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毛人也变样啦

(《多萝茜小公主》第7章)

(选自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

(The Road of Oz)

·弗·鲍姆(美) 著  许诗焱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他们发现这座城里的房子都是用砖头盖的,矮矮的、方方的,里外都刷成白色,显得非常整洁。但是这些房子并没有排成一排,而是东一座、西一座,乱七八糟的,因此城里也没有什么规则的街道。对于那些人生地不熟的外乡人来说,认路可真够麻烦的。

    “愚蠢的人一定要在他们的城里弄出各种街道和门牌号码,否则他们就不知道该往哪儿走,”灰驴子说道,它正立着后腿,走在客人们的前面,样子既吃力又可笑,“但是聪明无比的驴子们不用这些荒唐的标记,就能找到它们要去的地方,而且,一座混乱的城市要比那些街道整齐的城市漂亮多了。”

    多萝茜一点儿也不同意这头驴子的看法,但她什么也没说。她忽然看见房子上挂着一块招牌,上面写着:“驴蹄师费克夫人”,她于是就问他们的向导:“请问,‘驴蹄师’是什么呀?

    “驴蹄师是能从驴蹄子上预测出运气的人。”灰驴子回答。

    “哦,我明白了,”多萝茜说,“你们这儿已经非常进步了嘛。”

    “驴城,”它说,“是世界高等文明的中心。”

    他们来到一座房子面前,两头年轻的驴子正在用白色涂料粉刷墙壁,多萝西停下来看它们。它们先把尾巴的末端浸在装涂料的桶里——它们的尾巴还真像刷墙用的刷子,然后它们背对着墙站着,把尾巴左边摇摇,右边摆摆,等涂料全都被抹在了墙上,它们又把滑稽的“尾巴刷子”伸进桶里,再一次重复刚才的动作。

    “那一定很好玩!”聪明扣说。

    “不,那一点儿都不好玩,那是一项工作,”灰驴子说,“我们让城里所有的年轻人都去刷墙,免得它们惹是生非。”

    “它们难道不上学吗?”多萝茜问。

    “所有的驴子都是生来就很聪明的,”灰驴子回答,“所以,我们所需要的唯一的学校是经验。书本只是为那些什么都不懂的人准备的,只有什么都不懂的人才需要向别人学习。”

    “换句话说,一个人越傻,就越觉得自己懂得多,”长毛人说。灰驴子并没有听见长毛人的这句话,因为这会儿它已经在一座房子面前停了下来,这座房子的门口画着一对驴蹄,驴蹄中间是一个驴尾巴,上面还画着一个粗糙的王冠和一根象征王权的手杖。

   “我要看看伟大的齐卡·布雷陛下是否在家,”它说。它抬起头,扯着嗓子大叫了三声“喂咦——哦!喂咦——哦!喂咦——哦!”声音特别吓人,一边叫,一边还转过身,用后腿猛踢门板。里面先是什么动静也没有,过了一会儿,门被打开一条缝,一颗驴子的脑袋伸了出来,盯着他们上下打量。

    这是一只白驴子的脑袋,长着又大又笨的耳朵和圆溜溜的眼睛,一副非常严肃的样子。

    “狐狸都走了吗?”它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它们根本就没有来,至高无上的国王陛下,”灰驴子回答,“刚刚抵达我国的,实际上是几位尊贵的客人,他们碰巧途经此地。”

    “哦,”国王这才松了一口气,“让他们进来吧。”

    国王把大门敞开,他们穿过大门进入了一个很宽敞的房间,但是多萝茜总觉得这里一点儿都不像国王的宫殿。地上放着一些草编的垫子,整个房间又干净又整洁,但是国王陛下什么家具也没有——也许它根本就不需要吧。它在房间中央盘腿坐下,一头棕色的小毛驴捧着一只金色的大皇冠和一根金手杖跑了过来。它先把皇冠戴在国王的头上,又把那根一端镶嵌着玉球的手杖递给国王,国王挺直身体,把丰杖夹在两只前蹄之间。

    “好吧,那么,”国王开口了,它的长耳朵轻轻地摇来摇去,“告诉我,你们为什么来这儿,还有,你们要我为你们做些什么。”它特别警惕地盯着聪明扣,好像非常害怕这个小男孩儿奇怪的脑袋。尽管问题是由长毛人代表大家回答的,国王还是死盯着聪明扣不放。

    “驴城无比高贵而伟大的统治者,”长毛人说。他觉得驴子国王严肃的面孔实在是太滑稽了,但他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来,“我们是途经贵国领地的旅行者,我们沿着仅有的一条路往前走,正巧进入了这座辉煌的城市,我们当时的确是没有别的路好走。我们所希望做的,只是向陛下您——无可争议的全世界最聪明的国王——表达我们的敬意。然后继续我们的旅程。”

