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蝙蝠复活(上)

(选自狼蝙蝠第四章)

冰波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傍晚,司平接到了申教授打来的一个电话。申教授请他一起来商量研究计划。“快点来,是关于狼蝙蝠的研究计划。”

  司平搁下电话,对于琳说:“我到申教授家去,有很重要的事。”

  于琳说:“好吧。”

  司平一拉开门,看见丽丽直直地站在门口,把他吓了一跳。

  “什么事,丽丽?”

  “是不是关于狼蝙蝠的事,爸爸?”

  “是的。怎么啦?”

  “我也要去,爸爸。”

  “什么?这不行,爸爸这是工作。再说,这是绝密的。”

  丽丽不响了,给爸爸让开一条路,在一边呆呆地看着。

  “这孩子,最近以来,一直怪里怪气的……”司平在心里嘀咕着,坐上了汽车。

  在一条闹中取静的街上,有一幢很别致的高级公寓,差不多是城里的别墅。光是阳台,就有五六个。可惜阳台上都已改成了小小的种植园了。这个阳台种着丝瓜,那个阳台种着扁豆,就是没有一个阳台是种花的。

  那就是申教授的家。

  阳台上的庄稼都是荷花种的。申教授曾经表示想种一点花,可荷花说:“种花干什么?丝瓜、扁豆,哪一样结果前不会开花?阳台太小了,不然的话,我还想种水稻呢!”

  申教授只好欣赏那些丝瓜花,葫芦花。有时还要帮荷花浇点水,上点肥什么的。

  一辆汽车“吱”的一声停在了楼下。司平从车里走了出来。

  申教授在阳台上拿着水壶说:“小司,上来吧。”

  司平进了申教授家的门,上了楼。

  申教授说:“你先在客厅里坐一会,我把最后一棵黄瓜浇上水就来。”

  “丁铃铃……”电话响了。

  申教授拿起来:“喂,我是申其。哪位?啊?找林达听电话?”

  申教授叫了一声林达,自言自语地说:“是一个小姑娘的声音,会是谁呢?”

  林达接过电话:“喂,我是林达。啊,原来是你。啊?噢。噢。噢。噢。噢。”

  申教授看到,林达听着电话,脸色变得越来越严肃。也不知道电话里都说了些什么,让申教授和司平都觉得奇怪而神秘。最后,林达说了一句:“好,我一定会做到的,你放心吧!”就把电话搁了。

  申教授问:“是谁?什么事?”

  林达一边走开一边回答:“一个同学,没什么事……”

  申教授对司平一摇头,一摊手:“唉,现在的孩子……”

  司平也对申教授摇摇头,说:“是啊,现在的孩子真不得了……怎么样?我们开始研究吧?”

  “好,到我书房里去吧。”

  他们走进了书房,申教授把门锁上了。他们的密谈内容,是不能被任何人知道的。

  他俩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司平说:“申老师,你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狼蝙蝠既不是活着,也没有死,这是怎么回事?”

  申教授说:“是啊,这也是让我吃惊的。如果它是死了,经过了上亿年,我们看到的将是化石,而不是尸体。如果它我们所理解的意义上还活着的话,是绝不会有这么长的寿命的。什么动物能够活上亿年?”

  司平点点头,表示同意申教授的分析。

  申教授又讲下去:“所以我认为,狼蝙蝠一定还有另一种我们人类至今尚未发现的生命形态,那就是,既不是死,也不是活,而是介于这两者之间……”

  司平的眼睛发亮了。他非常注意地听着,他觉得,申教授的思考,就像在司平的面前为他推开了一扇神秘的大门,在门的那一边,是一个从来没有发现过的崭新的世界。

  申教授的话,让他耳目一新。他又一次对他的老师从心底里升起了一种敬佩:申老师不愧是科学巨人,他的想象力是多么丰富和大胆,他的科学眼光是多么的敏锐……

  申教授又说:“这种生命形态,我先称它为‘极点睡眠’吧,意思是,这种睡眠处在生于死的临界极点上。作为一个生命的机体,一切活动全部停止了,包括心跳、血液循环以及新陈代谢,但是它的细胞却又不会分解,仍然保持着严密的有序格式。用我们的说话就是,它不会腐烂。永远也不会。”

  申教授停顿了一下。他的眼睛直直的,看着空中,似乎正在从一片虚无中,看出光彩夺目的东西来。

  司平被这一个大胆的猜想,弄得很激动。

  “申老师,我们可以从这项研究上,得到什么成果呢?”

