锯木马的觉醒

(《南瓜头》5)

(选自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

(The Marvelous land of Oz)

·弗·鲍姆(美) 著  苏友芬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锯木马发现自己活了,显得比蒂普还要震惊,转动着骨碌碌的大眼睛左看右看。第一次真切地打量着这个它生存的世界。它又试着看看自己,可遗憾的是,它没有脖子,所以在它努力想看自己身体的时候,不得不转了一圈又一圈,最终还是一眼也没看到。由于没有膝关节,它的腿僵硬而笨重,所以转圈的时候,一下就撞倒了南瓜头杰克,身体重重地摔到了路边的苔藓上。

    蒂普对这次不大不小的事故感到恐慌起来,锯木马还是不停地转着圈直立向上,蒂普赶紧大喊:

    “吁!!停下来[

    锯木马根本不知道这种命令是什么意思,一会儿它的一只脚又重重地踩在了蒂普的脚上,蒂普赶紧单腿蹦到一个他认为安全的地方,又大声喊道:

    “吁!!停下来!

    杰克此时也努力让自己直立起来,同时兴致勃勃地看着锯木马。

    “我相信这个动物根本听不懂你的话。”杰克提醒蒂普道。

    “难道我喊的声音还不够大吗?”蒂普气急败坏地说。

    “是的,你的声音是很大,但锯木马根本没有耳朵。”微笑的南瓜头说道。

    “啊!是啊!”蒂普才第一次注意到这个问题,他大喊道,“那么,我怎么才能让它停下来呢?

    而此刻,锯木马却自己停了下来,因为它发现想看到自己的身体是不可能的,它转而看着蒂普,又走近些上上下下地打量起他来了。

    看着这个庞然大物走来走去真是滑稽,因为它前面的两条腿一起走,后面的两条腿一起动,就像一匹遛蹄儿的马似的,这使得它的身体总是向一侧摇晃,活像一只摇篮。

    蒂普拍着锯木马的头哄着它说道:“好孩子!好孩子!”锯木马一蹦一跳地用它大大的眼睛审视着南瓜头杰克的构造。

    “我必须给它找一条经绳。”蒂普说,随后他在口袋里翻找起来,找到了一卷粗绳子,解开后,他走近锯木马,顺着脖子系上,绳子的另一端系在一棵大树上。锯木马不理解蒂普的这些行为,向后退了一步,毫不费力地就把绳子挣断了,但它并不想逃跑。

    “它比我想像的要强壮得多,”蒂普说,“也很倔强。”

    “你为什么不给它制作一双耳朵呢?”杰克问道,“然后你就可以告诉它该做什么了。”

    “这个主意太好了广蒂普说,“你怎么忽然想到了这一点?

    “我根本不用想,”南瓜头回答说,“我根本不需要想,因为这是最简单最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于是蒂普拿出大折刀,从一棵小树上砍下一根小树枝,设计了几只耳朵。

    “我一定不能把耳朵做得太大,”他边削边说,“否则我们的锯木马就会变成一头驴。”

    “那是怎么回事?”杰克站在路边问道。

    “马比人的耳朵大,而驴的耳朵又比马的大。”蒂普耐心地解释道。

    “那么,如果我的耳朵更长一点儿的话,我不就变成马了吗?”杰克问道。

    “我的朋友,”蒂普表情严肃地说,“不管你的耳朵有多大,你都永远变不成别的什么,只能是南瓜头。”

    “哦,”杰克点点头道,“我想这次我是真的明白了。”

    “如果你真的理解了,那你就是一个奇迹,”蒂普说,“但‘认为’你理解了是没有害处的,我想这些耳朵已制作完毕,我往上粘的时候,你帮我扶住它好吗?

    “当然可以了,但你能否先帮我站起来?

    于是蒂普扶着他站起来,南瓜头走到锯木马旁边,扶着它的头,而蒂普用刀子在锯木马头上挖了两个洞,把耳朵放了进去。

    “加上这两只耳朵使它看起来非常漂亮。”杰克羡慕地说。

    因为他们离锯木马很近,这些话是锯木马听到的第一句话,它显然是被吓着了,向前一跳,一侧撞倒了蒂普,另一侧碰倒了杰克,然后它继续向前走,好像被自己“嗒嗒”的脚步声吓坏了。

    “吁!”蒂普边往起站边大声喊道,“吁!蠢货!!

    锯木马可能没注意到蒂普的喊声,不小心一脚踩到了黄鼠洞里,头朝下栽到了地上,仰面朝天,四条腿在空中乱蹬着。

    蒂普赶紧跑上前去。

  “你真是一匹‘好马’,”蒂普大喊道,“我喊‘吁’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停下来呢?

