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铜花瓶里恶心的泡泡

(选自《救命啊,我隐身了》 )

(Au secours! Je suis invisiGLe)

(法国)居雨勒 著

王倩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妮娜的身体像蒸发掉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姑娘,樱桃儿采得怎样啊?收获大吗?”马土汉老爹还坐在他家门坎儿上,多嘴多舌地向正从旁边匆匆经过的妮娜打听着。  

妮娜不说话,只是歪了歪挎在胳膊上的篮子,让这个无聊的老汉看了一眼篮子里满满的樱桃,就加快步子往奶奶家走去。

   奶奶正在花园里晒衣服,最好不过了。省得她问这问那,发现妮娜的秘密。

   妮娜从碗柜里拿出一个大盘子,把用来掩盖她的赃物的樱桃都倒到盘子里。然后,她挎着那一篮子瓶瓶罐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土克一步不离地跟着她,看着妮娜小心翼翼地摊开那张被揉皱了的药方。

   “在一个红铜制的容器里……”

    到哪儿去找一个红铜制的容器呢?嘿!想起来了,客厅的壁炉顶上有个红彤彤的金属花瓶,会不会就是红铜制的呢?

    妮娜一溜烟儿跑到客厅里去,壁炉顶上满满地放了一圈儿小玩意儿,好像已经在那里好多年了,妮娜从里面找出了那个矮墩墩的粗口花瓶,仔细地看着,花瓶底下贴着个小标签,上面的字迹模模糊糊好像是“蜜月旅行纪念,威尼斯”,管他什么蜜月旅行纪念呢,先拿来用了再说。

    妮娜回到房间,将蝰蛇肉冻儿、野猪尿、干丁香倒进了花瓶。

   “在小火上煮十二分钟,边煮边加入一个燕子蛋黄……”真麻烦!还要去厨房用煤气灶,万一被奶奶看见可怎么办啊!

  奶奶看到她的蜜月旅游纪念——那个红铜花瓶被当作锅来煮东西用,肯定会非常生气,妮娜不敢想像奶奶大发雷霆的时候会是怎样一幅可怕的情景。

  妮娜从窗子上偷偷探出脑袋去,奶奶还在毫不知情地专心晒衣服,一边还哼着小曲儿,她身旁的篮子里,还有差不多大半篮子的衣服没有晒。

  妮娜缩回脑袋,果断地对土克说:“你替我看着奶奶,如果她往屋里走,你就去惹点事儿让她分心。”

  “汪汪——”土克完全明白妮娜的意思。

  几秒钟以后,妮娜就在厨房里了,两腿因为心虚而打着哆嗦,搅动着正在小火上煮着的那一瓶恶心的混合物。这瓶恶心的混合物随着被加热,慢慢冒起了泡泡,一股恶臭也钻了出来,妮娜用纸巾紧紧地捂着鼻子,不停地咽着唾沫,控制着那股强烈的恶心的感觉。

   十二分钟的炖煮,时间可真长啊!妮娜一边要搅拌臭泡泡,一边还要留心院子里的奶奶不要回来。臭泡泡不光散发着臭味,还开始冒烟,害得妮娜差点没有把肺给咳出来。那股恶臭的烟从花瓶里源源不断地转着漩涡升起来,越来越浓,最后弥漫了整个厨房。

   还有七分钟。

   “等会儿还要……(妮娜已经快喘不过气来了)等会儿还要把这些臭泡泡都喝下去,天哪!”

   还有六分钟,妮娜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把脸贴到了玻璃窗上,哎呀!奶奶正夹着空篮子往这边走过来。

  “怎么办啊?这可怎么办?!”妮娜突然间慌了手脚,在厨房里团团转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奶奶哼着小曲儿一点点走近厨房。

   突然,一场戏剧上演了:一个披着雪白的裹尸布的幽灵在院子里跌跌撞撞地东奔西闯起来,奶奶惊讶地停下了脚步,愣了一下,紧接着愤怒地朝着正在撒欢的幽灵大步走了过去。

   “我刚洗的床单!”她边走边低声吼着,“土克!你实在太过分了,赶快放下我的床单!”

 土克顶着床单在院子里来回兜着圈儿。奶奶气得脸都红了,一只手撩着裙子在后面奋力追赶着。妮娜透过厨房的窗户偷偷地看着,忍不住感到羡慕:奶奶的腿脚是那么敏捷,还能一路小跑着追赶“幽灵”,哪里像一个已经七十岁的老太婆呢?

