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大的沉睡者(上)

(选自狼蝙蝠第一章)

冰波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冷冷的太阳,看起来有点发白,它是那么无力地照射在白茫茫的冰川、河流上。

  这里是南极。

  一支神秘的探险队,正在南极的冰川间慢慢移动着。

  这是国家科学总院派出的特别探险队,带队的是大名鼎鼎科学总院的自由院士申其教授。

  自由院士,是科学院里享有特权的最高级的院士,是科学总院里的特权人物。一般的院士,如果要做一项研究,就得提出详细的课题报告,再经过院里的科学委员会审批之后,才能批给研究的经费。而自由院士的研究课题的确定,却不需要经过认定和论证。他们不但不用提出报告就可以开展研究,甚至他的研究结果也有权保密而不公布。而他的研究经费和别的人力物力,总是能得到保证。不管自由院士别出心裁也好,精心策划也好,他想研究什么就可以研究什么,而国家保证满足他所需的一切条件。科学总院是国家的最高科学研究机构,要获得自由院士头衔,必须是对国家作出过三项以上极重大贡献的科学家。有这殊荣的科学家,在科学总院只有三位。一位是院长,另一位是副院长,还有一位就是申教授了。

  申教授性格比较孤僻,脾气又很暴躁,非常热爱工作。他有一个外号叫“科学狂人”。他工作起来,投入程度完全像一个疯子。目光炯炯,像一头狼似的不知疲倦。和他共事过的人,都会叫苦连天。唯一有例外的,就是他现在的助手司平教授。

  不过司平教授这次没有来,因为当申教授以最快的速度组成南极探险队的时候,司平教授正在外国讲学呢。

  今年三十八岁的司平教授,是科学总院里最年轻的教授,虽然他也是教授,在研究中生代恐龙方面,有出色的成就。但是在申教授这个科学巨人面前,他也只能当助手。不过这是司平教授十分乐意的。他是申教授亲自教出来的学生。

  这支探险队连申教授在内,一共是十二个人。组建起来还不到一个月。他们中间,十一个人都是年轻小伙子,只有一个年纪大的,那就是申教授。他已经五十六岁了。因此队里特地配备了三个医生,一个外科医生,一个内科医生,还有一个是牙科医生。这其实是专为申教授服务的,因为申教授的牙不太好,出发前刚拔了一颗大牙,正痛着呢,就到南极来了。没想到,到了南极,一投入忘我的工作,申教授的牙痛奇迹般地好了。倒是那个牙医自己患上了牙痛,却又不能给自己拔牙,十分的痛苦。

  “真是见鬼,科里有那么多高水平的牙医,偏偏选上了我!”年轻的牙医一路在冰上跌跌撞撞地走,不停地骂骂咧咧的,满肚子的牢骚。

  “得了得了,”申教授不耐烦地挥一下手,“你们科里的牙医,有的跟我去过非洲研究狮子,有的跟我去过沼泽地研究鳄鱼,还有的跟我去过海底洞穴寻找电鳗,你,还算是轻松的。”

  牙医瞪大了眼睛,心里想:怪不得我们科里的医生谈到申教授,不像是在谈一个病人,而像是在谈论一只可怕的怪兽。

  “那,我们到南极来干什么?”牙医大声地喊叫。

  年轻的牙医到底年轻,不懂行规,说出了犯忌的话。要知道,跟申教授出来工作,他是最讨厌人家问他目的的。照他的话说,他的一切研究都是绝密的。因为他是有特权的自由院士,谁敢问他。

  申教授向牙医瞪起了眼睛,想发火。

  “是啊,干什么来了?”

  “真是的……”

  “唉……我前世作孽,摊一了这一趟差……”

  此时,其他十个人也都小声地附和着,不同程度地表示着不满。他们实在是被南极之行害苦了。

  申教授朝大家看看。一张张脸上,都是黑紫黑紫的,那是被强烈的紫外线照射的结果。有的脸上,还粘着风吹来的一粒粒小石子,因为石子和脸的温差太大,就粘在了脸上掉不下来了。要是硬抹的话,就会扯下一层皮来。他们短短的胡茬上,结满了层层的冰霜……

  申教授想:是啊,到南极来,辛苦程度是可想而知的。为了科学,这些小伙子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啊……

  申教授动了恻隐之心。

  “好吧,”他习惯地挥了一下手说,“我的工作原则是,在研究结果没有明确之前,是绝对不宣布我的研究项目的。可是,大家跟我到南极来,已经辛苦了半个多月了,我就破一次例吧,告诉你们来南极干什么。”

  申教授摆摆手,示意大家坐下来。十二个人围成一圈,坐在冰地上。他们觉得兴奋和好奇。

  申教授点上一支烟,慢悠悠地讲起来:“这要从我的牙讲起。在出发前,我拔了一颗牙,正痛得很厉害……”

  “这个我们都知道,诊断书上都写着。问题是,后来呢?”牙医着急地打断的了申教授。

  “我就开始怀念我的那颗牙,它拔下来之后,被丢到哪里去了呢?由此,我又想到了,如果那颗牙齿有感情,它会有什么感想呢?当它离开了它赖以生存的牙床,被抛弃之后,它会不会怀着孤寂的心情,也在怀念着它曾经生活过的牙床,在等待着回归……”

  有几个队员开始感到反胃了。而牙医的牙此时更痛了。

  申教授继续说:“你们不要皱眉。这是很严肃的问题,它关系到人和大自然的重大意义!就在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不平凡的梦!”

