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板下的小人 章)

(英)玛丽·诺顿

任溶溶 译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踏级很暖和,但很陡。“如果我到下面小路上去,”阿丽埃蒂想,“我可能再也上不来了。”因此她静静地坐着。可过了一会儿,她看到了鞋子刮泥的垫子。

    “阿丽埃蒂,”波德轻轻地叫她,“你到哪里去了?

    “我只是爬到了鞋子刮泥的垫子上,”她叫着回答。

    他走过来,从踏级上面低头看她。“那没事,”他看了一下说道,“不过没有固定住的东西上面最好别去。万一有人走来,挪开了这个垫子——那么你会到哪里去呢?你怎么能重新上来啊?

  “它很重,挪不动,”阿丽埃蒂说。

  “可能是重,”波德说,“但它是可以移动的。明白我的意思吗?有一些规矩,我的小姐,你必须学会。”

  “这条路,”阿丽埃蒂说,“是绕过房子的。那草埂也是。”

    “喂,”波德说,“你想到什么了?

    阿丽埃蒂在一块圆石子上擦她的一只红色小羊皮鞋。“我想到了我的通风格栅,”她解释说。“我在想,我的格栅一定就在这角落。从我的格栅望出来就是这草埂。”

    “你的格栅?”波德叫道。“从什么时候起它是你的格栅了?

    “我在想,”阿丽埃蒂说下去。“我绕到角落那里,透过格栅叫声妈妈行吗?

  “不行,”波德说,“这种事我们可不能干。不要绕到那角落去。”

    “我去叫她,”阿丽埃蒂说下去,“她就知道我平安无事了。”

    “那么,”波德说着微笑起来,“快去叫吧。我在这里给你看着。小心点,别叫得太响了!

    阿丽埃蒂跑着去了。路上的石子嵌得很紧,她那双轻软的鞋子简直像没碰着它们。跑跑可是多么有趣啊——在地底下不能跑,只能走,只能弯腰曲背地走,只能爬——就是不能跑。阿丽埃蒂差点跑过了头。她绕过角落后还好及时看见了它。对了,是它,紧靠地面,深深嵌在房子的旧墙脚里;在它下面,一片绿色水渍中长着青苔。

    阿丽埃蒂向它跑过去。“妈妈!”她鼻子顶着铁栏栅叫道。“妈妈!”她静静地等着,过了一会儿又叫了一声。

    叫到第三次,霍米莉来了。她的头发垂下来,拿着一个盛满肥皂水的酱菜瓶螺旋盖,它好像很重。“噢!”她用担心的声音说。“你简直吓了我一大跳!你想你这是在干什么?你的爸爸呢?

    阿丽埃蒂把头向旁边点点。“就在那里——在前门旁边!”她高兴得竖起脚尖在青苔上跳舞,不过霍米莉在里面看不见她的脚尖。她如今是在格栅的另一边一一她终于来到了外面一一从外面朝里面看!

“不错,”霍米莉说,“他们是这样把门开着的——在春天的第一天。好了,”她赶紧说,“快跑回你爸爸那里去吧。告诉他,万一早餐室的门开着,我不反对弄点红色吸墨水纸回来。现在让开点——我要泼水了!”

    “这就是长青苔的原因,”阿丽埃蒂想着,飞快地跑回她爸爸那里去,“我们所有的水都从格栅里倒出来……”

    波德一见她回来,松了口气,但听了她的话又皱起了眉头。“她怎么会要我没带帽针却爬上那张写字台呢?她该知道,拿吸墨水纸是爬窗帘和椅子的活,来吧。我帮你爬上来!

    “让我留在下面吧,”阿丽埃蒂求他说,“再待一会儿。直到你做完你的事。他们全都出去了。除了她一个。妈妈是这么说的。”

    “你妈妈只要想到要什么,”波德嘟哝说,“什么话都会说出来。她怎么知道她不会忽然想起来,下床撑着手杖下楼来呢?她怎么知道德赖弗太大今天不会碰巧留在家里不出去呢——也许是由于头痛?她怎么知道那男孩不会还在这里没走呢?

