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大的沉睡者(下)

(选自狼蝙蝠第一章)

冰波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申教授爬上一个很高的冰坡。

  他爬到了最上面。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冰洞。洞口大约有一米。往下看,黑洞洞的,看不到底。他捡了一块冰,往洞里丢了下去。没有听到碰底的声音。五秒钟,十秒钟,一分钟,还是没有听到碰底的声音。

  申教授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天哪,这是一个无底洞吗?

  “我在下面,我在下面。”

  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是在他的脑子中响。

  申教授倒抽一口冷气。

  这是一个无底深洞啊。如果下去,会一直掉到哪里呢?

  他呆住了。

  这时,队员们都气喘吁吁地赶了上来。看到他站在这个深不可测的冰洞面前,队员们也都吓了一大跳。

  牙医结结巴巴地说:“对不起,申教授,我不是有意惹你生气,您别,别想不开呀……”

  看着申教授神情呆滞的表情,牙医以为他要自杀了。

  “别吵!”申教授说。

  “什么……”牙医莫名其妙。

  “你们听到了吗?下面有一个声音在叫我。”

  “不,不可能吧?”牙医从医学的角度分析,诊断出申教授有点精神失常了。

  “听,听,它要我下去!”申教授眼睛直直的,瞪着万丈深的冰谷。

  “完了完了,超强的紫外线和稀薄的空气,使他发疯了!”牙医在心里叫着,并且顾不得自己的牙痛,要去拉他。

  可是已经晚了。

  申教授像个就义的战士,纵身一跳,往冰洞里跳下去了。

  在上面的队员们,一个个都呆在那里,嘴张得老大,不能接受刚才的事实。

  倒还是牙医,挣扎着说了一句:“他疯了……”然后晕了过去。

  申教授一直在向下坠落。

  这是一种非常奇特的体验。他先是有一种想小便的感觉,接着就是一种在飞翔的感觉,身体变得很轻盈,再下去,他便觉得不是在向下掉,而是在向上飘了,到了最后,他倒是有点想睡觉了。

  申教授就是这么在向下掉。时间在他的身上已经不存在了。他只觉得这个冰洞正在随着他的坠落而变得越来越宽畅。

  “冬!”

  他觉得自己掉在一个什么东西上面。那个东西并不太硬。但他还是晕过去了。

  眼前是一片漆黑。

 

  哦,他已经到了我的身边。

  怎么他的思维忽然断了?

  一丝一毫的体能也测不到了。

  这是怎么回事?

  死了?

  好了,从现在开始,我得封闭一切与他的联系了。使是意念,我也不能给他。这是为了考验他。

  是的。为了我们的种族,我得看看他怎么来对待我……

 

  申教授慢慢醒了过来。

  一片漆黑。他的手在周围摸索着。他的摸到的不是冰块,而是像皮革似的东西,但是要粗糙得多,而且有很深很硬的皱褶。他首先想到的是大象的皮。但是,这可要比大象还要粗糙。

  忽然,在申教授的意识里,跳出来的是他梦中的动物。

  “啊,狼蝙蝠!”

  申教授突然叫出声来。

  他从身上摸出手电筒,打开了开关。一道光柱射了出来,亮得刺眼。

  在他的面前,是一个巨大的动物尸体。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像一座小山一样横在他的面前,使他根本不能看到它的全部。因为它实在是太大了。

  巨大的尸体,透着一种雄伟的悲壮。

  申教授兴奋到了极点。他绕着它跑了一圈,为了看清它的整个轮廓。

  “天哪,它和我在梦里看见的一模一样!”

  它长着一个巨大的、像狼一样的头,结实的四肢,四肢的终端长着显得十分灵巧的脚趾,在四肢和尾部之间,长着像蝙蝠一样的皮膜。它身上还长着已经退化了的毛,稀稀拉拉的,是暗褐色的。

  这是一个地球上从来没有见过的动物。连类似的化石也没有发现过。

  看起来,它很像是一个正在冬眠的动物,皮肤完好,富有弹性,也没有呈冰冻状态。

  “奇怪呀,”申教授大惑不解,“如此庞大的动物,只有在中生代的侏罗纪和白垩纪才能出现。可是,这是的温度并不很低,只有摄氏零下四十度。在这样的温度下,是绝对不可能保存几千万年之久的……”

  “难道它还活着?”申教授把耳朵贴到了它巨大的腹部。

  好久也听不到心跳的声音。

  “如果它活着,我会听到像闷雷一样的心跳声。因为它有一颗巨大无比的心脏。可是,它是死的。”

  但是,它怎么看,也不像是死的。最起码,也不是死了很久的动物。

  申教授走到它的头部。他爬到了它的巨大的头上,站在了它的脑门上,去翻它的眼皮。

  它的眼皮就像是一床浸湿了的棉絮,很重。申教授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才将它一点点拉了起来。

  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眼睛。

  这是一只远古的眼睛,空洞地瞪着。从远古看到了今天,茫然而陌生。

  申教授害怕了。

  他一松手,放开了它的眼皮。它弹了回去,恢复了老样子。

 

  啊,我体验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触摸!