    这一席彬彬有礼的讲话让驴子国王感到十分开心。实际上,长毛人的话都有点儿讨好的过了头,他一点儿也没有意识到巨大的不幸就要悄然降临。也许在爱心磁石神力的帮助下,他已经赢得了国王极大的好感,不论这好感是不是有些过分,反正这头白色的驴子非常友好地看着长毛人说:“只有一头驴子才能够使用这么精美而又壮丽的语言啊!你实在是太聪明

了,各方面都太优秀了,仅仅做一个人真是太可惜啦。并且我觉得我喜欢你的感觉,就跟喜欢我自己国家里可爱的人民一模一样,因此我将赐予你我能力范围内最为贵重的礼物——一颗驴子的脑袋。”

    说着,它便摇了摇手中的金手杖。长毛人大叫着向后跳去,想逃脱厄运,然而一切都晚了。他自己原来的那个脑袋一下子就不见了,一颗驴子的脑袋却出现在了他的脖子上——一颗棕色的驴子脑袋,鬃毛还是乱七八糟的,特别滑稽。多萝茜和彩儿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就连聪明扣的狐狸脸也挂上了笑容。

    “我的天哪!我的天哪!”长毛人一边大叫,一边摸着他的新脑袋和长耳朵,“太糟糕啦!多么糟糕的事情呀!笨蛋国王,你要是真的喜欢我的话,赶快把我自己的脑袋还给我吧!

    “你难道不喜欢这个脑袋吗?”驴子国王吃惊地问。

    “喂咦——哦!我恨死它啦!把它给我拿走——快点!”长毛人说。

    “但是我可做不了那个,”国王回答,“我的魔法只能是单向的。也就是说,我只能做一件事情,可是却没有办法把它恢复原样。要是你想要回你自己的脑袋的话,你一定要找到真理池,并且还要在里面洗个澡。但是我建议你不要那样做。这个脑袋比你原来的那一个漂亮多啦。”

    “那是各人喜好的问题!”多萝茜说。

    “真理池在哪里呢?”长毛人急切地问。

    “在奥兹国的某个地方,但是我并不知道它具体的位置!”国王回答。

    “别担心,长毛人,”多萝茜说,她的朋友长毛人很滑稽地摇着他刚长出来的耳朵,把她都逗乐了,“要是真理池真的在奥兹国,我们到那里的时候就一定会找到的。”

    “噢!你们是要去奥兹国吗?”齐卡·布雷国王问。

    “我不知道,”她回答,“但是已经有人告诉我们,我们现在离奥兹国要比离堪萨斯州近,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们要想回家,最快的一种办法就是先找到奥兹玛。”

    “哈——哈!你认识威力无比的奥兹玛公主吗?”国王问,声音又惊喜、又急切。

    “我当然认识啦,她是我的朋友!”多萝茜说。

    “那么,也许你可以帮我一个忙2”白色驴子国王非常兴奋地说。

    “你要我帮你什么忙呢?”她问。

    “也许你可以帮我得到一份奥兹玛公主生日庆典的邀请,这个庆典将是仙境有史以来最为隆重的皇室活动。我特别想去。”

    “喂咿——噢!你给了我这个讨厌的脑袋,你没有资格要求回报,你该受到惩罚才对!”长毛人悲痛地说。

    “我希望你别总是说‘喂咿——噢’,”彩蝶请求他,“它让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但是我总也忍不住呀,我的驴子脑袋老是想不停地叫唤。”他回答。

    “你的狐狸脑袋是不是也总想发出狐狸的嗥叫声呢?”他问聪明扣。

    “不知道!”聪明扣说,他在盯着长毛人的长耳朵。这双耳朵好像让他特别着迷,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脖子上的那颗狐狸脑袋,一点儿都不再为它感到烦恼了。

    “你是怎么想的,彩儿?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答应驴子国王的要求,帮它要一份奥兹玛公主生日庆典的邀请呢?”多萝茜问彩虹的女儿,她这会儿正满屋子跳来跳去,像太阳照射下来的光线一样,遍及每一个角落。她真是一会儿都闲不住。

    “你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亲爱的,”彩蝶回答,“它可能会把公主所有的客人都逗乐的。”

    “好吧,要是你今天晚上能给我们提供晚饭和睡觉的地方,而且明天一大早就可以让我们上路的话,”多萝茜对驴子国王说,“我就让奥兹玛公主邀请你——当然,我是说,如果我们真的能到奥兹国去的话。”

    “好啊!喂咿——噢!太好啦!”齐卡·布雷国王高兴地大叫,“你们一定会得到丰盛的晚餐和舒适的床铺的。你们喜欢吃哪种食物,是麦麸糊,还是带壳的熟燕麦?

    “两种都不喜欢。”多萝茜立刻回答。

    “那么,干草或者带有甜汁的草可能更适合你们的口味!”齐卡·布雷国王沉思了一会儿,建议道。

    “你们所有可吃的东西就是这些吗?”多萝茜问。

    “你们还想要什么呢?

