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女孩的眼睛

——第一颗小星星的故事

(选自中篇童话《星孩子》)

(列入1983年“全国红领巾读书读报奖章活动推荐书”)

刘兴诗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印度的夜晚是美丽的。

    这时,随着白昼的光辉在天边逐渐消失,灼热逼人的暑气也慢慢散尽。月光用层蝉翼般透明的薄薄轻纱,把整个大地全都罩裹起来。远处、近处的圆顶和尖顶房屋,只留下片模糊不清的剪影。就是那雕琢精美绝伦,被称为“石头的诗”和“大理石的梦”的泰姬陵,也浮沉在朦胧的夜雾里,像是一个绚丽的幻梦的结晶。

    然而,又有什么能比天空里的景象更动人呢?在那黑天鹅绒般柔软并闪烁着熠熠微光的天幕上,镶嵌着一颗更比一颗明亮的星星。

    你以为这都是一些发光的小石头,互相没有些儿区别吗?不,要是真的这样想,你就弄错了。请你透过夜雾仔细观察吧!当你的眼睛完全习惯了夜的环境,就会慢慢觉察出,那些可爱的小星星不仅亮度有差别,而且还散发出不同的颜色来,闪着雪白、淡青、殷红和金灿灿的亮光。它们一眨一闪的,看起来仿佛不是愚顽的石块,而是和我们一样有生命的一颗颗炽烈跳动着的心。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天夜晚,我从一座镶满宝石的寺院塔尖,打着旋儿飞上天空。这里,所有的人一定都睡着了,周围几乎听不见半点嘈杂的声音。在这静悄悄的天地间,只有我独自舒开翅膀,在闪闪发光的星空下轻轻地滑行,感到十分寂寞孤独。

    忽然,我听见了一声很轻、很轻的叹息,轻得像是一张最薄、最薄的树叶飘落在纹丝不动的池塘水面,然而却浸透了忧伤的意味,深深触动了我的心。

    “世界是这样的美,夜是这样的沉静。如果不曾被美所陶醉,也会在夜神和她的妹妹——睡梦的抚慰下,暂时遗忘掉心灵的痛苫,谁还会在这个甜美的时刻唉声叹气呢?”我觉得有些奇怪,也由于独自闲荡着实在太乏味,决心去探察明白。

    起初,我以为是一个还没有睡觉的人发出的,便好奇地从天上溜下来到处寻找。但是穿过了所有的大街小巷,在那些昏暗不明的街灯下,有雕花栏杆的凉台上,花园树阴中最隐蔽的角落,甚至城外辽阔的旷野里,都没有见着一个仁立的人影。是啊,所有的人一定都早入睡了。睡梦用柔软的手指尖儿轻轻抹下了他们的眼皮,根据各自不同的心情,给予他们一个个玫瑰色或是金黄色、充满了美好憧憬的甜蜜梦境。难道还会有谁透过梦的重重帘幕,传来一声低沉的叹息?

    我坐在城外一座山峰的陡崖边上,俯瞰着茫茫的大地,心里迷惑不解。正在仔细琢磨这件事的时候,又听见了一声更轻的叹气。使我感到万分惊奇的是,这不是从地面,而是从头顶上深邃的天空里传来的。

    “天上有谁叹气?这是我的幻觉,还是从别的地方传播到空中的回声?未必幸福的天国里也撒播下了忧愁的种子,悲伤的泪水随着蒸汽升腾进天空,在那儿浸进了一个仙女的心?”我不由自主地跳了起来,直向神秘的叹息声传来的方向飞去,很快在半途中又听见了第三声。这时由于我十分警觉,一直支起耳朵在用心谛听,并且已经快要靠近天顶的位置,所以听得非常清楚。想不到竟是一颗亮光灿灿的小星星发出的。

    星空,是一个圣洁庄严的国度。从凉爽的冬天到炎热的夏季,所有的星星都站在固定的位置上,围绕着北极星慢慢旋转。用缓慢得几乎没法觉察出的步伐,合跳着一个圆舞曲。

    !这是一个多么宏伟壮丽的圆舞曲。跳舞的不是平凡的演员,而都是一颗颗真正的明星。舞台宽阔得没有边际,世界上没有一个剧场能够和它相比。这个天空圆舞曲又是这样的奇特,完全没有伴奏的乐师。在一片沉静中,也许只有天文学家和最天真的孩子们,才能用心灵、而不是用耳朵,默察出那无声的旋律。

