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人的生活

(《诺姆国王10)

(选自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

(The Emeral City of Oz)

·弗·鲍姆(美) 著  徐新 金光辉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这些旅行者随身没有携带任何食物,因为他们知道,无论来到奥兹国的任何地方,他们都会受到人们的热情款待和无微不至的关怀。到了中午,他们在一问农舍前停了下来,这家主人给他们准备了丰盛的午餐,有面包和牛奶,有水果和用槭树汁制成的麦片蛋糕。休息了一会儿之后,他们又同主人来到果园参观,果园呈圆形,令人感到非常惬意。之后,他们又上了马车,锯木马拉着他们沿着风景宜人的崎呕小路开始了新的旅行。

    所有的道路拐弯处都有路标,最后,他们来到一块路标前,路标上写着:此路通向剪纸人镇。

    右边还画有一个人的手臂指点着方向,于是,他们给锯木马指路,告诉它怎么走。道路很好,但似乎很少有人走。

    “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剪纸人。”多萝苗说。

    “我也没有。”将军说。

    “我也没有。”大法师说。

    “我也没有。”毕琳娜也说。

    “自从我来到奥兹国以来,几乎从来没有出过弱翠城。”长毛人插嘴说。

    “哦,我们谁也没有到达过那里,”小姑娘说,“我不知道剪纸人是什么样子。”

    “很快我们就会知道了,”大法师俏皮地笑着说,“我听说他们相当脆弱。”

    随着马车的前行,后边的农舍变得越来越小,这一段时间的道路不是太好,锯木马吃力地在路上行走着。马车开始颠簸,他们不得不放慢了速度。

    经过一段乏味的旅程之后,一座蓝色的高墙展现在他们的眼前,墙上镶着粉色的装饰品。这座墙呈圆形,里面似乎圈了很大一块地方。墙很高,除了可以看见墙上伸出的树梢以外,里面的东西什么也看不见。

    路直接通向高墙边的一个小门,小门紧闭着,上着锁。门上方有一个标记牌,上面的字是用金子写的:请来宾慢行,小心!禁止咳嗽!禁止吹风!禁止用力推拉门!

    “很奇怪,”长毛人说,然后大声朗读标记牌上的内容,“剪纸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哦,他们是用纸做成的,玩偶,”多萝苗说,“你难道不知道吗?

    “纸玩偶!让我们进里面看看。”亨利叔叔说,“多萝茵,我们太老了,不能玩玩具了。”

    “但是,这些玩偶与众不同,”小姑娘说,“他们是有生命的。”

    “有生命!”爱姆婶婶吃惊地叫道。

    “是的,我们进去看看。”多萝茜说道。

    由于城门太小,所以锯木马无法拉着马车通过城门,于是,他们只好全部从马车上下来。

    “淘淘,你留在这儿!”多萝茜对着她的小狗摆摆手命令道,“你太粗心,如果我让你进去的话、你可能会吵闹的。”

    淘淘摇着尾巴,好像对留在外边感到很失望,但是,它并没有死皮赖脸地跟着他们。大法师把门打开,大家非常急切地想看一看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

    在人口处排列着一排小士兵,他们穿着颜色鲜亮的军服,肩膀上扛着纸枪。从排头到排尾,他们的外表几乎一模一样。他们都是用纸剪成的,身体的中间部位是连在一起的。

    当所有人都进来后,大法师把门“砰”的一声推回了原位,突然,那一排士兵立即跌倒下来,直挺挺地躺在地上,然后又飞快地坐起来。

    “喂,那边的人!”其中一个士兵喊道,“你砰砰关门并且向我们吹气是什么意思啊?

    “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大法师非常歉意地说,“我不知道你们很脆弱。”

    “我们并不脆弱!”另一个士兵从地上抬起头反驳道,“我们很强壮、很健康,但我们只是不能忍受风吹。”

    “我可以把你们扶起来吗?”多萝茜问道。

    “如果你愿意,”排尾的一个士兵说道,“但是,小姑娘,请轻—些。”

    多萝苗小心翼翼地把这一排士兵扶了起来,士兵站起来后,先把身上的尘土抖掉,然后挎着纸滑膛枪向来宾敬礼。从后面很容易就能看到他们整个一排人都是用纸剪成的,尽管从前面来看这些士兵看起来很强壮、很有力量。

    “我有一封剪纸小姐邀请奥兹玛公主的信。”多萝苗说。,

    “很好。”最后那个士兵说,他吹响了挂在脖子上的纸哨子。不一会儿,一个穿着上尉军服的军官从附近的纸房子里跑出来,来到了门口的人群前。他个子不高,由于他的腿是纸腿,所以走起路来相当不稳,步子显得很僵硬,但他的脸长得很好看,脸颊红润,眼睛又大又蓝。他向陌生人深深地鞠了一躬,由于躬鞠得太深以至于多萝茜忍不住笑了起来,从多萝茜嘴里呼出的丧气几乎把上尉吹倒。他踉踉跄跄,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站稳脚跟。

    “注意点儿,小姐!”他警告地说,“你违反了规定,你笑了,你知道吗?