    “‘吁’的意思就是停下来吗?”锯木马睁着大大的眼睛惊讶地看着蒂普。

    “当然是了!

    “那么,地上的洞也意味着停下来,是不是?”锯木马继续问道。

    “可以这么说,但只有你踩在上面的时候才是这个意思。”蒂普说。

    “多么奇怪啊!”庞然大物吃惊地大喊道,“不管怎么说,你能先告诉我,我在这里干什么吗?

    “哦,我带给了你生命,”蒂普回答道,“但那不会伤害你,如果你愿意的话,就按我说的去做。”

    “我愿意,”锯木马谦虚地说,“刚才我怎么了?我好像不大对劲儿。”

    “你头朝下栽倒在地上了,”蒂普解释道,“只要你的腿不动,我就会让你找到正确的姿势。”

    “我到底会有多少姿势?”锯木马好奇地问。

    “很多,”蒂普简要地说,“但你一定要保持你的腿不动。”

    锯木马这才安静下来,腿一动不动了,蒂普努力了几次,才把它翻转过来,并使它站了起来。

    “啊,现在我好像舒服多了。”古怪的锯木马叹口气道。

    “你的一只耳朵坏了,”蒂普仔细地检查了锯木马一遍说道,“我不得不再给你做个新的。”

    然后他领着锯木马返回到杰克挣扎的地方,帮助南瓜头站起来后,蒂普又削了一只新耳朵,并把它固定在了锯木马头上。

    “现在,”蒂普对他的马说,“注意听我的,‘吁’的意思是停,‘驾’的意思是向前走,‘驾!!’的意思是以你最快的速度走,明白了吗?

    “我想我明白了。”锯木马说。

    “很好,我们将要去翡翠城,去看稻草人国王,南瓜头杰克将骑在你的背上,以免磨烂他的木关节。”

    “好吧,我不介意,你能做的我就能做。”锯木马回应道。

    蒂普帮杰克上了马。

    “抓紧,”蒂普提醒道,“否则你会从马背上掉下来摔坏你的南瓜头。”

    “太可怕了!”杰克颤抖地说,“我抓什么呢?

    “哦,抓它的耳朵吧。”蒂普犹豫了一下答道。

    “别抓耳朵,”锯木马反抗道,“那样我就听不到声音了。”

    这听起来很有道理,蒂普不得不想其他的可以抓的东西。

    “有办法了!”蒂普说,他走到树林里,从一棵小树上砍下一节大树枝,把其中的一端削尖,然后在锯木马的背上——正对着脑后处挖了一个洞,他又从路上捡了一块石头,把木桩牢牢地砸进了马背。

    “停!!”锯木马大声喊道,“你弄得我太不舒服了。”

    “伤着你了吗?”蒂普问道。

    “也不算伤着,”它回答道,“但我感到很不舒服。”

    “好了,马上就好了,”蒂普兴奋地说,“喂,杰克,一定要抓牢这个木

桩,那样你才不会从上面掉下来摔烂。”

    于是杰克紧紧地抓住木桩,蒂普对锯木马说:

    “驾!   

    顺从的锯木马便向前走去,身体摇摇晃晃的,蒂普走在它的旁边,看到锯木马加人到他们俩的行列中,感到非常满意,竟得意地吹起了口哨。

    “你发出的那种声音是什么意思?”锯木马问道。

    “别在那上面浪费精力,”蒂普说,“我只是在吹口哨,那只表示我对你们非常满意。”

    “如果我能把嘴唇弄在一起的话,我自己也想吹口哨,”杰克说,“亲爱的爸爸,恐怕我在某些方面非常欠缺。”

    他们三个又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后,这条狭窄的小路变成了一条宽阔的、铺着黄砖的行车道,蒂普看到路边的指路牌上写着:

    到翡翠城还有九英里。

    但此刻天已经黑了,于是蒂普决定在路边休息一夜,第二天天亮后再继续赶路。他把锯木马领到一片长着几棵灌木的草地上,小心翼翼地把杰克扶下马。

    “我想我最好把你放躺在草地上过夜,”蒂普对杰克说道,“那样你才会更安全。”

    “那我呢?”锯木马问道。

    “你站着也没什么事,”蒂普回答道,“反正你也不睡觉,你就为我们守夜吧,别让人走近打扰我们。”

    然后蒂普紧挨着南瓜头躺下,由于旅途太劳累,他很快就睡着了。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4年5月出版的《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南瓜头》责任编辑 苏友芬)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