    天国的法律是很严厉的,跳舞的星儿谁也不准胡乱挪动脚步,破坏队形。要不,就要受到很重的惩罚,甚至被逐出神圣的天国,变成一块染满肮脏尘沙的石头;据说,堆积在河边和海滩上的成千上万块鹅卵石,就是由于违犯了禁律,被抛弃到人间的不幸的星星。这也就是总有许多流星从天上掉下来的原因。

    我深深明白这道可怕的天国法律,不敢大声招呼那颗叹气的小星星,自己拍拍翅膀飞了过去,关心地问道:“告诉我,朋友,你有什么忧愁?

    “我惦记一个小姑娘,没有瞧见她的身影,不知道她是不是遭遇了不幸。”星星悲苦地眨了眨眼睛。可以分辨出,那目光里混杂着深深的同情和焦虑的神色。

    “哈哈,一个小姑娘?”我听了,觉得有些好笑,不由自主地在云床上轻松地翻了一个筋斗,对她说,“夜已经这样深了,所有的孩子早都挨着妈妈睡熟啦!怎么还会在外面玩儿呢?

    “不,这是一个很穷很穷的孩子,她的妈妈瘫痪在床上,病得快要死了。为了养活妈妈。并且治好她的病,每天晚上她都要垫着一根高板凳,坐在窗前妈妈的大纺车旁边纺纱。从夜幕升起,一直纺到天明,然后带到市场上去卖。只要有一天不工作,妈妈就会饿死。”

    听了星星的话,我细细回想,果然想起了曾经在市场上的今角落里,瞥见过一个打着赤脚、衣衫褴褛的小姑娘。她周身瘦骨伶仃的,总是捧着一大卷纺好的棉纱,用乞求的目光向来往行人兜售。但是由于她的年纪太小,纺出的纱比不上别人的,她常常饿着肚子等到集市散尽了还卖不出去,最后只好用非常低贱的价格,让一个长着鹰钩鼻子、脸上永远挂着阴险微笑的商人收购去。小姑娘用一张肮脏的手帕把商人给她的几枚铜币小心翼翼地包好,好像那是非常贵重的金卢比似的,紧紧攥在手心里,跑到街角买上两个硬面饼,噙着眼泪消失在人丛中。我问星星:“是不是这个小姑娘?

    “是的,就是她。”星星温情地点了点头。

    “啊,我想起了,往后还有一件事。”我兴奋地对她说,“后来,她的纱越纺越好,雪白的棉线上闪现出淡淡的金光,一带到市场就卖光了。许多人都在打听,想知道她用的是什么方法。可是就连小姑娘自己也摇头。说不出是什么原因。”

    星星听了,用非常柔和的目光朝下面城市里的一座小阁楼看了一眼,说道:“那是我在帮助她。每当她疲倦得快要睁不开眼睛的时候,我就偷偷把一束亮光绕在纱轮上。可惜我发的光太微弱了,不能帮助她纺出更漂亮的纱线。要不,她也许能够请得起医生,早就把妈妈的病治好了。”

    啊哈,怪不得小姑娘的纱越纺越好,原来把金色的星光编织进去了。因为解决了心中的一个疑问我高兴地踮起脚尖在夜光云上跳了一圈快步舞,抬头问星星“既是这样,你还叹息什么呢?

    “小姑娘虽然卖了更多的钱,仍然舍不得多吃一口饭。她把买来的东西都送到妈妈的床前,可自己却越来越瘦,接连三天夜晚我都没有瞧见她打开窗户。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你能不能帮我去看一看?