    “喂,你看,我们都不是驴子,”她解释道,“所以我们习惯于吃其他的食物。在狐狸城,狐狸们就为我们提供了一顿非常美味的晚饭。”

    “我们想要一些露珠和雾蛋糕!”彩蝶说。

    “我想吃苹果和火腿三文治,”长毛人说,“因为我现在虽然长了一个驴子脑袋,我的胃还是原来的那个。”

    “我要馅饼!”聪明扣说。

    “我觉得牛排和巧克力夹心蛋糕最好吃了!”多萝茜说。

    “喂咿——噢!听我说!”国王惊叫道,“好像你们每个人都想要不同的食物。除了驴子之外,所有别的动物都是那样的奇怪!

    “像你这样的驴子才是最最奇怪的!”彩蝶笑着说。

    “好啦,”国王说,“我想我的神奇手杖可以把你们想要的东西都变出来,不过,要是你们自己没选对东西,那可就不是我的错了。”

    它说着便挥动那根镶嵌玉石的金色手杖,他们的面前立刻就出现了一张餐桌,上面不仅铺了亚麻桌布,还摆上了精致的餐具。桌子中间的食物正是他们每个人刚才要求的。多萝茜的牛排热乎乎的,还冒着热气,长毛人的苹果个个都是又大又圆,红扑扑的。国王没有想到要为他们准备椅子,所以他们只好站着吃。他们吃得很香,因为他们都感觉饿了。彩虹的女儿在一个水晶盘子里找到了三颗小小的露珠,而聪明扣则正在狼吞虎咽地吃一大块苹果馅饼。

    等大家都吃完了,国王把它最喜欢的仆人——那头棕色驴子——叫出来,命令它带客人们去睡觉的地方。这地方只有一间屋子,空荡荡的,除了干净的稻草床和几个草编的垫子之外,什么家具也没有,但是多萝茜他们对这间简陋的房间非常满意,因为他们知道,这已经是驴子国王所能提供给他们的最好的服务了。天一黑,他们便躺在垫子上睡着了,舒舒服服地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

    天亮的时候,整个城里响起了一阵可怕的噪音。这地方的每一头驴子都叫了起来。长毛人一听见这声音,自己也叫了一声“喂咿——噢!”声音响得要命。

    “别吵啦!”聪明扣恼火地说。多萝茜和彩儿也生气地盯着长毛人。

    “我实在是控制不住啊,亲爱的孩子们,”他很为自己的叫声感到不好意思,“但是我会尽量不让自己再叫的。”

    他们自然会原谅他的,因为他的口袋里还装着那块爱心磁石,他们都会不由自主地像从前一样地爱他的。    他们没有再去见驴子国王,但是齐卡·布雷国王却没有忘记他们,他们的房间里又出现了一张餐桌,上面放的食物和昨晚的一模一样。

    “早饭不想吃馅饼!”聪明扣说。

    “那我给你些牛排吧,”多萝西建议,“这么多的牛排,足够大家吃的了。”

    牛排很适和聪明扣的口味,长毛人说他还是愿意吃他的苹果和三文治,但是他吃完自己的食物之后,又把聪明扣的馅饼吃掉了。彩儿对别的东西都不感兴趣,她就爱吃露珠和雾蛋糕,所以说他们每个人早饭吃得都不错.。淘淘的早饭则是他们吃剩下的小块牛排,它舒舒服服地用后腿站立着,多萝茜把牛排一块一块地喂到它的嘴里。

    早饭吃完之后,他们在棕色驴子的引导下,穿过一座座迷宫一样排列的乱七八糟的房屋,来到了城市的另外一端。他们又看见了原来的那条路,通向遥远处某个未知的国家。

    “齐卡·布雷国王说,请你们不要忘了邀请的事。”他们穿过城墙上的缺口时,棕色的驴子提醒他们。

    “我不会忘的。”多萝茜答应他说。

    他们沿着这条路走着,走过美丽的绿草地,穿过毛茸茸的胡椒树丛和一大片一大片芬芳的含羞草。可能没有一个人见过如此奇怪的一群人:彩蝶走在最前面,她一直跳着舞,一会儿跑到这里采一朵野花,一会儿又跳到那里看一只甲壳虫爬过小径,漂亮的纱裙子像一片虹云一般在她周围飘来飘去。淘淘有的时候跟着她乱跑,高兴地汪汪叫,有时又变得严肃起来,不声不响地走在多萝茵的后面。多萝苗这个堪萨斯州小姑娘一边走,一边拉着聪明扣的小手,这个小男孩的狐狸脑袋上扣着一顶水手帽,多少代表了一点儿他以前的样子。他们中间最最奇怪的也许要数长毛人了。他顶着一颗驴脑袋,拖拖拉拉地走在最后,两只手还插在衣服上的大口袋里。

    这群人中其实没有一个人不快乐。虽然他们在完全陌生的地方迷了路,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碰上了一些不开心的事,受了一些磨难,他们却觉得自己正在一个奇异的国度经历着一次奇异的冒险,他们每个人都特别想知道下面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4年5月出版的《奥兹国经典历险故事·多萝茜小公主》责任编辑 于英卜)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