功劳的,我听说狼蝙蝠要获救了,我一定要来看看。所以,我昨天晚上就已经提前上了飞机,在座位底下整整躲了一个晚上,后来,我睡着了……”

  总理向他一挥手:“去吧。”

  林丁连滚带爬地下了飞机,在地上重重地绊了一跤。

  当他爬起来时,又忽然扑倒在地上,他明亮的眼睛发现了沙漠上有一样非常有价值的东西。他把它们捡了起来。

  那是两颗牙齿。

  林丁把它们捧在手里,欢呼起来:

  “啊,这书(是)我花(发)现的,像书(是)一种猴子的牙齿,说明这里不书(是)夫(死)亡之谷,这里有过猴子。我要写一篇论文,题目就是《突破夫(死)亡之海——在古拉喝(斯)大沙漠花(发)现猴子的牙齿》。——咦,我说话怎么漏哄(风)了?”

  林丁嘴里的两颗门牙已经不见,他手里拿的不是猴子的牙齿,而是他自己的。

 (选自接力出版社2005年2月出版的《狼蝙蝠》)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