    小星星一面偷偷和我说话,一面怯生生地朝天空深处膘了一眼,按照规定好的队形,往前轻轻挪动几步。我明白她是在提防雷神因德腊。性情暴躁的因德腊是天空秩序的维持者。他披着一件隐身衣在空中到处巡行,监视星星们的行动。如果发现谁不遵守规矩,跳好那永远也没有终结的星空圆舞曲,他就立刻显现出身子,给予她可怕的惩罚。

    我连忙安慰她说:“别着急,这件事太好办了,我马上就去看看那个小姑娘。”

    说着,我就从天上飞下来,飘落在那座楼房的屋顶上,骨碌碌地打了一个滚,一直落在阁楼的窗口边。

    窗户是半关着的,屋里黑黝黝的没有一线亮光。我把眼睛凑到窗缝边往里一望,啊,那是一幅多么使人伤心的景象呀!屋内到处张挂着蜘蛛网,一个瘦得只有一把骨头的女人躺在屋角不住痛苦地呻吟。

    为了不惊扰病人,并把真实情况察看清楚,我从窗缝里悄悄溜进去,用最轻的动作在屋内转悠了好一阵子。我敢打赌。当幸运女神拉格什米巡视人间,把玫瑰花环和希望散发给尘世里的人们的时候,肯定遗忘了这座不惹人注意的小阁楼。因为在这儿丝毫也嗅不出她所留下的旃檀香膏和玫瑰花的芬芳气息,却弥漫着病魔身上发出的一股刺鼻的霉味。

    窗前的纺车边,坐着一个小姑娘,她身上披着一件旧得发黄了的纱丽,眉间点了一颗朱红色的吉祥痣,她一面纺纱,一面在黑暗中低声吸泣。

    我绕着她转了一个圈儿,认出了这就是在市场上卖棉纱的女孩。我正想飞过去和她打招呼,问她为什么接连好几天不露面,忽然发现她的动作很不自然,像梦游似的伸出双手到处摸索,好不容易才抓住纺车的摇柄,纺出一根细细的棉线,但是一不小心,被手指一碰又弄断了。她的腮边淌流着两行泪水,一双大眼睛怪不灵活地凝视着前方。我感到好奇地轻手轻脚挨靠过去,朝她的瞳孔里一看,发觉里面空荡荡的,仿佛什么东西也没有。

    我一想,心里忽然明白了。

    “瞎子,她的眼睛一定瞎引”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她才不打开窗户,像往常一样在星光下纺棉纱。因为对瞎子来说,外界有没有光线,全是一个样。

    星星的担忧果然没有错,这个可怜的小姑娘的确遭遇了不幸。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由于她整天流泪,哭泣得太多?还是营养不良,染上了无法医治的眼病?失去了眼睛,单凭两只手摸索着干活,得要多少时间,才能纺出过去一个夜晚所能完成的棉纱啊!把这些没有星光渗进去的纱线带到市场上去,又能换回几个小铜币呢?

    我见她的手哆哆嗦嗦地乱摸了一阵,许久也纺不出几根线,我怪心疼地飞过去,轻轻吻了吻她额上的吉祥痣,希望这颗象征着幸福和希望的标记真的能够改变她的命运。我又跳到纺车上,使劲推动摇柄。不一会儿纺轮就滴溜溜地转着圈子,纺出了一大绺细软的棉纱。

    小姑娘听见纺车咯吱咯吱地响,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当她伸出手去触模到了堆放在面前的一大堆棉纱时,脸上浮起了感激的笑容。她双手合在一起,仰面朝着天空,嘴唇里不住呢喃,或许以为是一个善良的仙女显现了灵迹呢!

    “拉格什米,仁慈的拉格什米……”她流着感激的泪水,不住低声呼唤着幸运女神的名字。

    “不,你应该感谢天上的那颗小星星,是她托我飞到这儿来的。”我凑在她的耳边大声呼喊。可是不知是她听不懂我的话,还是心里太激动了,只顾嘴唇颤动着向上天祷告,没有立时作出回答。那一动也不动的身影,仿佛是一座冰冷的大理石雕像。

    “她真是太不幸了,我应该马上告诉星星,想一个办法来帮助她。”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推开窗户就朝灿烂的星空飞去。

    “小星星,快把你的光线抛下去吧!染亮小姑娘的棉纱,好让她卖到更多的钱。”我对星星嚷道。

    “不。”星星沉思了会儿,“就是我的父亲、光明灿烂的太阳神苏利雅和尊贵的仙后月亮妈妈,把他们所有的光彩都缠绕在纺车上,又有什么用呢?现在她最需要的是一双眼睛,一双像从前那样亮晶晶的大眼睛。”

