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普侦探的怀疑

(选自《救命啊,我隐身了》)

(Au secours! Je suis invisiGLe)

(法国)居雨勒 著

王倩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派普侦探的眼光突然间充满了指责和讥讽,他锐利地看着奶奶,一字一顿地说道:“除非您的孙女她昨天回来后就根本没再从这房子里出去过!”

   “叮铃铃——”闹钟响了,接着是土克一连串的叫声,一下子把妮娜惊醒过来。

   天早已经亮了,昨晚从嘎斯帕家回来后,妮娜一进门就疲惫不堪地倒在床上昏睡过去(如果一股风也能倒在床上的话)。这会儿醒来,她已经把昨天发生的一切都忘了。

   一束阳光弄痒了她的鼻子(!)

她揉了揉眼睛(!)

跳下床(!)

站到镜子跟前(!)

镜子里没有人。

突然间,那片记忆又回到妮娜的脑海里,忧愁顿时涌上了妮娜心头。

   “唉!如果这一切只是昨晚的一场恶梦就好了!”

   本能地,妮娜开始找衣服穿,但是很快她就意识到没有必要。隐形以后,我们就没有必要洗澡、穿衣服、梳头了。没有人会再跟在屁股后面叮嘱我们:“别忘了刷牙!”或者“好好把辫子梳整齐!”

这点还算不错。

  一股早餐的香味儿从楼下飘上来。妮娜最喜欢吃早饭了:喝加牛奶的咖啡,把黄油面包在牛奶里蘸透,然后放进嘴里吮出里面的牛奶,再嚼着香喷喷的面包,真是享受啊!可是今天,一切都成了过去,她已经不再有嘴和胃了,这些美味她再也享受不到了。

  “这该死的隐形术!”妮娜怨恨地想着。她多么恨自己没有嘴和胃啊!

  带着一副极其糟糕的心情,妮娜飘下了楼。

  咦?厨房里竟然有个陌生人。这个人看起来就像是电视剧里的哥伦布,只是没有哥伦布那么热情。只见他穿着过膝的大风衣,坐在饭桌前,跷着二郎腿,左手食指和拇指捏着咖啡杯精致的杯把儿,小指高高地翘在半空,尖着嘴吹着滚烫的咖啡,和奶奶说着话,说话的时候,他的右手指会在饭桌上有节奏地“啪啪”轻敲着。

    可怜的奶奶,脸色苍白,一看就是一夜没有合眼。土克正趴在它的饭碗旁边,眯缝着眼。当妮娜飘进了厨房的时候,它马上就竖起了耳朵,站起来跑到妮娜旁边,对着它感觉到的妮娜摇着尾巴。

    “这狗是怎么了?”陌生人惊讶地问道。

    奶奶耸了耸肩膀:“妮娜的消失可把这狗给愁坏了,我也是……我总感觉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儿。”

    陌生人眨了眨眼睛,仰头抽了抽鼻子,说:“是紫罗兰香水吗?”

    “是啊,您也闻到了?派普侦探?”

    原来是警署的侦探!

    派普侦探看了一圈厨房,最后眼光停在土克身上。

    “您的孙女经常和这狗一起睡觉吗?”

  “是的,每天都是。当然除了昨天晚上以外,既然我孙女她昨晚没有回来……”说到这儿,奶奶哽咽了。

  “这就是了,”侦探派普敲敲桌面说,“您孙女的香水味儿已经浸入到这狗的身上了。”

  奶奶不再说什么,两只手捂着脸,无声地哭了起来。

  “那就……让我来总结一下吧!”侦探见势说,“妮娜的父母去度假了,妮娜不能跟着一起去……”

  “是的,他们现在正远在尼泊尔。”    

  “他们就把正在放暑假的妮娜托给您照顾。可是昨天晚上,这个孩子突然失踪了。为什么您没有早一点通知警署呢?”

  “我……我还以为她只是淘气,最终会自己回来的。”

  “她经常这样不辞而别吗?”

    “从来不,这是第一次。”

    派普侦探从风衣里掏出一个小本子,记了点什么,然后接着问道:

   “我能看看她的房间吗?”

  奶奶缓缓地站起身来,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您不必陪着我了,我办案的时候喜欢独自行动,只要告诉我哪个是她的房间就可以了。”

  “上了楼梯以后左边的那个门。”奶奶低着头不高兴地说。

  “奶奶肯定是万分无奈才会答应这样的要求的!”了解奶奶的妮娜心想,“奶奶从来也不允许陌生人在没有她的陪伴下察看家里的。”

  不光是奶奶,妮娜也不允许!这个侦探独自到她的房间里去翻看,就凭这点,妮娜已经开始讨厌他了!

  派普侦探上了楼,奶奶一个人坐在饭桌旁流泪,一边不停地叹着气,那两张少女般饱满的嘴唇不再红润了,而是深深地陷了下去。

  看着奶奶憔悴的样子,妮娜的心被揪紧了。奶奶中的超级榜样现在变成了一个愁容满面的老人。如果妮娜还有手的话,她一定会狠狠地捶自己,都是她把奶奶害成了这样的!

  妮娜难过地哭了,可是没有眼泪可流……

  

  “您的孙女失踪的时候穿的是什么样的衣服?”派普侦探突然再次出现在厨房里,就像一个魔鬼突然蹦出了潘多拉的魔盒。

  奶奶被吓得轻轻哆嗦了一下,她抬起头,用纸巾擤了擤鼻涕后回答说:

“我记得是一条牛仔背带裤和一件条纹T恤衫……脚上穿的大概是一双红色的篮球鞋……”

“您是说……这些吗?”派普侦探说着举起一套刚刚藏在他背后的衣服,正是妮娜隐形时褪在地上的那身衣服。

“这?你在哪里找到的?”奶奶“忽——”地一下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在她房间的地板上,一进门的地方。您竟然没有发现?”

“我向您保证没有!我当时太担心太慌张了。而且,那房间里又那么乱。”奶奶边说边颤抖着双手抚摸着那身衣服,仿佛无法相信它们是真的一样。

“这衣服意味着什么呢?”奶奶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着。

“夫人!这衣服意味着两种可能:或者您的孙女她没穿衣服出去了,或者她换上了另一身衣服,除非……”

“除非什么?”

派普侦探的眼光突然间充满了指责和讥讽,他锐利地看着奶奶,一字一顿地说道:“除非您的孙女她昨天回来后就根本没再从这房子里出去过!”

奶奶在一瞬间愣住了,大张着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妮娜赶快飘到她的嘴边给她扇着风,使她不至于背过气去。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用一种微弱的声音回答道:“我承认我没有亲眼看到她出去过,但我想她肯定是趁着我在院子里晒衣服的空当儿跑了出去……她把摘的樱桃送了回来,可能紧接着就又出去了。”

顿了顿,奶奶低下头继续说:“可是我实在想不出来,她到底是去了哪里。不过,我敢肯定她不在家里,我已经把家里到处都找遍了……”

一直用眼角瞥着奶奶的侦探不屑地哼了一声,说:“哼!这叫‘找遍了’?!”他抖了抖手里的衣服,“您连她丢在房间门口的衣服都没有发现!”

“您说得对,我有错。我猜想她是换了另一套衣服,我们这就去查看一下她的衣橱吧。”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5年1月出版的《救命啊,我隐身了》责任编辑 玉洁)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