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兹玛公主

(《南瓜头》23)

(选自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

(The Marvelous land of Oz)

·弗·鲍姆(美) 著  苏友芬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你已经成为我的囚徒,再挣扎也没用了,”格琳达依然温柔地、甜甜地说道,“再躺一会儿,歇歇脚,然后你就乖乖地跟我回帐篷吧。”

    “你为什么要找我?”老摩姆比气喘吁吁地说,“我对你做了什么,要受到如此的迫害?

    “你没对我做什么,”温柔的格琳达回答道,“但我怀疑你从事几件邪恶的活动,如果我发现你真的滥用你的魔法的话,我一定会严厉地惩罚你。”

    “我不怕你!”老巫婆粗鲁地喊道,“你不敢伤害我。”

    就在此时,坎菩也赶上了他们,降落在格琳达身旁的沙丘上。看到老摩姆比最终被抓住了,我们的朋友非常高兴。他们赶紧商量,决定都乘坐坎菩返回帐篷。于是锯木马被第一个放了上去,然后是格琳达,她依然手牵着套在老摩姆比脖子上的金丝线,迫使她的囚犯也爬上沙发,其他的人紧随其后,于是蒂普下达了返回的命令。

    一路上安然无恙,老摩姆比悻悻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因为魔法线套着她的脖子,她感到彻底绝望了。格琳达一行人回来后,她的军队为他们大声欢呼。稻草人他们很快又集中在了格琳达的帐篷里,格琳达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帐篷已经修好了。

    “现在,”格琳达对老摩姆比说,“我想让你告诉我们奥兹国大法师为什么三次造访你,对奥兹玛到底做了些什么,她为什么神秘地失踪了。”

    老巫婆蔑视地看着格琳达,一言不发。

    “回答我!”格琳达喊道。

    老摩姆比依然沉默不语。

    “也许她不知道。”杰克说道。

    “请你保持安静,”蒂普说,“你的愚蠢会坏了我们的好事。”

    “很好,我亲爱的爸爸。”南瓜头温顺地说。

    “但你依然还活着啊!”南瓜头宽慰她道。

    “记住尽量保持沉默。”蒂普紧张地说。

    “我会尽力的,”杰克回答道,“但你要承认活着确实是件好事情。”

    “特别是对于一个碰巧受过高等教育、博学的人来说更是如此。”沃戈尔·巴哥赞同地附和道。

    “你可以自己选择,”格琳达对老摩姆比说道,“如果你保持沉默你就得死,如果你说出实情你就丧失魔力,但我想你会选择活着。”

    稻草人不安地瞥了一眼格琳达,发现她态度认真,没有半点儿开玩笑的意思。最后老摩姆比慢慢地回答道:

    “我回答你的问题。”

    “这才是我所期待的,”格琳达高兴地说,“我敢保证你的选择是英明的。”

    格琳达随后示意她的一个上尉,递给她一个漂亮的金盒子,她从中拽出一串巨大的白珍珠,放在她脖子上的一条细链子上,这样珍珠正好挂在胸前,正对着心脏。

    “现在,”她说,“我将问你第一个问题:为什么大法师三次造访你?

    “因为我不愿意去他那里。”摩姆比回答道。

    “那不是答案,”格琳达严肃地说,“告诉我事实。”

    “哦,”老摩姆比耷拉着眼皮说道,“他让我教他如何做茶点饼干。”

    “抬起头来!”格琳达命令道。

    摩姆比顺从了。

    “我的珍珠是什么颜色?”格琳达问道。

    “啊——黑色!”老巫婆惊讶地回答道。

    “那么你就在撒谎!”格琳达生气地说,“只有实话实说的时候,我的魔法珍珠才会变成纯白色。”

    现在摩姆比才明白想骗格琳达是没用的,于是她对自己的失败很生气地说:

    “大法师把小女孩奥兹玛带到了我那里,那时奥兹玛还是个孩子,他求我把她藏起来。”

    “这才是我要的答案,”格琳达平静地说,“你这样为他做事,他给了你什么作为回报?

    “他把他所知道的一切魔法都告诉了我,有一些是好的,也有一些是骗人的,但对我的允诺是忠诚的。”

    “你把女孩怎么样了?”格琳达问道,对于这个问题大家都向前探了探头,仔细地听摩姆比的回答。

    “我给她施了魔法。”摩姆比说道。

    “什么魔法?

    “我把她变成——变成——”

    “什么?”老巫婆一犹豫,格琳达赶紧迫问道。

    “变成了一个男孩!”老摩姆比声音低低地回答道。

    “一个男孩!”大家同时说,随后,由于大家都知道老摩姆比从小收养了蒂普,所有的眼睛就都转向了蒂普。

    “是的,”老巫婆点点头继续说,“这就是奥兹玛公主——那个魔法师窃取了她父亲的王位后交给我的孩子,她才是翡翠城王位的合法继承人!