    “你说得对。”我点点头,同意小星星的意见,但是心里却十分迷惘,因为尽管我曾在世界上到处浪荡,几乎每一条石头缝儿都钻进去过,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可以为瞎子找到眼睛。

    “让我去问住在银河边的姊妹们吧,她们的见识很广,说不定知道这个秘密。”小星星满怀希望地说。

    “你不害怕在半路上会遇见雷神因德腊?”我望了望黑沉沉的夜空,担心地问道。

    “他是一位尊贵的天神,我会乞求的。要是他真知道这个悲惨的事情,也许会打动他那冷酷的心。”

    小星星说完这句话,就让我托着她,轻飘飘地向银河飞去。想不到刚走不远,雷神就怒气冲冲地在我们的面前露出了身子。

    “为什么你在天上到处乱跑?”他瞪着眼睛凶狠狠地问。

    “因为我有一件心事,想对银河边的姊妹们说。”小星星提心吊胆地吞了一口唾沫,压低了声音说。

    “心事?”雷神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你们是天上的石头,不该有一颗平常的心,更不该乱想什么事情。”

    受了雷神的责备,小星星的脸色变得惨白了,她眼泪汪汪的还想辩解几句,雷神却朝她从头看到脚,怀疑地问道:“为什么你的脸色这样煞白?

    “啊!这是真的吗?”小星星心惊胆战地喊道,“也许那是因为瞧见了您,我的心里很害怕。”

    “哼,你别想骗我!”雷神的目光像柄利剑,在她的身上扫来扫去,“我早就注意到了,这几天你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告诉我,你的光芒到哪儿去了?

    在雷神的亮光炯炯的眼睛逼视下,小星星低着头说不出一句话。说真的,我真为她难受,因为只有我才知道这件事情的底细。我曾从一卷刻写在岩石上的经书里知道,对于星星来说,星光好比是人们身体里的血液,若是放射出的亮光超过了规定的数量,星星就会贫血生病。小星星的面孔这样煞白,不消说是和帮助那个小姑娘纺纱有关系。如果她不把象征着自己生命的亮光毫不吝惜地缠绕在纺车上,身体本来会更加健康一些,就不会受雷神更多的怀疑了。可是这件事怎么能告诉凶狠的雷神呢?

    小星星没法回答雷神的话,只好低着头叹了一口气,拖起步子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去了。她紧闭着嘴唇再也没有多说一句话,面孔变得更加苍白。可以看出,她的心灵必定是非常、非常地忧郁。

    只是在这时,我才感觉到天空是空荡荡的,并且十分寒冷。别的那些亮灿灿的星星,虽然一颗更比一颗好看,显示出欢愉、华丽和高贵典雅的气质,然而却似有一堵无形的墙壁把她们和我隔绝开来。我相信,忧虑必定像沉淀的泥沙一样在我的胸口里迅速积聚,沉重得好像一块大石头,压住我的身子从云端笔直坠落下去。

    我在小姑娘的阁楼边丢魂失魄地盘旋了一整夜。天色微明的时候,两个早起的老头儿推开窗户互相问好,唠唠叨叨地聊起天来。一个对另一个说:“昨天晚上,一股旋风围着这幢房子刮了一夜,我真担心会连房子都吹到印度洋里去。”

    “可不是么。”另一个睡眼惺忪地接嘴说,“您瞧,他把尘土卷得有多高?那里有一颗小星星,几乎被扬起的灰沙遮住,快看不见了。”

    顺着老头儿手指的方向,我又瞧见了那颗苍白的星星,心里当然明白,今天夜晚看不清她,决不是我的过错。但是我不愿意向这两个糟老头子过多解释,因为上了年纪的老人总是固执的,而且他们也许听不懂风的语言。

    渐渐地,东方的天空升起了一片绚丽的霞光。这是所有的星孩子的父亲、伟大的太阳神苏利雅披着纯金丝线刺绣的大氅,就要走上天庭,执行巡察尘世任务之前所发出的讯号。小星星们一个个连忙用晨雾编织的面纱遮住自己的面孔,跟随月亮女神悄悄消隐了身影。

    我的那颗小星星也在朦胧的晨光中渐渐消失不见了。当我从墙根下面飞到阁楼顶的一个窗口边,想再多看她一眼的时候,忽然瞧见窗边花盆里的玫瑰花瓣上,沾着两滴水晶般透亮的露珠。我想,也许这便是她最后洒落下来的泪水。当她被迫跳了一整夜的舞以后,不得不拖着疲乏的脚步,跟随姊妹们一起飞升到一个位置更高的天国花园里去休息,是否独自静悄悄地躲藏在一个最隐蔽的角落里,为阁楼中的这个可怜的瞎女孩忧伤哭泣呢?