    “什么男孩?”阿丽埃蒂问道。

    波德看来很窘。“什么男孩?”他含含糊糊地重复说了一声,接着说下去。“也可能是克兰普福尔……”

    “克兰普福尔可不是个男孩,”阿丽埃蒂说。

    “不,他不是,”波德说,“可以说他不是,”他说下去,就像一面说一面把事情想清楚,“不,不能把克兰普福尔叫做男孩。你可以说,他不是一个男孩——准确地说,他早已不是一个男孩。好吧,”他说着开始走开,

“你高兴就留下来一会儿吧。但别走开!

    阿丽埃蒂看着他离开踏级,然后朝四周看。噢,多美啊!噢,多快乐啊!噢,多自由自在啊!!阳光,青草,微风,草埂过去不远在屋角处开着花的樱桃树!在树下,路上撤着一片粉红色的花瓣,就在树脚那里有一丛像牛油一样白白的樱草。

    阿丽埃蒂随便看了一眼前门踏级,接着轻松得像跳舞一样,蹬着她红色的软鞋向那些花瓣跑去。它们卷起来像贝壳,一碰就摇摇荡荡。她捡起几瓣,一片一片叠起来……一片又一片……就像搭纸牌城。接着她把它们撒掉。波德又回到踏级顶上来,朝路上看。“你不要走远了,”过了一会儿他说。她只看见他的嘴动,对他笑笑作为回答:她太远了,听不见他的声音。

    一只绿色的甲虫给阳光照着,在石子上向她爬过来。她把手指轻轻地按着它的壳,它停下不动,戒备地等着,她一松手,它又很快地爬了起来。一只蚂蚁急急忙忙地弯曲前进。她在它前面跳着舞逗它,把脚伸出来。它看着她,进退两难,摇晃着触角,接着像退让似的,生气地拐弯走开。两只小鸟叭叭喳喳地飞下来,落到树下的青草里。一只又飞走,但阿丽埃蒂看得见另一只还在她上面斜坡的草茎间。她小心翼翼地向草埂走去,紧张地在绿草间爬上去一点。当她用光着的手轻轻地拨开它们时,水滴落到她的裙子上,她觉得红鞋子潮湿了。但她继续向前走,不时拉住草茎走过去,再拉住草茎进入这青苔、紫罗兰和三叶草之林。到腰部高的尖叶片摸上去很柔软,她过去后在她后面轻轻地跳回去。最后她来到树脚下,小鸟吓了一跳,飞走了,她一下子坐到一片樱草的凹凸叶子上。空气中充满香气。“但没有什么东西会跟我一起玩,”她想,这时看见樱草叶子的缝缝沟沟上有透明的露珠。她把叶子一撤,这些露珠像弹子一样滚动。草埂被高高的草笼罩着十分温暖,甚至太温暖了,沙土闻起来很干燥。她站起来摘了一朵樱草花。粉红色的茎在她手里柔软鲜嫩,上面有一层银色的毛。当她把像降落伞一样的花举在眼睛和天空之间时,她看到暗淡的阳光透过有纹理的花瓣。在一块树皮上,她找到一只土鳖,于是用她摇晃着的花去轻轻地碰它。土鳖马上蜷缩成一个球,轻轻地落到草根之间去。但她懂得土鳖。家里的地板下面也有很多。碰到她玩它们,霍米莉就要骂她,因为霍米莉说它们有一股旧刀的气味。她在樱草的茎间仰面躺下来,樱草把她和太阳隔开,使她感到凉快。接着她叹了一口气,转过脸,透过草茎朝旁边的草埂看。她一下子大吃一惊,屏住了呼吸。有一样东西在草埂上,就在她的上面移动。有一样东西闪烁了一下。阿丽埃蒂看着它。

   (选自上海译文出版社2001年6月第一版《地板下的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