  虽然是那么小的接触,但是我感到了神奇。

  多么神奇!

  等待这一刻,等待了六千五百万亿年。

  这一切是真的吗?

  但是,我还是没有感应到他的内能。他是那么渺小,几乎没有什么内能。

  他有力量将我从远古的年代拉出来吗?

  我真的很怀疑。

 

  申教授从它的头上爬下来,坐在地上喘气。

  他太累了。

  他忽然感到冷了。大概是因为害怕吧?恐怖开始侵袭他。

  他抬起头,向顶上他落下来的那个洞喊着:

  “喂——”

  洞里,发出了一阵阵的回声:“喂——”

  这声音听起来很恐怖,虽然是他自己发出的。

  申教授这时才清醒过来:天哪,我怎么会跳到这个洞里来的?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当时的念头了?现在,我怎么出去呢?

  申教授又扯着嗓子喊:“喂——”

  回声过后,隔了好一会儿,他听到了一个微弱的声音。

  “申教授——”

  这个声音那么小,仿佛是从天边传来的。申教授甚至怀疑它的真实性,是不是我的幻觉?

  “申教授——”

  这个声音第二次响起。似乎比刚才要响了一些。

  可是,即便是这样,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因为,这个洞实在太深了,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把他从这个近乎是无底洞的最底下救出去的。

  “我完了……”

  申教授无力地坐在了地上。

 

  我很困惑。

  他竟然感到了痛苦。好像是在痛苦于他周围的空间。在他的意念里,我感到他很想复位到他刚才空间。可是,他又显得力不从心。

  难道,他没有能力将他周围的空间扭曲一下,可以使自己回到原来的地方?

  连扭曲空间的能力也没有?

  太不可思议了。这真是一种没有内能的高级动物吗?

  真的使我很困惑。

  他连这点内能也没有,那他怎么能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呢?凭什么能力呢?

  我们这个种族,如果没有内能,不是和恐龙它们一样了吗?

  如果他没有内能,不是也和恐龙一样了吗?而且力量要小得多了。

  我应该帮他一下?

  但是我在休眠,我的内能还不能调动。只有靠我的意念了。不过,这样时间可要长一点了。

  我试试吧。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申教授慢慢地醒来了。

  他几乎是很绝望地向上面那个洞口望去——因为他可能是再也出不去了。

  但是令他大吃一惊的是,他看见,从洞口,有一根绳子挂了下来。他认得出来,那是他们探险队登山用的绳子。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真的吗?把他们队里所有的绳子加起来的一百倍,也绝对不够放到他掉下来的洞底的。这个洞太深了。可是,面前明明挂着那根绳子呀。

  绳子轻微地晃动着。

  这是生的希望!申教授向它跑去,紧紧抓住了绳子。是真的,不是幻觉。

  他一节一节抓着绳子向上攀着。他大约才攀了十米左右的路程,忽然听到从上面传来的谈话声。

  “喊了这么久,都没有听到申教授的回答。”

  “这个洞太深,大概是听不到吧?”

  “说不定他已经死了吧?”

  “那段绳子太短了,不可能让申教授抓到的。”

  申教授知道,那是他们的队员们在说话。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一抬头,大吃了一惊,一片亮光从上面透了下来。这一惊非同小可,差点让他一松手从上面摔下去。

  “我离洞口已经不远了!”

  大概再攀十米的样子,申教授就可以出洞了。

  申教授怎么也搞不明白,这本来是深得出奇的洞,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浅了?在他坠落的时候,他曾亲身体会过它的深度。他是过了很长的时间才坠到底的。

  这是怎么回事?

  当申教授从洞口爬出来的时候,队员们又吓得要命。他们以为自己是看见鬼了。一个人怎么可能从无底洞爬出来呢?

  申教授和大家拥抱在一起。

  牙医说:“申教授,太好了。我原来以为我们可以回去了。现在,你又活了过来。我们的探险还得再继续下去吧?”

  “你还牙痛吗?”申教授问。

  “经过一惊一吓,好多了。”

  申教授转脸对大家说:“小伙子们,我们不久就可以回去了。因为,我已经找到了狼蝙蝠!”

  大家都惊立在那里,没有一下子反应过来。

  “找到了?你那个梦里的动物?”

  “对。”

  “就在这个无底洞里找到的?”

  “对。”

  “和你梦中是一样的?”

  “对……”

  申教授几乎对大家的惊奇,无力回答得更多。因为他实在太累了。好像一生的精力,都在刚才耗完了。

  申教授软软地瘫倒在地上。

 (选自接力出版社2005年2月出版的《狼蝙蝠》)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