    我紧傍着那扇熟悉的窗户朝里面又朗了一眼,已听不见纺车声,小姑娘疲乏无力地伏在纺车上睡着了。这是她在一昼夜里所能得到的惟一的休息。当太阳的光辉还没有把这间阴暗的房子彻底照亮,始终徘徊在旁边的仁慈的梦神终于有了一个机会,给予了她一丁点儿安慰。我无法猜测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梦境,然而从她的面孔上展现出的甜蜜笑容,也许是一个比现实生活美好得多的金色的梦吧!在梦里,她会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纺出更多的洒满了点点星光的上等棉纱,也能看见妈妈的面孔逐渐红润,能在床上坐起来……

    我不忍心惊醒她,轻轻掩上窗门飞开去了。

    “让我代替星星,去寻找医治眼睛的办法吧!”我对自己说。混杂在人群中,我飞到市场上去,溜过一个又一个药店,翻看了一本又一本医书,想找到医治的办法。当我最后失望地离开的时候,我十分气恼地把一个道貌岸然的老医生的白胡子揪了一把。因为尽管在他的桌边排列了长长的患者队伍,等待他一一医治,但是他却不能医好一个小姑娘的眼睛。在这喧闹的尘世中,找不到一个可以诉说我的心情的人。我焦急地等待着夜晚,准备和那颗真正关心她的星星商量拯救的办法。

    夜,终于重新升起来了。晶亮的星垦们在凉爽的晚风里苏醒过来,一颗接着一颗张开了眼睛。我从纷乱的星座图形中认出了那颗小星星,振翼朝她笔直飞去。使我感到高兴的是,她的气色居然好了一些,眼睛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我瞧见海底深处有两颗珍珠。”她说,“要是放在小姑娘的眼眶里,说不定就能使她重见光明。朋友,请和我一起去采珍珠吧!

    我朝她指的方向看去,海上果然映出了两团隐隐的银光,一定就是珍珠散发出的光芒了。

    “好的。”我答应道,连忙飞下去,在树林里刮起一片叶子,遮住小星星的身体,趁夜色朦胧不清,和她向海边悄悄溜去。眼看我的脚尖就要沾着水波,雷神因德腊又掀开隐身衣,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这一次,他更加恼怒了,扭动着身子,大声吼道“你的胆子真大呀!竟敢偷跑到人间来。你想下凡吗?我偏不答应。有一个办法,把你永远挂在天上,警告想逃跑的人,别学你的样子。”

    雷神十分得意地狞笑着。起初我不明白这包含着什么意思,可是还不到一眨眼的工夫,就全都明白了。只见他从怀里掏出一面小镜子晃了一晃,突然射出一道耀眼的电光。说也奇怪,电光绕着小星星转了一圈,变成一条长长的铁链,把她的脚紧紧拴住。然后雷神举起牛骨头做的锤子在腰间悬挂的皮鼓上使劲敲打,发出一阵阵轰隆隆震耳的雷声,拖着可怜的小星星回到天上,把铁链的另一端牢牢钉在天顶。这样,她就再也没有办法到处乱走动了。

    “瞧,她想从天上溜掉。”银河边一颗很亮的星星对另一颗说。

    “听说她整夜和瓦俞那个浪荡鬼一起鬼混,要给一个瞎眼睛的穷丫头找什么东西。”另一个用瞧不起的口气回答。

    “她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真是一个下贱坯子!

