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蝙蝠复活(下)

(选自狼蝙蝠第四章)

冰波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申教授的临时实验棚,是临时搭起来。因为移动冰柜太大了。没有这样大的房子可以安放它,只好临时搭。

  实验棚就在科学总院的操场上。

  早晨六点钟,申教授和司平就在实验棚里出现了。他们穿着白大褂,推着一辆装满药品器械的车子,向冰柜走去。

  虽然是临时实验棚,也是设计得很精密的。那里面,无菌室、手术室、实验室一应俱全,一切仪器设备也是装备完整的。这个实验棚是申教授亲自设计,经过很多的熟练的技工突击了三天三夜完成的。

  他们走到冰柜前,站了一会儿,为的是镇定一下自己的情绪。

  申教授看了一下手表,显示的日期是八月二十四日,显示的时间是早上六点十五分。

  这将是一个不平常的日子。狼蝙蝠能否复活,就看今天了。

  随着“丁”的一声,申教授从托盘里拿起了一支针剂。就是这支针剂,将要注射进狼蝙蝠的身体里去。

  “这是我研究了很多年的试针剂,为了研制它,花了多少钱哪……”申教授感慨地说。对它抱着满怀的希望。

  “好,开始吧。”申教授宣告似地说。

  按申教授原先定好的程序,第一步是要将冰柜升温到常温状态。司平在冰柜的一个按钮上按了一下。

  冰柜上的电子显示器上,数子在不停地跳动着。柜内的温度正在一度度地升高。

  从外表看,狼蝙蝠的身体没有发生丝毫的变化。

 

  一个茫茫的黑夜。

  我在茫茫的黑夜里奔跑着。

  虽然我会飞,但是不能飞。我要用奔跑来表示我寻找的虔诚。

  我在寻找什么呢?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我们这个种族需要拯救,我在寻找能够拯救我们种族的智慧生命。

  太空中,无数的黑洞从我的眼前飞过。我穿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黑洞,但是,都没有看到任何的希望。

  我很累。真的很累。

  前面那一个黑洞里,我看见有一些蓝色的星星,就像是夜空。不知道那里会有一些什么?

  我听到首领的信息了。

  “你将是一位先锋战士。你将为我们的种族寻找疆土。你将接受巨大的考验。你将以你的身体去考验别人,去考验这个世界。”

  这个信息给我力量,但是也使我紧张。

  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压力。

  “你是一个精灵。你是一个宇宙神秘的精灵。”

  这又是首领的信息。

  我感到了安慰和信心,我觉得自己坦荡起来了。

  黑夜不再是那样的黑了。前面是一大片望不到边的草地。

  我张开了翅膀。

  风将我托起来,太阳出来了,它给了我动力。我不用飞了,因为太阳风在送我到那个黑洞里去。

  不,那个黑洞再在已不再是黑洞了。

  啊,我感到我的身体正在起变化。

  我感到了热。

  热啊。

 

  冰柜里的温度已经降到常温,与现在大气温度相同,27℃。冰柜的门也已打开。

  狼蝙蝠巨大的身体就在他们的面前。

  申教授拿着针剂的手有点发抖,他太激动了。这是一支很大的针筒,针头也是最大号的。但尽管如此,对狼蝙蝠巨大的身体来说,还是显得太小了。但也只能如此了,因为要重新制造针头,太费时间了。只要找到狼蝙蝠在皮肤浅表的大血管的位置,针头的长度还是够了,可以将药剂输进去的。

  申教授的手抖得太厉害了。

  “小司,还是你来吧。”申教授把针筒交给了司平。

  “好吧,我来注射。”司平接过针筒,走进冰柜,在狼蝙蝠的身体上摸索着。

  他终于找到了狼蝙蝠脖子上的大血管。

  司平将针头扎了下去。随着活动栓的推动,透明、澄清的液体,慢慢地注入了狼蝙蝠的血管。一支50毫升大剂量的药剂终于输完了。

  司平把针头拔了出来。

  “关上冰柜的门,同进往冰柜里输氧气。打开空气压力器的开关。”申教授说。

  现在,就是在一旁静静地观察,等待着药剂在狼蝙蝠身上起反应了。申教授和司平目不转睛地看着狼蝙蝠。在它的头部,安装了一台高灵敏度的空气压力检测器,只要狼蝙蝠的鼻孔中一有呼吸,仪器马上就可以测到。在它的身上,还吸附着好多个探头,用来检测狼蝙蝠的心跳和脉博,只要有极轻微的跳动,仪器也马上可以检测出来。

  静静的,什么变化还没有发生。申教授和司平紧张得心都要从嘴里跳出来了。

  半小时过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一个半小时过去了。

  时间过了一个小时四十五分的时候,狼蝙蝠的身体以人们觉察不到的幅度动了一下。接着,装在它头边的空气压力器测到了变化。指针猛然抖了一下,记录笔自动在记录纸上画出一个很徒正向峰。紧接着,指针又猛然抖了一下,记录笔在纸上又画出了一个很徒的负向峰。

  申教授和司平都差点要叫出来。这是典型的呼吸,一正一负,也就是一呼一吸!