  “啊,太多了!”申教授说,“生命的新的形态的发现,将会使我们重新认识这个世界,将会诞生一些新的科学!关于能量的转换。关于睡眠的应用。关于人类如何适应恶劣的环境。关于人类的身体的修补、更新和再造。这一切,都将在对狼蝙蝠的研究上得到启示。”

  啊,这是一个极其庞大的研究项目啊!司平激动地想着。

  “申老师,那我们的具体的计划是什么呢?”司平问。

  “第一步,我要将狼蝙蝠复活!”

  “什么?”司平吃了一惊,“狼蝙蝠能够活过来?”

  “是的。”申教授点点头。

  “什么时候开始?”

  申教授站起来,望着窗外。此时,天已快黑了,那一抹很浓在晚霞,把西边的天涂得血一样的红。红光泛在申教授的脸上,使他看起来就像雕塑一样。

  申教授坚决地说:“明天。复活狼蝙蝠!”

  就在这个时候,沙发背后发出一个古怪的声音:

  “啊——嚏!”

  林达在沙发背后躲着!

  申教授大大地吃了一惊:“什么?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我……”林达不知怎么说好。他一个劲儿地抹他的鼻子,大概心里正在恨他的鼻子,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痒了起来。

  “刚才我们的谈话,你都听到了?”申教授严厉地问。

  “没,没……”

  “到底有没有听到?”申教授吼着。

  “我,我听到也听不懂……”林达可怜兮兮地说。

  申教授一把抓住了林达,大声地说:“我告诉你,我们刚才说的话,可是最秘密的科学情报,你一个字也不能到外面去说,听到了吗?”

  林达很害怕似地点点头。

  这时候,正在做饭的荷花听到声音,冲了进来。她的手里还拿着一只铝锅。

  她大吼一声:“你干什么吓孩子?”

  申教授赶紧放开了林达。

  荷花不解气,一挥手,用铝锅在申教授头上拍了一下,才走出去,继续做饭。铝锅立刻凹下去了一块,而申教授头上却鼓起来了一块。

  林达赶紧逃出去了。

  申教授余怒未消,对司平摆着苦脸说:“你看看,你看看,我在家里受尽了压迫。”

  司平安慰说:“算了算了,林达才十岁,刚才即使听到了什么,他也不懂的。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难说。”申教授摸着头上的块说,“现在的孩子,不得了……”

 

  林达跟妈妈说,他要去一位同学家。一边说一边出了家门。“快点回来!”妈妈朝他的背后喊了一声。

  林达跑到丽丽家去了。

  丽丽的妈妈看到林达,觉得很奇怪。

  “啊,林达,是你?”于琳说。

  “于阿姨,我来找丽丽。丽丽在家吗?”

  丽丽奔了出来:“我在我在,快进来吧!”

  丽丽把林达拉到自己的房间里。

  “林达,怎么样了?”丽丽关切地问。

  “别急嘛,先让我喝口水。”林达故意卖关子。

  “那你快喝吧!”丽丽给他递上一杯水。

  “是这样的,你那么关心的狼蝙蝠的命运,已经被决定了……”林达慢吞吞地说到这里,停住了。

  “要拿它怎么样?解剖吗?”丽丽非常着急。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我爸爸说的,明天要把狼蝙蝠复活呢。”

  “真的?要把它复活?”

  丽丽表现得又惊又喜,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林达看着丽丽,觉得很奇怪。

  “丽丽,你为什么看见狼蝙蝠不害怕?连我男孩子都感到害怕呢。”

  “这有什么好害怕的?这只恐龙我认识的。”

  “什么?你认识的?”林达吓了一跳,“什么叫你认识的?”

  “是在梦里认识的……”

  丽丽把她老是重复做的梦,讲给了林达听。

  林达一边听着丽丽讲她的梦,一面看着房间里满墙壁贴着恐龙图片,不禁浑身起鸡皮疙瘩。

  “天哪,太可怕了……”林达说,“可是,我爸爸说的,狼蝙蝠不是恐龙……”

  “不,狼蝙蝠是恐龙,它叫风神翼龙!”丽丽叫着,仿佛在维护着她自己的尊严。

  “你不是说,风神翼龙没有牙齿的吗?可狼蝙蝠长着那么长的牙齿……”

  “它就是风神翼龙!”丽丽叫着。

  “好吧好吧,就算是风神翼龙吧,我无所谓。我要回家吃饭去了。再见。”林达大大咧咧地说。

  林达回家去了。

  他一边走,一边想:风神翼龙?哼,这要我爸爸承认才行呐。她丽丽说了算什么呀?

  今天,林达做了一回间谍,他觉得很刺激,很有成就感。走在上,觉得自己很深沉。

 (选自接力出版社2005年2月出版的《狼蝙蝠》)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