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喝了紫禁喷泉里的水

(《诺姆国王28)

(选自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

(The Emeral City of Oz)

·弗·鲍姆(美) 著  徐新 金光辉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稻草人不需要睡觉,铁皮人、滴答人以及南瓜头杰克也不需要睡觉。所以他们都在王宫外面闲逛,后来站在紫禁喷泉亮晶晶的水边,闲聊到拂晓。

    “什么也不能使我忘记我知道的事情,”稻草人看着喷泉说,“因为我不会去喝“忘却水”,实际上我什么水也不喝。我很高兴我能做到这一点,所以我觉得我的智慧是没有人可以比的。

    “你的确非常聪明,”滴答人说,“对我来说,我只能机械地思考问题,所以我也不假装和你一样有智慧。”

    “我的铁脑袋非常亮,这就是我对它的要求,”樵夫尼克谦虚地说,“不过,我也不期望它非常聪明,因为我已经注意到,最幸福的人是那些不让自己的大脑与自己作对的人。”

    “我的大脑从来也不让我费心思,”南瓜头杰克说,“我的脑袋里有很多思想的种子,但它们很难发芽。我很高兴会是这样。如果我每天都忙着思考问题的话,我就没有时间做其他事情了。”

    在轻松的思想状态下,时间过得很快,他们没觉得过多长时间就看到第一道金色的曙光出现在天空了。奥兹玛走了过来,穿着她最漂亮的衣服,和平常一样轻松,显得非常可爱。

    “我们的敌人还没有到。”稻草人热情地同漂亮的奥兹玛打过招呼后说道。

    “他们很快就会到达这里,”她说,“我刚才看了看魔画,发现他们还在隧道里,不停地咳嗽,灰尘让他们呼吸非常困难。”

    “噢,隧道里有灰尘吗?”铁皮人问。

    “有,奥兹玛利用魔带把灰尘放了进去。”稻草人一边咧着大嘴笑一边解释。

    多萝茜加入到他们当中,亨利叔叔和爱姆婶婶跟在她后面。这个小女孩的眼皮似乎很沉,因为她焦急得一整夜都没有合眼。淘淘这只非常驯服的小狗走在她旁边。毕琳娜总是在天一放亮就起床,自然而然也来到了喷泉旁。

    大法师和长毛人也紧接着赶到了,不久,奥姆比·爱姆比穿着最好的军服也来了。

    “这下面就是隧道,”奥兹玛指着紫禁喷泉前面的一块地说,“过不了一会儿,侵略者将打破这层土,成群结队地涌出地面。让我们都站在喷泉的另一侧,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们按照奥兹玛的建议马上转移到“忘却水”喷泉的另一侧。他们站在那里静静地、焦急地等待着。旁边的土突然裂开了,紧接着露出了头号人物的身影,后面是龀牙咧嘴的武士。

    当这个头领向前冲的时候,他发光的眼睛看到喷泉波动的泉水。他就冲过去喝起了亮晶晶的泉水。为了滋润他们干燥、充满灰尘的喉咙,很多幽灵国人也跟着喝起水来。然后,他们站在那里相互看着,痴痴地笑。

    头号人物看到了站在喷泉另一侧的奥兹玛和她的伙伴,他没有试图冲过去抓住她们,而是看着她,非常羡慕她的美丽——他已经忘记自己在哪里和为什么来到了这里。

    现在大陶罐到了,大喊大叫着冲出隧道,又是气愤又是口干舌燥。他也看到了喷泉,连忙冲过去,喝起了“忘却水”。其他大草虫人也不甘示弱,紧跟着喝了起来。还没等他们喝完,古怪国的首领和他的人马就把他们推到了一边。他们摘下假脑袋,以便能让喷泉里的水帮助消除干渴。

    诺姆国国王和古夫将军赶到后,两个人一起朝喷泉冲过去,但将军已经口渴到了极点,他把罗奎特国王打翻在地,四腿朝天躺在地上,而自己却在尽情地喝着忘却水。

    将军粗鲁的行为让诺姆国国王非常生气,一时间他忘了口渴,站起来看了看他带到这里来帮助他的这些可怕的武士。他也看到了奥兹玛和她的人,立即叫喊着:

    “你们为什么不把他们抓起来?你们怎么不去征服奥兹国?你们为什么像一群哑巴一样站在那里?