   “停下,你这个兔崽子!快给我停下!”奶奶边追边喊着土克。土克没有停,因为土克是有秘密任务的!多亏了它的勇敢机智和责任心,妮娜才有足够的时间煮好神秘的隐形药!土克功不可没!

   妮娜小心翼翼地端着臭不可闻的隐形药回到了她的房间,突然想起来自己还缺少一种材料:纸莎香精!

   当妈妈做饭缺少某种调料的时候,她总是加点别的调料来代替,最后区别不会很大。比如说做糕点的时候,如果缺少杏仁,可以用榛子仁来代替。吃面包的时候,没有番茄酱,可以用李子酱来弥补。做蔬菜烧肉的时候,没有五花肉,用火腿肉也可以。不知道对于神秘的隐形药,是否也可以这样呢?

想知道是与否,唯一的方法就是试试看。

   “什么东西可以代替纸莎香精呢?什么东西跟纸莎香精类似呢?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妮娜飞快地转动着小脑瓜,在脑海里搜索着……

 “对了!我的紫罗兰香水!紫罗兰香水也是一种花儿的香精!与纸莎香精唯一的区别只是香味不同而已!”

   妮娜从她的化妆盒里拿出了那个装有紫罗兰香水的漂亮小瓶子。这瓶香水是奶奶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自从有了这瓶心爱的香水,每天早上她都要在耳朵后面抹上一点点。

   “好了,就用这个了。”妮娜忍不住凑近瓶口,陶醉地闻了闻那里面散发出的幽幽的清香,“可是一毫升是多少呢?”

    妮娜努力地在她有限的度量衡知识中搜索着关于毫升的概念,可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突然,她注意到了紫罗兰香水瓶上有几个小字:2毫升。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

    妮娜小心翼翼地将瓶里一半的香水倒进了那些仍发散着臭气的泡泡酱里,一股紫罗兰的芳香顿时弥漫开来。

    最关键的一刻到了,也是最要命的一刻——把这些香臭混合的黏糊糊的泡泡酱喝下去!妮娜端着花瓶,小心地凑近鼻子,还好,紫罗兰的香气覆盖了一大半臭气。她用食指指尖蘸了一点,拿到眼前仔细地观察着……一股恶心又涌了上来,因为她又想起了那野猪尿和蝰蛇肉冻。

   妮娜苦着脸想:“难道想要享受隐形的乐趣,就必须付出如此的代价吗?更何况,还不知道这药方到底好不好使呢!”

   “鼓起勇气来!总不能折腾了半天却半途而废啊!”另一个声音在妮娜心里说,“闭上眼睛,屏住呼吸,或许这样能好点。”

   “一,二,三!”

   妮娜把那摊仍然冒着泡泡的隐形药全部倒进了嘴里,紧接着用手紧紧地捂住了嘴,一边强迫自己咽下了第一口:

   南方的火腿,北方的香肠,

   抓人的猫啊咬人的狼!

   接着再咽第二口,还好,臭泡泡的味道还不算是最坏的。有的药比这味道还要坏得多,连妈妈做的胡萝卜酱也比这个难吃多了。

   银闪闪的月亮,红彤彤的太阳,

   照耀着,我的身体不再有光芒!

   正在这时,一阵抓门声响了起来。土克跟奶奶玩够了,把床单扔下,跑到了妮娜的房间门口,边抓门边骄傲地“汪汪”叫着,似乎在炫耀它的功劳。

   “你来得正好。”妮娜说着给土克打开门,一边咽下了最后一口药。

   “汪?”

    门开了,土克仰着脑袋张望了一圈,就把头歪向了一边,好像完全没有看到眼前的妮娜一样。这样发了几秒钟的呆以后,土克突然竖起了耳朵,立起了尾巴,瞪圆了两只眼睛,开始发出了低声的吼叫。

   土克这种奇怪的反应把妮娜给搞糊涂了。

   “咦?土克,你怎么了?”妮娜惊奇地问道。

    她伸出手去抚摸土克……手?手呢?哎呀!手没了,腿没了,妮娜……妮娜隐形了!

    胳膊、肚子、屁股、脚……都没了。妮娜的衣服成了一堆儿,堆在她的脚原先所在的地方。妮娜的身体就这样像蒸发掉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选自少年儿童出版社2005年1月出版的《救命啊,我隐身了》责任编辑 玉洁)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