    我的朋友小星星听见了这些话,低着头默默地不做声,我可被气坏了。要知道,尽管我生性喜欢开玩笑,会把人们的帽子和阳伞吹上天,甚至在心绪不好的时候,还能弄翻海上的小船,但是我很快就懊悔了。我是农民的知心朋友,帮助他们撒播种子,把雨云运送到干旱的内地;我是水手的亲密伴侣,成年累月吹送着船帆,从一个港口驶往另一个港口,一个海洋航向另一个海洋。谁不知道我是热情的风神瓦俞,还从来没有谁怀着恶意议论过我一句呢!如今受到这几颗骄傲的星星的咒骂,我恨不得马上就蹦起来和她们算账。

    但是我的朋友小星星却阻挡住我,流着眼泪请求说:“别和她们作无聊的争论。现在我再也不能挪动一步了。去吧,亲爱的朋友,请你为了那个可怜的小姑娘,想法把海底的珍珠捞起来。”

    她说得对,如今只有我才能帮助那个瞎眼睛的小姑娘了。为了不耽误时间,我说了一声“再见”,就一个筋斗栽下海去。

    下面,大海微微地波动着,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我瞅着水波荡漾的海面,不禁有些犹豫起来,心想,怎样才能把珍珠捞起来呢?

    但是当我抬起头,看着天上的小星星,她的目光里充满了期待和信任,我又增添了百倍的勇气。我掠过海面猛冲过去,掀起一排又一排钻天巨浪,希望能把珍珠翻搅起来。

    海,实在太深了。不管我怎样使劲折腾,两颗珍珠依旧躺在原地纹丝不动。我坐在一个小礁尖上喘了一口气,决定采取另一个办法。我踮起脚尖在水波上飞也似的旋转,造成一个大旋涡,然后憋着气越钻越深,一股劲儿地朝珍珠躺着的地方钻去。终于大半个身子都没入水里,海水飞溅着泡沫,像一个蓝玻璃瓶子,把我紧紧包裹在里面。往下看,珍珠静静地躺在海底沙地上,散发出诱人的亮光,旁边还生长着一些淡红和雪白的珊瑚枝,有许多五光十色的贝壳。似乎只消稍稍再使一点气力,我的手指尖儿就能挨着它们了。

    但是我实在太疲乏了,再也没法钻得更深,不能抵挡周围强大的海水的压力。盐水珠已经沾湿了我的身子,迷住了我的眼睛。当我稍稍松懈了一下,一个大浪就猛扑过来,险些儿把我封压在下面。多亏我机灵地从浪缝里及时钻出来,才没有白白送掉性命。

    海,还在汹涌地起伏着。我再也没有气力去试第三次了,只好飞回到小星星的身旁,和她商量有没有别的办法。

    “谢谢你,朋友!”她说,“我看见北方的高山上有两颗亮晶晶的宝石,请你去恳求山神,送给小姑娘做眼睛,他要什么代价都行。”

  “山神不会答应的。”

  “你试—下吧:可惜我动不了一步,要不,一定和你一起去。今天夜晚我看见那个小姑娘用手摸着走到窗前,向天空祈祷,如果她不能再纺纱,妈妈就要饿死了。”

    听着小星星的话,我再也没有说什么,就怀着沉重的心情朝北方飞去。果然在一道陡峭的山崖上,瞧见了两颗嵌在石壁里的宝石,我向山神提出了请求。

    “哼,想得真美呀!”山神摆了摆头,放声大笑起来,对我说,“告诉那颗星星,她自己被锁住了,还想要我的宝石,这不是痴心妄想吗?说不定有一天,雷神把她从天上扔下来,我还要把她装进我的宝石箱呢!”

    “你这吝啬鬼,要是不答应,我就要自己动手了。”我生了气,对他大声喊道。

    山神却笑得更加厉害了,拎着胡子嘲弄我道:“要是你有本事,就请试一下吧!