    这些勇猛的武士此时像一群孩子一样。他们早已经忘了他们对奥兹玛以及奥兹国的敌意。他们甚至忘记了自己是谁,或者为什么会来到这个陌生而美丽的国家。至于这个诺姆国国王,他们根本就没有认出来他是谁。

    太阳升起来了,银色的阳光照亮了侵略者的脸。不满、愤恨和邪恶从他们脸上全部消失了。就连最可怕的生灵都在天真地笑着,似乎为自己能拥有生命而感到非常开心和满足。

    罗奎特的情况可不是这样。他没有喝到紫禁喷泉里的水,他对奥兹玛和多萝茜的仇恨像以前一样燃烧起来。看到古夫将军像个咿呀学语的婴儿似的在用手玩喷泉里清凉的水,这让红头罗奎特感到非常震惊,他气得发疯。看到他的盟友和他的将军不去采取任何行动,诺姆国国王转过身命令他的诺姆军队从隧道里冲出来,去抓获无助的奥兹国人。

    稻草人怀疑国王的脑袋有问题,对铁皮人说了一句话,两个人一起跑向罗奎特,把他抓起来,扔到喷泉的大池子里。

    诺姆国国王的身体像一个圆圆的大皮球,在“忘却水”里一会儿浮上来,一会儿沉下去,还气急败坏地叫喊着,生怕淹死。当他叫喊时,水就进到他嘴里,顺着喉咙流了进去。结果像其他入侵者一样,他马上把以前知道的事情忘得一千二净。

    看到凶恶的敌人变成像没有任何危害的婴儿一样,奥兹玛和多萝茜禁不住笑了起来。奥兹国现在已经没有被摧毁的危险了,唯一的问题是该怎样处理这些入侵者。

    长毛人心地善良,把诺姆国国王从水中捞出来,放在自己细长的腿上。罗奎特浑身都湿透了,但他仍然不停地说话,不停地笑,还想喝更多的水,他脑子里已没有任何想伤害别人的思想。

    在冲出隧道之前,他让诺姆国的五千人马待在里面,直到接到他的命令方可出来,因为他希望,在他和他的军队出现之前,盟军就能战胜奥兹国。奥兹玛不希望有这么多的诺姆人留在自己的国家里,所以她走到罗奎特国王前,拉着他的手,轻轻地问道:

    “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他对她笑着回答说,“亲爱的,你是谁?

    “我是奥兹玛,”她说,“你的名字叫罗奎特。,’

    “噢,是吗?”他回答,好像对这个名字非常满意。

    “是的,你是诺姆国国王,”她说。

    “啊,我不知道诺姆国人是什么样子!”国王疑惑不解地说。

    “他们是地下的小精灵,这下面的隧道里到处都是诺姆国的人,”她说,“你在隧道的另一端有一个漂亮的地洞,你应该到,诺姆国人跟前,对他们说:‘回家!’。然后你跟他们一起走,很快你就会到达你所居住的漂亮地洞。”

    诺姆国国王听到这些非常高兴,因为他已经忘记他有一个地洞。他走进隧道,对他的军队说:“回家!”诺姆国人马上转过身沿着隧道往回走。国王跟在他们的后面,看到他们都这么服从自己的命令,他开心地笑了起来。

    大法师走到正在数手指头的古夫将军身边,让他跟着他的主人诺姆国国王一起走。他温顺地服从了,这样一来,所有的诺姆国人都永远地离开了奥兹国。

    可是,这里还剩下幽灵国人、古怪国人和大草虫国人一堆堆站在一起。他们的数量太多了,花园里到处都是,把鲜花和小草都踩踏坏了,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笨拙的脚能伤害这些弱小的植物。但总的来说,他们一点危害性都没有了,像孩子一样在一起玩耍着,或者开心地欣赏着王宫花园优美的景色。

    同稻草人商量过以后,奥兹玛派奥姆比·爱姆比到王宫去取魔带。将军带着魔带一回来,奥兹玛马上就把这条神奇的带子缠在了腰上。

    “我希望所有这些陌生人——古怪国人、大草虫国人和幽灵国人——安全地回到他们自己的家园!”她说。

    所有的事情发生在一瞬间,还没等愿望说完,他们就全部不见了。

    所有的入侵者都不见了,只有被踩倒的小草能说明他们曾经来过奥兹国。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4年5月出版的《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诺姆国王》责任编辑 陈德军)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