    “哦,我不知道这个规定。”她回答说。

    “在这个地方笑几乎同咳嗽一样危险,”上尉说,“我提醒你,你一定要轻轻地呼吸。”

    “我们会的,”女孩答应说,“我们可以见一见剪纸小姐吗?

    “可以,”上尉立刻回答说,“今天是她的接待日。请走好,跟我来。”

    他转过身,在前面带路。他们的速度很慢,因为那个纸上尉走路速度不快,他们利用这个机会仔细地环视着这个陌生的纸国家。

    道路两边是排列整齐的纸树,它们剪裁整齐,树木上涂的是鲜亮的绿色。树后面矗立着一排排用纸板做成的房子,房子涂着各种各样的颜色,但是大多数房子都带有遮光板。有一些房子很大,有一些很小。每一间房子所在的院子里面都有纸花床,从外表上看,它们是那样自然。长廊的上方缠满了纸制藤本植物,看上去真是绿树成荫,令人感到轻松惬意。

    当他们走过大街时,许多纸玩偶跑到门和窗子前好奇地看着他们。这些纸玩偶几乎一般高,但是形状各异,有的很胖,有的很瘦。女玩偶穿着漂亮的用卫生纸制成的衣服,看起来毛茸茸的,但是,她们的头和手与制造他们的纸张一样厚。

    大街上聚有很多纸人,他们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起,有的在议论着什么,有的在来回走动,但是,等到他们一看见来访的陌生人就飞快地跑回了房子里,生怕有什么危险。

    当他们来到一座小山时,上尉说:“对不起,我要从旁边走,从旁边走我的速度会变得更快,也不会太焦急不安。”

    “好的,”多萝茜说,“我想我们不会介意你怎么走。”

    在大街的一侧有一台纸抽水机,一个纸男孩正在往纸水桶里抽纸水。毕琳娜不小心用翅膀碰了一下这个男孩,结果,这个男孩就飞到了空中,落到了一棵树上,大法师轻轻地把卡在树上的男孩拖了下来。同时,纸桶也呼啸着飞到了空中,纸水到处飞溅,纸抽水机几乎摔成了两半。

    “我的天啊!”毕琳娜说,“如果我扑棱翅膀的话,我相信我会把整个村庄都掀翻!

    “请不要扑棱翅膀,不要扑棱翅膀!”上尉恳求道,“如果整个村庄被毁坏的话,剪纸小姐会很悲痛的。”

    “哦,我会小心的。”毕琳娜答应道。

    “难道这些纸女孩和女人不全叫做剪纸人吗?”奥姆比·爱姆比问道。

    “不,她们不。”上尉说,自从他挪到旁边走以后步伐就稳多了,“我们只有一个剪纸小姐,那就是我们的女王,是她造就了我们。不错,这些女孩们是叫剪纸人,但是,她们的名字分别叫艾米莉、波莉、苏珊和贝蒂等等。只有女王一个人叫剪纸小姐。”

    “我敢说这个地方什么稀奇的事情都有,”爱姆婶婶说,“我就曾经玩过纸玩偶,还剪过纸玩偶,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有生命的玩偶。”

    “我觉得再也没有比母鸡会讲话这种事情更稀奇的了。”亨利说。

    “先生,在奥兹国你可能会遇到很多奇怪的事情,”大法师说,“但是当你习惯了让人吃惊的事情后,就会觉得住在一个仙国里是相当有趣的。”

    “我们到了!”上尉喊道,随后在小屋前停了下来。

    这间小屋是用木头制成的,设计得相当漂亮。在弱翠城,它可以说算得上是一间很小的房子了,但是,在这个纸村庄它却显得那么庞大,院子里的花园开满了真花,花园旁边栽着许多真树。前门的上面写着:剪纸小姐。

    就在他们走在前门门廊时,一个小姑娘站在他们面前。她看上去跟多萝茜的年龄不相上下,微笑着对来访的客人甜甜地说:

   “欢迎你们!

    在这儿能够见到一个有血有肉的真的小姑娘大家似乎都很高兴。她站在那里同来宾热情地打招呼,显得是那样漂亮,姿态优雅。她长着一头金色的鬈发,眼睛又大又蓝。她牙齿洁白,两颊红润。她身穿一件漂亮的花裙,身上系着一个粉色和白色相问的围裙。她一只手里握着一把剪刀。

    “请问我们可以见一下剪纸小姐吗?”多萝茜问道。

    “我就是,”女孩回答,“进来好吗?