    说完后她用瘦骨嶙峋的长手指指着蒂普。

    “我?!”蒂普惊讶地喊道,“什么?我不是奥兹玛公主,我不是个女孩!

    格琳达笑了,走上前去用她白晢的手握着蒂普棕色的小手。

    “你现在还不是个女孩,”格琳达温柔地说,“因为摩姆比把你变成了男孩,但你生来是女孩,还是公主,所以你必须恢复本来的面目,你现在就是翡翠城的女王了。”

    “哦,让金吉尔做女王吧!”蒂普快哭了,“我想当一个男孩,和稻草人、铁皮人、臭虫和杰克一起旅行——是的,还有我的朋友锯木马——还有坎菩,我不想成为女孩。”

    “没关系,老朋友,”铁皮人安慰蒂普道,“我听说做女孩也没什么坏处,我们依然是你忠实的朋友,实话跟你说吧,我二直认为女孩比男孩好。”

    “男孩女孩一样好。”稻草人爱怜地拍了拍蒂普的头说道。

    “他们都是好学生,”沃戈尔·巴哥说道,“等你变成女孩后,我愿意成为你的老师。”

    “但——别忘了这啊!”南瓜头杰克叹息地说道,“如果你变成女孩的话,你就不再是我亲爱的爸爸了!

    “不,”蒂普虽然很着急,但还是笑着说,“我不会否认这层关系的。”然后他转向格琳达,犹犹豫豫地补充道,“我只是试一试,看看变成女孩会怎么样,但如果我不愿意做女孩的话,你一定答应再把我变成男孩。”

    “这,”格琳达说道,“这我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我从不会变形,因为这是不诚实的行为,受人尊敬的女巫都不会让事物改变它们的本来面目,只有不自律的巫师才那么做,所以我必须让摩姆比解除她的咒语,恢复你本来的面目,这也是她最后一次施法了。”

    既然关于奥兹玛的事实已经清楚了,老摩姆比也不再在意蒂普变成什么了,但她害怕格琳达发怒。宽宏大量的蒂普许诺,如果他能成为翡翠城的女王,等摩姆比老了的时候,他会供养她的。于是老巫婆同意为他变形了,为蒂普变形的准备工作马上就做好了。

    格琳达让人把她的御床放在帐篷中间,这张床的床垫是用玫瑰色丝绸做成的,上面金黄色的横梁上挂着许多薄纱,完全把床垫遮住了。

    老巫婆的第一步是先让蒂普喝下一种魔药,很快蒂普就进入了无梦的沉睡,然后铁皮人和稻草人轻轻地把他抬到放着软软床垫的御床上,把薄纱放下来,把他遮住了。

    老摩姆比蹲在地上,从她胸前取出一些干香草,生起一小堆火,当香草彻底燃烧,火焰完全熄灭后,老摩姆比撤了一把魔法粉末在上面,立刻一股蓝紫色的烟雾升腾起来,整个帐篷里都充满了香气,害得锯木马直打喷嚏——虽然它已被警告要保持安静。

    正当大家好奇地看着她的时候,她唱起了很押韵的、没有人能听懂的小诗,并先后七次弯下她瘦弱的身体。到此,魔法好像全部完成了,因为老摩姆比站直身体,高声地喊了一句:“吃哇!

    烟雾散去了,空气又变得清新起来,一股新鲜的空气溢满帐篷,紫色的床幔轻轻地动了动,好像有人从里面碰了一下似的。

    格琳达走上前,拉开床幔,动了动床垫,从里面伸出手来,站起来一个年轻的女孩,如五月清晨般清新而美丽,两只大眼睛如钻石般明亮,双唇淡淡的如韶皮,一头金色的长发在背后飘散着,额头上戴着一个镶嵌着珠宝的细细的金圈,身上的纱裙像一片云,脚上穿着一双娇美的缎子便鞋。

    看到蒂普如此美丽,他的老朋友们都惊羡地盯了她足足有一分钟,然后每个人都向可爱的奥兹玛鞠了个躬,女孩也看了一眼格琳达,她的脸上闪着高兴而满意的光芒,然后女孩又转向其他人,甜甜地说道:

    “我希望你们还会像以往一样关心我,我还是你们认识的蒂普,只是——只是——”

    “只是你变样了!”南瓜头说道。每一个人都觉得这是南瓜头说的最精彩的一句话了。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4年5月出版的《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南瓜头》责任编辑 苏友芬)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