  “狼蝙蝠开始呼吸了!”申教授轻声对司平说,他的表情激动异常。

  “快看,申老师。”司平向心跳测定仪一指。

  在心跳测定仪上,记录笔画出了一组波峰图。就像波浪一浪高过一浪,波峰一波高过一波,表示着心跳由弱到强,看起来像是连绵的群山。

  “狼蝙蝠复活了!”

  申教授和司平同时用很抑制的声音叫道。这是多么伟大的一瞬间啊!

  狼蝙蝠的一只脚抖动了一下!

  接着,它的另一只脚也抖动了一下!

  就在申教授和司平的面前,它那垂挂着的眼皮抽畜了下,睁开了。它睁着那么如同脸盆那么大的眼睛。它的眼睛又圆又黄,黑黑的瞳孔,正在迅速地调节着。

  它定定地看着申教授和司平。眼神中,有一点茫然,又有一点惊异。

  与此同时,狼蝙蝠摇晃了一下身体,慢慢地站了起来,向前跨了一步。

  一只活的狼蝙蝠诞生了!

 

  《超越一亿年——狼蝙蝠的复活》,这就是第二天各大报纸的通栏标题。新闻报导将这一新闻视为最重要、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项巨大成果。并称申教授和司平教授是创造生命的英雄。

  科学界为此而沸腾了。

  申教授在家里也看到了报纸。他越看越气,把报纸一扔:“胡说!生命是不能创造的,只能发现。发现比创造更伟大,更有难度!他们这么说是贬低了我!”

  申教授大发雷霆,摔破了一只杯子。

  “摔杯子了?再接下来要摔什么啦?”荷花对摔破的杯子很心痛。

  荷花看申教授的情绪如此激动,就倒出两粒药,让他吃了下去。

  就在这时候,陈院长来了。

  “老申哪,我又要来叫你了。”陈院长笑容满面地说。

  “去哪儿?”

  “去参加一个学术座谈会,来的都是各国最有名望的考古学家、医学家、动物学家,请你去讲讲……”

  “我不去!”

  “唉,我知道你最不愿出头露面,但是,他们已经来了,正坐在那里等着你哪。”

  “我……”

  “去吧,去吧!”陈院长生拉硬扯,把申教授拉进了自己的小车里。

  到了会场,陈院长向大家介绍:“这位就是将狼蝙蝠复活的、科学总院的自由院士申其教授,下面,请他来谈谈这次实验的经过——”

  陈院长一转头,却发现申教授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陈院长拼命摇他,可他就是不醒。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陈院长不明白。

  这是因为刚才荷花怕他摔东西,给他吃了两颗强力镇静剂的缘故。

 

  丽丽一个人在她自己的房间里呆着。

  她刚刚看了电视新闻。在新闻里,有狼蝙蝠在冰柜那个狭小的空间里挪动身子的镜头,还有一个拍的是它的头部的远镜头,随着镜头的慢慢拉近,镜头停留在了它的大眼睛上,定格了。

  整个屏幕,都被狼蝙蝠那只巨大的眼睛占满了。

  这只眼睛似乎在盯着她看。眼神里,有些惊恐,有些哀怨,又有些警惕。

  它那黑黑的瞳孔,显得很大,看起来像一个很深邃、很神秘的黑洞,她忽然产生一个奇怪的念头,真想跑进这个黑洞里去,看一看,那里面究竟有些什么……

  丽丽产生了幻觉。

 

  丽丽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走着。

  天连接着地,没有山,没有湖,只有一些零星的银杏树高高地耸立着,显得孤独和寂寞。

  丽丽有些害怕。

  响起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蓬!蓬!蓬!”

  大地也为之震动了。

  一只巨大的恐龙向她走来。啊,它就是梦中见到过的风神翼龙!它的翅膀半张着,似乎是乘着风来的。

  丽丽孤立无援,逃跑也没有用的。她就站在那里,看着它。

  恐龙向她伸出了头,很近地看着她。

  她看着它的眼睛,有点惊恐、有点哀怨、有点警惕。

  丽丽的没有恐慌,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它要吃我,就让它吃了我吧。

  恐龙露出满嘴的牙齿,张开大口,说话了。

  “等着我吧。我爱你。”

  说完,恐龙又蹬着很响的步子,一步一步走开了。走到了稍远处,恐龙张开翅膀,飞走了。

  它的翅膀扇出来的风,吹起了丽丽的衣裙,呼啦啦地飘着。

 

  丽丽从幻觉中惊醒过来。

  她自己也觉得奇怪。我这是怎么啦?我怎么会在醒着的时候也做梦?妈妈总说我不正常,总说我既然这么喜欢动物,就去买一只波斯猫让我养。可是,我对小猫小狗一点兴趣也没有呀,我只喜欢恐龙。因为它大,因为它已经灭绝了。因为它有特别漂亮的身材。

  如果恐龙没有灭绝,我一定要养一只恐龙。

  丽丽这样想着,站起来,走到电话机旁,拔通了电话。

  “喂,是林达吗?我是丽丽。”

  “你好,丽丽。有什么事吗?”

  “我……我好想去看看狼蝙蝠。”

  “哎呀,这可不好办呀,我爸爸的实验室,是谁出进不去的……”

  “可是,我想去看狼蝙蝠……”

  “这……我想想办法吧。”

  丽丽把电话挂了,坐在电话机旁发呆。

 (选自接力出版社2005年2月出版的《狼蝙蝠》)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