    她把门打开,大家进入了一间漂亮的客厅,客厅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纸——有的很硬,有的很薄,还有一些卫生纸。纸张和纸屑五颜六色。一张桌子上放着一些颜料和刷子,四周还放着许多不同种类的剪刀。

    “请坐,”剪纸小姐说,她顺手把椅子上的一些纸屑清理干净,“我很长时间没有接待过来访的客人了,因此没有任何准备。但是,我想你们不会介意的,我的房间很乱,这是我的工作室。”

    “这些纸玩偶都是你剪的吗?”多萝茜问道。

    “是的,我用剪刀把他们剪裁出来,给他们的脸涂上颜料,然后再给他们化妆。这是一项非常令人愉快的工作,我很高兴能看着我的纸村庄在扩大。”

    “但是,这些纸玩偶是怎样具有生命的呢?”爱姆婶婶问道。

    “我第一批裁剪的玩偶没有生命,”剪纸小姐说,“我曾经住在离好女巫格琳达很近的地方,她看到我的纸玩偶后非常喜欢,她说我的纸玩偶很漂亮。我跟她说,如果我的纸玩偶有生命就好了。第二天,好女巫带来了许多魔纸,她说:‘这是活纸,你剪出的所有玩偶都会有生命,他们会思考,会说话。当你用完这些纸后再来找我,我会再给你一些。”,

    “拥有这样的礼物我当然很高兴,”剪纸小姐继续说,“我马上坐下来,剪了几个玩偶,当这几个玩偶一被剪出来,他们就开始对我说话,开始走路。但是,他们太脆弱了,我发现任何轻风都会把他们吹走,都会使他们摇摇晃晃。因此,格琳达为我找了这个好地方,很少有人到这里来。她为我们建造了围墙,可以阻挡风吹走我们的人。她让我在这里建立一个纸村庄,让我当这里的女王。这就是我为什么来到这里安心工作、建造村庄的原因。自从我建立第一批房屋以来时间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我每天都非常忙,精心地营造着我的纸村庄,我不用说你们就知道我有多么快乐。”

    “很多年了!”爱姆婶婶惊叫着说,“那么你今年多大年纪了,孩子?

    “我从来不记自己的年龄,”剪纸小姐笑着说,“你看,我根本没长大,自从我来到这里就一直这么大,跟刚来时一样大,夫人,可能我的年龄比你还要大,但我不敢肯定。”

    他们颇为吃惊地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姑娘,大法师问道:“那下雨的时候你们纸村庄该怎么办呢?

    “这里不下雨,”剪纸小姐回答说,“格琳达用魔法把所有的暴风雨都驱走了,所以我根本不用担心纸玩偶会被淋湿。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奉陪你们到我们纸王国参观。当然,你们必须走慢一点儿,多加小心,不要让风吹起。”

    他们离开小屋,跟随他们的向导穿过村庄的几个街道。这里的确是一个非常迷人的地方,所有的一切都是用剪刀剪裁出来的。参观者们个个饶有兴趣,同时又对剪纸小姐的精湛手艺赞叹不已。

    在村庄的一个地方,一大群漂亮无比的纸玩偶正在列队向他们的女王致意,可以看得出来,女王对他们也喜爱备至。这些玩偶在参观者面前跳舞,进行着列队表演,接着,他们又挥动着手中的纸手帕,唱着优美动听的合唱——《我们祖国的旗帜》。

    唱完歌后,他们一齐跑向高高飘扬着纸旗子的旗杆下,所有村民都聚集在一起尽情地高呼和欢跳,当然,他们的声音并不是很大。

    剪纸小姐正准备针对这个爱国歌曲进行一个演讲,突然,长毛人不小心打了个喷嚏。

    长毛人平时打喷嚏时声音和力量就很大,当他意识到打喷嚏会给这个纸村庄带来不良后果时,就努力地控制着自己。

    纸玩偶立刻被长毛人口中吹出的风吹倒了,他们乱七八糟地向空中飞散,有的好像在空中翻筋斗,玩偶们身上被吹得皱巴巴的。

    飞散的人群中传来了尖叫声和哭声,剪纸小姐喊道:“我的天啊!我的天啊!”她边说边赶紧去救她那些被风吹翻了的玩偶。

  “哦,长毛人!你怎么会这样呢?”多萝茜责备道。

  “我是无心的,我确实控制不住自己了。”长毛人辩解说,他显得是那样羞愧,“给这些纸玩偶带来了小小的伤害,我真不知该怎么做。”

    “小伤害?”多萝茜说,“这简直就像堪萨斯的旋风一样恶劣。”说完,她就开始帮助剪纸小姐抢救纸人,帮助他们站稳脚跟。有两间纸板房子倒塌了,女王说她要重新修理一下,在它们重新恢复以前先用糊糊把纸板粘在一起。

    由于害怕给这些脆弱的纸人再带来灾难,他们决定离开这里。他们对剪纸小姐热情、好客的接待表示了感谢。

    “欢迎奥兹玛公主的朋友随时来访——当然,打喷嚏的人除外,”剪纸小姐说,同时用严肃的目光看着正在摇晃着脑袋的长毛人,“我希望参观者能喜欢我美丽的村庄,希望你们再来。”

    剪纸小姐亲自把他们送到了门口,当他们通过大街时,纸人们胆怯地从门和窗户偷偷地窥探他们。也许他们对长毛人那可怕的喷嚏仍心有余悸,我敢肯定,看到这些有血有肉的人们离开后,他们肯定非常高兴的。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4年5月出版的《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诺姆国王》责任编辑 陈德军)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