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下洞穴

(《稻草人》2)

(选自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

(The Scarecrow of Oz)

·弗·鲍姆(美) 著  胡振明 李凯平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盆底的水圈越来越小,船的速度越来越快,特洛特开始因这旋转而晕眩起来。突然,船向前一跃,头朝前地栽进那黑暗的大洞深处。水手和女孩如陀螺般旋转,但仍紧紧地搂在一起,他们从船上脱离出来,栽了下去——往下——再往下,直到大海最幽深处。

    一开始,他们如箭般下坠,但很快,他们的下落速度变缓。特洛特感觉到有只无形的手在她的左右,支撑着她,保护着她。她看不到任何东西,因为海水蒙住了她的眼睛,模糊了她的视线,但她紧紧地抓住比尔船长的大衣,同时他的手紧紧地抓着她。所以他们逐渐地下沉、下沉,直至完全停止,随后开始再次上浮。

    在特洛特看来,他们并没有笔直地向所落下的海面方向上浮。海水不再卷着他们旋转,他们似乎被斜向吸引,穿过寂静而凉爽的海底。随后,在比我能描绘的瞬息时刻还要短的时间内,他们“噗”的一声弹出水面,最后被抛到一个沙滩上。他们躺在那儿,正要喘一喘气,并琢磨着在他们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特洛特最先缓过劲来。她从比尔船长抱住她的湿淋淋胳膊中摆脱出来,坐了起来。她抹去脸上的海水,看了看周围。一丝柔和的蓝绿色的光照亮了这个地方,这似乎是个洞穴,因为在她头上与两侧都是棱层的岩石。他们被抛到一个光洁的沙滩上。他们脚下无疑是一个水潭,潭水流向大海,水潭波浪所及之处的上方是更多的岩石。在昏暗的水中,亮光无法穿透的转弯和幽深处,岩石越来越多。

    这个地方看上去阴森而荒僻,但是特洛特为她还活着并在考验人的水下冒险之中没受重伤而深感高兴。她身边的比尔船长正呕吐,咳嗽着,想把吞下的海水给弄出来。他们俩都湿透了,然而洞中温暖而舒适,身上湿一些一点儿也不会令小女孩焦虑。

    她爬上沙斜坡,收集了一把干海藻,用它来给比尔船长探险,抹掉他眼睛里和耳朵上的海水。很快老人坐了起来,专注地凝视着她。他那光头点了三次,然后兴奋地说:“太好了,特洛特,太好了!我们这次没有葬身海底,对吧?尽管我无法得知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们在这儿。”

    “放宽心,船长,”她说道,“我猜我们足够安全了,至少暂时如此。”

    他挤干裤子里的水,摸了摸他的木腿、手臂和头,一样没少。他鼓足勇气仔细查看着他们的四周。

    “你认为我们在哪儿,特洛特?”他一会儿问道。

    “不知道,船长。我们可能在一个洞中。”

    他摇了摇头,“不,”他说,“我并不这么认为。我们上浮的距离似乎不及我们下落的一半。你会注意到这个洞穴没有任何一处外出口,除非在那边的背后有某条通道,否则我们完全就要困在这儿了。”

    特洛特看着她肩膀的上方思考着。

    “我们休息后,”她说,“可以爬上那里看看是否有出路。”

    比尔船长在他那油布大衣口袋中摸了摸,取出他的烟斗来。它没湿,因为他把它与烟叶一道放在油布小袋中。他的火柴放在一个密封的锡盒中,所以过了一会儿,老水手便悄然自得地吸着烟。特洛特知道这有助于他思考所处的困境。烟斗也能使者水手在长时间经历恐惧之后,快速地恢复镇静,而这恐惧更多的因特洛特而起,而不是他自己。

    他们所坐之处的干沙子吸干了他们衣服滴下的水。当特洛特把头发中的水挤干后,她开始感到又重新回到了过去的自己。不久,他们站起来,爬上斜坡,来到了上方散乱的巨石群前。有些巨石块很大,但是绕过它们之后,他们就能到达洞穴的最后边。

    “是的,”特洛特兴致勃勃地说,“这儿有个圆洞。”

    “但它漆黑一片。”比尔船长回应道。

    “尽管如此,”女孩说道,“我们应该去探索一下,看看它通向哪里,因为这是我们能逃出此地的惟一途径。”

    比尔船长怀疑地看着这个洞。

    “可能是一条出路,特洛特,”他说,“但它也可能是条通向比目前还糟的地方的路。我不能肯定,但我们最好的计划就是呆在这儿。”

    特洛特这时也不能肯定自己的想法。过了一会儿,她又折回沙滩,比尔船长随后跟着,坐下后,女孩若有所思地看着水手鼓囊囊的口袋。

    “我们带了多少干粮,船长?”她问。

    “半打饼干和一大块乳酪,”他答道,“要点儿吗?特洛特。”