    我看了一眼天上的星星,不再和山神多说一句废话,鼓足气力直向崖壁扑去。但是不管我怎样使劲冲呀、撞呀,甚至钻到岩石缝里乱挤一阵,也没有一点效果,最后只好气喘吁吁地跌下去,承认了自己的失败。我休息了许久,才又飞到小星星的身边,把情况告诉了她。

    “唉,我们再也没有办法帮助那个小姑娘了。”她伤心地说。

    “别难受。”我安慰她说,“从前我到处游逛的时候,认识了一位有学问的老隐士。让我去问问他,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小星星拖着铁链走到我的面前,紧紧握住我的手说:“那太好了,就请你再去走一次,我会感谢他的。”

    老隐士住在一个幽深的岩洞里,外面垂挂着许多藤萝,像是绿色的门帘,恰好把洞口密密实实地遮掩住。过路人若是粗心,根本就没法辨认出来。可是我是他的老朋友,从前曾有过许多次,我把冬神呼出的寒气和春天野山茶花的香味送到洞里,告诉他季节的变化。所以,我不费一点力气,揭开藤萝编织的门帘钻进去,就在洞的深处找到了他。

    老隐士的身边放了一碟野果子和一罐山泉水,他正盘着腿闭起眼睛,在思索一个深奥的哲学问题。听了我的申诉以后,他张开嘴唇用十分徐缓平静的声音对我说:“海底最亮的是珍珠,大地上最亮的是宝石。如果在海里和地上都找不到,就只有上天去寻找了。但是那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没有一颗高尚阶的心,是不能办到这件事的。”

    我本来还想缠住他多打听几句,可是老隐士说完了这段话以后,便又闭上眼睛不做声了。他的神情是那样庄严,我不好再打扰他,只好悄悄溜了出来,飞到天上去告诉小星星。

    “啊!我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了。”小星星的眼睛一亮,似乎领悟了一个重大的秘密。

    “天上怎么能找到珍珠和宝石呢?”我环顾着空荡荡的夜空,感到十分迷惘。

    “不,小姑娘一定能够得到一双眼睛。如果天上的星星不能帮助一个凡人,只顾炫耀自己的光芒和舞步,又有什么意思呢?难道这就算是真正的高贵?”她像对我,又像对自己说道。

    我听着,心里仍然还有些不明白,想问清楚,她却急促地说:“别做声!我听见一个很轻的脚步声,雷神因德腊披着隐身衣又走过来了。请你赶快下去把阁楼的窗户打开,让小姑娘到窗边来,接住我送给她的眼睛吧!

    我往远处看去,夜空里一片静寂,所有的星孩子都紧闭住嘴唇,在跳那个永远也跳不完的星空圆舞曲。紧贴着她们的脚下,却有一小片乌云慢慢飘来,我怀疑雷神是否真的躲在云里偷听我们的话,便不再昭唆,翻身打了一个侧滚,从半空中栽了下来。

    当我轻轻推开阁楼的窗户,贴着小姑娘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又绕到背后,使劲推着她往前走的时候,我忽然听见远远的天顶传来一下十分清脆的碎裂声音,像是一块玻璃或是冰晶裂开了,紧接着掠过一道耀眼的亮光,有两颗大小相同的陨石碎片掉了下来。我还来

不及看清楚,就一下子掉进了小姑娘的眼窝。

    “啊!我看见了,多么灿烂的星空,多么美丽的夜晚呀:”小姑娘的眼珠忽然放光了,她双手合在胸前,惊喜万分地仰望着夜空,脸孔上流露出无限感激的表情。

    只是在这时,我才忽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急忙腾起身子,踩着一片夜光云跳到半空中向上一望,只瞧见一很长长的铁链在空中不住晃摇着,我的朋友小星星已经不见了踪影。天空中,别的星星仍然披着珠光宝气的衣裳,沉醉在欢乐的圆舞曲中,似乎谁也不曾注意到她们中的一个姊妹已经裂成了两半,从铁锁链的眼孔里漏落下去了。

    夜是这样的沉静,这样的美丽,可是不知怎的,我却忽然流下眼泪,嘎嘎地哭泣了起来。这时,我听见很远、很远的下面,传来一个银铃般的小姑娘的声音“妈妈,天下雨了。不过这没有关系,我不想关上窗子,才好借一点亮光纺纱,明天早晨带到市场上去。”

 

    者小记

    古代印度的哲人说:银河是圣洁的恒河在天空里的倒影,星星就是河滩上黄色的沙粒。天上的 星星总也数不清,星星的故事也和恒河边的沙子一样多。

    这篇童话的风格和前面的相比有些不一样。对于印度这样的诗的国度,我的感受就多了些诗的韵味。

(选自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2002年10月出版的《莱蒙湖上的迷雾》责任编辑 黄瑛)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