  他忽然变得深沉起来。

  “在梦里,我看见了一只从来没有看见过的动物,他的身体非常的庞大,如同中生代的恐龙。可是,它不是恐龙。它长着一个巨大的、像狼一样的头,它的四肢既结实,又显得十分的灵巧,在四肢和尾部之间,长着皮膜,看起来就像是蝙蝠,不过它有非常巨大的身体。它像是一种生活在中生代的侏罗纪和白垩纪的动物。但是,它绝对不是恐龙,是一种从来没有记载的动物,也从来没有被发现过化石的动物。我给它命名为狼蝙蝠。它,就在南极!”

  听的人个个面面想觑。好半天,他们才回过神来。

  “这么说,我们是来寻找这种动物的?”有人小心地问道。

  “对,我们很快就会找到它了!”申教授显得很兴奋。

  “什么?我们千辛万苦地来到南极,就是因为你的一个梦?来找一个你梦中见到的动物?”

  大家的神态上明明白白写着惊异和气愤:这不是拿我们开玩笑吗?

  申教授从兴奋变得有点失望:“我知道,我还是不说的好……”

  “可是,毕竟只是一个梦……”牙医说。

  “不!”申教授猛然抬起头来,“不纯粹是一个梦。我做过无数的梦,可我从来是不相信的。我是一个科学家!可这次的不同。虽然我说不上来到底什么不同,但是我强烈地感受到那个动物的存在!它在呼唤我!我有一种使命,就是要找到它!”

  申教授近乎喊叫地辩白着,好像想驱走自己心中的犹豫。他似乎怕自己会受到大家的影响而动摇。

  大家看着申教授,沉默了一会儿。

  “我梦见过我捡到了一箱钱,可是醒来……”一个队员小声咕哝着。

  申教授像是受到了污辱,脸都变白了,手也在微微发抖。

  忽然,他把手很重地一挥:“好啦,不谈这个了!我们继续往前走!”

  说完,他举起铁杖,一个人蹬蹬蹬地向前走去了。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摇摇头,也只好收拾起东西,向申教授追去。但是,他们忽然感到,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申教授已走在很前面了。

  从后面看去,他显得苍老而疲惫。

 

  我叫艾莫。

  我在这里已经躺了多少年了?

  七千万年?或者还不到一点,或者已经超出了?

  这里永远是那么黑,那么冷,这使我的等待更漫长了。啊,没有比无休止的等待再乏味的了。

  已经等了那么久了啊……

  活着,是幸福的;死了,也是幸福的。可是,我却不是活着,也不是死了。而是休眠。

  我们的种族,怎么会有这样一种生存状态?既不是活,又不是死。机体完全停止一切生命活动,而思维,既附着在机体上,又游离出机体而存在着,让我会想,会盼,会等,会喜,会悲……

  没有生命作为载体,思想却存在。这就是我们种族区别于其他或低级、或高级的生命最大特点。但是,我需要我的身体成为我心灵的载体。上亿年来,世界一定不是原来的那个世界了。但是,它现在是什么样子?真想看到,可是我不能。因为我还在等待,将我的生命作为抵押,在这里等待。

  永远是寂静。

  那些和我们朝夕相处的恐龙们。它们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吗?会有幸存的吗?真想念它们。它们真笨,可是它们单纯。可惜,它们的生命形式太低级了。

  我叫艾莫。

  真好玩。在我前几天的意念里,曾经出现过一个动物。它的身体很小很小,但是我看到它也是高级的生命。我应该称它为他。他有思维,虽然他身体的可供调动的内能很有限,但是,他的思维却是很有价值的。我曾用意念向他靠近,这是为了更清楚地了解他。虽然我这样做得冒着也被他看清的危险。我确实感到了这种危险,因为当我进入了他的意念后,我体察到他的思维开始启动了。我发现他的注意力和理解力已达到了较高的层次。虽然和我们种族有所不同,但在指向上是一致的。

  这很奇怪。

  也许,我们可以依赖这种动物?

  我是想试试看的。我向他发出求救信息。我也看到了他的反应。但是,看起来,要帮助我,他的内能好像还远远不够。

  那么,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帮助我们的高级生命还没有出现?

  我们这个种族,还将在这个世界上再等待一千年?一万年?一亿年?

  真不想作这种推测。

 

  申教授在前面很快地走着。在后面的队员们努力想上他。

  大概是因为申教授憋着一肚子气的缘故。队员们和申教授之间的距离反而拉大了。

  “申教授,等一等……”他们在后面喊着。

  声音的回响引起了震动。远处的一座冰山,有一块巨大的冰块,轰隆一声倒了下来,翻滚着,落进了冰山下的河里。白色的水花溅起了老高。

  申教授理也不理他们,继续向前走着。

  “真是一个疯子,我的牙又痛了……”牙医捂着腮帮子。

  这也确实是一件奇怪的事,申教授已经五十六岁了。可是,他却能一个人蹬蹬蹬地走在前面,让后面清一色的小伙子们都追不上。他的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力量吗?

  申教授自己也觉得奇怪。

  “我身上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好像有谁在我的身体里输进了用不完的力量……”

  申教授的脚踩在冰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他不禁暗暗得意。

  申教授心里忽然升起一种信念:狼蝙蝠就在前面!

  他甚至听到了一个冥冥中的声音:往前走,我在你的前面。往前走,我在你的前面。

  “咯吱咯吱……”

  申教授脚下的冰雪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响了。

  “申教授,等等我们……”后面,传来了很远的声音。

 

  我已经听见了脚步声。

  多么细小的脚步声。

  为了引导他,我给他一个意念吧。

  往前走,我在你的前面。往前走,我在你的前面。

  好了。他不会错了。这确实是一种高级的生命,一种微型的高级生命,只是体能太有限了。

  但还是不同寻常。比恐龙可是强出了几万倍。

  不过还得考验他的胆量。

 (选自接力出版社2005年2月出版的《狼蝙蝠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