    她摇了摇头说:“如果我们爱惜点儿吃,它大约能维持我们三天的生命。”

    “会比三天还长些,特洛特,”比尔船长说,但是他的语气流露出一丝慌乱、不安。

    “但是如果呆在这儿,我们准会饿死的,”女孩继续说,“而如果我们进那个黑洞的话……

    “有些事情比面对饿死还困难,”水手脸色严峻地说,“我们不知道黑洞里有什么,特洛特,也不知道它会把我们引向何方。”

    “有找到出路的办法。”她坚持说。

    比尔船长不再说话,而是开始在口袋里摸索着。他很快取出一小包鱼钩和一根长线。特洛特看到他鱼钩和线穿在一起,然后他稍稍爬上斜坡,翻开一块大岩石两三只小螃蟹开始在沙滩上横行,老水手把它们抓住,把一只穿在鱼钩上,其他的放进口袋。回到水潭边,他把鱼钩从肩膀上甩过,在头上方转着圈,然后把它抛到水中央,让鱼钩慢慢地沉下去,尽可能长地放着线。当鱼钩触底时,他开始再次起钩,直至螃蟹饵漂浮在水面上。

    特洛特看着他第二次、第三次甩线。她认定要么潭中无鱼,要么鱼不吃螃蟹饵。但是比尔船长是个老渔夫,不会轻易失望。那只螃蟹跑了,他会再在钩上穿一只。等螃蟹都跑了,他爬上岩石,又找到了更多的螃蟹。

    特洛特厌倦了看他钓鱼,她躺在沙子上,沉沉地睡着了。在随后的两个小时里,她的衣服完全干了,老水手也是一样。他们俩如此习惯了海水,以至于没有着凉的危险。

    最后,小女孩被身边的一阵溅泼声和比尔船长满意的嘟哝声给弄醒了。她睁开眼睛,发现比尔船长钓上了一条两磅重的银鳞鱼。她极为高兴。她赶忙找来一堆海藻,比尔船长用他的折刀切起鱼,准备烧食。

    他们曾经用海藻烧过鱼。比尔船长用海藻把鱼裹起来,放进水中浸湿。然后他划了一根火柴,把海藻点燃,很快它烧成了一堆炽热的灰层。他们把被裹起来的鱼放在灰层上,在上面再多盖一些海藻点上火,烧成灰烬。过了一会儿,水手认为他们的晚餐已做好。于是他扒开灰层,把仍在冒烟的包裹中的鱼片取了出来。除去包裹物后,特洛特和比尔船长发现鱼已经完全烧熟了,他们俩可以尽情地吃了。鱼有点海藻的味道,如果撒上点盐,那就更好吃了。

    那道直至目前仍照亮洞穴的柔和的光开始变暗了,但是这儿有许多的海藻。于是吃完鱼后,他们时不时地添上一把海藻,把火维持了一段时间。

    水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表面磨损的金属扁瓶,拧开盖子,递给特洛特喝水。她只咽了一口水,尽管她想多喝些。她看到比尔船长只是用水弄湿嘴唇而已。

    “假如,”她凝视着炽热的海藻火堆,缓慢地说,“我们能钓上所有我们需要的鱼,但我们的饮用水怎么办,船长?

    他不安地动了动身,但没有回答。他们俩都在想着那个黑洞,但特洛特有点害怕老人不愿进入那地方。尽管比尔船长也知道特洛特是对的,继续呆在他们现在这个洞穴中,其结果只会是缓慢而无疑地死亡。

    地面此刻已是夜间了,所以小女孩昏昏欲睡,很快就沉入梦乡。过了一会儿,老水手在她身边的沙地上也睡着了。那儿非常寂静,几小时内没有任何东西打扰他们。当他们醒来时,洞穴又亮了。

    他们分了块饼干做早餐。就在他们用力嚼着饼干时,突然被水潭中一阵飞溅声吓了一跳。他们朝那边望去,看到从水中冒出来一个他们都未曾见过的古怪之物。特洛特认定它既不是鱼,也不是野兽。它有翅膀,但很奇怪:形状像倒置着被剁开的碗一样,外面覆盖着粗糙的皮肤而非羽毛。它有四条腿,但很像鹳腿,它的头很像驯鹦鹉,有着一个前面呈下曲线,两边为上曲线的喙,一半像鸟嘴,一半像嘴巴。但它绝不能被称为鸟,因为它除了头顶部有一个波浪状猩红色羽冠外,再也没有任何羽毛了。这个奇怪的东西一定和比尔船长一样重。当它挣扎着,努力从水中爬上沙滩时,它是如此之大,不同寻常。特洛特和她的同伴惊奇地盯着它,俩人脸上惊现出恐惧的表情。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4年5月出版的《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草人》责任编辑 胡振明 李凯平)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